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08】接手

从监狱见完贝贝回来我去了医院光头那,把和贝贝见面的经过和对话和光头一说。光头感动的又是鼻涕又是眼泪。我看光头哭那么惨心里隐约觉得好笑,可一想自己刚才在监狱也是跟光头一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也就忍住没笑出来。

一个礼拜后光头出院了,其实原本还要住院观察一个礼拜的,但是光头坚持。他说既然贝贝把外面的兄弟托付给他他就不能放着外面的兄弟不管。所以坚持提早出院去看望战斗在第一线的兄弟们。

我劝了几句没有用也就不劝了,因为在我看来光头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平时胃口比我都还要好,和女朋友打打闹闹也是经常的。光头出院这天晚上医院门口来了十好几个人,我还以为是来找光头麻烦的,心想这下方便了,连120都不用打了。

不过后来证实我想多了,他们都是来接光头出院的,光头的意思是出院来接的人多人气旺霉运就不敢靠近了,以后就远离医院了。我很佩服光头这么迷信的说法,但也没多说什么,人多热闹是肯定的。

十好几个人簇拥着光头出了医院,然后直接沿着街向前走去。我见光头有这么多人陪就打算回家,结果光头死活不让,还说带我去个地方。我问什么地方光头也不明说,只是说让我去了就知道。光头适应老大的角色真的很快,这么快就学阿呆卖关子了。

然后在一帮人的拉扯之下我没办法的跟着他们走,走过几条街还没到目的地。我很奇怪为什么要走,那么远怎么不坐车。不过后来想明白了,这么多人,而且都是些不三不四的人。估计没一个司机敢接的。

后来我们在一家迪厅门口停住,我抬头一看,迪欧。就是上次阿呆和伟哥做交易的那家。我担心的对光头道,“你身上伤还没好,玩那么疯受的了吗?”

光头笑了笑,说,“放心啦晓枫哥,我不是来玩的!”

“那你来做什么?来看电影吗?”我开玩笑说。

“进去,进去就知道了!”光头说着推着我往里面走。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迪厅的门口有个售票处,因为正好是晚上,所以来玩的人也比较多。售票处口排着几米长的队。排队是必须的毕竟里面的空间有限,要是全进去估计找个站的地方都困难。

可是在那么多排队人羡慕的眼光中我们一帮**摇大摆的就这么进去了,连票都没买。我疑惑的问光头是什么情况,光头笑了笑回答我说这是我们的地盘。光头用了我们,包括我,听着挺爽的。

进了迪厅灯光慢慢昏暗了下来,舞池周围围满了人,不时传出鼓掌叫好声,还有口哨声。原本以为是哪个MM在大跳热舞,走进一看才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

只见舞池地上躺着一个年轻人,年轻人的面前站着一个更年轻的人,看上去肯定没过20,还是一副高中生的样子。可是就是这么一个还不到20岁的人对着躺在地上过了20岁的人拳打脚踢。而且周围的人都在叫好。

“什么情况?”我问旁边的光头。

“没事,肯定那小子惹到我们兄弟了!”光头很无所谓的样子。

“打人的是我们的人?”我问。

“不光打人的是,周围看热闹的都是啊!”

我抬头看看周围,人头攒动,看样子我们的人还真不少。我正要和光头离开舞池,因为打架也没什么好看的,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地上还跪着一个女孩子,也是二十多岁的样子,而且还在哭。边哭边对着学生样子的小子喊,“别打了,呜~别打了!”

这样一个戏剧性的转折引起了我的兴趣,看样子这不是一起普通的打架事件。我侧过头对光头说,“你让他别打!”

光头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但也不多问,直接喊了句,“住手!”

光头的话听上去还有点分量,话音刚落不但学生小子住了手,周围围观的人都安静了下来,看着光头。

我见周围的人都安静了下来,便问道,“怎么回事?”

可是等了半天也没人回答我,我瞬间觉得自己无地自容,说话连光头一半的分量都没,不过这也正常,这里没几个人认识我。

光头见我说话没人理会也挺够意思,马上大声道,“晓枫哥问你们呢!出来个说话的!”

光头话一出口,众人就明白了情况,虽然还不知道我是谁,但见光头帮我说话,而且还叫我晓枫哥就知道了个大概。于是纷纷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说,可人一多又不知道该听谁的,我大喊一声,“停~~~”。

这下我的话开始变的有点作用,周围马上又安静了下来,我指了指打人的学生说,“你说,为什么打他?”

学生看了一眼还躺在地上的年轻人说,“他骂我!”

我正要继续问,地上的年轻人开口道,“你他妈不碰我女朋友老子才懒得骂你!”

“他妈的还叫!”说完学生又一脚踢了过去。

我一看就火了,对着学生骂道,“操,让你别打没听见啊!”

学生听我骂他看了我一眼,想要发作,但顾忌我是光头带来的只是瞪了我一眼,然后转头问我身后的光头,“彪哥,这人谁啊!没见过啊!说话那么叼!”

光头也不说话,皱着眉头对着学生做了一个静声的姿势,示意他闭嘴。

学生见光头这个样子更是疑惑,但显然辈分没光头大,光头让他闭嘴他也不再多说什么。

我继续问道,“你碰人家女朋友了?”

“我就找她喝杯酒怎么了?”学生理直气壮。

“那就是碰了?”

“碰了怎么了?”学生的语气很猖狂,好像不把我放在眼里,虽然我也没希望被人放眼里,可是他这样的态度让我很生气。何况既然答应了贝贝帮着照顾他兄弟,我自然要把事情弄清楚。

“碰了就给人家道歉!”我用命令的语气说。

周围的人都张大眼睛看着这出好戏,没人敢说话。学生很不服气的跟我顶嘴,“操,还让老子跟他道歉!”

“操什么操!跟我说话客气点!”我开始被他吊儿郎当的态度弄火。

“好了好了,小飞你就道个谦吧,晓枫哥你也别生气!就这么算了!算了!”光头突然从身后出来打个圆场。

“操,凭什么,他算什么东西,让我道歉就道歉啊!呆哥都没这么命令过我!”学生脾气还不小,开始跟我较真。

我听了学生的话,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个巴掌,“啪~”的一声,正中学生脸上。学生被打后愣了两秒,然后反应过来,右手握拳向我冲来,看架势是想连我也打。不过马上被身后的光头拉住。

学生用力的想要挣脱光头,光头刚出院,身上有伤,没几下就被学生挣脱了。但立马对着人群喊,“把他抓住!”随后人群里冲出两个人一把把学生按在地上。

“道歉~”我对着被压在地上的学生再次命令道。

“你这算什么?帮着外人打自己人啊?胳膊肘往外拐啊?”学生被按在地上向我吼。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一片混乱。周围的人开始对我指指点点,这句话明显扰乱了军心,如果现在就让大家觉得我是个帮外人的人,以后肯定很难在这里立足,更别谈什么帮着贝贝照顾这帮兄弟了。

于是我大声的说道,“我是对事不对人,你碰人家女朋友就是你的不对,如果我是非不分,那么你以后是不是可以随便碰别人女朋友?那谁还敢带女孩子来这里,没女孩子来这里大家还怎么high?”

此话一出顿时掌声四起,我觉得他们不是认为我说的有道理,只是因为不希望以后这里没女孩子罢了。对什么人就该用什么样的说服方法,你跟一帮流氓混混讲道理是没有用的,要是扯到他们感兴趣的地方那作用肯定是相当明显。

不知道是我的话起了作用还是周围的掌声起了作用,学生不再说话,我知道这是他服软的前兆,于是趁热打铁道,“这次就算了!也不用你道歉了,别让我看到下次!”

既然他服软了我就给他一个台阶下,也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免的学生死要面子就是不道歉,那这样的僵局该多尴尬的,刚才打他已经超过了我做事的底线了,要是再这么下去我还真没办法了。

两人放开学生,学生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看了我一眼,转过身去对着地上的年轻人,我想糟糕,难道还要打?但很快我就放下心来,并且安慰的笑了。

只见学生伸出一只手向地上的年轻人,年轻人抬头看了学生一眼。然后也伸出一只手,学生一用力就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学生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兄弟,不好意思了!”说完赶忙钻出人群。

我看着这个完美的结局真为自己感到骄傲,第一天就摆平了这么一件不是事的事。这个时候光头高举双手,示意周围的人都看向他,然后喊道,“我给大家介绍下,这是晓枫哥。呆哥和贝贝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们这段时间不在,拜托晓枫哥来帮大家处理事情,大家也看到刚才晓枫哥的表现了,是不是很帅啊!”

“帅~”周围响起一阵叫好声,可能是因为刚才我说的话带起了他们的热情。

我觉得这个时候我该说点什么,于是走到舞池中间说,“大家以后别客气,别学着光头老叫我晓枫哥,叫我晓枫就好。我最讨厌光头叫我晓枫哥了”说着我踢了光头一脚,引的众**笑。

“既然贝贝和阿呆让我照顾大家,我就会尽我的能力。不过我希望大家了解我这个人做事的原则,对事不对人,像刚才那样的事情希望别再发生。当然,如果有人那么对我们的人的话,我第一个不饶他,大家说好不好!”我高声呐喊。

“好~”众人又是一片欢呼。欢呼声过后不知道是在谁的带领下开始叫我的名字,“晓枫~晓枫~晓枫~”一阵接着一阵,一Lang接着一Lang。引得整个迪厅不是我们的人也往这边看。

这个时候突然有个人从人群里走了出来,道,“好~好,晓枫你果然有一套。”

(花啊花啊~收藏啊收藏啊~在这里跪求各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