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12】日你妹啊!

(第一更!)不过我又不能进去拿,大半夜的闯进女孩子房里也是不道德的行为,万一林月突然醒来以为我要非礼她,那我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想来想去只能委屈下自己在沙发上冷几个小时吧,反正现在四点多了,再几个小时她们也该起床了。

拿过一个抱枕当枕头,又抱着一个抱枕当被子。往沙发上一躺,眼睛一闭准备等待清晨的阳光。可是眼睛还没闭上一分钟,我就听到有开门的声音。我抬起头看了看,客厅的门没有动的迹象,不像是来了小偷。

我马上回过头,发现御姐的房门半开着,御姐披着头发往外探着头,随后轻声道,“晓枫!是你吗?”

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轻轻的问,“姐!你怎么还没睡啊?”

御姐听到是我的声音,这才敢打开门,然后抱着一床被子走了出来。“我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就知道你来了。突然想到你睡沙发没被子,所以帮你准备好了!”

听到御姐的话,我心里暖暖的,略带感动的问道,“姐!你就一直等着我回来啊?”

御姐微微一笑,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虽然房间里的灯光很暗,但通过招进来的月光我还是看清了御姐美丽的脸。“来,我帮你把被子铺好!”说着御姐把被子铺到沙发上。

我过去帮忙拉住被子的一角,很快一张临时的沙发床就做好了。

“姐!你回去睡吧!白天还要上班呢!”

“恩!”御姐点了点头,然后往屋里走,走到一半突然想到什么回头叫了我一声,“晓枫!”

“恩?姐还有什么事?”

“你要是睡不习惯的话~就到我房里睡吧!”我不知道御姐说这话的时候是什么表情,不过肯定不自然。

面对御姐如此盛情的邀请,我心里的感动又高了好几个档次!“呵呵~没事的,睡个沙发而已,没什么不习惯的!”但我只能这么回答御姐。

“恩!那早点睡!晚安!”

“晚安!”

“起床啦!起床啦!”有人推着我的身子,突然我觉得我的身子开始悬空,开始往下掉,但很快就落到了地上。

“啊!”我痛的叫了一声。但随着我的惨叫而来的却是一阵大笑,“哈哈哈~”

我睁开腥松的睡眼,发现面前站着的人是林月,想必把我从沙发上推下来的凶手也就是她没跑了。

“干什么啊?大清早的饶人清梦!”我不高兴的抱怨道。

“起来了,今天我要去看我弟弟,你陪我去!”林月对我说道。

“拜托大姐,我才睡了三个小时都不到,你自己不会去啊!”

“我又不认识路!你陪我去嘛!”林月耍起了小孩子脾气,但显然这招对我没有用。

“不去!我要睡觉!”说着我重新爬上沙发,把头埋在抱枕下面。

“真的不去?”

“不去!”我坚决道。

“那好吧!”林月失望的说了一句,然后在我身旁坐了下来,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哎~看来我只能把你的事情告诉你妈了!”

“走!现在就去,等我洗个脸哈,很快的!”我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朝着厕所冲去,只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林月得意的笑声。

用冷水洗了把脸,虽然两个眼皮还是沉的往下掉,但整个人清醒了许多。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御姐正好也从房里出来,看见我奇怪的说。

“咦?晓枫你怎么起来了?是不是外面睡不习惯,那去我房里睡吧!”听御姐这么一说,坐在沙发上的林月一直在那里偷笑。

我只好无奈的把双手一摊,表示跟床没有关系,然后又看了看林月,说道,“没办法,人家拿皇太后压我,我这个做奴才的只好任人摆布了!”

“扑哧~”御姐捂着嘴笑了起来,“什么皇太后什么奴才啊!林月你又欺负他啦?”

林月一听御姐要替我出头,站起来道,“谁欺负他了,我就让他陪我去看我弟弟。是他自愿的,不信你问他!”林月用手指了指我。

御姐马上看向了我,我二话没说一边点头一边笑道,“自愿的!是自愿的!”

御姐对我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之后进了厕所,眼睁睁的看着我落入贼人之手。

我被林月驾着下了楼,走到马路边的时候我问道,“你弟在哪个大学啊?”

“华信!”林月说了两个字。

我在记忆里搜索了半天,终于想到了这个大学的所在地。“华信靠近农村了,离这里好远的!”

“废话,要是近的话我叫你来做什么,直接打的不就到了!”

“……好吧,当我没问!”

在马路边等了一会,远处开过来一辆出租车,果断拦下,上车对司机喊了一声,“师傅,去华信大学!”

司机应了一声,然后踩了几下油门,挂到五档,直接以最低六十码的时速朝前开去。车子一路狂飙,由于华信大学在城市边缘,所以路上红灯很少,几乎没怎么停。

车内的计价器上的数字不停的像上跳,一直快跳到五十的时候车子才停了下来。

“到了!”司机一踩刹车接着说道。

我回过头,林月对我嫣然一笑,然后很果断的下了车。我明白了她的意思,从皮夹里抽出张五十的给了司机,虽然有点冤大头,可谁让咱是地主呢,必须尽下那什么宜的。

“你弟弟叫什么啊?不会叫林日吧?”下了车边往学校里走我边向林月开玩笑问道,免得到时候见了面不知道怎么称呼别人。

林月白了我一眼,看样子我的笑话并没能博得她的赞赏,“**妹啊!”林月张**了一句不算脏的脏话。

“扑哧~”林月的笑话果然比我好笑,我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好啊!你去日啊!只要你能的话!哈哈哈~”

林月一听,知道自己情急之下说错了话,原本你妹这句口头禅还是很有威力的,可偏偏我说了一个日字,于是当你妹碰见了日就成了颇具创造性的一句话。又恰恰说这句话的人是没有这方面功能的,所以就变得十分尴尬。

“不跟你斗嘴了!我弟叫林阳!”林月见斗嘴斗不过我,干脆选择了放弃。

“林阳?阳不就是日吗?说了半天还是叫林日!哈哈哈~”

“闭嘴!你再说!”林月说着为了她的亲弟来打我这个表弟。果然娘还是亲的好。

“好了好了!不跟你闹了,你弟在哪呢!都走了半天了!”我收了收开玩笑的语气。

“等下,我打个电话让他出来好了!”林月说着从包里拿出手机,然后按了几下放在耳边。我盯着林月看了半天,半响也没见她说一句话。

又过了一会,林月把手机放了下来。“怎么了?”

“关机!”

“不是吧?那怎么办?你不会不知道他读的是哪个系哪个班吧?”

“我只知道他是念国贸系的,至于哪个班…”林月说着底气越来越不足。

“……”我听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怎么办?”林月见我不说话,问了我一句。

“还能怎么办,去国贸系找呗,希望不会有太多个班!”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朝前走去。

多方打听,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个传说中的国贸系。值得庆幸的是这个系只有四个班,所有就算一个一个班问也不会耽误多少时间。

可让人费解的是,这个系就像是闹了鬼一样,走道上半天看不见一个人影。四个班中只有两个班里有几个谈恋爱的小情侣面对面的坐着打情骂俏,还有两个班连个鬼影都没有。更悲剧的是问了有人的两个班却没人知道林阳这号人物。

“你弟混的也太差了,想当初我上大学那会去哪问不到我的行踪啊!”我开玩笑的抱怨道。

“臭美吧你!现在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谁让你做事这么没头没脑的,今天来看他不是应该早就跟他打个招呼吗?”

“我想给他一个惊喜嘛!”林月无辜的说。

“晕啊,多大了还玩惊喜,再说你是他姐又不是他女朋友,惊喜你妹啊!”

“我没妹,我就个弟!哼!”林月见自己战斗力开始走下坡,哼了一声一甩头往前面走去。

道了楼梯口,我看见两个男生急冲冲的跑了上来,然后朝另两个没人的班方向跑,我灵光一闪,叫住了他们。

“诶!同学!”

两人回过头,看着我们。

“请问你们认识林阳吗?”

两人听到林阳的名字,脸上不像之前那些人一样露出陌生的神情,我知道有戏。

“你们是谁啊!”两人警觉的问着我们,也不知道在怕什么。

“她是林阳的姐姐,我们来看他,可找不到,手机也关了!”我指了指林月解释着,林月在一旁点头。

“哦~那你们今天可能见不到他了,一大早他就去外面了!”

“去哪了?”林月问。

“这就不知道了,肯定是带美眉潇洒去了呗!”另一个人这么说着,但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说真的。

“哦!那谢谢你们哈!”说完两人转身继续往教室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