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45】失身?555...

(这两天订阅有上来哦,感觉图推的效果就是强大,不过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多多发表意见啦!即使没意见说几句鼓励的话满足下虚荣心吧~嘿嘿~开个玩笑啦!只是觉得书评区太冷清了!)醒来的时候跟每次醉酒后的感觉一样,浑身无力,脑袋虽然是沉沉的,但却很清醒。尝试着几下睁开眼睛,发现这次自己躺在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地方。

除了我躺在**以外房间里空无一人。我尝试的坐起身,可发现自己上身光溜溜的。我下意识的掀开被子往下一看,天呐!我碰到了人生第一次早晨起来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的情况。

这里是哪里?昨晚发生了什么?我的衣服呢?我怎么会一丝不挂的躺在这里?一连串的问号让原本就昏沉沉的头越发觉得难受。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打开了。我慌忙用手抓起被子挡住身体。这样的动作有点娘,好像只有电影里被QJ的女孩才会这么做。但我做这样的动作不是因为我怕被看,而是我觉得这样光着身子面对别人不礼貌。

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和我一起喝酒的御姐。御姐肯定是看到我刚才下意识的动作了,因为她的嘴角微微的扬起了一丝笑意。

“醒啦?”御姐问我。

“恩~”我点了点头,“这里是哪里?”其实我后面更想问昨晚发生了什么,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没敢问出口。

“我家啊!”

“你家?我怎么会在你家?”我奇怪的问。

“还说呢!谁知道你酒量那么差,喝着喝着就醉了,叫也叫不醒!我又不知道你住哪,把你丢宾馆里我也不放心,所以只好带回我家里来咯!”

听了御姐的回答,我心里的疑问解开了一大半,于是不好意思的对御姐笑了笑,“不好意思玉姐,麻烦你了!”说完这句话我突然又想到了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那个~我怎么?”

“怎么什么?”玉姐好像还没明白我的意思。

“我怎么光着身子!”我特尴尬的问着。

只见御姐顿时一脸娇羞,走到我床前,轻轻的说,“坏蛋!你不会想不起来了吧?”

御姐的反应让我腿上发软,这样的情节在电视里也经常看到,孤男寡女,喝醉以后都会发生点什么。难道昨天晚上我喝醉了和御姐?

想到这里我不敢继续往下想,如果真的是这样那麻烦就大了,虽然这正和了大龙的意思,生米煮成了熟饭。但对于御姐,对于小猫,都是不负责任的。

可即便事实似乎已经显而易见,但我还是希望听到御姐亲口对我说出事实,于是吸了一口气认真的问道,“昨天晚上?我们?”

御姐见我说道这里停住,接着我的话帮我说了下去,“我们该做的都做了啊!”

我愕然,嘴里喃喃道,“什么~什么叫该做的都做了?”

御姐脸一红,又白了我一眼,“笨蛋,一定要我说的那么白吗?该做的都做了就是我们发生关系了!”

听到御姐百分百的回答,我脸刷的一下就白了。打死我也没想到有一天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如果早那么一个月,没有小猫,那也许我还能接受。毕竟御姐也算是个全方面都很优秀的女性。

可是现在,我该怎么办?怎么面对小猫?怎么面对御姐?如果御姐要让我负责我该怎么办?不行,我不能对不起小猫,就算御姐会难过我也没办法,因为这是在我毫无判断能力的情况下发生的,说的难听点我连爽没爽到都不记得,怎么能去负责呢。

想到这里我小心的对御姐说,“御姐!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御姐的语气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一样。

“昨天是我混蛋,我不该喝那么多酒!我真是混蛋!”说道最后一句混蛋的时候我突然心生一阵怒火,猛的抬起手打了自己一个巴掌。

安静的房间里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即使声音不大,但由于房间大的关系,居然响起了回声。

我的这个举动显然让御姐有点吓到,“你做什么啊!”御姐抓住我的手,怕我再突然给自己一个巴掌一样。

“对不起玉姐,昨天晚上是我不好,我不该那么无耻!请你原谅我!”我用嘴诚恳的声音道歉。

“扑哧~”御姐突然笑了一声,慢慢放开了抓住我的手。

我不明白的抬头看眼前的玉姐,难道我的道歉有这么好笑吗?

御姐一拍我的头,“白痴!跟你开玩笑的啦!”

我被玉姐的话弄的摸不着头脑,甚至都分不清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什么叫开玩笑?”我认真的问了一句。

“昨天晚上就你喝醉了,我又没醉,我怎么可能轻易的让你这个小毛头占便宜!”御姐轻松的说着。

御姐的这份轻松让我慢慢开始相信她的确是在开玩笑,但还是有着疑问,“那我的衣服?怎么都脱掉了?”

“你昨天喝那么醉,吐得一身都是,我就帮你把衣服脱下来洗了啊。顺便看你浑身是汗就帮你洗了个澡!”

“什么?”我张大眼睛看着御姐,“你帮我洗澡?”我努力的回想着,却发现自己丝毫没有这方面的记忆。

“是啊!怎么了?昨天在健身房你出了那么多汗,不洗澡我会让你睡我**?”

拜托,我在心里呐喊,重点根本就不是睡不睡在**,“那你岂不是把我看光了?”我嘴里抱怨着,但心里却没有丝毫的不满。

“呦~还害羞呢!你叫我一声玉姐,我就把你当弟弟。姐姐帮弟弟洗个澡有什么,我都大你四五岁呢!”御姐的回答似乎让人没理由反驳。

“可是~毕竟我们都是成年人!”我支支吾吾的想要继续反驳,但却显得如此没有战斗力。御姐也完全忽略了这句没有战斗力的话,又开起了我的玩笑,眯着眼睛对我说,“不过晓枫你的身体真是好看呢,要肌肉有肌肉,要线条有线条,特别是某个地方!嘿嘿嘿!”御姐的奸笑让我突然想起了大龙。

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顺着御姐说下去,总不能借着她的玩笑调戏她。其实要接也可以接,比如可以装出比她更**的表情说,“是吗?想不想体验下我的肌肉和线条啊?还有~某个地方!”但这句话是万万不能说的,因为太流氓了,说了这句话我就不是风流了,就真成下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