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25】接客

(求花求花!封推两天花有3000,现在没封推了给个300朵不过分吧?)男人就是这么一种容易被激的动物。刚才我还满肚子的担心,担心自己被强哥大卸八块。但听到左诗诗的这句话,我就有点生气。那一肚子的担心也荡然无存。特别是那句势利眼,是我最不愿意听到的。

的确我现在这个样子是有点势利眼。但这却不是我想要这样的,没有哪个人生下来就愿意低人一等,更没有人喜欢对人低头哈腰。但在这个社会,为了生存,他们只能这么做。他们只是简单的为了生存,却被那些高高在上的人说成是势利眼。

只是他们没有吃过生活的苦,不知道做下等人的难。像左诗诗这样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有什么资格说人家是势利眼?说白了,那些说人家势利眼的人才是真正的势利眼。

我的情绪一上来,也就没有什么担心不担心的了。心里生着闷气,也无意跟左诗诗多说什么,“呵呵~随左小姐你怎么说吧!我们这些势利眼的苦是你们这些上等人不能明白的!”

“哈哈~生气啦!老实告诉你,我就喜欢看你这个样子!”左诗诗一脸高兴的对我说。

“你他妈有病吧?犯贱还是怎么地?说好话你不爱听,冷嘲热讽你倒是喜欢!出生的时候脑子让13夹坏了吧?”

当然,这只是我的心声,虽说心里不平,但起码的理智我还是有的。要这话真的说出来,几分钟后我很有可能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做人是要有骨气,特别是做为一个男人,骨气更是不可缺少的,但这骨气也要来的理智,别到时候骨是有了,气没了!

“左小姐您还真是…”我一时间卡在这里想不出个形容词形容我刚才肚子里的心声,想了一会我终于勉强想到几个字,“品味独特啊!”

“啧~都跟你说了别叫左小姐了!”

“您不是喜欢我这个样子吗?”我借机让左诗诗自相矛盾。

“……”果然左诗诗一下子说不出话来,片刻后任性的说道,“我现在不喜欢了!”

“……”

“过来陪我唱歌!”左诗诗用命令的语气对着我说。

“不了,我又没您唱的好!”

“我让你过来唱就唱!哪那么多废话!”左诗诗说完朝我扔过来一个话筒,我马上反应过来接住,差点掉在地上。

无奈我只好陪着左诗诗唱歌,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总比跟她斗嘴来的有意思。可能是带着这一份不情愿吧,唱什么歌我都没带感情,所以听上去自然是怪怪的。几首歌下来,左诗诗不乐意了,把话筒一摔,“不唱了!”

“您又怎么了?”其实本来我想叫左小姐的,但看她现在已经有点抓狂了,一会要真恼羞成怒最后受苦的还是我自己。

“你故意的是不是?”左诗诗生气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