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97】新的历程

“哈喽!米西米西!”在我拨通阿呆的电话后里面传来了阿呆的声音,但米西米西却不是阿呆这个水准会说的话。

“怎么?你小子过年去日本了?”

“本是没去过,日倒是日了不少!”阿呆说着他自己发明的并不好笑的黄色笑话。

面对阿呆这么弱智的玩笑,我一般都是保持沉默不说话。片刻后阿呆明白了我的意思,“好啦!说正经的,你手头的事情忙完了吧?”

我明白阿呆说的事情是什么事情,可我还是回答道,“呵呵~我能有什么事情!”

“忙完了就好,我和大龙正好有事跟你说,娱乐城准备在三月一号开张,那天记得来!”

“三月一号?”我算了算时间,大概还有一个礼拜左右,“好!知道了!”

“行!那先这样,哥继续去日本了!”阿呆又以一个并不好笑的笑话结尾。

自从小猫的事情以后,我对娱乐城的事情已经不管很久了,没想到进程比我管的时候快了那么多,都已经可以开业了,一想到自己即将步入一个陌生的领域,心里难免有种恐惧的期待。这两天我向御姐学习了很多跟那种大老板交流的技巧,毕竟御姐在商场打滚多年,这方面肯定是个不错的老师。

离娱乐城开张的前两天,大龙召集了一些重要的干部开了个会,以来是让大家互相了解,二来是让大家明白现在的状况。开会这两天来了总共十几个人,都是各个部门的头头。我都不知道从哪突然窜出这么多人的。除了我阿呆大龙还有光头外,其他都是各个股东的亲信。

大龙在解释完各部门的职权以后开始介绍每个人,大家对彼此也都有了互相的了解。我映像最深的就是和我一起管理夜总会的顾宁,顾宁就是我们股东顾老板的儿子。夜总会总共包含了三个部分,说白了就是KTV酒吧和歌舞表演。既然是夜总会和别的部门不同的就是只在晚上开放,这也意味着从此我就成了白天睡觉晚上出去活动的夜猫族。

虽然夜总会只在晚上开放,但整个娱乐城的重头戏还是在夜总会上,自然而然的我和顾宁成了众多经理中说话最有分量的,别的部门的总管都会有事没事的来巴结我们,因为他们的业绩跟我们的推荐有着直接的关系。

巴结最凶的就是两个妈妈桑,大家叫她们罗姐和琴姐,两个妈妈桑看上去都是三十多岁的样子,虽然年过三十,但身材容貌丝毫不比那些二十几的小姑娘差,照样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听说想当年她们都是这一行的花魁,只是时间做的长了自己有了点钱也有了点关系,所以自己开山立派当起了鸡头,也不用亲自出来抛头露面。

妈妈桑的责任就是带着自己手下的小姐陪夜总会里的老板喝喝酒唱唱歌,至于喝完酒唱完歌后想干什么跟我们就没有关系了。妈妈桑靠的是从小姐那拿的分成,小姐靠的是从客人那拿的消费,而有没有消费取决于有没有客人,有没有客人的关键就在我们这些管事的比较照顾哪个妈妈桑了,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和顾宁成了她们的财神爷。

虽然我们娱乐城也有桑拿部,也就是以前大龙独立开的桑拿房,里面也有小姐,也提供OOXX的服务。但那里的小姐和夜总会里的小姐还是不同的,从某种定义上来说桑拿部的小姐都是个体户,她们收入的多少和自己的业绩成正比。而夜总会的小姐更像是加盟商,只有总部强大了她们的生意才会跟着好起来。

所以做夜总会的小姐显然比做桑拿部的小姐轻松的多,桑拿部的小姐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要接十几个客人,也就是整天在做着活塞运动,即使是这么一件能让人****的事情每天高频率的重复着也会变得索然无味。

夜总会的小姐就不同了,她们有的甚至不用和客人发生关系,只要在上班时间里露点东西给客人看,让客人高兴,钱也就来了。至于她们想不想在下班后跟客人回家赚点小费这个我们是管不着的。

还有一些人这里就先不介绍了,在后面的故事里都会慢慢的出现。不过不得不说的是娱乐城里大部分的工作人员都是大龙的老部下,比如迪厅和桑拿部基本就是原班人马。大龙也很会人才利用,像是光头就成了保全部的部长,也就是所谓的保安头头,没事的时候喝喝酒,有事的时候打打架,这正好发挥了光头的特长。

除了光头以前很多兄弟也都跟着入了这行,男的当服务员女的当包厢公主。喜欢打架的就跟着光头去了保安部。这样一来除了大龙和阿呆,娱乐城里我就成了人脉最广的人,因为之前的相处大家都知道我的脾气和为人,所以关系也都不错。

在一切紧锣密鼓的筹备完之后,我们迎来了我一生中最盛大的一天。

三月一号,我穿着御姐买给我的西装到了会场,这还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穿西装,从没觉得会这么帅,一股事业青年的感觉。

会场就在娱乐城的正门口,横幅满天挂,彩带满天飞。会场上停满了各种名车,蜂拥的人群围满了整个会场,有特地来祝贺的达官贵人,也有来凑热闹的路人。我好不容易钻进了人群来到娱乐城门口,大龙递给我两个超市的塑料袋,整整两袋子的好烟,我的任务就是见人就分,大龙说这样能显出我们的气派。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大龙上台致辞,大龙拿出长长一叠的手稿,然后加入自己的感情念了起来,足足念了半个多小时,我知道那东西肯定不是大龙写的,不过大龙这么一念还真像那么回事,毕竟人家是老板出生。

接下来就是剪彩了,就是几个股东上台,然后一人拿把剪刀,我这个伪股东也上去露了一把脸。不过剪彩的人里也有不是股东的,那就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郑叔,大龙这招想的挺妙,请郑叔来摆明就是跟别人说我们这里有公安局罩着,所以来这里“玩”是不会出事的。

一阵震天的鞭炮声后,剪彩也就结束了,有钱的来捧场的都进了娱乐城内部,没钱的来看热闹的都回了自己家,也许他们中的有些人会把能进这里当成他们人生奋斗的目标也说不定。那晚的场面格外的热闹,我也忙的晕了头,逢人就用御姐教我的招数套近乎,一下张老板一下李老板的,最后干脆连姓都不叫了,见人就喊老板。好多次把人家的司机当了老板把老板当了司机,不过幸好人家老板大度,一笑而过也不计较。

原本我们部门的营业时间是从晚上7点到凌晨三点的,但由于是第一天,生意出奇的好,从下午五点进去一直到凌晨五点我才打点好一切准备回家。拖着疲惫的身子到了家里,连澡都没洗一个带着一身臭汗倒在**闷头就睡。

醒来的时候正是中午午饭时间,昨晚忙的没吃晚饭,早上累的没吃早饭,中午再不吃估计我就要挂了。到了厨房却发现御姐正在厨房里忙活。我奇怪的问“姐!你没去上班啊!”

“上了啊,刚回来,早上看你这么累就知道你肯定睡到现在,所以特地回来给你做饭!”御姐笑着看着我又继续问,“怎么样?昨天还顺利吗?”

我一脸痛苦的说,“不是一般的顺利,顺利的我都快累死了。活活在那站了十几个小时,嘴巴一直没有停过,还一直重复着掏烟的动作!”

御姐呵呵一笑,“吃得苦中苦方位人上人嘛!”

我重重吸了口气,“恩!为了做人上人我拼了!”

“呵呵~那加油哦!好了去洗个澡准备吃饭吧,看你这身衣服估计还没洗澡吧!”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冲进了浴室。

整整一个月娱乐城的生意的出奇的火爆,我第一次觉得原来这个世界富人还是有这么多的。有个姓王的老板,基本上每天都会来这里光顾,那叫个不把钱当前,我觉得他司机的身价都比我要高。

娱乐城算是步上了正轨,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进行着。我也有了固定的上班时间,晚上七点到凌晨三点成了我最兴奋的时段。但一切都顺利的让人觉得有些不安,我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也可能是我想的太多了。

今天,从上午五点睡到下午五点。其实也不光是今天,这一个月来我的生物钟基本就这样完全颠倒过来了。每天叫御姐起床的任务也基本搁置,我给御姐买的小闹钟代替了我的岗位。事实上跟御姐碰面的机会都变得很少,每天我上班的时候她在睡觉她上班的时候又变成我在睡觉,一天里我和御姐唯一能重叠在一起的时间就是下午我睡醒御姐刚下班这一个多小时里。

“姐!又给我准备什么好吃的了?”一出房门,我就闻到从厨房飘出的一阵菜香。

“爆炒鳝丝!怎么样?香吧?”御姐一边翻滚着锅子一边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