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96】又见林月

“晓枫啊!”老妈的声音先是一阵惊喜,然后变得有着一丝责怪,“你还知道打电话来啊!还以为你把爸爸妈妈都忘了呢!要不是从林月那听说你还会上上网我们还以为你失踪了呢!”

我这才想起有次我换了号码后并没有跟他们说,所以他们是真的不知道我的号码。

“妈对不起,我以后会经常打电话过来的!”我的心里更加的难受,以前我觉得我爸妈不了解我,也不关心我,现在想想其实自己这个儿子当的也太不合格了。

“傻孩子,跟妈妈说什么对不起啊!对了,快过年了,你回奶奶家过年吗?我们一家人好好聚聚!”老妈虽然用商量的语气在问我,但我听的出她是很希望我回去的。

“恩!回去!”我用力的点了下头,虽然老妈看不到。

“那好,我跟你爸爸把这里的生意料理完后就回去,你也早点回去知道吗?”老妈的声音听上去又激动又高兴。

“知道了妈,你和爸要注意身体!”

“我们没事,倒是你,一个人在外面打工要注意啊!”我这才明白过来老妈一直还以为我是在这里打工,要是他们知道我正在策划一笔几千万的生意肯定吓的不轻,不过他们更可能以为我在开玩笑。想到这里我还是决定不把事实跟他们说,以后赚了钱直接孝敬他们比较实际。

“我知道了,那妈我先挂了,过年见!”

“恩!早点回来哦!”

“好的!我会的!”

等待约定的日子总是那么漫长,在漫长的等待里我每天都会对着小猫项链说话,甚至有些连御姐都不能说的话我都会跟小猫说。久而久之这已经成了我的习惯,不管发生什么开心或者不开心的事情,我都会拿出项链好好罗嗦一番。

我的脖子上挂着两条项链,一条是小猫的,一条是我送御姐的情侣项链,两个都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女人。

“晓枫!过来!”御姐在她的房里喊着我的名字.

“什么事啊?”我疑惑的走过去。

“来看看这条围巾合适不合适你!”御姐说着在我脖子上围上了一条围巾。

我只觉得脖子上一阵温暖,然后呵呵一笑,“姐你什么时候买的?”

“什么买的?这是我织的!”

“不会吧?”我惊讶的问,“你还有这技能!”

“我明天就要走了,就当给你个过年的礼物咯!”御姐一边帮我整理着围巾一边说。

“礼物?那我都没什么东西送你!”

“没事啦!咱两谁和谁!”御姐老拿这个理由来压我。

第二天御姐就回家了,我帮着她把行李提到楼下,目送着她离开。御姐走后房间里剩下我一个人,后来我耐不住寂寞,也干脆买了车票回了奶奶家。

奶奶见我回来无比的热情,毕竟在老人的眼里我可是张家唯一能够传宗接代的独苗。突然让我想起了一句诗,慈奶手中线,游孙身上衣。希望孟郊知道我这样改他的名句别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