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12】中暑

额头上的一阵凉意让我恢复了意识,第一感觉是头好晕,全身热的热的快要窒息,但身上却流不出一滴汗。

虽然已经清醒,但我仍旧闭着眼睛,身体的不适感让我无法动弹。

“医生,他到底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中暑而已,一会帮他刮个痧就好了!”

仅存的一点思考能力让我从刚才两个人的对话中明白了自己的状况,幸好只是中暑,而不是中风。

“你们先回去吧!我留在这里就行,这么多人围在医院也不好!”虽然意识模糊,但我还是听出了这是露西的声音。

随后是一个接一个和露西道别的声音,其中一个陌生男生的声音听上去格外刺耳,我知道那人是李梦瞳。

慢慢的房间里安静了,我努力睁开眼睛,可刚一睁开眼睛就和坐在我床边的露西四目相对。我只是这么看了一眼就慌忙移开,但我发现露西的眼睛是红的,像是哭过。

“医生,他醒了!”露西见我醒来喊来了医生。

不一会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到我床前对露西道,“把他翻过来,衣服掀起来!”

露西听后伸过双手想要将我翻身,不知道是出于本能还是什么,原本全身无力的我看露西这样慌忙用手阻挡了一下,然后自己吃力的翻过身。

露西愣了一下,眼里透着忧伤,慢慢的收回双手。

我俯卧在**,背对着天花板,把头深深的埋进枕头里。呼吸有点困难,但我不在乎,因为此刻我甚至想停止呼吸。

慢慢觉得衣服被人撩了起来,露出后背,我知道那是医生要为我刮痧。果然,没一会就觉得背后传来一阵一阵的疼痛。

起先只是那么一下,慢慢的速度加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和我的皮肤摩擦。我皱着眉头,忍受着一下一下的疼痛。但却没发出一点声音。因为头埋在枕头里的关系,除了表情以外根本看不出我在忍受这样的痛苦。

过了一会,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麻木了,背后传来的痛感慢慢的减轻了。身上的毛孔慢慢往外开始排汗,没一会枕头就湿了。

我的意识也越来越清醒,原本无力的身体也开始有了点知觉。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背后没有了一点感觉,直到医生让我翻回来,我才慢慢把衣服放下翻回身。

医生出去后没多久拿了点滴过来,刮在床头的支架上,然后拿过我的手绑上橡胶带,用酒精在手背上擦了擦,之后**去一根细小的针管。

我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吊瓶,里面的**一滴一滴的滴下来,然后顺着针管进入我的身体。可能是进去的多排除的也会相当多一些,身上的汗还在不住的往外渗,眼角一滴冰凉的**滑落,划过脸颊浸湿在枕头上。

我以为那是汗,可是眼角附近的汗出的却是如此快速,后来我明白了,那不是汗,是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