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85】采访

(怎么这个月开始订阅掉了呢!难道是都去高考去了?希望那些看盗版的兄弟来支持下我吧~这几天实在没动力码字了,三天才写了三千字,再这样下去我怕要断稿了!)接下来画面里出现了我拖着女人往岸上游的画面,镜头一直跟到我把女人放到地上后,还给了我一个大特写。旁边的御姐慢慢回过头来看我,然后略有所悟的说,“难怪你白天全身湿透,原来是去做好事了啊!没想到你这么热心!”

我呵呵一笑,无奈的说出了实情,“其实那时候我以为那个女的是你!”

御姐一听,呆在了那里,片刻后眼露柔意,“晓枫,要是你早出现两年就好了!”

“恩?为什么?”我没听懂御姐话里的意思。

“这样你就可以替代楚夏了!”御姐回答道。

“不用早两年啊,现在我也能替楚夏照顾你!”我嘻嘻的笑着。

“我不是这个意思!”御姐原本和我对视的眼睛低了下来,好像是故意逃避我的视线。

我突然明白了御姐真正的含义,觉得有些尴尬。但只好呵呵一笑带过,“姐你放心啦!会有比楚夏更适合你的人出现的!”

“可是~你~怎么办?”御姐接着我的话说道,可却不知道该让我怎么接,原本我以为我的那句话就是结尾了,可没想到御姐好像有意一样的逼问。

我想不出什么合适的答案回答,所以干脆保持沉默,幸好这个时候房间里的电话响了。

“我去接电话!”我说完忙跑了过去。

“喂!”

“哈哈~晓枫你上电视了,现在你都出名了!全城的人都在找你!”不用问我就知道这是小宝打来的。

“呵呵~我可不是有意要成为全城通缉的对象的!”我无奈的应和着。

“那我要去给电视台爆料,没准还有个什么爆料奖拿呢!”

“别~你可千万别去,这种名我可不想出!”我慌忙阻止小宝道,深怕她真的去给我揭发了。

“为什么?这是好事啊?为什么不想出?”小宝的问题又多了起来。

“没为什么?我闲麻烦!”

“哦~好吧!”小宝很识趣的不再问,“那你帮我问下总经理,问她明天来不来上班!”

我听完看向御姐,正巧御姐也在看我,“这两天御姐不来上班了!”御姐听我这么一说顿时皱起了眉毛,然后想过来抢我的话筒。

“你都没问怎么知道!”小宝继续问着。

“她刚才跟我说过了,好了我有事先忙了!”说完我一把挂了电话。此时御姐刚到我面前,看我自作主张的放了她的假气嘟嘟的看着我。

“怎么了?”我明知故问道。

“谁让你放我假的!”御姐质问我道。

“姐!”我认真的说,“这次就听我的,看你这两天憔悴了好多,干脆在家休息,等恢复了再去上班!”御姐看着我无比认真又无比关心她的样子,也不好发作,只好乖乖的听话。

第二天,我把两个泡了水的手机拿去维修店。

“师傅~麻烦帮我把这两个手机修下!”

修理师见来了大活,一下接两个生意,忙凑过来问,“怎么了?”

“泡水了!”我回答道。

“哦!小问题!”修理师说完抬头看我,但一看到我眼神就变了,好像是见了啥明星一样。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我下意识的往脸上一抹!

“呵呵~没有~没有!”说着拿着两个手机去了旁边的一个柜台和另一个人窃窃私语起来,我以为是商量这手机该怎么修,所以也就没多心。

在店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修理工拿着两个修好的手机给我,我付了钱说了声谢谢后离开了修理店。路上我拿出手机看了看,莫名其妙的窜进来N条短信,包括大龙和小猫的,问的也都是关于昨天救人的事,估计新闻他们都看到了。

回到家,御姐正在看着一些文件,我也没有打扰,把手机放在她**后回了自己房间。其间我给一些觉得有必要的人回了电话,解释了下昨天的情况。

下午,房里的门铃被按响,我跑出去打开门,看见四五个人站在屋外,带头的男人肩上扛着一部摄像机,旁边的女的手里拿着话筒,话筒上贴着一条标签,写着城市新闻。

我心里刚一想糟糕,站在后面的一个人早我一步喊道,“就是他!”

我一看此人很面熟,原来就是上午帮我修手机的师傅。我突然明白上午为什么他用那种眼神看我,原来他也看了昨晚的新闻。想必修好手机后一路跟着我到家,然后跑去电视台领爆料奖去了吧。

还没等我开口,面前的女记者就说,“你好,我们是城市新闻的记者!我们想采访你关于昨天英勇救人的事迹!”

“你们认错人了!”我刚想推辞却没想到身后传来了御姐的声音,“是他是他,就是他!”随后御姐跑到我身边推了我一把,“做了好事干嘛不承认啊!”

我用愤恨的眼神看着御姐,强烈鄙视她对我的出卖。而御姐则是一脸笑意的看着我,好像是故意在整我一样。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女记者问道。

“张晓枫!”御姐抢先我一步答道,说完对着我一脸坏笑。

“请问你是他女朋友吗?”

这个问题问的御姐心里一美,倒不是因为被说成我女朋友美,而是女记者把御姐当成是我女朋友的另一个意思就是御姐的年纪跟我看上去差不多。

但是我没让御姐美多久,吸取了刚才的教训我抢在御姐前面就说,“不是,她是我姐!”说完我回了御姐一个坏笑,御姐苦于自己反映没我快,气嘟嘟的看着我,用手在我腰上用力一掐。

“进来坐,进来坐,别在门口站着啊!”御姐像女主人一样的招呼着记者。

进屋后女记者拿着话筒坐在了沙发上,那个男人扛着摄像机站在对面。女记者拍了拍自己旁边让我过去坐那,我知道是要接受采访了,但此时已是骑虎难下,只能苦笑的走了过去。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这里是城市新闻。昨天我们报导了一位年轻人不顾个人安危舍身救跳河轻生女的英雄事迹,今天我们在热心观众的帮助下顺利找到了这个年轻人,就是坐在我旁边的这位,现在让我们来认识下当代的活雷锋!”

女记者的这段开场白说的我一脸郁闷,什么叫热心观众啊,明明就是爱管闲事的观众。什么叫活雷锋啊,现在人把当雷锋的标准也降的太低了吧。

“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肚子里还在发牢骚的时候女记者把话筒递到了我面前。

我心想你刚才不都知道了嘛,这么明知故问也太尴尬了,但人家也是为了节目效果,毕竟看电视的人不知道,于是我无比不自然的说,“张晓枫!”说完我看见御姐坐在旁边拍不到的地方捂嘴偷笑。

“张晓枫!很有诗意的名字!”女记者恭维的夸奖着我的名字。但听上去还是这么别扭,可能在我的记忆里一般我夸女孩子名字好听多多少少是想跟她发生点什么。难不成这个女记者想泡我?

还没等我悟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女记者又丢给了我一个问题,“请问你昨天救人的时候是怎么想的?有没有害怕?”

“没怎么想,也没害怕!”我简单的回答着,但并不是我不想说,因为事实是我把那女的当成御姐了。但这又不能说,一说就破梗了。现在瞎编我也编不出什么好故事,所以只能说没有。

“呵呵~”女记者笑的很尴尬,显然是被我的不配合弄的不知所措。“看来晓枫是有点害羞,还不好意思说!”女记者用了她的杀手锏,明明是她自己尴尬还要把问题推到我身上。

采访进行了十几分钟,但我知道拿回去肯定会剪辑,播的时候也就留个几分钟。期间我也说了一些人话,比如社会主义好精神文明建设好所以才能孕育出了我这种见义勇为的品质,说完我自己都觉得恶心。

好不容易打发完这些人,我回过身去想要找御姐算账,御姐知道大难临头,一溜烟的跑回房间锁上了门。

晚上吃过饭,御姐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视,我知道她是要看城市新闻,然后可以借机笑话我。如果御姐不在我还会有点兴趣,毕竟这是人生第一次接受采访上电视。不过此刻如我我露出一点感兴趣的意思,岂不是有和御姐同流合污之嫌。

“开始了开始了,晓枫快过来看!”御姐手舞足蹈的招呼着正在厨房洗碗的我。

“至于这么兴奋吗?等哪天我上CCTV了再兴奋,不就个城市新闻吗?连我老妈都看不到!”我嘴上不以为然,脚已经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

果然,电视里正在播着下午采访的录像。“晓枫,你电视上帅多了!”御姐一边盯着电视一边对我道。

“没办法~长的就上镜!没准过了今晚明天就有经济公司来签我!”

新闻播过后半个小时里,我的手机开始不停的接到电话,我知道都是来消遣我的,所以也都懒得接,只是接了小猫的,毕竟人家是内部人员。

经过了一夜的折腾,总算迎来了崭新的一天。虽然这一天我都不敢怎么出门,难不准街上已经有了我的粉丝也说不定。

“叮咚~”一声门铃让我全身的毛孔都跟着张开。“糟糕,粉丝找上门了!”我大喊一声。

“臭美吧你!”御姐说着起身去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