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091】KTV

齐齐回来后的一段时间我们的生活又恢复到了从前的平静,我依旧经常去小鸥那。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小鸥开始经常会推辞,有时候去了她那家里还没人,打个电话问她只是说在姐妹家晚上不回来了。我隐约觉得小鸥有事情瞒着我。

齐齐和宋青似乎因为感情更加坚固了,宋青也不再去洗浴中心了,只要我在家睡我都能听他们房间里传来恩恩啊啊的声音。看样子齐齐已经为宋青把自己从性冷淡改变成了***。

我还是经常买菜回来为他们做晚饭,但很多时候已经用不到我了,齐齐开始认真的学着做饭了。因为现在齐齐没工作了,所以打算当职业的家庭主妇。晚饭后齐齐会很勤快的收拾碗筷然后拿进厨房洗,这倒是跟我一开始让齐齐回来的目的是一样的。

阿呆那很久没什么消息了,听说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在跟那帮云南人纠缠。打打杀杀的我也不想参加,所以也没去联系他们。

直到那天我在家里呆的正无聊,阿呆打来电话。

“鸟人~那么多天不见了,出来喝酒啊!”阿呆的招呼依旧如此霸气。

“哪家酒吧?”

“不去酒吧,来KTV吧!”

我一听到KTV,顿时没了一半兴致,可能是实在不愿意听那么多五音不全的人唱歌吧!

“来不来啊?”阿呆见我没了反应追问道。

“来~不来!”我脑海里还在纠结。呆在家里实在太无聊了,但去了搞不好更无聊。

“我操,我问你呢!你问我来不来做什么!”

“来吧,反正都是一样无聊,倒不如找点人陪我一起无聊!”我带着自己拉肚子也要喂别人吃巴豆的心情决定道。

“什么无聊不无聊的,来就到小区门口等我,我来接你!”

“你接我?你拿什么接我?摩托车啊?”我好奇道。

“嘿嘿~,下来就知道了!”阿呆卖起关子。

现在的天气已经有点暖意,不需要外套,只是穿了件衬衫就可以出去了。出去之前还不忘很顾形象的在厕所弄了弄头发。突然发现头发又变得很长了,向右斜的刘海已经盖过了眼睛,找个时间该剪剪了。

我觉得年轻人头发养的太长并不是什么好事,的确是很有性格,但是有点装颓废的意思在里面,装颓废是幼稚的表现。如果你本身就很废物,你去装颓废,好吧,只能说你这个人彻底废物了。但如果你这个人很有上进心,却养个盖住半边脸的头发装颓废,那么原因只有一个,没脸见人呗。

出门,下楼,来到小区门口,一辆红色的三菱跑车停在小区门口,心想不知道会是哪个有钱又漂亮的美眉的。走近一看,大失所望,这个漂亮美眉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家霸气的阿呆。

阿呆见我过来,用力的按了按喇叭,红色跑车发出两声“嘀~嘀~”声,引的路人一阵围观。可能他们的想法也和我一样,会是哪个漂亮美眉开这么闪亮的红色跑车呢!

路人略带笑意的眼神使我不敢靠近阿呆和那辆红色跑车,阿呆则不以为然,见我放慢了走路的速度,加快了自己按喇叭的速度。

这倒是使我加快了脚步,可不是因为阿呆的催促,我只是怕阿呆再这么按下去,招来更多人的围观。

“我操,你这车也太闪亮了!”走近后我指着阿呆的车笑道。

“嘿嘿~闪吧!”阿呆根本听不出我话里有话。

我汗了一个,不知道该怎么接。

“上车!”阿呆说完拍了拍旁边的副驾驶座。

我考虑了下要不要上去,如果现在上去很有可能被当做是被哪个富婆包养的小白脸,但如果不上去更有可能会被人当做自己男朋友来接自己。

衡量轻重后我还是上了车,毕竟当小白脸性取向不会被歧视。

上车后,阿呆一挂档,然后松开手刹,一踩油门,车就飞了出去。我的身体不由往后一仰,只见车外的景和人迅速往后移动。

“慢点,你以为开F1啊!”我实在担心阿呆的车技。

“嘿嘿~”阿呆傻傻一笑,稍微松了松油门,幸好还知道自己开的是车不是飞机。

“这车你妈的吧?”车开的稍微平稳点后我问阿呆。

“不是,我爸的!”阿呆的回答一点不让我吃惊,难怪他自己开的都那么光荣,原来是受了他爸爸的遗传。

很快我们到了那家KTV门口,真的很开,我打的来都没这效率。下了车我不忘问阿呆一句,“你的驾驶证什么时候考的?”

“驾驶证?什么驾驶证?”

阿呆的回答让我惊出一身冷汗,“你不会没考驾照吧?”

“没考啊!哈哈!”阿呆特自豪的笑了声,然后道,“怎么样,技术不错吧!”

“不错咯屁啊,老子刚才还担心你车技不行,看来我的担心根本是多余的,你他妈根本就没车技!”说完我踢了阿呆屁股一脚,阿呆用手一挡,然后嬉笑着跑上楼去。

我追着阿呆也上了楼,然后到了一间大包门口,一到门口我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阵五音不全的歌声,听的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进了门,主角还是那么几个,贝贝,光头,但是小弟每次都是会换的,可能这也是阿呆带小弟的政策,每次狂欢都换些人,这样不会让小弟们觉得大哥冷落了他们。就像古代贵妃被打入冷宫的感觉。

见光头旁边有个位置我便走了过去坐下,这次我没有躲着光头,因为不管坐哪都逃不了被他灌酒的命运,所以不能反抗就只好学着去享受了。

光头似乎很高兴我坐在他旁边,我一坐下就开始给我敬酒,意思意思喝了两杯,然后开始跟周围的人聊天吹牛,很快半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半个小时里我的确没听到一首我认识的歌,但我看到的全是我认识的歌,真神奇。

“晓枫你怎么不唱歌!”这个时候旁边的一个女孩问我。

“你们唱就好,我不唱!”我笑了笑,实在不想献丑。

“没事,大家唱的都不好,随便唱嘛!”说着她把手中的麦克递给了我。

我本来想推辞,但见女孩一直保持着递给我麦克的姿势也不好,心一软就接过了麦克。

“你唱什么歌?我帮你你点!”坐在点唱机旁边的另一个女孩问。

“随便吧,就唱你们点的下一首好了!”我心想反正你们刚才唱的我都会。

果然,下一首歌是我会的,曹格的背叛。我不知道是谁点的这首比较需要实力的歌,但是我肯定他们根本没实力唱这首歌。虚荣心一起,正好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唱歌。

雨不停落下来花怎么都不开尽管我细心灌溉你说不爱就不爱我一个人欣赏悲哀爱只剩下无奈我一直不愿再去猜钢琴上黑键之间永远都夹着空白缺了一块就不精采半首歌都下来了,也不见有人鼓掌更不见有人叫好,我当时心里就慌了?难道太久没练大失水准了吗?于是调了调Key认真开始唱剩下的部分。

紧紧相依的心如何saygoodbye你比我清楚还要我说明白爱太深会让人疯狂的勇敢我用背叛自己完成你的期盼把手放开不问一句当作最后一次对你的溺爱冷冷清清淡淡今后都不管只要你能愉快只要你能愉快很投入的唱完整首歌,闭着眼睛享受着那句只要你能愉快所带来的意境。慢慢睁开眼睛,周围还是一样的嘈杂,该吃吃该喝喝的,似乎没有人在听我唱歌。

这和我所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在我的逻辑里他们听完后应该是用力拍手鼓掌的,要是过分点可能还会有几个女的主动过来投怀送抱。可是现实和我的理想却呈现出完全相反的情况,大家好像根本没听见我唱歌一样。好吧,再一次被骨感的现实无情弓虽女干了。

“给我给我,这首歌我点的!”说着旁边的光头一把抢过我手上的麦,然后自顾自的唱了起来。

我回过神来,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原来五音不全的人根本就听不出别人唱的好坏,就像听不出自己唱的好坏一样,否则有自知之明的人就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