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82】支离破碎

正当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回屋的时候,我听到了钥匙**门里的声音,然后就是御姐哼着小曲推门进来,看样子御姐心情不错。

“晓枫你还没睡啊?”御姐看见我后高兴的跟我打招呼。

突然,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按理说看到御姐高兴我心里也该是高兴的,可是此刻,却隐隐的觉得有些不舒服。

“姐你心情不错哦?和楚夏复合了?”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御姐呵呵一乐,“没呢!哪那么快啊!”不过是早晚的事了!““哦!是吗?那恭喜你!”可我觉得我说恭喜的时候却一点没带恭喜的感情在里面。

“谢谢!”御姐完全没有注意到这点,仍旧自顾自的高兴着。

“那姐我去睡了!”我甚至有点不高兴。

“恩!去吧!”御姐依旧没有察觉到我的异样,这让我觉得很心酸,难道御姐有了楚夏就不关心我了吗?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御姐和楚夏结婚了,然后御姐就不理我了。梦醒了,我突然有种过后的空虚,我很失落,也很害怕。我明白了我在害怕什么。我害怕楚夏把御姐从我身边抢走,我害怕失去好不容易才感受到的那么一点亲情。我承认这有点自私,但是我的这种自私只限于自我交流。

一夜无话,值得庆幸的是还好没有一夜无眠。早上起床的时候听见厕所传出了歌声“明天我要嫁给你啦,明天我要嫁给你啦!”,我知道唱歌的那个人是御姐,但让我奇怪的是我住进来也有几天了,这还是第一次御姐比我起的早。

“姐!今天心情不错哦,那么快就急着嫁人啦!”我站在厕所门口开起了御姐的玩笑。

“臭小子,又拿我开涮!”

我呵呵一笑,又问道,“你今天起那么早做什么?公司有事吗?”

“哪啊!今天不去公司,今天楚夏约我!”御姐一边对着镜子一边把一堆化学物品往自己脸上抹。

“呵呵~你起的还真早!”我的心里又觉得有些不舒服,想当初帮御姐戒酒的时候让她请几天假还死活不肯,现在为了去见楚夏反而想也不想的请假了。

“那是,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你准备多个姐夫吧!”

“是吗?那么有自信?”我不知道怎么的会问出一句听上去并不怎么好听的话。

“像我这么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温柔善良美丽大方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温婉贤淑千娇百媚仪态万千国色天香花容月貌明目皓齿淡扫蛾眉清新脱俗香肌玉肤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卡哇伊小女生有谁能低档的住呢?”

我张大了眼睛看着御姐,没想到御姐这么博学多才,一次把所有我听过没听过的形容女性的褒义词都用在了自己身上。以至于吃惊之后我都忘了回上一句什么。

“好了!我该出去了!”御姐从厕所出来提起客厅里的包包,然后一个娇媚的转身向大门走去。

御姐打开门,对我回眸一笑,“对了,晚上就别等我回来了!”说完带上门出去了,愉悦之状毫不逊色于中了大奖。

御姐走后,房间里安静了,只有我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片刻后机械般的开始刷牙洗脸。整整一天,我都处在压抑之中,做什么都没心情,吃什么都没味道。也不想出去,只是躺在**闭着眼睛开始胡思乱想,想累了就睡着了,睡醒了又继续想,以至于整整一天我都在重复睡觉和胡思乱想这两件事。

窗外的天渐渐黑了,屋里也暗了下来。我没有开灯,因为屋里的环境跟我现在的心情很像,空荡,寂寞,没有一点光亮。我想我该离开了,御姐的酒也差不多戒了,以后住进这里的人可能会是楚夏,我何必在这里耽误人家两人世界呢!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更觉得不是滋味,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御姐从一开始就不是我的,或者说从来都没属于过我。天要下雨姐要嫁人,这都是我们阻止不了的。我把房间里重新都打扫了一遍,我想让它恢复到我来之前的摸样,就好像我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收拾完屋子我把自己的衣物都放回了旅行箱里,准备过了今晚明天和御姐说一声就走。只是希望御姐今晚别把楚夏带回来,免得大家都尴尬。

白天睡了一天,晚上精神特别的好,虽然心里依旧压抑,但压抑并不等于抑郁,所以我还是能找点娱乐活动打发无聊的时间的,坐在电脑前,漫无目的的点击着鼠标,看着一些大大小小却都跟自己扯不上半毛钱关系的新闻。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十点,“御姐晚上不会回来了吧!”我小声的自言自语道,但语气却异常的低落。

“咚咚咚~咚咚咚~”门被无规律的敲了几下。

会是谁呢?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来?不会是小猫又来突击检查了吧,这丫头大晚上的也不消停。

“来了来了,你就那么不放心我啊,家里就我一个人,而且我明天就打算搬了!”我一边冲着门外喊一边开门。

门打开了,门外站的不是小猫,而是御姐。

“姐?你没带钥匙啊?敲什么门啊?”我奇怪的看着御姐。但片刻后我就明白了御姐不是没带钥匙,而是她根本开不了门。

御姐带着一身的酒气,晃晃悠悠的向我走来。“姐你搞什么?怎么又喝酒!就算是高兴也不用喝那么多酒啊?你没跟他说你不能喝酒吗?”我带着担心和指责的语气对御姐道。

御姐听到我的声音看向了我,一脸的醉意。我看着御姐的眼睛,里面竟充满了泪水,脸上的妆也被眼泪冲花,御姐的眼睛红红的,还布满了血丝。

“呜~晓枫~呜~”御姐一下扑了上来抱着我就哭。

“怎~怎么了?怎么了姐?出什么事了?”我被御姐的样子吓到。

但御姐没回答我,就这么抱着我哭,我预感到事情的不妙,但眼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御姐,先让她哭着吧,等哭完了兴许就会跟我说发生了什么。

足足十分钟,只感觉我肩膀上的衣服已经被御姐的眼泪浸透,御姐的哭声才慢慢小了下来。我小心的扶着御姐坐到沙发上,拿过茶几上的纸巾为御姐擦眼泪,可是每擦掉一滴,就会有新的一滴落下来,止都止不住。

“姐?到底怎么了?楚夏欺负你了?”我小心的说着自己的猜想。

不过我的猜想好像很准,御姐听我这么说刚收住一点的眼泪又开了闸的往下流,边流边说,“楚夏~楚夏他~他不要我了~呜~他不要我了~”。

“什么!”我张大着眼睛,原本以为楚夏最多是让御姐生气了,没想到居然想甩御姐。难怪御姐那么伤心了,兴高采烈的起了个大早,又满怀期待的去赴会,甚至连一点被打击的心里准备都没有,却没想到得到的却是这么一个残忍的答案。

做个比喻就好像是你在享受按摩,正当你全身放松完全投入其中的时候背后有人给了你一刀。这样的死法远远比在战场上刀剑相搏死的痛苦好多倍。看着眼前的御姐哭成了一个泪人,我的心不由的跟着痛了起来。

“不行,太不像话了,你等了他那么多年,他怎么能这样!姐你带我去找他,我要好好问问他!”我一肚子的怒气,拉起坐在沙发山的御姐。

“不用了,没希望了!”御姐用手抓着头,好像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怎么就没希望了?你不去争取怎么知道没希望?”我大声的质问着御姐。

御姐抬起头,看着我,“他结婚了,孩子都一岁大了!”

我听到这个消息,顿时语塞,不知道该如果再去反驳。我有气无力的在沙发上坐下,脑子里一片空白,但片刻后我发现我不该这么消极,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慰御姐。

“姐!既然都这样了,就别再留恋了,日子还要照样过,我们就当楚夏根本就没出现过,就当昨天到今天为止发生的都是一场梦。梦醒了,一切都过去了!”

御姐朝我摇摇头,轻声的哽咽着,“做不到~我做不到~”

“哎~”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但这口气是为御姐而叹的。“姐我服你去**躺下吧,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什么都会好的!”说完我也不顾御姐愿不愿意,直接扶起她往房间里走,御姐可能是累了,也懒得放抗,就这么呆呆的被我扶着,机械的被我搀扶着往房间里走。

把御姐放到了**,拉过被子的一角盖住她的肚子,然后我跑去厕所拿来毛巾,帮御姐擦去脸上的泪痕。御姐此刻就像是一个植物人,没有任何的知觉,任凭毛巾在她的脸上擦拭,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坐在床边陪着她,御姐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天花板,也不说话,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有人说不在沉默里爆发,就在沉默里灭亡,所以现在御姐的沉默很让我害怕,因为她并没有选择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