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71】怕痛

“姐!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喝酒啊?”

“哎~像我这么温柔漂亮,性感大方,事业有成的女性,生活的压力那叫一个大,要是不用酒精来缓解下压力不是早疯了吗?”御姐的话虽然听上去有点自吹自擂的嫌疑,但仔细一想似乎说的都是事实。

“那也不能喝那么多啊,对身体不好,以后少喝点知道吗?”我关心的嘱咐道。

“好了好了,知道了!”御姐心不在焉的回答我,不对不对,更像是在敷衍我。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继续对御姐做思想工作,可是话刚到嘴边却被一阵手机铃声给憋了回去。

“那么晚了谁打给你啊?”御姐喝了一口酒问我道。

“估计又是我那个粘人的傻猫!”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回答御姐。

“哦~”御姐淡淡的回答了我一个字,语气显然没了刚才的那份高兴。我不是傻子,看的出御姐的变化,只是有点奇怪为什么御姐也有这样的变化。难不成连御姐这种深明大义的女人都会吃醋?而且是一个姐姐吃弟弟女朋友的醋?

不过当下也考虑不了那么多,我只能先接电话。

“喂?怎么想了我?”话一出口我就觉得这话显然太过暧昧,一个人的时候还好,可是现在身边有御姐。我小心的朝御姐瞄了一眼,果然御姐正在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过,虽然我没全看懂那眼神的意思,但有一点我知道,御姐生气了。

“死人啊!那么晚才接电话,是不是和别的女孩在一起!”小猫的说话的态度和我完全相反,一张嘴就冲我发火。不过小猫的直觉是不得不另我佩服的,她怎么就知道我和女孩在一起呢。

但即使被小猫说中了,我也是不能承认的。“哪有,我一个人在家呢!”撒完谎我心虚的看了一眼御姐,御姐这下没有隐藏自己的情绪,用手掐了我一下。我一边捂着嘴不敢发出声音一边向御姐抱手求饶,御姐这才肯先放过我。

“切~算你自觉!”小猫好像相信了我的话。“我限你一个小时内赶到我家,我有事找你!”

“什么?一个小时?现在都快八点了,有什么事情电话里说不是一样吗?”我稍微有点不愿意。

“不行,让你来就来,你要敢不来你就死定了!”说完小猫挂了电话,一点都不给我反驳的机会。

我再次感受到了小猫的无理取闹,我不知道小猫叫我去做什么,也许只是单纯的想见我,或者是家里水管漏了让我去关水闸。但不管是什么,比起眼前的御姐小猫的言行实在让我无法理解。

我认识御姐的时间比认识小猫的时间短,可御姐又是给我送衣服又是帮我过生日,可是小猫呢?不但不记得我的生日不说,反而经常对我大呼小叫,哪有一点女朋友的样子。以上都是我心里对小猫的控诉。但仅供自我交流,也只是在生气的时候能够自我交流。其实平日里想想这样的小猫也有她的可爱。

“怎么?要走了?”御姐一副很失望的样子。

“不好意思姐,你也知道小猫有多难缠了!”我抱歉的说道。

“哎~果然姐姐还是女朋友亲啊!”御姐依旧衣服不开心的样子。

我一听御姐这么说发现自己的确是太无情了,御姐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能因为自己女朋友只是想见我就辜负了御姐的一片好意呢!不管了,今天说什么也要留下来陪御姐,小猫要发飙那就发飙吧!我在心里这么对自己宣誓。

“姐~我不走了!留下来陪你!”我认真的对御姐说。

御姐安静的看着我,“扑哧”一声笑了。“跟你开玩笑的啦,你有这份心就够了,快去陪你女朋友吧!”

“姐,我说真的,我留下来陪你!”我依旧坚持。

“好了好了,走吧!我送你出去!”御姐完全没有理会我的话,自顾自的说着。边说边站起身来一幅要送我出去的样子。

“嘶~”御姐刚站起身来就倒吸一口冷气,迅速把手捂在肚子上。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整个人慢慢蹲在了地上,一幅很痛苦的表情。

“姐?你怎么了?姐?姐?”我看着御姐的样子心里顿时慌了神。

御姐蹲在地上闭着眼睛,却举起一只手摇了摇,轻而痛苦的说着,“没~没事~你先走吧!”

“开玩笑,你这样我怎么能走啊!”听到御姐说这句话我心里不由的有点生气。

我慢慢把御姐从地上扶到椅子上,御姐的手始终捂着肚子,眉头依然紧锁,完全没有好一点的样子。“我没事,可能刚才喝了点酒,所以胃病犯了!吃点药就好!”

“药呢?”由于太心急,我的声音变得很大声。

“床边的第二个抽屉里!”

我迅速跑进御姐的卧室,从抽屉里拿出胃药,然后进厨房倒了一杯温水,再冲回客厅,最后喂御姐吃了下去。完成整套动作我没用超过一分钟的时间。

可是胃药的作用似乎不那么明显,等了几分钟御姐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我看着御姐的额头疼的渗出了汗珠,心里急得就像自己老婆生孩子一样。

“不行,我带你去医院!”我站起身对御姐说道。

“不用!一会就好了!”御姐无力的摇摇头。

“现在都过了几会了都还没好,不行,这次听我的!”我说完一把抱起椅子上的御姐。我都不知道自己哪来那么大的力气,御姐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了,虽说美女不过百,但没一百也有九十吧,可我抱着硬像是十九的感觉。难道真的像电视里所说的一样,人一到紧要关头就会分泌一种特殊物质,使人变得力大无穷?

一路小跑着抱着御姐下了楼。御姐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害怕,整个人紧锁在我怀里,双手勾住我的脖子,头帖在我的胸口。

到了医院,我依旧这么抱着御姐。这个时候来医院看病的人已经不多了。像我们这样一男陪着一女来的更不多,一般这样来的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陪着女朋友来做人流的。不过我和御姐不属于这种。

“医生!快看看她怎么样了?”我一边把御姐放在椅子上一边对医生道。

医生详细的问了御姐一些情况后,又带着御姐去帘子后面做了一些检查。

“具体情况要等做一个全面的检查才能知道!我先给你开瓶盐水,止止疼。你明天来医院做个检查!”医生简单的检查过一遍后对御姐说。

“不用了医生,你给我开店药就好!”御姐倔强的不肯就医。

“不行,听医生的,明天来检查!”我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御姐,像是在告诉她别跟我谈条件。

御姐看了我一眼后似乎从我眼神里读懂了我的意思,也不再反对。倒是一声笑了一下,“你男朋友还挺关心你的嘛!”

医生这句话一出,我明显看到御姐脸颊一阵绯红,我也是在身后偷笑。原本想解释,但医生却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迅速递给我张单子,“带你女朋友去挂水吧!”

我尴尬的对着医生笑了笑,接过单子扶着御姐出去了。

“喂!你刚才怎么不解释啊?”御姐边被我扶着边对我道。

“解释什么?”我明知故问的说。

“我们的关系啊!”

“你觉得解释那医生会听吗?现在的情侣都装的像姐弟,姐弟看上去却更像是情侣!再说了,那医生知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有那么重要吗?反正看完病就见不到了,对我们来说都一样!”

“贫嘴!”我说了这么多,御姐只回了我两个字。我知道御姐还在不舒服,所以没心思和我斗嘴,所以我也不再说什么。

领了药道了输液室,没想到晚上输液的人还挺多。排着队把药给了护士,护士熟练的用针管取药,然后注射进瓶子里。

“把手伸出来!”一个娇小的护士对御姐道。

御姐眼巴巴的看着我,迟迟不肯伸出手。

“你不会怕打针吧?”我不可思议的问了一句。

“恩~所以我才不想来医院的啊!”

这个时候我真的很想笑话御姐,但是感觉如果在这个时候笑好像太不人道了,于是我强忍住笑意改而安慰道。“放心,闭上眼睛,一下就过去了!”说着我拿着御姐的手放在护士面前。

护士用酒精在御姐的手背上消毒,然后用手在手背上摸了摸,接着举起针筒。御姐见护士马上就要插入,把脸一侧把头往我怀里一钻,随着针头戳破皮肤御姐发出轻轻的恩声。

“好了好了,不疼了!”我像是安慰孩子一样安慰着御姐。

御姐慢慢睁开,我发现她的眼角有点泪痕,看样子御姐真是吓到了。我右手举着吊瓶左手扶着御姐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御姐这才恢复了一点面色。

“感觉好点了吗?刚才吓死我了!看你脸都白了,现在好像好很多了!”说完我长长叹了一口气,似乎在表示自己放心了很多。

“恩~好多了,谢谢你!”

“傻瓜!谢什么,你是我姐!照顾你是义务!你什么时候见过国家像我们纳税还说谢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