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25】命运

回去的路上我骑得特别慢,不是我想慢,是因为没了力气,这点小猫也发现了。

“怎么骑那么慢啊?”小猫用催促的声音问我。

“因为你今天没把手放我腰上啊!”我开玩笑道。

“哦~是吗?”小猫说着把手放到我的腰上,而且还轻轻的开始挠我痒痒。

“好了好了~开玩笑的!”我见小猫又打算开始整我慌忙求饶,“昨天晚上没睡好啦,谁让你哼哼的!”

小猫听到我这么说,放在我腰上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什么~什么哼哼啊?谁哼哼了!”

我知道小猫不好意思了,干脆直言不讳道,“没事,我理解,人都有七情六欲的!男人女人都一样,哈哈哈~”说完我哈哈大笑。

不过这次小猫没抱负我,可能是太害羞了,都忘记想要抱负我了。只是在我身后安静的坐着,也不再跟我说话,我知道她是怕我再笑话她。

以前上学的时候老觉得暑假过的特别短暂,现在发现暑假其实还是挺漫长的。无聊的暑假,幸好每天有小猫的陪伴。这也是我单调日子中唯一的一点乐趣。

虽然小猫知道我喜欢她,但是她看上去就像不知道一样。有时候我也纳闷,小猫的态度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如果小猫要拒绝我,应该对我冷淡,而不是每天和我大玩暧昧。但小猫更不像会接受我的样子,每次只是暧昧,只要我稍微想逼近一步,就会把她吓的倒退好几步,这样也弄的我稀里糊涂。

后来我也看开了,这种事情也不能勉强,更不能心急,船到桥头必有路,车到山前自然直吧!于是我就沉寂在这每天暧昧多一点的日子里,不知不觉暑假就过去了。

暑假过去了。学生都回学校读书了,不过一个暑假积累下来的读者群还是在的,这也使得我的稿子逼不得已要在这两三个月内完结,因为很少有学生在学校还有耐心等你的书等上几个月的。

不过幸好,一个暑假的奋斗我的存稿已经多出了一个月,也就是说我只要再努力一两个月就彻底截稿了。

宋青的书在暑假已经完结了,正在努力开新书。看样子宋青是决定吃这碗饭了,不过那个编辑还算守信用,已经酝酿着为我们两人出书,宋青的书马上就要开始印刷了,我的则因为还没完稿,所以还处在排版期!

原本以为日子就会这么相安无事的过着,可是没想到今天发生的一件事情却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其实也不能说是改变,应该说我真正的命运从今天才开始才对。

“晓枫你在哪?可以出来陪我吗?”虽然没有带上那句喵~但我依旧听出了这是小猫的声音。和小猫相处了这么久,只有在她心情不好情绪低落的时候才会忘记说这句喵~所以我知道小猫现在的状况并不好。

我也没多问发生了什么,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所以我直接约了小猫在她工作的网吧门口见面。

十几分钟后,我连奏带跑的来到网吧门口。小猫已经在了,蹲在路边,就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猫。

我默默走到小猫的身后,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小猫回过头,看到是我,眼神里这才露出了一丝放心。

“怎么了?一个人蹲在这里?要饭啊?”我边开玩笑边把小猫从地上扶起来!

“一点都不好笑!”小猫丝毫没有要笑的意思,看来这个笑话真的不好笑。

“恩?还真很少看到你这个样子!到底怎么了?”我低着都看着小猫。

“我想喝酒!”小猫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说着。

“小姑娘家家的喝什么酒啊!”

“我想喝酒!”小猫加强了语气,抬头看着我,像是不想在听我说废话。

我看着小猫倔强的脸,思考片刻,“好!”

我带着小猫来到了迪欧,一来是顺便看看兄弟们,二来这里不用买票。一路上小猫都不说话,直到跟着我大摇大摆的进了迪厅才弱弱的问了我一句,“你进来怎么不用买票的?”

我咪咪一笑!也不回答,其实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道说我是场子里的代理老大?也不知道会不会把小猫吓走。其实我也不想承认这个身份,虽然场子里的兄弟都默认了,但是我自己说着心虚,因为我的确没有一个老大的样子,最多只是个挂名老大,大多事情还是光头在处理。

进了场子,隔着舞池就看见光头揉着他女朋友坐在沙发上和旁边的兄弟喝酒聊天,时不时指指舞池里正在热舞的女孩开始讨论。

我带着小猫走了过去,光头他们也看见了我。远远的就晓枫哥晓枫哥的跟我打招呼。旁边的小猫见我跟这里的人这么熟,投来一种怀疑的眼光,但我只是无奈的耸耸肩,然后露出一个更加无奈的表情。

我在沙发上坐下,小猫坐在我旁边,也是沙发最旁边的位置,我拿过桌子上的一瓶啤酒,然后起开递给小猫,“喝吧!”

小猫看都没有看我一眼,接过我手中的啤酒,然后一仰头,一口气干了半瓶。也不知道她平时就这么能喝还是因为今天心情不好。

“大嫂真是生猛!我敬你一个!”光头说着举起手里的啤酒瓶对着小猫。

小猫起先是诧异的看了光头一眼,但马上一笑而过,跟光头碰了个瓶,又是**一口。我不知道小猫为什么不解释?也可能只是没心情解释吧。

“谁是你大嫂!别瞎说!”我摸了摸光头圆圆的脑袋。

“你是我大哥!她是你女人!那她不就是我大嫂吗?”光头自以为推理的很完美。

“谁跟你说她是我女人了?”

“哦~不是吗?我看也差不多了吧?从没见过晓枫哥带女孩子来这里的!要不是有什么关系你会带来?”光头女朋友开始帮着光头说话。

“真不是,就一好朋友,爱信不信,懒得理你们!”我见两人联合起来污蔑我,也懒得解释。

从头至尾的谈话,小猫都没有参与,只是一口一口的喝着啤酒,看着舞池里跳舞的男女。没一会小猫的面前就多出了三个空瓶。

“别喝了!一会我怎么送你回家啊!”这句话倒不是想劝小猫少喝点,而是真的怕她喝醉,到时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置她,送她回家不可能,怕被她男朋友看见,放我那也不现实,宋青看见了又是一番解释。

可是这个时候旁边的光头倒开始捣乱,大声喊着,“大嫂别理他,喝!喝!我再敬你个!干!”

小猫不但没听我的话,反而听起光头的,又举起瓶子,一口干完,接着又启开一瓶。

我也干脆不再劝小猫,等醉了再说吧,希望小猫酒量够好。不过看现在的情形小猫的酒量并不差,至少在女孩子里算是好的。

后来不知道光头在跟兄弟们在聊什么,聊到了自己的X能力,这本来是一个比较流氓的话题,但是被一帮流氓里说起来反而不觉得流氓了。

旁边的一兄弟道,“给我一个女人我能创造一个名族!”

光头马上接到,“你丫的拉倒吧!什么年代的破埂还拿出来说。”

我一听光头说这话心里就特好奇,好奇光头能说出什么金玉良言,于是问,“那你说个不破的埂让我们听听!”

光头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喝了一口啤酒!低头开始沉思,两秒钟后,抬起头,两眼放光,“给我一个女人,我能解决西部缺水的问题!”

光头说完后周围的人都沉默了两秒,不知道是因为我太聪明还是我最龌龊,居然第一个反应过来,狂笑不止。周围的人见我笑那么**,也都一个一个的反应过来,随后一个一个狂笑。

光头说的时候小猫刚喝了一口啤酒,反应过来的时候啤酒还没来得及下肚,一笑全都喷了出来。果然这世界上已经没有纯洁的女孩了,这么有内涵的笑话都听的出来。

不过小猫始终还是笑了,一晚上第一次见小猫笑。不知道是不是光头颇有内涵的笑话起了作用,小猫笑后不再一言不发,反而换了一个人一样,干完第五瓶啤酒站起身朝着舞池走去。小猫显然有点喝多,站起来的时候还稳了稳身子,但还没到走路会歪的地步,所以我也没拦着。

看着小猫挤进舞池,然后随着动感的节奏舞动着身子。看的出,小猫也是经常来这种地方娱乐,那小腰扭得别提多专业了。

光头和旁边的兄弟一边看着小猫一边又开始跟我说笑,话题也就是围绕我和小猫的关系。我也没再解释,因为这帮人的看法根本不重要。

后来大家又开始聊起别的,所谓别的无非就是谁谁谁又上了谁谁谁,谁谁谁又被谁谁谁上了。我也见怪不怪了,跟一群流氓在一起当然只能听这些流氓话题。突然觉得我这个人的延展性也太好了点,上能和搞文字的高雅人士交流,下又能更一帮满嘴都是**的流氓混在一起。

回过神,突然在舞池里找不到小猫的身影了,奇怪?去哪了?我的心里泛起了低估,但只是低估,没有更多的想法,没准人家只是去上厕所了也说不定,喝进去那么多,总是要出来点的。

“放开!别碰我!把你的脏手挪开!跟你说了我对你没兴趣!别跟着我!”小猫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耳边,虽然迪厅里很嘈杂但我听的特别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