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19】左小姐

(第八更)“那怎么办?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弟弟出事啊,要不还是把事情告诉我爸妈吧?”

我想了想,“实在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只能这么办了,不过现在并不是无路可走,我们还有办法!”

林月听了抬头看我,“你有什么办法?”

“先回家再说,我说有办法就一定有办法,两天之内我一定会把你弟弟带回来的!”说完我扶起蹲在地上的林月。

回家的路上,我心里一直盘算着该不该找阿呆帮忙。一来这只是我的事情,严格上来说还不算是我的事情,如果硬要阿呆帮忙可能还会给他带来麻烦。二来阿呆都退出江湖了,这种江湖上的事情似乎不该再去麻烦他。

但想来想去似乎只能去找阿呆了,威威是强哥的人,没准威威也只是在帮强哥放钱。阿呆和强哥好像又有点关系,如果强哥能给阿呆这个面子,没准事情就好商量了。迫于无奈,我只能选择这个方法。

晚上上班的时候,我到了阿呆的办公室,却发现他并不在办公室里。一问之下才知道阿呆去了楼上桑拿部。最后我在桑拿部的包厢里找到了阿呆。阿呆正俯卧在一张**,背对着天花板,全身脱的一丝不挂,只是屁股上盖着一条毯子,显然是一副准备升天享受的样子。

阿呆听有人推门进来,也不看,还以为是自己叫的小姐来了。嘴里抱怨了一句,“怎么那么慢啊!等的我都硬了!”

我“噗~”的一声笑了出来,阿呆闻声回头一看,才发现是我,“草,你什么时候改行当小姐了!”

“是啊,先生,不知道您要什么服务啊!”我笑着走到阿呆的床前,然后一步跨了上去,骑在他的身上,摆出一副饥渴难耐的样子。

阿呆显然被我的动作吓到,慌忙翻起身来,“滚!给老子下来,我草,别恶心,快下来!”

我笑着被阿呆从**赶到了地上,然后坐在床头,“好了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跟你说个正事!”

“你有什么正事?快说,别打扰老子升天!”阿呆没好气的看着我,把毯子重新盖在了身上。

我心里想,这台词应该是我说的吧?什么叫我有什么正事?从来都是你没什么正事吧?虽然心里这么想,但也懒得跟阿呆继续闹下去,“其实我有事情要找你帮忙!”

“帮就帮呗,还跟我这么客气,什么事啊?”

“我一个表弟借了一个人的高利贷!”我刚说到这里,阿呆就慌忙接道,“你想问我借钱啊?多少,说个数!”

“不是,你先听我说完!”我示意阿呆安静听我说下去,“好死不死借他钱的人是威威,今天他把我表弟给绑了,让我两天内把钱还给他,否则……”我没有继续说下去。

“什么?他那么大胆子!还他妈咪,明天和你带几个兄弟去直接把人抢回来!”阿呆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

“别一碰到事情就打打杀杀的,你抢回来有什么用啊,事情不解决威威还是要找他麻烦的!”

“那你想怎么样?”

“威威不是强哥的人吗?你跟强哥又认识,我想让你帮我去问问,看看能不能商量下把事情解决了!”

“这…不太好吧?”阿呆的样子有点为难。

“怎么不太好?”我问。

“我和威威本来就有梁子的,而且那时候我还放话说不会去找他大哥,现在我这么一去搞的跟告状一样!”

“此一时彼一时啊,情况不同。再说我又不是让你去说威威坏话,只是让你帮我问问能不能把事情和平解决了,威威是强哥的人,也许这钱是跟强哥借的,威威只是个跑腿的,真正说的算的人还是强哥!”

阿呆想了想,片刻后答应我道,“好吧,我明天帮你去问问!”

我呵呵一笑,“那麻烦你了!”

“好了好了,没什么麻烦的!”

“谢谢哈!”我继续客气道。

“你要真谢我就快给我滚,老子等着升天呢!”阿呆不满的催促道。

“好好,我马上滚,您老慢慢升天!”我毕恭毕敬的准备退出去。

“诶!”阿呆突然叫住我,我还以为他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赶紧回头问,“还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出去的时候麻烦帮我催下那个小姐,让她快点!”

“…….”

帮阿呆催完那个小姐后我就回了休息室,原本桑拿部的主管还很殷勤的招呼我,想要让我也享受下升天的快感。不过我还是拒绝了,她知道我不好这口,所以也就没有坚持。

这两天给我的感觉是休息的时候像上班,上班的时候还是像上班,真是把我累的够呛的。正当我靠在休息室的椅子上准备放松一下的时候,对讲机里传来了航航的声音,“晓枫哥!有客人指定要见你!”

“是王老板吗?”我问。

“不是!是昨天那个女的!”

“昨天那个女的?”我小声的重复了一句,脑子里还开始播放昨天的影像,很快一个叫诗诗的女孩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虽然这个女孩挺任性挺刁蛮,但我并不怎么反感她。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是出于顾客是上帝的原则,或者从她身上我看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不过此刻我却一点都不想去招呼她,因为我实在太累了,伺候这样的小丫头肯定是累上加累。

于是我对着对讲机道,“你就说我有事不在吧,累死了不想招呼她!”

原本我还等着航航的回答,可突然对讲机里传来了一阵女孩子的声音,“你说不想招呼谁?”

我脑门顿时一凉,心想这下遭了,这个笨蛋航航,跟我说话不会躲远点,结果还让客人听到了。我正想着不知该怎么圆场,对讲机里又传来了女孩的声音,“我限你一分钟之内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我叫人把你这里拆了!”

女孩的口气很大,但我全当笑话在听。毕竟是个女孩子,虽然我知道她肯定也有身份背景,但我不认为大到可以把这里拆了。所以这句话我全当玩笑在听,不过既然被人捉奸在床,我也不好再找借口推辞,于是问道,“几号包厢啊!”

接着又传来了航航的声音,“就是昨天那间!”

很块我就到了昨天的那间包厢,时间肯定还没到一分钟。包厢的门是关着的,航航正站在门口,我一过去就忙对着他投去一个抱怨的眼神,责怪他不该在客人面前跟我说话。航航立马明白了我的意思,解释道,“我是站到门外说的,可谁知她突然就出来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哎~她人呢?”

航航指了指包厢的门,我长长吸了口气,准备接受女孩的抱怨。进到包厢内,四处打量了下,发现跟昨天不一样的是包厢里只有女孩一个人。

“你男朋友呢?”我不禁问道。

女孩的脸上像是要露出笑容,但很快就被她故意收了回去,改成一脸严肃道,“要你管?”说完女孩看了看手表,“你迟到了五秒钟,该怎么办自己说吧?”

我知道女孩是故意刁难,不过又是我理亏在先,也不好发作。只好职业性的说道,“好,那我罚酒一杯吧!“说完我走向沙发,却发现桌子上并没有放酒,顿时尴尬不已。

“噗~”女孩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谁要你喝酒了!”

“那您说怎么办?我又不是故意的!我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我只好实话实说。

“您什么您?我没有名字啊?”女孩显然没有理会我说的话。

“名字?你让我叫你什么?”虽然我昨天听到女孩男朋友叫她诗诗,但诗诗这个称呼似乎只是个小名或者爱称,只能给比较亲近的人用,我和女孩连普通朋友都不是,这么叫肯定不合适。

“我叫左诗诗!”

“咦?百家姓里又姓左的吗?”我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居然问了这个问题,但马上意识到似乎不该问客人这种不礼貌的问题。

“对不起,我只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姓,所以有点好奇,我没别的意思,都怪我孤陋寡闻了!”我赶紧道歉。

“噗~你这人也真够累的,动不动就跟人道歉!”左诗诗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然后继续道,“百家姓里当然有姓左的咯,包诸左石,崔吉钮龚!”左诗诗居然背起了百家姓。

“怎么样?长见识了吧?”

我呵呵的陪笑,“长见识了,长见识了!”

“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吗?左小姐还是不要知道了!”我的意思是大家都没那么熟,知道了也没什么意义。

“切~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你叫晓枫!”

我一惊,“你怎么知道的?”

“嘿嘿~”女孩得意的一笑,“我刚才听外面那个人叫你晓枫哥来着!”

我又是只能呵呵一笑,“我姓张,你叫我张晓枫好了!”我告诉左诗诗我的全名,是为了让她方便称呼我,跟我不能叫她诗诗一样,她叫我晓枫也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