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91】熟悉背叛!

我靠着墙坐在了地上,我希望小猫很快会回来,然后看到我在这里等她感动的和我摒弃前嫌。但是我还是把一切想的太美好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的身体开始冷的发抖,因为刚才跑过来的关系,身上出了不少汗,现在一坐下反而让身体觉得冷了不少。一个小时过去了,小猫没有回来,甚至整个楼道都没有一个人经过。

两个小时过去了,外面的雪越下越大,通过楼道我可以看见树上已经有了些积雪。三个小时过去了,外面开始慢慢安静了下来,我知道人们都差不多回去休息了,四个小时过去了,这个圣诞节也过去了。

小猫依旧没有出现,外面开始刮起了风,呼呼的听的我有些毛骨悚然,我突然想起了在陈颖门前的那个夜晚,和现在是如此相似,一样的夜,一样的寂寞,一样的绝望,我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可能也是一样的残忍。

“今天开心吗?”楼梯口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恩!很开心,谢谢你!”我知道小猫回来了。

当小猫看见坐在地上的我的时候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惊讶,但很快就被她收了回去,反而很冷静的对我说,“你怎么来了?”

我抬头看了看小猫旁边的男生,不是别人,就是几个月前也就是小猫允许我住在御姐家那天在路上碰到的和小猫一起买饰品的男的。我突然自以为是的明白了一切,谎言,一切都是谎言,从头到尾都是谎言,我心里绝望的呐喊着。

但此刻我的表现却是如此的冷静,“哼!”我冷笑一声,“又去帮别人女朋友挑礼物吗?”

小猫的眼中露出心疼,不过很快就被她的冷漠所掩盖,“不用你管!”

“放心,我不会再管了,不会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推开旁边的男人,无力的朝楼下走去。小猫没有叫住我,甚至连一点叫住我的意思都没有。我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

一切来的都那么突然,我清楚的记得小猫对我说,“傻瓜,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是爱你的!”但第二天小猫就彻底变了,好像这句话对小猫来说只是随口说的罢了,只有我这个傻瓜才会去相信。

冷风扑打在我的脸上,雪花落在我的身上,这样的场景看上去很有诗意,但此刻我感觉不到任何的意境,甚至连冷我都感觉不到。

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住处,推门进去发现房间里的灯都还亮着,我走到沙发上,发现御姐靠在那里睡着了,我知道御姐是在等我,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开发酸,不过我没有让眼泪流下来,可能已经麻木了吧。

“姐!回屋睡吧,小心着凉了!”我轻轻的推醒御姐。

“恩?”御姐慢慢睁开眼睛,看到是我后,“回来啦?怎么样了?和好了吗?”

“呵呵~”我无力的一笑,对御姐说了一个谎,“没事了,已经没事了!”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说谎,也许只是对解脱的另一番理解罢了。

“和好了就好!”御姐笑着从沙发上站起来,“那我去睡咯,你也早点睡!”御姐等了我这么久就是为了我的一句和好了。我的心里充满了对御姐的愧意。

头好昏,嗓子好疼,好难受。第二天我稍微有点意识后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我知道我是生病了,而且可能病的还不轻。但我仍旧坚持着从**爬起来,然后到了御姐的房门前,无力的敲了敲门,用已经沙哑的声音喊着,“姐!起床了!”

然后我靠着门边,吃力的喘着气,只觉得周围的世界在旋转,我下意识的用手扶着墙壁,免得自己会摔倒。

御姐打开房门,看到我站在门边吓了一跳,“啊!要死啊站在这里,吓死我了!”

“对不起!”我喘着气弱弱的说了一声。

“晓枫你怎么了?”御姐听到我的声音奇怪的走到我面前,“呀!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啊?”御姐说完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好烫!怎么发烧了啊!”

御姐慌忙把我扶进了屋,然后把我放到**,我没有一点力气,任凭御姐对我为所欲为。御姐拿来了药箱,然后又拿来一杯水,喂我吃了退烧药。

“姐!你去上班吧!我休息下就好!”我无力的说着。

“上什么班啊!你都这样了!”御姐说完这句话我就不再说话,并不是不想说,只是实在没有力气和她辩驳。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失去了意识,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我看见了小猫坐在我的床前。

“小猫!呜~别走,不要离开我!呜~不要跟着那个男人!我们回到以前好不好!”我哭着趴在小猫的怀里。

“好,我不走,我们跟以前一样!”小猫温柔的回答我。

“恩!我们会跟以前一样的!”我闭着眼睛回答,听到小猫这么说心里安稳了不少,不知不觉再次的失去了知觉。

“姐?小猫呢?”我又一次的醒来,却发现床边的人不是小猫,而变成了御姐。

御姐的眼睛红红的,“傻瓜,你是不是和小猫分手了?”

我摇了摇头,因为小猫的确没和我说出分手那句话,虽然现在的情况和真正的分手差不多,但我还是在等着那句话。

“姐,你哭了?”

御姐没回答我的问题,反而用手又摸了摸我的头,“怎么还那么烫啊!不行,去医院!”说完御姐扶起了我,我在御姐的帮助下穿好衣服,然后又在她的搀扶下出了门。

御姐一路上很小心的扶着我,我能感觉到御姐的用力,她好像是怕一不小心我就会摔倒一样,我知道御姐这样很累,毕竟她是个女孩子,而我又是个身高一米八一的大男生,所以我很努力的想要自己走。

到了医院门口,御姐扶着我一格一格吃力的上着台阶,我没有力气抬头,就这么低着头跟着御姐走。可是御姐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我努力的抬起头,看见小猫和昨晚的男人给你个从医院走出来。

小猫也看到了我们,停下了脚步,我发现小猫的严重略过一丝不安,看到我后又变成了一丝心疼,也许只是她良心发现吧。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小猫居然抢我们一步解释着她来医院的原因。

“我只是有点小感冒!”小猫说话的样子很自然,我心里觉得好笑,冷冷的念了一句,“我看你是来做人流的吧!”很轻,没有人听到。

“小猫你太过分了!”这个时候旁边的御姐对着小猫用一种指责的语气说,我知道御姐是要找小猫算帐了,我慌忙无力的阻止,因为我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让他们发生争执。

“姐!不要说了!”说完我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姐!对不起!”小猫走到御姐的面前,轻轻说了一句。

御姐看看我,又看了看小猫,只好无奈的摇摇头,然后继续扶着我进医院。

挂号,领药,吊水,一路都是御姐帮我操办的,我第N次的觉得这个世界上只要有御姐就够了。挂水的时候御姐异常的安静,我知道她是不知道该跟我说什么,也许现在说什么都不合适。

这场病一共生了三天,除了御姐以外我没让任何一个人知道,御姐为了照顾我请假请了三天,每天陪着我去医院,每天伺候我吃药,面对这样的御姐我只能苦中做乐的开玩笑让她可以去当护士了。

第三天的时候虽然烧已经退了,但我的头依旧有点昏沉,也有可能是睡的太多的关系。

“你怎下下床了,快躺回去!”御姐进我屋看到我坐在床边赶忙对我说。

“姐我没事了,都睡了三天了!骨头都睡软了!”我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以证明我是真的没事了。

御姐依旧不放心,用手在我额头上摸了摸,还拿出体温计给我量体温,直到看到体温计的刻度显示在37度的时候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

“晚上想吃什么?你这两天都没怎么吃东西!”

我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特别想吃的,你做什么我吃什么吧!”

“好,那我出去买菜咯,你乖乖的在家等着我!”

“恩!”我对御姐露出微笑,让她放心去吧。

“不要对我再说爱,你回来,可是过去再也回不来。不要对我再说爱,我还在秋千上摇摆!”这是我手机的铃声,自从发生这几天的事情后我每天都在听这首歌,每次听都会有不一样的心痛,以往的点点滴滴都历历在目,可是现在却变成了刀刀致命的伤。

而现在这首让我心碎的铃声响起了,并且打电话过来的是更让我心碎的人,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小猫两个字,我犹豫了半天要不要接。

拿着手机一遍一遍听着这熟悉的旋律,当第三次响起的时候,我还是选择了按下接听键。我把手机放在耳边,电话里死一样的寂静,我知道那头的小猫做着跟我一样的动作,只是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