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96】又见林月

“晓枫啊!”老妈的声音先是一阵惊喜,然后变得有着一丝责怪,“你还知道打电话来啊!还以为你把爸爸妈妈都忘了呢!要不是从林月那听说你还会上上网我们还以为你失踪了呢!”

我这才想起有次我换了号码后并没有跟他们说,所以他们是真的不知道我的号码。

“妈对不起,我以后会经常打电话过来的!”我的心里更加的难受,以前我觉得我爸妈不了解我,也不关心我,现在想想其实自己这个儿子当的也太不合格了。

“傻孩子,跟妈妈说什么对不起啊!对了,快过年了,你回奶奶家过年吗?我们一家人好好聚聚!”老妈虽然用商量的语气在问我,但我听的出她是很希望我回去的。

“恩!回去!”我用力的点了下头,虽然老妈看不到。

“那好,我跟你爸爸把这里的生意料理完后就回去,你也早点回去知道吗?”老妈的声音听上去又激动又高兴。

“知道了妈,你和爸要注意身体!”

“我们没事,倒是你,一个人在外面打工要注意啊!”我这才明白过来老妈一直还以为我是在这里打工,要是他们知道我正在策划一笔几千万的生意肯定吓的不轻,不过他们更可能以为我在开玩笑。想到这里我还是决定不把事实跟他们说,以后赚了钱直接孝敬他们比较实际。

“我知道了,那妈我先挂了,过年见!”

“恩!早点回来哦!”

“好的!我会的!”

等待约定的日子总是那么漫长,在漫长的等待里我每天都会对着小猫项链说话,甚至有些连御姐都不能说的话我都会跟小猫说。久而久之这已经成了我的习惯,不管发生什么开心或者不开心的事情,我都会拿出项链好好罗嗦一番。

我的脖子上挂着两条项链,一条是小猫的,一条是我送御姐的情侣项链,两个都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女人。

“晓枫!过来!”御姐在她的房里喊着我的名字.

“什么事啊?”我疑惑的走过去。

“来看看这条围巾合适不合适你!”御姐说着在我脖子上围上了一条围巾。

我只觉得脖子上一阵温暖,然后呵呵一笑,“姐你什么时候买的?”

“什么买的?这是我织的!”

“不会吧?”我惊讶的问,“你还有这技能!”

“我明天就要走了,就当给你个过年的礼物咯!”御姐一边帮我整理着围巾一边说。

“礼物?那我都没什么东西送你!”

“没事啦!咱两谁和谁!”御姐老拿这个理由来压我。

第二天御姐就回家了,我帮着她把行李提到楼下,目送着她离开。御姐走后房间里剩下我一个人,后来我耐不住寂寞,也干脆买了车票回了奶奶家。

奶奶见我回来无比的热情,毕竟在老人的眼里我可是张家唯一能够传宗接代的独苗。突然让我想起了一句诗,慈奶手中线,游孙身上衣。希望孟郊知道我这样改他的名句别来找我。

没几天我爸妈也回来了,还是跟那句诗里写的一样,老妈对我也是很热情。我的心里突然产生一种温暖,我发现自己真的变了好多,变的更加能珍惜身边的人了,这都要谢谢我的爱人小猫。

大家开开心心的过了这个年,这个年也帮着我完全走出了小猫离开的阴影,剩下的只有对小猫纯粹的思念。大年三十那晚过了十二点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小猫项链,然后对它说新年快乐。然后是拿起手机给所有值得拜年的朋友拜年。

大年初三这一天过年的气氛依旧浓郁,虽然每天只是窝在家里帮着奶奶或妈妈做点事情,但心里很开心。这天老爸一早出去买了一堆的菜回来,老妈说今天家里要来客人,我一问才知道来的人是我认识的,就是林月。原本以为我和她的故事已经结束了,却没想到那次的结束只是个开始而已。

林月一进门就把视线投向了我,很自然的就和我对视上了。经过上次的强吻事件后原本我对林月并不抱什么好感的。不过经历了这一年里发生的风风雨雨,现在回头再看林月那时的事情简直就是小儿科,现在想想别说强吻了,就算把我**了我也二话不说。

“姑妈!大半年没见晓枫又帅了好多哦!”林月一进门就朝我妈嘴甜,只是不知道这话是说给我妈听的还是说给我听的。

“啊哈哈~是吗?我也大半年没见他了,是长大了好多,也懂事了很多呢!”我妈说的这是实话,连我自己都觉得这几天懂事了很多。

既然林月这么大方,我一个见过世面的男人也不能不发表意见,于是站起来说,“你也不错啊,漂亮了很多,像个大人了!”

“什么话?我原来不像大人吗?”林月不服气道。

我笑着摇了摇头,“不像!”

林月一听作势要来打我,幸好被她妈妈拉住,“人家晓枫说的是实话,你就跟个孩子似的啊!”林月御姐自己老妈胳膊肘往外拐,也没了办法,只好认吃闷亏。

林月妈和我妈两人在厨房忙活着,林月则和我在房间里看电视。我只顾看电视,也没什么特别想说话的感觉,我知道林月这个大丫头(其实我想说小丫头的,不过事实上她的确比我大,但却像个孩子,所以姑且叫大丫头吧)耐不住寂寞,没人说话她肯定无聊的要死。

果然没多久林月就开始跟我说话,“你这半年都在哪啊?”

“XX市!”我看着电视随口回道。

“真的啊?我弟弟就在那上大学!”

我哦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因为我实在不想提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更何况我知道林月对她那个弟弟比对我这个弟弟要好多了。

“那我下次去看我弟弟你要招呼我哦!”林月继续自言自语的说着。

“恩!好!”我出于礼貌答应道。

“你怎么话变得这么少了?”林月似乎发现了我的变化。

“啊?有吗?我一直是这样的啊!”我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一点心虚,的确我一直都是这样,只是这一年变的话比较多而已。

“有啊,你以前话很多的!”

“呵呵~”我笑了笑,不做回答。

林月想要再做深究,可被外面传来的声音打断,“你们两个下来吃饭啦!”

“哦!来了!”我对着外面喊了一声,然后下了楼。

饭桌上,林月还在对刚才的问题耿耿于怀,“姑妈?晓枫话怎么变的这么少?”

“他一直话就不多啊?以前跟我们都不怎么说话的,现在好很多了呢!”我妈这话听上去算是跟我一个意思,虽然说这话的原因不同。我是因为太了解我自己,而我妈是因为太不了解我。

“好吧!”林月见从我妈那都得不到答案,只好放弃。

这次和林月的相遇,只是一个故事的开始,虽然之前打死我也不会想到林月会再在我生命中出现。

这个年也是我活那么大过的最有味道的一个年,在大年初八过后父母因为生意的关系先回去他们的战斗岗位了。我自己在家也没了意思,于是决定回去御姐那,我知道新的一年会发生很多新的故事,而且我期待着故事的发生。

做了几个小时的汽车回到御姐家,又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在推门进去的一瞬间,一种莫名其妙的哀伤扑面而来。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也许只是对过去的一丝放不下吧。我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脖子上的小猫项链,我知道不管发生什么都有它陪着我。

屋子里很安静,也许御姐还没回来吧!默默推开自己的房门,房间里散发着一股霉味,我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用手指横在鼻子前,想要挡住这股发霉的味道。把行李箱靠在墙上后,我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然后推开窗户,想要换进新鲜的空气。

御姐的房间应该也有味道吧,这么长时间没人住了,我心里盘算着等她回来闻到一屋子的霉味肯定会不高兴的,于是我准备去把她房间的窗户也打开。

刚打开御姐的房门,一张恐怖的纸白色脸出现在了我面前,原本我以为屋子里就我一个人的,猛的出现了另一个生物显然吓了我一跳。

“啊!鬼啊!”我不禁叫出了声。

“鬼你个头啊!”御姐因为脸上贴着面膜说话含含糊糊的。

“姐你搞什么,在家弄的跟不在家一样!”当我看清是御姐后忍不住抱怨了一声。

“我做面膜啊!你告诉我做面膜怎么能弄的热闹点?”御姐倒是有了道理。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不想和她争辩下去。十几分钟后御姐撕掉了脸上的面膜,转头问我,“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是不是想我了?”

“是啊!想你了,一天不见你就吃不下睡不着,所以干脆回来咯!”为了不让御姐失望我这样回答着。

“算你有良心,吃饭了吗?”

“你说午饭还是晚饭?午饭和早饭一起吃的,晚饭没来的急跟午饭一起吃!”

御姐盯着我看了半天,像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于是我叹了口气改口道,“好吧,还没吃!”因为我看看时间是下午四点,御姐问的应该是晚饭。

“那我出去买点材料,晚上咱家开火!”我喜欢御姐这句话,因为她说的是咱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