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05】 跑路

“唔~唔~唔~”一阵急促的手机震动声让刚刚稍微缓过神来的我又吓了一跳。我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告诉自己没事的。

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着阿呆的名字让我放心不少,至少没像梦里那么糟糕。

“喂!”我长长吐了口气,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很安静,听不到一丝声响,但不一会传来了阿呆的声音,“晓枫,我现在在你家楼下,你下来!”

“好!我马上来!”我没有多问什么,我知道肯定出事了,那个梦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既然阿呆大半夜的找我,我想肯定不是找我去喝茶。

随便披了件衣服,小心的来道客厅,摸着黑打开门。我不想惊扰道齐齐和宋青。下了楼,楼下依旧漆黑一片,我轻轻喊着阿呆的名字,“阿呆~阿呆~”

“我在这里~”楼梯下发出了阿呆的声音。

我走到楼梯下,靠着月光我看到了阿呆的脸,虽然看不见阿呆是不是浑身是血,但是我知道阿呆还活着,而且不是梦,这就让我放心了好多。

“出事了?”我开门见山道。

“恩!”阿呆点点头。

“谁?贝贝?”

“不是,是那个云南人!”听到阿呆一说我顿时松了口气,至少我们自己的人都还好好的活着。

“我带了三十几个人去堵他,结果他胆子还真大,带着三个小弟就敢出来!”阿呆说着拿出一根烟给自己点上,抽了两口递过来给我,我接过烟象征性的抽了两口后还给了阿呆。自从上次抽过第一根烟后我就不再排斥这件东西,但不会跟阿呆他们一样,有事没事就抽。

阿呆接回烟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又用力吐出,继续说,“我们三十个人围着他一个人打,不知道打了多久,可能下手重了,那个男的就没起来过!”

“死了?”我张大眼睛,心里一阵害怕。

“不知道!后来警察来了我们就跑了,不死半条命也没了!”阿呆丢掉手中的烟头,又抽出一支含到嘴里,然后点上。

“那怎么办?”

“现在把警察也扯进来了,如果那人死了肯定会查到我!所以我要去外面避避风头!”

“对,应该的,那什么时候走?”我又继续问道。

“跟你说完后就走。”阿呆说话很镇定,但嘴里不停的抽着烟,一口一口,一根一根。

“那么急?”

“恩!”阿呆点了下头。

“那贝贝呢?”我突然发现向来形影不离的两人现在只来了一个,不由的担心道。

“贝贝他去帮我准备车了,他不跟我走,他说这里还有点事,可能过两天来找我!”

“贝贝留在这里没事吗?”

“没事,这件事带头的是我,贝贝对外只是个小弟,只要我一直在外面贝贝就不会有事!”这个时候地上已经布满了烟头。

“好了,我该走了!”阿呆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后说。

阿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鼻子一酸,眼泪一下就掉下来了,然后对阿呆说,“好好照顾自己!”

阿呆对着我笑了笑,然后双手搭在我肩膀上,“放心吧,风头一过我就回来,如果那人没死的话陪点钱就行!”

虽然阿呆在笑,但笑的很勉强。我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然阿呆不可能选择跑路,阿呆之所以说的那么轻松只是不想让我们担心而已。

“哦,对了!”阿呆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在口袋里找了找,然后拿出一串钥匙,“这个是我住的地方的钥匙,房子是我爸买下来的,我也不知道要跑多久,你就先拿去住,老跟别人挤也不太好。里面还有一台电脑就当我送你了,省的你每次写稿子还要跑到网吧去!”说完阿呆拍拍我的手臂,然后把钥匙塞进我口袋里。

我整个人僵在那里,泣不成声,努力的让自己声音平稳道,“***的,这个时候还让人家感动!”

“呵呵~”阿呆又是一笑,道,“没什么好感动的,大家都是兄弟!还有替我跟光头说,让他快点好起来,我没机会跟他说再见帮我说声对不起!”

我依旧在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了,我走了!”阿呆摸了摸我的头,推开我朝楼梯外走去。

“阿呆~”我叫住刚走了几步的阿呆,阿呆回过头。

“又怎么了?别让我也跟着哭行不?”阿呆的声音终于也哽咽了,我知道阿呆之前一直在装坚强。

“你是我永远的兄弟!”

“呵~”阿呆一笑,眼泪一下子下来了,“兄弟,等着我回来!”说完用手在脸上一抹大步离开了,这次我没有再叫住他。

阿呆走后我一个人默默的上楼了,进屋躺回自己的**,争着眼睛没有一点睡意。心里担心着阿呆,阿呆会去哪?之后会过的好吗?想到这些我的眼眶又湿润了。

整个晚上我都没有再睡下去,直到窗外的天慢慢的揭开漆黑的夜幕。我的房门被打开,齐齐端着早餐走了进来。

“我就知道你醒了,从昨天早上一直睡到今天早上,起来吃早饭吧!”

我对着齐齐笑了笑,然后慢慢从**坐了起来。

“咦~你怎么哭了?”

我慌忙摸了摸自己的脸,一片泪痕,原来我哭了一夜,只是我自己都不知道罢了。

跑进厕所洗了洗脸,看着镜子里一夜憔悴后的我,满眼血丝,厚大的眼袋见证了我的一夜未眠。

回到房间我不再说话,齐齐也很识趣,知道我不会平白无故的这么冷漠,所以也不再问我,放下早餐就出去了。

吃完早餐我去了医院,因为阿呆让我帮他跟光头道别。我推开病房的门,光头躺在**,旁边坐着一个女孩子,面熟,肯定见过。

女孩正在喂着光头吃水果,光头见我进来忙咽下最终的水果对我道,“晓枫哥!坐~过来坐!”

我笑了笑走过去,“你女朋友?”

“恩”光头点了点头,“我让呆哥别告诉她的,结果她不知道从哪知道我进医院了,跑来硬要照顾我,真麻烦!”

我知道光头是要面子才这么说的,我呵呵一笑,“麻烦什么,这样的女孩子多好啊,好好珍惜吧!”

女孩听我这么说高兴的笑了笑,然后对光头说,“看见没?人家晓枫都知道我好,你要不抓紧我我就跟晓枫了!”

“呵呵~抓紧~一定抓紧”光头憨笑。

笑了一会光头想到了什么似的对我说,“对了,晓枫哥,呆哥和贝贝呢?昨天说去报仇今天怎么不见了?不会?”光头眼中露出一丝担心,但很快又笑了起来,“不会的,肯定是有事情在忙!”

我被光头的乐观弄的不知所措,慢慢开口,“我今天就是来跟你说这件事的!”

“什么事?你说!”

我正要开口,但看到了坐在对面的女孩,我不知道该不该把阿呆跑路的事情让女孩也知道,虽然她是光头的女朋友,但我觉得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幸好女孩很识趣,看我看着她连忙说,“我去给晓枫洗个水果,你们聊!”说完女孩也出去了。

女孩出去我后换了口气,继续道,“阿呆跑路了,昨天把那人打的不轻,是死是活也不知道!”

光头听后面无表情,我知道光头心里也不好受,正想安慰,光头笑了,“没事的,我相信呆哥不会有事的!”

无言,面对这样的光头我不想多说什么。不过可能什么都不用说,这样的态度不正是我希望的吗?我自己少的就是这个态度。

“恩!会没事的!阿呆让我跟你说对不起,说不能亲自来跟你道别了!”我努力的笑了笑。

“没事,有啥对不起的,等我好了,等呆哥回来了,我们继续大口喝酒大块吃肉!”

“好!那你快点好起来,你呆哥不在我先陪你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说完我看着光头,光头哈哈哈大笑,笑的不再痛苦。看样子光头的伤比昨天好多了,至少不会动不动就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