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25】接客

(求花求花!封推两天花有3000,现在没封推了给个300朵不过分吧?)男人就是这么一种容易被激的动物。刚才我还满肚子的担心,担心自己被强哥大卸八块。但听到左诗诗的这句话,我就有点生气。那一肚子的担心也荡然无存。特别是那句势利眼,是我最不愿意听到的。

的确我现在这个样子是有点势利眼。但这却不是我想要这样的,没有哪个人生下来就愿意低人一等,更没有人喜欢对人低头哈腰。但在这个社会,为了生存,他们只能这么做。他们只是简单的为了生存,却被那些高高在上的人说成是势利眼。

只是他们没有吃过生活的苦,不知道做下等人的难。像左诗诗这样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有什么资格说人家是势利眼?说白了,那些说人家势利眼的人才是真正的势利眼。

我的情绪一上来,也就没有什么担心不担心的了。心里生着闷气,也无意跟左诗诗多说什么,“呵呵~随左小姐你怎么说吧!我们这些势利眼的苦是你们这些上等人不能明白的!”

“哈哈~生气啦!老实告诉你,我就喜欢看你这个样子!”左诗诗一脸高兴的对我说。

“你他妈有病吧?犯贱还是怎么地?说好话你不爱听,冷嘲热讽你倒是喜欢!出生的时候脑子让13夹坏了吧?”

当然,这只是我的心声,虽说心里不平,但起码的理智我还是有的。要这话真的说出来,几分钟后我很有可能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做人是要有骨气,特别是做为一个男人,骨气更是不可缺少的,但这骨气也要来的理智,别到时候骨是有了,气没了!

“左小姐您还真是…”我一时间卡在这里想不出个形容词形容我刚才肚子里的心声,想了一会我终于勉强想到几个字,“品味独特啊!”

“啧~都跟你说了别叫左小姐了!”

“您不是喜欢我这个样子吗?”我借机让左诗诗自相矛盾。

“……”果然左诗诗一下子说不出话来,片刻后任性的说道,“我现在不喜欢了!”

“……”

“过来陪我唱歌!”左诗诗用命令的语气对着我说。

“不了,我又没您唱的好!”

“我让你过来唱就唱!哪那么多废话!”左诗诗说完朝我扔过来一个话筒,我马上反应过来接住,差点掉在地上。

无奈我只好陪着左诗诗唱歌,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总比跟她斗嘴来的有意思。可能是带着这一份不情愿吧,唱什么歌我都没带感情,所以听上去自然是怪怪的。几首歌下来,左诗诗不乐意了,把话筒一摔,“不唱了!”

“您又怎么了?”其实本来我想叫左小姐的,但看她现在已经有点抓狂了,一会要真恼羞成怒最后受苦的还是我自己。

“你故意的是不是?”左诗诗生气的看着我。

“我故意什么了?”我自然是明知故问。

“你故意不好好唱!”

“我哪有?”

“你就有!你是怕唱的比我好是不是?”

“…”

“怎么不说话?不说话是什么意思?是还是不是?”左诗诗真是一根筋,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居然会如此的刨根问底。也许是她的生活实在是没什么东西好去烦恼了,只好找这些平常人都没时间去烦恼的问题去烦恼一下。

“您想听是还是不是啊?”我一脸为难的问,道不是想故意气左诗诗,而是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是吧左诗诗一定会气炸,说不是吧左诗诗一定会说我在故意骗她。

“我当然想听…”左诗诗应该是气的一下没反应过来,“什么叫我想听啊,我问你呢!你怎么想就怎么说!”

虽然左诗诗没告诉我答案,但从她没说完的第一句话我还是觉得说不是比较好,“当然不是啦!”

“骗人,说的那么勉强!”果那个然,答案跟我想的一模一样。

“好吧!那是!”

“你…你想气死我啊!”左诗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站在我面前指着我鼻子道。

看着左诗诗一副气节的样子,我想笑又不敢笑。突然觉得此刻我占了好大一个便宜,看着一个千金小姐干着急的样子还是挺有意思的嘛!

“小姐,我说不是你说我骗人,我说是你又生气,那你让我说什么?”

“……”左诗诗又是一阵无语,站在我面前盯着我看。我的眼睛也不由的看向了左诗诗,却发现虽然和她已经打了几次照面,但此刻我才真正的看清她的脸。

也许是大小姐们都太有时间太有钱了,所以各个都把自己保养的很好。眼前的左诗诗就是一个实例。皮肤吹弹可破,五官小巧精致。一头乌黑的直发在脑后盘成两盘,然后又延伸出两条辫子,额头前的刘海贴着她修长的瓜子脸倾泻下来,一副清新脱俗的样子。如果不是和她有过交流,我一定会觉得她是个淑女。

就在我观察左诗诗的空挡,左诗诗眼珠突然一转,然后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这样的笑容让我不安。

“你想干什么?笑成这样?”我小心的问道。

“别怕,我又不会吃了你!我只是突然想到一个办法让你知道我唱歌到底有多厉害!”

“哦?是吗?什么办法?说来听听?”为了不拆左诗诗的台子,我装模作样的问道。

“下个礼拜会有一个大学生音乐节在我们这里举办,到时候我要代表学校去参加!”左诗诗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下去,好像是等着我的反应。

“SO?”我把两手一摊,表示不明吧她的意思。

“啊~你怎么那么笨啊!我要你到时候来看我的表演,我要让你看看台下有多少个支持我的人!看你还敢不敢瞧不起我!”

“呵~幼稚~不来,我要睡觉!”

“什么?”左诗诗好像没想到我会拒绝。

“我说我没时间来,白天我要睡觉,晚上我要上班!”我竟可能详细的解释道。

“你…你赶不来!”

“为什么不敢?我承认在这里我怕你,但下班后我可就没有义务伺候你了!”我尽量装作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其实心里很虚,只要左诗诗威胁两句,我就不敢坚持,毕竟门外现在站着的人是强哥。

最后我还是小看了左诗诗这个大小姐,她是如此的不屈不挠,这样的拒绝似乎对她起不了任何的作用。很快她就找到了我的死穴,“哼!你要是不去,我就告诉阿强,到时候不但你没好果子吃,整个娱乐城都要跟着你一起完蛋!”

我一下没反应过来左诗诗口中的阿强是谁,但一秒钟后我明白她口中的阿强就是我们尊称的强哥。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上等人的狗都能被我们这帮下等人称做哥。

迫于强哥的yin威,我没有再反驳左诗诗的话。但又不甘心就这么答应,于是只能装作沉默。不过这种沉默对左诗诗来说就等同于答应,所以说不说话都是一样的。

“哼!知道怕了吧?把你手机号给我!”

“要我手机号干什么?”我实在不愿意在下班后还会被她骚扰。

“比赛的准确时间还没定,到时候我打电话告诉你!”

左诗诗的理由让我无法拒绝,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报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给她。左诗诗拿出手机记下,然后一脸胜利的笑容,拍了拍我的脑袋,就跟拍她们家宠物一样。

带着这一脸胜利的笑容,左诗诗出了包厢,只是最后还提醒了我一句,让我别忘了去看她盛大的表演。我知道左诗诗并不是真的让我去看她表演,而是在变相的在对我示威。正如她所说的,让我看看有多少人在为她着迷,不过这事肯定的,这么个大小姐,长的漂亮唱歌又好听,在大学里肯定受不少的人追捧。

左诗诗出去后两分钟,阿呆从外面进来。看到靠在沙发上的我,一脸关心的问,“怎么样了?”我听到阿呆第一句话我还有点感动,不愧是兄弟,还不忘记关心我一下。但阿呆第二句话一出,就完全不是这个味了,我心中的感动也顿时烟消云散。

“她没玩吧?”

“滚!”

我没有把左诗诗让我去看她表演的事情告诉阿呆,因为我觉得太丢脸了。哪有人被别人奚落了还到处跟人说的。不过我在阿呆地方听说了左诗诗的事情,果然不出我所料的,左诗诗是那个一把手的女儿。据说大家都管那个一把手叫左老爷子,从年龄上来看,这个左老爷子也是老来得子,所以对左诗诗也是百般宠爱。

出包厢朝自己的休息室走去,打发走了这个小魔女我也该好好休息休息了。路过一个拐角处的时候,我的余光发现拐角的墙上靠着一个人。

我停下脚步侧过头一看,原来是咪咪。咪咪靠在墙上,一只手放在胸前,一只手夹着一根女士香烟正放在嘴边,嘴里正吐出一股烟雾。

“怎么?晓枫哥也改行接客了?”

我一下子没听懂咪咪的话,“什么接客?”

咪咪一笑,“别装了,我刚都看见了,你陪着一个女的进了包厢!半天那女的才一脸笑容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