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18】真正的另一半

突然发现自己有一段时间没去小鸥那了,自从上次去看小海后就和他们失去了联系。虽然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但我还是决定抽空去看下他们,总不能就这么绝交吧,不能做情人做朋友也不错啊。

今天正好有空,中午吃了饭我就出门了,来到小鸥家,敲了下门,原本以为不出三秒屋内就会响起脚步声,然后不出五秒门就会开,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一点动静。

奇怪?照理说暑假小鸥应该天天在家照顾小海才是的啊?我心里泛起了嘀咕。边嘀咕边拿出手机,然后拨通了小鸥的号码,幸好电话还是打通了,心里突然放松了不少,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之前在担心什么。

“喂!”电话里响起小鸥的声音,但听上去和平时的不同。

“你在哪呢?我在你家门口怎么没人?”

“我在医院!”

“医院?你怎么了?怎么会再医院?”一听说医院我整个人就开始紧张起来。

“不是我!是~小海!”我终于听出小鸥的声音是哪里不对劲,完全是一副憔悴的语气。

“小海?小海怎么了?”我慌忙问到。

电话那头沉默了,随后传来了轻轻的抽泣声,是小鸥的抽泣声。

一听小鸥在哭我更加慌了,忙道,“好了好了~告诉我你在哪家医院?我过来!”

“就~就上次小海~小海住院的那家~那家医院~”小鸥边抽泣边回答。

“好~等我~我马上过来!”

医院,我讨厌这股消毒药水的味道,每次闻到都不会有什么好事情。这次也是同样,来到小海的病房前,小鸥就这么傻傻的坐在小海病床旁边,用手支撑着头,看着不知道是熟睡还是昏迷的小海。

一切仿佛都回到了小海出车祸的那段时间,同样的医院,同样的病房,就连场景都是那么的相似。

小鸥听见有人推门进来,回过头,看见是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小海怎么了?”我还来不及走进病房就对小鸥问道。

小鸥眼中露出担心和悲伤,从位置上站起来朝我走来,然后带着我到了病房外。

“上次车祸后小海的身体状况就一直不好,从上个月开始更是每况愈下。”小鸥低着头诉说着发生的一切。

“小海什么时候进的医院?”我问道。

“快一个月了!上个月小海在家突然昏倒,我就送他来医院了,一直住到现在!”

“什么!一个月了?为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吃惊的问。

小鸥没有回答我,只是低着头,可能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我知道了,小鸥现在不需要我了,她有了她口中的国明,出了事情第一个想到的是他了。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我没有说出来,因为现在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于是我换了一个气,继续问着小鸥,“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小鸥说到这里突然哽咽起来,“医生说小海肾功能本来就不好,经过上次的车祸伤上加伤,可能~可能~呜~”小鸥从抽泣变成哭泣。

“可能怎么样?”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虽然我知道答案肯定让人震惊。

“如果不换肾的话,可能~”小鸥停了下来,换了口气,这才慢慢说出接下来的四个字,“凶多吉少!”

听到这四个字我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这种感觉就像上次光头躺在血泊里一样。害怕,害怕失去这个人。

虽然心里很是慌张,但我还是尽量装作镇定的安慰小鸥,“呵呵~医生不是说还可以换肾的吗?那就换啊!”说完这句话我又想到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于是又问道,“需要多少钱?”

小鸥抬头看了看我,缓缓报出一个数字,“三十万!”

“那么多?”我小声的念叨了一句。

“这还只是前期的手术费,如果把后期的药物治疗什么都算上去估计要五十万!”小鸥又一脸担忧的说道。

五十万,听着这个天文数字我腿有点发软,别说五十万,现在我连五万都没有。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知道自己没有办法筹到这笔钱,可我却鬼使神差的对小鸥说出这么一句话,“放心,钱我会想办法的!”

可是没想到小鸥只是轻轻笑了笑,“国明已经把钱准备好了!”

“什么?那个男人?他真的愿意出那么多钱?”从小鸥口中得知这样的消息我有点吃惊,我承认我一直觉得这个男人也许只是在玩弄小鸥。可是现在我有点改观了,如果那个男人真的愿意出这笔钱的话,也许他对小鸥是真心的,毕竟没有人愿意一次花三十万去玩一个并不干净的女人。

小鸥点了点头,但马上又露出一脸的担忧。

“怎么了?不是说他会出这笔钱吗?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我把手放在小鸥的肩膀上以示安慰。

“现在不是钱的问题,问题是没有肾源。”小鸥叹了一口气,继续道,“这段时间医院联系了全国几百家大医院,可是都没找到合适的肾源!”

“原本我以为我可以把肾换给小海的,可一化验才发现,小孩和我的血型是不同的,我无能为力,即使我可以用自己的命来交换,可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小鸥的语气很是沮丧。

“好了!别想多了!会有办法的!我相信老天肯定不会对小海那么残忍的!”趁着小鸥的情绪还算稳定,我慌忙开始安慰她。

小鸥看了看我,可能是觉得我说的话太温馨了,鼻子一酸又哭了。我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安慰她,只好把她抱进怀里,就让她这么靠在我胸前哭泣。小鸥可能是哭的太伤心了,也没有反抗,就这么靠着我。

“小鸥?你怎么了?怎么哭了?”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我回头,看到这个虽然只见过一面,却又无比熟悉的男人,他就是国明。我慌忙放开抱着小鸥的双手,我只是觉得现在国明才是可以照顾小鸥的人,在他面前我和小鸥这样的动作过于暧昧,虽然我们都知道我只是为了安慰小鸥而已。

“哦~没事~”小鸥从我胸前离开,边擦眼泪边对着国明说。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国明好像很关心小鸥的样子,帮她擦了擦眼泪,随后看到了我,伸出一只手,“你好!”

我也慌忙伸出一只手,但嘴里却说,“哦~你好~你别误会~我刚才只是~”

“你不用解释,我知道~”国明对我笑了笑。

我见国明很明事理,突然打消了之前对这个男人的顾虑,看来确实是我的嫉妒心在作祟,没准眼前这个男人才是小鸥的另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