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68】你是我的劫

从马格碧那里出来,我们三人随便找了个地方吃了个饭,就当是又完成一项壮举给自己庆功了。

“现在资金也差不多到位了,位了抓紧时间娱乐城应该可以开始装潢了!接下来我们的工作就是监督装修的质量。”大龙吃了一口菜后继续说,“我和阿呆还要忙银行贷款方面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大龙说完用筷子指了指我。

“什么什么?我一个人?”我很奇怪为什么老是拍我去做后勤工作,而阿呆和大龙总是去处理那些和人打交道的事情。难道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吗?虽然对付那些高官老板我不及大龙,但也不至于到被扔在后勤这么可怜吧。

“你一个人啊!怎么?不愿意?”

“愿意!你是老板,你说了算!”我忽然发现自己说的这句话解答了我之前的疑问。

之后的几天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要是硬要说特别那就是齐齐和小猫特别黏糊。齐齐也不再每天粘在宋青身边,改而去粘小猫了。每天一吃完晚饭就和小猫出去逛街,有时候下午还会拉着小猫出去。弄的宋青都开始有点吃醋。

不过我和宋青相反,图了个清静。不知道宋青对齐齐哪来那么多热情。在我看来两个人在一起后时间长了男方就会失去原本追女方时的积极性,也许这跟所谓的视觉疲劳有关系。不过这套理论对于宋青来说完全不成立,他都跟齐齐好了那么多年了,可每天看上去都是出于热恋的状态。

自从上次大龙让我去监督装修的事情后我就一直在等消息,可等了几天大龙连个屁都没放给我听。我甚至怀疑大龙是不是把这事情给忘记了。直到某个再平常不过的早上,我依旧保持着这几天的作息状态,都快中午了还趴在**睡觉。

“我晕不是吧,这懒猪还在睡!”朦胧中我听到自己的房门被打开,然后传来了女孩的声音。我很奇怪这个时候我的房间里怎么会进来一个女孩,别说这个时候,不管任何时候我的房间都不会有女孩进来。当然除了齐齐,不过这个声音肯定不是齐齐。

我还来不及睁开眼,就觉得身子被人推了几把,此人一边推还一边道,“起床啦!懒猪快起床啦!”

我摸着床头的手机看了下时间,“谁啊!大清早的饶人春梦!”然后用手揉了揉朦胧的睡眼,这才看清站在我床边的不是别人,是小猫。

“好啊!原来你在做春梦,难怪怎么叫都不起来!”小猫嘟着嘴假装生气冲着我说。

“你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吧,哪有人把饶人春梦这么理解的!”我随口回了一句。

“你数学语文老师教的吧,多大了还不会看时间,现在都几点了还大清早!”小猫毫不客气的反驳我,关键是反驳的如此有力。和人对骂最害怕的就是别人用你的话骂还给你,因为我们在骂别人的时候是不会想改怎么破解这句话的,自然别人骂回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回去。虽然我和小猫现在不是在对骂,只是普通的斗嘴,但道理是一样的。

小猫见我词穷,胜利的笑了两声。我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败,转而问道,“你怎么在这里?”说完我突然想到小猫来这里只有一个原因,“来找齐齐出去逛街的吧?真不知道你们女人怎么想的,逛来逛去有什么好逛的!”

“切~谁说我来找齐齐的,我来找你的!”小猫回答道。

“找我?找我做什么?”

“你~”小猫露出一副生气的样子,“你是我男朋友,我找你还要理由的吗?”

被小猫一提醒,我突然想到原来自己还有这个身份,前几天小猫粘着齐齐话都没跟我说一句我还真差点把这事给忘了。突然觉得自己这个男朋友做的有点失职,于是慌忙服软道,“不用理由,不用理由,你最大,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话可是你说的哦?”

“恩!我说的!”我顺口答应道,说完马上就后悔了,感觉小猫的言下之意是真的想让我怎么样一样。(这话说的有点绕口,但却是事实!)“好,那我要你今天陪我逛街!”小猫果然想把我怎么样。

“啊?逛街?又逛街?你不是每天都在逛的吗?”我心里一万个不愿意。

“怎么?刚说的就反悔了?”

“不是反悔,你不是有齐齐吗?干嘛让我陪?”

“齐齐姐今天说要陪宋青嘛!而且人家想你陪我啊!”小猫突然放轻了声音,有点撒娇的嫌疑。

“你是想让我去当苦力帮你提东西吧?”我觉得我看穿了小猫的奸计,因为小猫听我这么说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坏笑。

但小猫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改用祈求的语气对我道,“好不好嘛?就当陪我嘛?喵~喵~”

我一听小猫学猫叫,就感觉特别怀念。突然觉得有一阵子没听到小猫这么叫了,印象里好像小猫成了我女朋友后就很少叫给我听了,看来这招小猫只会在暧昧期用,或者是在有求于我的时候用。

虽然这招很久没用了,但这并不代表就没有用了。相反的,此招的杀伤力丝毫没有减少,小猫叫了两声我就头皮发麻,最后败下阵来。

很自然的我被小猫从**拉了下来,然后被她催着穿好衣服,还监督我去厕所洗脸刷牙。最后被她推着下楼,随便在附近找了个地方解决了午饭,宣告着小猫血拼美梦的开始。

美梦和噩梦肯定是相对存在的,小猫的美梦对我来说就是噩梦,一个下午小猫又是挑东西又是试衣服玩的不亦乐乎,而我又是拿东西又是拎包包走的不亦累乎。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小猫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买单,不是我小气,我也提出帮小猫付钱,但小猫坚持要经济独立。

不过后来我很庆幸小猫这样的坚持。因为按小猫这样的买法要都我出钱估计最后只能把我自己卖了。我很怀疑小猫哪来的那么多钱,我也在网吧上过班,我知道小猫的工资不会很高,但小猫这样的消费观念根本就是大小姐才会有的,估计网吧那点工资只够她逛每个月买化妆品的。

我没问小猫原因,感觉两个人在一起还是不要提关于钱的任何问题比较好,即使是简单的关心,有时候也会让人觉得不轨。也许小猫的父母怕自己女儿受委屈每个月都会给她额外的钱吧,这是我心里给自己的解释。

不过在我看来女孩会花钱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但会花钱并不等于乱花钱,这个道理同等于人可以奢侈,但绝不能Lang费。女孩会花钱证明这个女孩有品位,试想如果一个女孩站在你面前,头发是四十块钱拉的,衣服是三十块钱买的,裤子是二十块钱做的,鞋子是十块钱补的。即使这个女孩长的不算难看,可你还会对她产生兴趣吗?

难怪以前听说一句话叫男孩穷养女孩富养,我算是穷养出来的,虽然算不上全才,但好歹自认为是个人才。但我始终不明白女孩富养这句话,原本一直觉得女孩富养容易让人感觉太过势力。不过在见了社会上这么多是是非非后我明白了这个道理,最表面的含义可以从J女身上得出,如果她们从小事富养的话也不会为了那么点钱出卖自己的了。至于深层点的大家就自己去理解吧。

正当我全神贯注的分析着自己的大道理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我把左手上拎着的带子全部交给了右手,然后抽出手机看了下,是个陌生的号码。原本以为是打错了,心想可能过会就挂了,可是手机响了半天也不见对方挂,一副打到你接的样子。

为了不错过什么重要的事情,比如中了彩票别人来告知我去领奖之类的,我还是接起了手机。

“喂?哪位?”我礼貌性的问着,当然不抱是中彩票的希望。

“喂,是张老板吗?”

对方的一句张老板弄的我不知所措,长这么大从来都是我叫别人老板,没想到今天还当了老板,难免有些紧张。

这人一紧张说话就容易结巴,“是~哦不是~我姓张~但我不是老板~”我尴尬的解释着,旁边的小猫见我这副样子开始捂嘴偷笑。

“姓张就对了,我找的就是您!”电话那头的男人依旧客气。

“你是?”

“我是装潢队的工头,我们装潢公司接了你们娱乐城的生意,由我负责。他们给了我这个电话,叫我联系你!”电话那头的男人解释道。

我一听大概也明白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看样子大龙真的把这事就交给我了。

“哦~我明白了,你找我有事吗?”

“是这样的,今天下午我们装修队准备开始动工了,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要交代的!”我一听就觉得有理,大龙既然把装修的事情交给了我,而且别人还特地打了电话过来,如果不去看看好像有点失职。

于是我对那个工头说,“你们先开始施工吧,我一会过来看看情况就成!”

“好的,张老板那我们就先动工了!”

“恩,好!好好干,可别偷工减料!”最后偷工减料四个字我说的有点心虚,毕竟人家好心好意让我去监督工作,我还怀疑人家偷工减料,搞得我很是小家子气。但是工头貌似没什么不满的样子,至少没表现的让我看出有什么不满,这点我还是挺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