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27】极限

咪咪解开了我牛仔裤的扣子,然后两手的大拇指伸了进去,用力的往下退去。但可能是因为裤子太紧的关系,再加上我是被咪咪压着躺在**,所以咪咪试了几次都没成功把我的裤子推下。

可就是这么几次的尝试,让我突然从天堂中醒悟过来。我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咪咪闭着双眼一副很享受的脸。我有点不忍心推开身上的这个女孩,也许就算我们真的发生了什么,对我来说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但对于咪咪,对于她的意义,可能不是我所能想到的。

我的内心又开始纠结。我就是个容易纠结的人,前几分钟还在纠结,现在还在纠结。这样的纠结让我停下了与咪咪的配合。咪咪常识性的用舌头在我嘴唇上刮了两下,见我没有反应后奇怪的抬起脸睁开眼睛看着我。

“怎么了?”咪咪的声音很温柔,像是在配合现在的气氛。

“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我也是轻声的回答道。

“什么意思?”也许是我说的太过主管,咪咪没听明白。

“就这样好吗?别再继续了!”我认真的看着咪咪,想要让她从我的眼神中明白我的意思。

咪咪突然一笑,“噗~你不要告诉我你不行哦!”

我微笑着摇了摇头,“我还是没办法接受!”

咪咪的脸慢慢阴了下来,我想她是明白了我的意思。但又好像有点不死心,说道,“别开玩笑了,你都带我来宾馆了,我们就不能顺理成章的把事情办了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一会,还是摇了摇头,然后双手一撑推开了压在我身上的咪咪坐了起来。咪咪被我一推,人翻倒在**,用手撑着身子,一脸幽怨的看着我。

“对不起!”我简单的说了一句,然后站了起来准备要走。

可刚到门口,手还没抓到门把,就被咪咪从后面一把抱住。我站在原地,没有去挣脱,也许我的心底根本就不想去挣脱!

“你不准走,我不让你走!”咪咪用力地抱着我,脸紧紧的贴在我的背上,就像是电影里演的男主角要离开女主角时的戏码一样。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温柔的用手掰开咪咪的手,可能是我的动作很轻,所以咪咪没有反抗就把手放开了。我转过身,面对着咪咪!然后把脸慢慢的贴过去,在咪咪的额头上轻轻的一吻。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咪咪迅速用手抓住我的头,然后用力的按了下来,与此同时咪咪也把她的嘴凑了上来。

不过这次突如其来的热吻并没有让我产生更刚才一样的感觉。甚至其中还带着一点厌恶。我挣扎了两下想要把头挪开,却发现头被咪咪抓着根本使不出力。实在没了办法,我用力的双手向前一推,强行把咪咪推了出去。

咪咪被我推的往后退了几步,站在原地绝望的看着我。那样的眼神甚至让我觉得有些害怕。不过这次我没有再回头,直接转身开门出去。

“张晓枫!你不是男人!”门关上的一瞬间,我听到房间里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

但门总算是关上了,而且也没有再次打开,咪咪也没追出来。这让我的心情放松了不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下了宾馆的楼。

出门的时候路过收银台,忍不住看了一眼老板。正巧老板也在看我,而且依旧是一脸的yin笑。我知道这下是有理也说不清了。刚才一送咪咪上去第一时间就下来的话还能说的过去,可现在时间过了这么久,而且在上面也确实发生了一点什么。

眼下我只要选择逃之夭夭,尽快的消失在老板yin邪的视线之中。可还没等我迈出宾馆,就听到后面老板在叫我,“先生!”

我脑门一凉,不好,难不成这老板还打算采访我?带着一脸的不详我还是回过了头,只见老板一脸的坏笑,然后说道,“您还真是心急,办完了事也不把裤子穿好!”

我慌忙低头,发现自己的裤子刚才被咪咪解开后因为一时心急根本没有扣回来。顿时我的脸上像着了火一样的汤。慌忙重新把皮带扣上,然后整了整衣服,看也没看老板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一个礼拜的时间对于我这个白天睡觉晚上上班完全过着日夜颠倒的美国时间的人来说根本就经不起摧残。只是觉得睡了几觉,一个礼拜就过去了。咪咪经过那晚的事情以后也没有再主动来勾引过我,也许是真的知难而退了吧,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却有着那么一丝丝的失落,当然我是不会喜欢上一个小姐的,这只是男人天生的占有欲在作怪罢了。

今天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接起来后电话里传来一个让人又恨又爱的声音,这个声音的主人是左诗诗。对于左诗诗的这个电话我是一点都不觉得惊奇,因为她问我要号码的时候就说一个礼拜左右会打电话来通知我的。

“喂!”

“呵呵~左小姐你好!”

“咦?你怎么那么厉害?我只说了一个字你就知道是我啊!”

“呵呵~”我只是一笑,却并没有回答,只是继续说道,“左小姐是来告诉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看您的演出吗?迫不及待想给我一个下马威了是吗?”

“你说话怎么让人觉得那么不舒服啊!”左诗诗显然有些不满意。

“如果让左小姐难受了那我只能说对不起了!请左小姐见谅!”

“哎~左小姐左小姐的,你就是故意跟我作对!”左诗诗似乎一点都不想进入主题。

不过她不想并不表示我不想,我根本无意和这个千金小姐做对,继续这么无休止的斗嘴下去只是Lang费时间罢了。于是我开门见山的说道,“请问你说的大学生音乐节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举行?”

左诗诗愣了两秒,这两秒里我想她也明白我是懒得跟她计较,虽然对我的不买账很不满意,但似乎又不好发作,于是只能没好气的说道,“明天下午一点,我来接你!”

“我想不必了吧,还是你告诉我在哪里我自己去好了!”我婉言拒绝了左诗诗的好意,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排斥左诗诗,难道就因为她是一个千金小姐?

“哼!好心没好报!随便你,天润广场!”在这个场字还没有完全的通过手机信号传到我的耳朵里时,左诗诗就迫不及待的挂掉了电话。我把这种迫不及待理解成左诗诗也懒得多鸟我。

第二天中午,我睁开才闭上不到六个小时的眼睛,然后走出房间。幸好今天御姐有回来做饭,所以我不用饿着肚子去看左诗诗那场为了羞辱我才请我去看的演出。

“怎么了?那么早就起来了!”

“下午有点事!”我无奈的说道。

“什么事啊?”御姐处于关心也是处于好奇的问我。

我原本想把左诗诗的事情告诉御姐,但话还没到嘴边我又转念一想,似乎没有告诉御姐的必要,说不定御姐知道了还会笑我到处惹女孩子,即使这次是女孩子惹我。于是我只好笑道,“也没什么事情,就是一个朋友的应酬!”

御姐听了点点头,问道,“那你要吃饭吗?还是饿着肚子下午大吃一顿!”

我只好苦笑,心里抱怨道下午哪还有什么大吃一顿啊,别被大削一顿就不错了。但嘴上还是说,“吃啊,难得姐你在家!好久没尝到你的手艺了!”这句话是实话,因为晚上上班的关系,所以白天都在睡觉,只有在晚上偶尔能和御姐一起吃饭,悲剧的是这段时间有时候晚饭也没时间跟御姐一起吃。

“就你嘴甜!”御姐笑了笑,然后走进厨房开始忙活起来。

等御姐做完饭,然后我们再吃完时间已经不早了,御姐因为下午要上班所以吃完就马上逃之夭夭,留下一桌子的烂摊子给我。幸好我也是个合格的家庭主男,收拾饭后的战场对我来说还是小意思。

一切搞定后已经快到12点半了,算了算时间,左诗诗本来打算一点来接我,然后一起去天润广场,也就是说真正活动开始的时间肯定是在一点以后,从这里到天润广场就算自己开车也要20分钟,左诗诗要表演,不可能把时间安排的那么急,经过这么一番推测我估计活动开始时间是在两点左右,也就是说我只要在一点半出门就行。

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决定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对着镜子把脸上几根准备带头起义的胡渣清理干净。最后用吹风机对着头发吹了半天,弄出个自认为比较帅的发型。OK,一切就绪,出门。奇怪?哪有人去吃下马威还把自己打扮的那么漂亮的。

我按时到了天润广场,跟我想的一样,演出还没有开始。不过广场上已经集结了不少的人。这些人里大部分都是大学生模样,因为说了这是大学生音乐节嘛!但哪里都少不了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自然这里也不少。也许他们还以为是来了哪个明星大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