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92】生命的谎言!

“你…病好点了吗?”半响,小猫找了一个并不**的切入点。

“恩…好多了…谢谢!”

接着电话里又是一阵沉默。

“有事吗?”说完这句话我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小猫还是没有说话,似乎在酝酿着怎么说,但这样的酝酿让我觉得害怕。五秒后,我先是听到一声重重的叹息声,然后是小猫略带哽咽而又强装镇定的声音,“我们…分手吧”。

我还是听到了这句话,这句早已成定局但又迟迟没被宣判死刑的话,这句能为这个残破的现实打上句号的话,我知道这句话意味着结束,我和小猫的结束。

“呵~”我长长叹出一口气,顺势笑了一声,可是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我重新吸了一口气,说出了我实在不愿意说的话,“好…祝你幸福!”

我没有听到电话那头有任何的反应,又是一片死寂。

“就这样吧!再见了!”小猫用着最冷静的语气想要结束我们的谈话,但此刻的冷静听上去却是如此冷漠。

“等等!”我的大脑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却不知道怎么会脱口而出这两个字。

“还有事吗?”

“我们…还能做朋友吗?”我问了一个可悲至极的问题,或者说是请求。

“我想没这个必要了,我要离开这里了!也许我们不会再见了!”

“哦,是吗。”我的心痛如刀割,却找不到一个出口发泄。

“恩”

沉默…

“我要挂了,拜拜!”

“拜拜!”我无力的说出这两个字,用手往脸上一擦,却发现是一片泪湿,怎么擦也擦不干。我干脆闭上眼睛,以为这样就能让眼泪停住,可是我错了,眼前的黑暗让我更加无助和彷徨,眼泪流的更厉害了。

“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又哭了?”御姐回来的时候我还在没命的擦着眼泪。

“姐!”我一把靠在了御姐的肩膀上,“小猫~小猫和我说分手了!我的心好痛!”我的眼泪一滴接着一滴落在御姐的肩膀上。

“好了好了,别哭了,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御姐拍着我的肩膀安慰道,就像是在安慰一个找不到妈妈的孩子一样。

“太多爱不明不白,我还在,分手的那一天原地徘徊。太多事不明不白,不明白,怎么笑着走出来!”

小猫的手机从此关机了,我知道再也不会有开的那一天。我没有去她家找她,因为我知道去了面对的也是空无一人的房间。

半个月过去了,我慢慢从失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慢慢恢复了往常的我。日子似乎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太阳依旧准时从东边升起,晚上也准时从西边下班。

我想一切都过去了,小猫已经成了回忆,跟露西和陈颖一样美好但又痛的回忆。虽然现在想到小猫还是会觉得异常的心痛,但至少不会像刚开始那样没命的哭了。

“姐!今天的菜色这么好?有什么喜事值得庆祝啊?”晚上坐在饭桌前,我笑着问御姐。

“当然有喜事啦,庆祝我弟弟成功的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嘛!”

我呵呵一笑,“姐,你有没有发现我们两个很可笑?”

“恩?为什么?”

“从我住进来后先是你失恋我安慰你,然后又是我失恋你安慰我。好像我们一直都以安慰对方的身份存在!”

“我那不叫失恋,我那叫被甩,你这才叫失恋!”

“好啦好啦,这些都不重要,那就为我们两个苦命的人干一杯!”说完我笑着举起装着果汁的高脚杯。

“叮咚~”

“恩?会是谁啊?”听到门铃声御姐放下刚喝到一半的果汁站起来准备去开门。

“诶~姐你坐着,让我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事情都成了我分内之事。

御姐笑着重新坐了下来,看着我站起身去开门。门一开我略略呆了一下,因为站在门外的是一个我熟悉又陌生的男人,也就是小猫的现任男友。

“呵~我还以为你和小猫已经离开这里了呢!怎么不去陪小猫来找我有什么事?”我带着一丝嫉妒也带着一丝嘲讽对男人道。

可是男人听了我的话却丝毫没有生气,甚至脸上连一点表情都没有。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男人的语气很平静,不过在平静之中我感觉到了一点低落。

“好啊,请进!”我把身子一侧邀请男人进来,虽说是打败我的情敌,但我也不能使了风度,最重要的是我要让你看到我已经恢复了,我要告诉你老子不在乎。

御姐见这个男人进来,也放下了手上的筷子,然后站起来走到我旁边小声的问,“他来做什么?”

我摇摇头,轻轻回道,“我也想问呢!”

“介意我抽根烟吗?”男人说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准备打开。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家里有烟味!”御姐的回答让我很满意,可以说道出了我的心声,但我说这话又好像不合适,但御姐说是再合适不过了。

男人愣了一下,又把刚要打开的烟放回了口袋里。

“坐吧!”男人指了指沙发,不知道为什么男人会表现的如此从容,就好像这里是他家一样。反而我和御姐看上去还有些紧张。

我们听男人的话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我在男人还没开口之前抢先一步问,因为我觉得先发言会比较有气势,“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不用了,我知道你是小猫男朋友!”我打断男人的话。

可是男人看了我一眼后没有理会我,自顾自的说着,“我是小猫的哥哥!”

“呵~”我忍出住笑出了声,“我知道,你们现在骗女孩子都先认人家做妹妹的嘛!老把戏了!”

男人叹了口气,然后对着我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是小猫的亲哥哥!”

我一下没明白过来男人的意思,“什么?亲哥哥?”三秒钟后我张大了眼睛问。

“是!亲哥哥!”男人用无比坚定的语气回答我。

这个时候我开始慌了神,我知道这个事实的背后肯定隐藏着什么秘密。如果这个男人不是小猫的男朋友,那小猫就不是因为劈腿才跟我分手,那又是为什么?我的眼神开始涣散,心里开始觉得不安。

“那为什么~”我想要试着问男人一些问题,可是心里一下涌出的疑问太多,弄的一下不知道该问什么。

“你现在心里一定有很多疑问吧?让我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你吧!”小猫哥哥顿了顿后继续说道,“小猫应该告诉过你吧?几年前她曾经被人弓虽女干过!”小猫哥哥说完这句话我看到坐在旁边的御姐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那次以后小猫开始变得很沉默寡言,甚至快要患上抑郁症。有一天小猫对家里人说要去一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我们想也许这样对小猫会有好处,于是我陪着小猫来到了这里。家里每个月都会给她一笔生活费,即使她花钱这么大手大脚也够她用了,不过小猫可能是觉得无聊,自己在网吧找了个工作,就这样小猫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

我和御姐一声不响的听着小猫哥哥对小猫以前的叙述,可隐隐觉得会发生点什么。

“几个月前~”小猫哥哥说到这里突然卡住,声音突然变得哽咽了起来,随后呼吸声也慢慢变大,最后居然哭了起来。

我和御姐看着他莫名其妙的反应,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这么傻傻的看着,幸好男人哭了一会后就收了收眼泪,继续哽咽着说道。

“几个月前~我接到小猫的电话,她说她得了~得了~癌症!”

我的脑袋一下就蒙了,听到癌症两个字的一刹那我全身失去了知觉,只觉得眼前一片发黑,差点从沙发上摔下来。此刻的我甚至连做出惊讶的表情的能力都没有。

“什么?癌症?你开玩笑的吧?”御姐不可置信的问。

小猫哥哥痛苦的低着头,用手抹了一把眼泪。“我多么希望我是在开玩笑啊!可是…”

沉默片刻后,我慢慢从眩晕中脱离了出来,小猫哥哥继续说道,“医生说手术的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二十,后来我们碰到了你,小猫怕你伤心就让我假扮她男朋友,然后和你分手,让你以为她是和我离开了这个城市!”

“小猫~小猫~你怎么~怎么那么傻啊!”我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情绪,跪在地上大哭起来。此刻我终于明白了小猫那句话的意思,“傻瓜,记住!不管发生什么,我都是爱你的!”

“小猫一直不让我告诉你,直到现在也是。可是过几天小猫就要手术了,自从那天跟你打了个电话后她的情绪一直很低落,我怕这样下去她根本就没有治疗下去的信心,所以我才决定过来把事情都告诉你!”

“小猫现在在哪?我要见她!带我去见她!”我跪在地上抱住小猫哥哥的腿声嘶力竭的喊道。

“晓枫你别这样,先冷静,冷静下来!”御姐用手捧住我的脸,想要让我安静下来。

看着御姐的眼睛,我再次的崩溃了,一下扑到御姐的肩膀上,“呜~姐!都是我不好,我他妈就是个笨蛋~呜~”

“好了别哭了,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我们现在去找小猫!”御姐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