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42】消防

急匆匆的找了一个地方随便解决了午饭,之后直奔消防局。同样是政府部门,消防局就比公安局要人性化多了,进去的一路都没人阻拦。毕竟公安局是抓人的,自然是要威严点。而消防局是救人的,当然是要和蔼可亲点。

看样子大龙也没来过这,绕了两圈找不到负责人的办公室。询问之下在走廊的尽头厕所的旁边一个很不起眼的房门上发现了办公室三个字。

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消防局的办公室要建在厕所旁边。后来琢磨了半天还真琢磨出一个道理,也许消防局的人水比较多,把办公室放在厕所旁边方便领导开闸放水。

敲了敲门,里面传来进来的命令后我们才敢推门进去。一进门发现桌子后面的椅子上坐着个胖子。穿着消防局的制服,可能天气比较热,再加上脂肪比较厚,胸前已经被汗渍浸湿了一大片。

眼前的胖子让我觉得是不是走错门了。他哪像是消防局的人,说他是税务所的我倒还会相信。要真着火了还指望他去救人?估计等他冲上去里面的受难者连火葬费都免了。不过后来想想也没什么不行的,人家是领导嘛,也许已经多年不下前线,身体有点发福也是情有可原的嘛。

胖子面前的桌子上放着盒饭,看样子他正在享受他的午餐。盒饭有两份,但我却只看到了一双筷子,而且还正在胖子手上拿着,可想而知这两份盒饭都是胖子一个人的。

胖子见我们进来,好像不高兴有人打扰到他进食的雅兴。边继续往嘴里送饭边看也不看我们的问,“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我见到这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就觉得不爽,我想大龙也是。但不爽归不爽,我们来还是为了求人的,自然不能表现出来。于是大龙道,“我们来找您办点手续,那个市局的郑局长应该跟您打过招呼了吧!”

胖子一听大龙说到郑局长,马上停住了正在咀嚼食物的嘴,慌忙站起来。猛的一口咽下嘴里的食物,我都有点担心他会不会噎死,要真死了办不成手续是小,被误会我们谋杀是大。

不过幸好胖子胖,所以他的食道也大,食物在他的食道里就像是上了高速公路,一路油门就到了胃里,连个测速点都没碰到。

“哦~”胖子长长的感叹了一声,“你们是郑局长介绍来的人?请坐请坐~”胖子边说边从旁边搬来三把椅子。这么胖的身子还给我们搬椅子真是有点辛苦他了,没动几下上衣的后背都湿了。

胖子很热情的招呼我们,客气了几句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我们说,“你们吃饭了吗?要是没吃我这还有,你们先拿去吃!”胖子指了指桌子上的盒饭。

我想胖子实在是太客气了,或者是怯于郑叔的威名,不敢对我们有所怠慢,连自己最心爱的便当都愿意割爱相让。不过君子不夺人所爱,我们自然是推辞没吃。

胖子继续殷勤的招呼我们,一下递烟点火一下端茶送水。马屁拍的满天飞,说些年轻有为之类奉承的话。就差没跪下来磕头认我们三人做干爹了。

后来大龙实在是被胖子这副嘴脸弄的烦了,直接开口就问他要手续。

“我们要的手续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好了!”胖子边点头边说,“郑局长交代的事情我哪敢怠慢啊!他一打电话来,我马上就去办了!上次~”

胖子说的兴致勃勃,大龙见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好打断,“好了好了,那麻烦你把东西给我吧!”

“好!好!”胖子点头答应,然后回到他的饭桌上,从抽屉里拿出几张文件,只有几张纸,比从郑叔那拿的少好多。胖子拿出后看了两眼,然后放到桌上,拿起桌上的印章,沾了沾印泥,用力的在纸上一盖。

“好了!请你过目!”胖子把盖好章的文件给了大龙。

大龙随便扫了两眼,然后就点头确认。这次大龙没有像之前看文件那样认真,还真的只是过目而已。也许这文件没有那么重要吧。

胖子见自己交了差事,心里一放松话匣子又开了。或者说马屁匣子又开了,“郑局长这个人真是没说的,工作认真,待人又和气,你们说是吧!”

胖子一下把球丢给了我们,而且还是一个只能回答是的答案,但既然问题问出来了,我们只好意思意思配合道,“是!是!”

胖子见自己的问题有人应和,又想继续说。好再大龙眼疾嘴快,果断拦截住胖子的话,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那个~既然东西拿到了我们就先告辞了,一会我们还要去好多地方呢~”

“这么急啊!不多坐一会吗?”胖子想要挽留我们。

这种时候我们三人却是出了奇的默契,同时摇头加摇手道,“不用不用!”

胖子见自己的挽留没人买账,也不再自讨没趣,快我们一步帮我们打开门,然后毕恭毕敬的送我们出去,就像是郑叔自己亲自来一样。

出了消防局,我们又接着去了别的有关部门办理手续。比如工商啊,税务拉。幸亏这些部门阿呆昨天已经托他老爸的关系有所打点。不是认识里面的高官就是认识负责审核的小兵。所以也自然是一路绿灯。

其实这些手续都有点办早了。完全可以等娱乐城边装修边办理的。现在可好,资金还没到位,手续差不多全办齐了。但用大龙的话说就是早死早投胎,早办早安心。免的夜长梦多。大龙的夜长梦多也许是指万一某天哪个干部下台了,那么又要重新拉关系比较麻烦。

剩下的只是等待某些手续的审批了,时间问题而已。接下来就要开始着手资金方面的事情了,虽然大龙打算拉来入股的人和他多多少少有些交情,但这种交情都是建立在以往的商业来往上的,这样的交情最不可靠,你现在有钱这种关系就叫兄弟,突然哪天你没落了这种关系就叫路人。

所以自然让人家拿出几百万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即使有回报,但难免有风险。谁都不会轻易为了这种看不见的关系去冒一个看的见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