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15】揭穿!

(第四更!)下班回到家,沙发上已经铺好了被子,想必是御姐的杰作。躺在沙发上我没敢马上睡,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把事情告诉林月。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间,我听到有人开门从房里出来的声音。睁开眼睛一看,房间里已有了微微的亮光。林月从房间里睁着睡眼走了出来。

“咦?昨天你要死要活的嚷嚷着要睡,今天怎么还醒着!”林月看见我奇怪的问。

我用手摸了一把脸,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你先去洗个脸,我有事情要跟你说!”事实上这个时候我依旧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什么事情啊?”

“你先去洗个脸再说!”

“神神秘秘的!”林月说着进了厕所。

当林月从厕所走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坐在了沙发上。“好了!说吧!”林月在我身旁坐了下来。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跟林月解释。跟他说实话的话那我之前说的谎不就都白说了。想来想去最后我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直接拿出手机打开相册给林月看照片。

林月奇怪的接过手机,看到照片的时候更加奇怪了,“这个女的?怎么这么面熟啊!”

“茉莉!”我提醒道。

“啊?”林月张大了嘴巴,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随后又把照片认真的看了看。

“这个…你在哪拍到的?”

“我和朋友出去玩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的,就拍了下来!”我说了一个破绽百出的谎话,希望林月现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照片上,而不是我的谎话上。

林月哦了一声,果然没有追究,因为从照片上看根本看不出这是什么地方,最多知道这是一间包厢罢了。

“你一晚没睡就是想告诉我这个!”

“恩!”我点了点头。

“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林月就像是个孩子,碰到时间一点解决的办法都没有。

“去找你弟弟,把事情告诉他!”我特淡定的说出了我的办法。

“好!那赶紧!我们现在就走!”林月说着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我也没多话,虽然很想睡,但事有轻重缓急,只能牺牲下了。

到了林阳学校门口,正准备进校门的时候,却被门卫叫住,只是有点奇怪为什么昨天来的时候没有叫住我们,难道他在午睡?

“诶~同学,请问你们是哪个系的!”我知道门卫的意思,可能是看我们比较眼生怕我们有不轨的企图。

林月顿时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则是征订自若,马上回答道,“国贸系的!”

门卫见我回答的那么顺,连想都没有想,心里的怀疑也打消了一半。可还有一半的怀疑在心里憋的慌,于是仔细开始在自己脑子里回想,看看能不能想起以前是否见过我们。

不过我哪会给他想的机会,一见他接不上话,我赶紧说了一句,“新来的吧?连人都没记熟,怎么当门卫的!”说完我拉住林月的手就把她往里拽。

果然门卫被我故意装出来的理直气壮给吓的不敢说话,还以为是自己理亏,自然也没有再叫住我们。

“有你的啊!这样都被你骗过去了!”林月佩服的对我道。

“小意思,混了那么长时间连个门卫都搞不定那岂不是白混了!”我骄傲的回答。

“混?”

我一听马上意识到自己太得意忘形了,差点把实话说了出来。于是赶紧解释说,“谁活着不是个混啊,混日子呗!呵呵~”幸好林月还不算是个聪敏女人,至少在我面前不是,就这样很轻松的被我搪塞了过去。

两人一起朝国贸系走去,昨天来过一次,今天也算是老马识途了。可让人感慨的是,今天的国贸系和昨天居然一样,跟闹了鬼一样,真是百年如一日啊!

没办法只能打电话给林阳了,林月拿出手机拨了过去。但很快脸上出现了和昨天一样的表情,我一看就明白了。林月放下手机刚要开口,我就抢先道,“我知道,又关机是吗?你弟是故意躲着你吧?”

“胡说,我跟我弟感情可好了,他怎么可能躲着我!”

我只好无奈的摇摇头,希望能像昨天一样找到个人问。应该不难吧?像昨天一样没人,像昨天一样手机关机,像昨天一样找个人问应该不难吧?我在心里嘀咕着。

但最后我还是确定这里闹鬼了,前两件事都跟昨天一样,唯独这件事跟昨天不一样,在走廊等了半天也等不见一个人是林阳的。无奈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我决定先打道回府,等哪天林阳电话通了跟他预约下再来。反正这种事情也不是什么人命关天的大事,不用急着跟他说。

出校门的时候,门卫用着一种气氛的眼神看着我们。我知道在漫长的思索过后,他还是知道自己被我们骗了。但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我们都出来了,有本事再把我们赶回去啊。

等车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开始响了起来,我拿出来一看是御姐。

“喂!姐?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我起来的时候发现你不在,林月也不在,所以问问你们去哪了!”

“呵呵~放心吧,我们出来有点事,现在准备回来了,不会私奔的!”我开玩笑道。

“没正经!”御姐笑骂道,“好了,不跟你说了,我去上班了!”说完挂了电话。

“姐?你什么时候叫她姐了?”林月听到我刚才的话,开始质问我。

我心里一虚,这下糟了,平时在家当着林月的面都是叫御姐的,刚才一心急嘴上一块直接叫姐了,虽然只差了一个字,但意思却差了好多。

正当我头皮发麻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时候,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我和林月不自觉地回头看了一眼。看见三个人朝着我们这边狂奔而来!仔细一看,却发现三人好像不是刻意要往我们这边跑。跑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脚步十分的混乱,看上去好像很慌张,时不时的往后看两眼,泡在后面的两个人则是拼命的在追赶,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喊着什么。

当他们跑到离我们还要二十多米的时候,跑最前面的一个人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重心一个不稳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两秒钟后,还没等他爬起来,身后的两个人就追上了他。到他面前二话不说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林阳!”旁边的林月轻轻的说了一句。

“什么?”

“那个被打的人是我弟弟,是林阳!”林月这次的声音大了很多,说完赶紧跑了过去。

我见状也反映了过来,一跨大步冲了上去,赶在了林月前头。当我跑到三人中间的时候,借着往前冲的惯性,我一把推开了挡在我面前的一个人,此人被我一推,顺势朝着我跑的方向倒了过去,侧着身子倒在了地上。

还没等他站起来,我一用力双手一推,又推开了另一个人。地上的林阳抬头看了看我们,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站起来。

“小子!你别多管闲事!”被我推到在地的那个人站起来愤怒的冲我喊。

一看他那嚣张的样子,我心里就是很不爽,但事情还没搞清楚之前,似乎还没到撕破脸皮的地步。“我朋友怎么你了?至于这么打吗?有话好好说!”

“哼!好好说?行啊,把钱先还了!”

“钱?什么钱?”身后的林月问道。

“你自己问他啊!”此人说着指了指林阳。

我回过头,和林月一起看着林阳,而林阳却低下了头。

“你跟人家借钱了?”林月问。

“恩!”林阳点了点头。

“你怎么回事啊?什么时候花钱那么厉害了,家里每个月不都给你两千多的生活费吗?难道还不够你用?”林月略带教训的骂道。

林阳只是这么低着头听着,一直不说话。林月见林阳不说话,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问道,“借了多少?”

林阳墨迹了半天,这才伸出五个手指。

“五千?”

“五万!”对面的一个男的冲我们喊道。

“什么?五万!”林月张大了眼睛看着林阳,看样吃惊不小。“你借那么多钱干什么?”

“……”林阳继续沉默。

“说话啊!你想急死我啊!”林月是真的急了,眼睛都开始发红。

“呵~干什么?男人借钱除了赌就是嫖嘛!还能干什么!”对面的两人说着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又接着说道,“小子,今天算你运气好!实相的趁早把钱还了,要是我们大哥亲自来找你就不是打两下这么简单了!”两人说着朝我们看了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

“你…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啊!你想气死我啊!”林月急的直跺脚,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一样,“手机呢?难怪我每次打你手机都关机,手机是不是卖了?你有缺钱缺成这样吗?”林月越说越激动,都快哭了出来。

“你先别急啊,也许林阳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劝了劝林月。

“不急,你叫我怎么能不急啊,五万啊,又不是五百五千!不行,我要打电话让我爸妈知道!”说着林月拿出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