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12】中暑

额头上的一阵凉意让我恢复了意识,第一感觉是头好晕,全身热的热的快要窒息,但身上却流不出一滴汗。

虽然已经清醒,但我仍旧闭着眼睛,身体的不适感让我无法动弹。

“医生,他到底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中暑而已,一会帮他刮个痧就好了!”

仅存的一点思考能力让我从刚才两个人的对话中明白了自己的状况,幸好只是中暑,而不是中风。

“你们先回去吧!我留在这里就行,这么多人围在医院也不好!”虽然意识模糊,但我还是听出了这是露西的声音。

随后是一个接一个和露西道别的声音,其中一个陌生男生的声音听上去格外刺耳,我知道那人是李梦瞳。

慢慢的房间里安静了,我努力睁开眼睛,可刚一睁开眼睛就和坐在我床边的露西四目相对。我只是这么看了一眼就慌忙移开,但我发现露西的眼睛是红的,像是哭过。

“医生,他醒了!”露西见我醒来喊来了医生。

不一会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到我床前对露西道,“把他翻过来,衣服掀起来!”

露西听后伸过双手想要将我翻身,不知道是出于本能还是什么,原本全身无力的我看露西这样慌忙用手阻挡了一下,然后自己吃力的翻过身。

露西愣了一下,眼里透着忧伤,慢慢的收回双手。

我俯卧在**,背对着天花板,把头深深的埋进枕头里。呼吸有点困难,但我不在乎,因为此刻我甚至想停止呼吸。

慢慢觉得衣服被人撩了起来,露出后背,我知道那是医生要为我刮痧。果然,没一会就觉得背后传来一阵一阵的疼痛。

起先只是那么一下,慢慢的速度加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和我的皮肤摩擦。我皱着眉头,忍受着一下一下的疼痛。但却没发出一点声音。因为头埋在枕头里的关系,除了表情以外根本看不出我在忍受这样的痛苦。

过了一会,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麻木了,背后传来的痛感慢慢的减轻了。身上的毛孔慢慢往外开始排汗,没一会枕头就湿了。

我的意识也越来越清醒,原本无力的身体也开始有了点知觉。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背后没有了一点感觉,直到医生让我翻回来,我才慢慢把衣服放下翻回身。

医生出去后没多久拿了点滴过来,刮在床头的支架上,然后拿过我的手绑上橡胶带,用酒精在手背上擦了擦,之后**去一根细小的针管。

我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吊瓶,里面的**一滴一滴的滴下来,然后顺着针管进入我的身体。可能是进去的多排除的也会相当多一些,身上的汗还在不住的往外渗,眼角一滴冰凉的**滑落,划过脸颊浸湿在枕头上。

我以为那是汗,可是眼角附近的汗出的却是如此快速,后来我明白了,那不是汗,是泪。

露西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坐在我旁边不动也不说话。我知道她是不知道说什么,换了谁都不知道说什么。

可能露西看到了我满身是汗,从旁边的脸盆里拿过一块毛巾,然后到洗手台上洗了洗,叠成小长方形,又走了回来。

露西拿着毛巾向我的额头伸过来,我知道她要给我擦汗,我不想拒绝,我知道拒绝露西的关心会让她伤心,毕竟这是基本的风度。

可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想的和身体的反应完全呈相反状态。我努力的告诉自己不要动,就这么让她擦汗,可是头却不受控制的往旁边一侧,躲过露西手中的毛巾。

露西的手停在半空,但很快又伸了过来,完全不理会我的反应,开始用毛巾擦拭我的额头,脸颊,脖子。

“哥~”露西帮我擦完汗后收回手开始说话,但是声音很轻,也可以说是小心,好像怕我会突然爆发似的。

我当然不会突然爆发,我更不会指着露西的鼻子大骂,这不是我的性格,也对不起我的修养。我只是气,气自己也气露西,当然这是不能让别人看出来的。

“哥~对不起,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露西见我不说话又继续开始说。

我知道露西想要解释,但是没什么好解释的,她已经成别人女朋友了,我只是个外人,说的好听点叫前男友,说的难听点叫第三者。

“不用说了~我知道!”我的声音很无力,也没正眼看露西,依旧侧着头。虽然我说我知道,可我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其实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知道露西怎么会那么快有了男朋友,但此刻的我也不想知道。

可能是我的声音很无力,让人听上去很平静,所以露西看上去放心了很多,至少说话不再像刚才那样小心,不用再怕我随时会爆发。

“你听我解释好吗?”露西的声音中带着恳求。

“我问你个问题!”我换了一种组织她说下去的方法。

“恩”露西看着我,点头。

“他说是你男朋友,是真的吗?”虽然之前露西点过头,但是我还想亲口听露西说。

露西犹豫了会,然后轻而认真的说,“是”

“呵~”我苦笑一声,“那就够了!没什么好解释的了!”

“但是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啊!我和梦瞳~”

“够了!”我的声音超出了正常的分贝,因为我听见她称呼那个男人叫梦瞳就觉得特别难受。

露西的话被我打断,可能我突然这么大声有点吓到她,我吸了口气,平静了下心情,说“我想一个人静静,请你离开好吗?”

“好!那我去外面等你!”露西强忍着哽咽,说完站了起来。

“不用了!你回去吧!”我冷冷道。

露西站在我床前看着我,然后回头出去了。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我的话,也不知道她是继续坐在外面等还是回家了。不过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了,我可以好好静静了。

闭上眼睛,一滴眼泪很快滑落下来。我再也不要控制自己,现在房间里没人,我可以尽情的发泄。

张大嘴巴吸着气,然后断断续续的吐出,虽然没有哭出声,但眼泪绝不比嚎啕大哭流的少。

边哭边我边在心里告诉自己,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为你掉眼泪。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我的梦也该醒了!

“哥~还记得你在礼堂答应过我一件事情吗?我现在让你答应我,如果三年后我没有找到我爱的人,我要做你的新娘。”梦中,这句话一直在梦中回荡。

张开眼睛,盐水已经挂的见底,自己不知不觉睡着了,脸上的泪水已经干了,只留下泪痕。

“哎~”我重重叹了一口气。

是不是我太自私了?半年前分开的时候明明是我让露西找个爱她的人的,现在露西做到了,不是应该正和我的意吗?我怎么能因为自己得不到而把整件事情扭曲呢!就这样吧,累了~露西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我应该开心才是,这下彻底没有牵挂了。

我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安慰自己,慢慢的我接受了这个现实。

这个时候门开了,进来一个护士,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撕开我手上的胶布,然后很熟练的拔出针头,拿下挂在我头上的吊瓶,然后迅速的离开了。

我正奇怪怎么护士来的那么及时,最后一滴盐水滴落的时候就出现了。后来我明白了,露西没走,她一直站在门口透过门上的玻璃观察着房间里面,也许她知道现在的我根本不会在意盐水是不是挂完了,所以就这么帮我看着。

我慢慢坐起身,弓着身子坐在床边,用手撑着头,感觉头部再那么昏沉后站起来,到洗手台边打开水龙头,然后用手捧了一把水扑在脸上,顿时清醒了不少。

连续洗了好几把脸,整个人都恢复了清醒的状态。打开门,露西见我出来慌忙站了起来。我对露西挤出一个微笑。

露西看到我笑一下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许是觉得我情绪起伏太大了,但只有我知道,这是在伪装即将掉下的眼泪。

我只是能稍微接受这个现实了,但并没有完全看开,看到露西我还会心痛,看到李梦瞳我还是会吃醋。我只是接受,但并没有释怀。

我见露西不说话,只好先开口道,“回去吧!我没事了!”

说完走在露西前头,先一步走出了医院。露西跟在我的身后,小跑着,有点跟不上我急促的脚步,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急,明明身体很虚的,可硬装没事。

出了医院的门我拦下一辆车,不是为我拦的,而是为露西。打开车门,我对着露西说,“回去吧!”

露西站在车前,看着我,好像还想说点什么,可惜我不想听,轻轻的把她推上了车,然后用力关上车门,车开了。

我自己走到公交车站,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没打的反而选择了坐公车,也许是受伤的人都喜欢坐在公车上看风景吧。

(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看到这段VIP章节,可能就那么几个订阅的,不过如果大家真的喜欢的话希望大家多多收藏,多多订阅,就当是给我加油了,我也会努力写出更好的作品和剧情给大家的!不知道大家看到这里是什么感觉,是意外还是气愤?不过希望大家淡定,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