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08】接手

从监狱见完贝贝回来我去了医院光头那,把和贝贝见面的经过和对话和光头一说。光头感动的又是鼻涕又是眼泪。我看光头哭那么惨心里隐约觉得好笑,可一想自己刚才在监狱也是跟光头一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也就忍住没笑出来。

一个礼拜后光头出院了,其实原本还要住院观察一个礼拜的,但是光头坚持。他说既然贝贝把外面的兄弟托付给他他就不能放着外面的兄弟不管。所以坚持提早出院去看望战斗在第一线的兄弟们。

我劝了几句没有用也就不劝了,因为在我看来光头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平时胃口比我都还要好,和女朋友打打闹闹也是经常的。光头出院这天晚上医院门口来了十好几个人,我还以为是来找光头麻烦的,心想这下方便了,连120都不用打了。

不过后来证实我想多了,他们都是来接光头出院的,光头的意思是出院来接的人多人气旺霉运就不敢靠近了,以后就远离医院了。我很佩服光头这么迷信的说法,但也没多说什么,人多热闹是肯定的。

十好几个人簇拥着光头出了医院,然后直接沿着街向前走去。我见光头有这么多人陪就打算回家,结果光头死活不让,还说带我去个地方。我问什么地方光头也不明说,只是说让我去了就知道。光头适应老大的角色真的很快,这么快就学阿呆卖关子了。

然后在一帮人的拉扯之下我没办法的跟着他们走,走过几条街还没到目的地。我很奇怪为什么要走,那么远怎么不坐车。不过后来想明白了,这么多人,而且都是些不三不四的人。估计没一个司机敢接的。

后来我们在一家迪厅门口停住,我抬头一看,迪欧。就是上次阿呆和伟哥做交易的那家。我担心的对光头道,“你身上伤还没好,玩那么疯受的了吗?”

光头笑了笑,说,“放心啦晓枫哥,我不是来玩的!”

“那你来做什么?来看电影吗?”我开玩笑说。

“进去,进去就知道了!”光头说着推着我往里面走。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迪厅的门口有个售票处,因为正好是晚上,所以来玩的人也比较多。售票处口排着几米长的队。排队是必须的毕竟里面的空间有限,要是全进去估计找个站的地方都困难。

可是在那么多排队人羡慕的眼光中我们一帮**摇大摆的就这么进去了,连票都没买。我疑惑的问光头是什么情况,光头笑了笑回答我说这是我们的地盘。光头用了我们,包括我,听着挺爽的。

进了迪厅灯光慢慢昏暗了下来,舞池周围围满了人,不时传出鼓掌叫好声,还有口哨声。原本以为是哪个MM在大跳热舞,走进一看才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

只见舞池地上躺着一个年轻人,年轻人的面前站着一个更年轻的人,看上去肯定没过20,还是一副高中生的样子。可是就是这么一个还不到20岁的人对着躺在地上过了20岁的人拳打脚踢。而且周围的人都在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