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03】抢救

“可能是被120救走了”我对阿呆和贝贝说。

“哪家医院?”阿呆问我。

“不知道,我打个电话问下!”说完我拿出手机拨通了120,询问之下得知光头被送到离这里最近的一家医院,于是三人又匆匆忙忙赶往医院。

“护士!护士!”阿呆一冲进医院随便抓住一个路过的护士就喊。

护士张着惊恐的眼睛看着阿呆,我想她当时肯定觉得是神经科的病人跑出来了。

“刚才是不是送来一个光头!他现在在哪!”阿呆依旧抓着护士的衣服不放。

护士的眼睛也依旧大开,随后嘴巴也变的大开,指了指自己身后,慢慢反映过来道,“抢救~抢救室!”

阿呆一把甩开护士的衣服朝着抢救室跑去,我和贝贝尾随在阿呆身后跟了上去。

抢救室外,门上的灯常亮着,告诉我们病人正在抢救中。

“不要有事啊!光头你他妈给我坚持住啊!”阿呆坐在凳子上自言自语。

这个时候还是贝贝镇定,看样子贝贝比阿呆见过更多的大风大Lang。贝贝走过去坐到阿呆身旁,拍了拍阿呆的肩膀,“没事的,光头那么壮,流那么点血死不了!”

阿呆没有回答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然后抽出一根给自己点上,猛吸一口。也顾不上旁边的贝贝。

我更是傻眼,连关心光头的话都说不出来,脑子里完全一片空白,只知道现在自己在医院,只知道抢救室里的人是光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们三人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难熬。

“怎么还没好,怎么那么慢!光头你快出来啊!”阿呆焦急的蹬着脚。

“叮~”的一声,手术室上的灯熄灭了。

三人的目光一齐看向手术室的门,过了两分钟,门开了,但是首先出来的不是医生。而是几个护士推着一张床出来,**躺着一个人,用白布盖着,从头到脚都用白布盖着。

呆了,傻了,时间似乎停在了这一秒,我们三人静静的站在那里,连呼吸都停止了一样,看着眼前的几个护士推着床从我们身边经过,看着**被白布盖着的光头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

直到护士推着车转弯,向着地下室走去,我们三人终于有了反应。贝贝猛的一个转身,一拳打在了墙上,我感觉地都震了一下。

阿呆的呼吸变的急促,盖住了手术室外所有的声音,不一会急促的呼吸声变成了抽泣声,阿呆哭了,但没有嚎啕大哭,只是这么快速的抽泣着。

我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我不相信光头就这么离开,就这么死了。耳朵里回响着光头一声一声的晓枫哥,回响着刚才光头还让我叫他王彪的!怎么现在光头就走了!我不相信,我接受不了。

这个时候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才慢慢的从手术室内走出来。看见我们三个人站在手术室外停住了脚步,然后重重的叹了口气,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节哀吧!我们也很难过!”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或者是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的思维从光头被推出来那刻起就已经僵化了!

“哎~”医生又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慢慢的转过身准备离开。

刚走了几步好像想到了什么,回过头对着我们说,“对了,你们谁是胡汉的家属,麻烦去办下手续!”

我清楚的看见阿呆和贝贝一齐抬起了头,张大了眼睛看着医生。然后三人异口同声道,“什么?胡汉?”

医生的眼睛张的比我们更大,似乎觉得我们疯了,“胡汉啊!你们不是他家属吗?”

“家属个屁啊!他妈的光头,我们要光头,光头在哪!”阿呆冲过去一把抓住医生的领子。

医生吓了一跳,顿时哑口无言,这下他肯定觉得我们疯了,过了半响才结结巴巴道,“什么~什么光头?”

“就是刚才送进来抢救的光头啊,护士说在抢救室的!”阿呆对着医生喊。

“我~我不知道啊~这个是刚才工地里送来的!我不知道什么光头啊!我们医院有两个抢救室啊!你们是不是走错了!”

“我操!还一个抢救室在哪?”阿呆急着问。

“那~那”医生指了指三点钟方向。

“妈的!”阿呆一把推开医生,然后向三点钟方向冲去。紧接着我和贝贝也冲了过去。

果然,三点钟方向还有个抢救室,可是来到抢救室门口发现抢救室的门是开的。

“操,怎么回事!又是什么情况!”阿呆用力跺了一下脚大骂。

这时从抢救室里走出一个护士,贝贝慌忙冲上去问,“护士小姐,请问刚才是不是有个光头在这里抢救!”

“是啊!”护士看着我们三人急到扭曲的脸,小心的回答,深怕我们是三个神经病。

“那他~现在在哪?”贝贝的问题似乎比护士还小心,我知道他是怕听到护士的回答是光头现在在太平间。

“哦~已经转到看护病房了!”

看护病房,听到病房两个字我两腿无力的软了下来,整个人往后一靠,然后靠到墙上,再靠着墙慢慢的坐在了地上。

贝贝也是傻呆呆的站在护士面前发呆,护士见我们三人不再说话,疑惑的打量了我们一下,自顾自的走了。

“还傻站着干什么!去找光头啊!”阿呆冲过来摇着我和贝贝。

贝贝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我就知道光头没这么容易玩完的!”

“操,就你知道,我也知道!”阿呆很用力的拍了下贝贝的手臂。

“娘的你知道你刚才还哭成那样!”贝贝还击道。

“操,我哪哭了,老子那是汗!”阿呆死要面子的解释。

“哈哈~汗~你说汗就是汗!”贝贝不再争辩,笑着圆了圆场。

“晓枫!晓枫!走了!看光头去!”贝贝叫了叫依旧瘫软在地上的我。

“你妈的装什么深沉,给老子站起来!”阿呆踢了我一脚。

这一脚把我的三魂六魄都给踢了回来,我回过神,抬头对着阿呆和贝贝笑了笑,“太好了,太好了,王彪没事了!”

阿呆和贝贝看了看我,然后又相互看了看,接着一阵哈哈大笑,“瞧你那傻样!”阿呆和贝贝伸过手,我一把拉住他们的手从地上站了起来。

来到光头的病房门口,透过窗户看到光头还安静的睡在那里,可能是麻醉药的效果还没有退。我们三人没有进去,怕打扰到光头休息,于是在病房门口守着,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12点了。

“你们两个先回去吧!刚才你们被打的也够呛,回去好好休息下,明天再来,今天晚上这里交给我了!”我看着旁边疲惫的两人道。

阿呆和贝贝也不客气,累了就是累了,而且他们现在确实也是伤痕累累。况且现在光头也没事了,大家也都放心了,于是道别几句后离开了。

他们两人走后我就进了病房,因为我可以保持安静不打扰光头,但如果他们两个在的话我就不敢保证了。坐在光头床边,可能是晚上吓的不轻,没一会我就趴在床沿上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只觉得肩膀和脖子又酸又疼。慢慢张开眼睛,活动了下肩膀和脖子。房间里的灯还亮着,窗外的天还是黑的,看下时间是凌晨三点。

光头依旧静静的躺在**,要不是胸口随着他的呼吸上下起伏,没准我还会以为光头真死了。想想几个小时前还被光头吓的差点尿裤子,现在觉得还真好笑。

“咳咳~”一声咳嗽声让我从回忆里回到了现实,我慌忙站起来不知所措。

光头咳嗽了两声痛苦的皱着眉头,随后慢慢张开眼睛。

“王彪!王彪!”我叫了两声光头的名字,想确认下他是真的醒了,而不是梦游。

“呵~”光头嘴角微微上翘,然后有气无力道,“晓枫哥~我还活着~”。

“说什么傻话,谁说过你会死了!我就说你会没事的!”

“听到晓枫哥叫我名字我好开心,呵呵~”光头又努力的笑了笑。

我对着光头微笑,然后道,“别说了,好好休息!”

光头很听话,听了我的话后也不说话,闭上眼睛。可能是身体太虚弱了,没一会又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