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07】委托(下)

情做别的事之后的几天我过的很痛苦,心里老想着贝贝,老觉得有什么事情没有做。自然这几天没了心情,小猫好几天没去联系了,小海小鸥那也没去,只是每天会抽出几个小时去陪医院里的光头。

终于礼拜天到了,我起了个大早,应该说是前天晚上兴奋的没怎么睡,但不是因为可以见到贝贝兴奋,而是因为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礼拜天了兴奋。

今天的监狱大门大开,陆陆续续的几个大妈大婶泪眼婆娑的从里面走出来,看样子是刚见过自己的亲人。我笑了笑,不知道自己出来的时候会不会也是满脸泪痕。

探监的手续很严,要走过一道一道的关卡不说,最后还要查你的身份证。好不容易来到了探监区,让我没想到的是跟电视里的场景居然一样,一堵玻璃墙把大厅隔开,探监的人在外面,犯人在里面,每个位置上都挂着电话,就是沟通工具。

我坐在了被安排的位置上,没一会贝贝来了,穿着黄色的监狱马甲,拖着拖鞋。

贝贝被带来的时候一路上是笑着的,看到我笑的更开心了,但我看到贝贝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贝贝在我对面坐了下来,我看见贝贝的头发更短了,原本只是个毛寸平头,现在基本上成了光头,看的我更加心酸。

贝贝拿起墙上的电话,我也拿了起来,但却不知道说什么,还是贝贝先开的口。

“谢谢你来看我!”贝贝笑着对我说。

“什么屁话,以后我~一~有机会~就来看你!”我没想到说第一句话我就哭了,我原本以为我能坚持几分钟的,可是听贝贝一说谢谢我鼻子就酸酸的。

“瞧你那出息,难怪阿呆老骂你孬种!”贝贝笑话着我。

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吐出。每次觉得可以说话了,可刚说出第一个字声音又哽咽了,于是忙收了回去。

贝贝见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开始在里面安慰我,“好了,别哭了!”

我一听贝贝的安慰哭的更厉害了,明明该是我来安慰他的,结果变成他来安慰我了。

贝贝又是一笑,“你就是让我来看你表演流眼泪的啊!”

我破涕而笑,用手抹了抹脸,然后又抬头看着天花板。过了两分钟眼泪慢慢的安静下来,贝贝就这么一直在里面看着我,面带笑容。

“对不起!”我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再哽咽。

贝贝见我控制住了情绪,表情变的严肃,然后认真说,“你听清楚我说的话!”

我点了点头,认真的听着。

贝贝压低声音,用手遮着嘴巴,像是怕被别人听见,“我那天去医院打听过,那个人没死,但恐怕以后生不如死了!听说瘫痪了!”

我张大眼睛听着贝贝说着,也不打断他的话,贝贝见我听的认真,继续道,“这样的事情是跑不掉的,必须有个人出来担着,所以我骗阿呆说我留下来不会有事的,阿呆也一直以为我只是留下来,所以在阿呆回来之前如果他联系你了,你别跟他说我的事情!听到没?”

我考虑着这个问题,我知道瞒着阿呆很残忍,阿呆到时候知道会发疯的。但我想既然这是贝贝的要求,一定有贝贝的道理。

“听到没?”贝贝见我不说话又问了一遍。

“恩”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贝贝见我点头后继续道,“不过阿呆短时间里也不会回来,虽然这事情我担了,但是风头还没过,阿呆现在回来就算警察不来找他麻烦那个云南人的小弟也会来找麻烦的。”

贝贝换了口气,继续说,“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贝贝看了我一眼,我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我不在了,阿呆也不在了,外面的小弟没人照顾,可能惹了事情也没人出去摆平,现在我们这帮人里最大的除了光头就是你了!虽然阿呆一直不让你掺和进来,其实我也不想。”贝贝笑了笑,“但是现在没办法了,只有麻烦你了!”贝贝认真的看着我,“晓枫!你能答应我吗?”

“恩”这次我没有犹豫,坚定的点了点头。虽然我一直觉得我不是这块料,但是经过那天晚上生死一线的事情我胆子大了好多,也可以说是见过世面了,不会再动不动就腿软了。

贝贝见我答应呵呵笑了笑,然后说,“当然,很多事情光头会处理的,你只要在他头脑发热的时候阻止他就行了,你也知道光头那人没什么脑子。”

“恩”我继续点着头应和道。

“好了,我要交代的就这么两件事情。一,别让阿呆知道我的事情。二,帮着光头照顾外面的兄弟!记住了吗?”贝贝不放心的重复着。

“记住了!呵~”我长长的笑了一声,看着更像是叹气。然后又补充道,“放心吧!”

贝贝听我这么说在里面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我突然想到什么,问,“那个~你要在里面~多久?”

贝贝轻松的一笑,“故意伤人,而且我还有前科,五年!”

“什么?五年?”我张大眼睛,五年对我来说实在是漫长!可是贝贝却说的那么轻松。

“是啊!出来的时候不知道世界变什么样子了呢!到时候还是碌碌无为的小混混!”贝贝苦笑了一下。

我看着贝贝的苦笑,坚定的看着贝贝,“放心,只要你出来,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何况还有阿呆呢!”

贝贝听了很开心,“好!那我就在里面休息五年,出去等着享福!”

我呵呵一笑,道,“那是必须的!”说完两人相视而笑。

可是这声笑声停下后气氛似乎变的比之前更凄凉,贝贝叹了口气,“哎~好了,半个小时的探监时间差不多快到了!”

我听贝贝这么一说鼻子又是一酸,还没等反应过来一滴眼泪就下来了。贝贝站起来,拿着话筒,“以后有空多来看看我!”

我努力的发出恩声,之后可能是怕贝贝没听明白,又使劲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对着狱警说了些什么就被带回去了。

我看着贝贝离开的背影,使劲擦着落下的眼泪,可是脸上却越擦越湿。

贝贝的最后一句话是让我们多来看看他,他写给光头的信里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多来看看他。这是贝贝唯一服软的地方,他一直在装坚强,可能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只是他的内心是孤独的,是寂寞的。他需要朋友,需要兄弟,他不愿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监狱里,可是为了兄弟又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自由。

这就是贝贝,为兄弟连续坐两次牢,上次两年,这次五年。这就是贝贝,即使内心再孤独再寂寞表面也要装作若无其事。这就是贝贝,宁可笑着让我们多来看他,也不哭着跟我们说再见。这就是贝贝,我和阿呆一辈子的兄弟贝贝。

(本来为了配合更新,后面的几天每天只发一章的,但是突然想到一句话,对读者的小气就是对自己的小气,所以还是决定一天发两章,不过最后两天天可能只有一章,我也是为了保障不断稿,因为5月初我还要去学一个礼拜的车,那一个礼拜是没时间码字的!不过那两天我会发些别的东西作为补偿,以前在学校里写的,希望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