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33】累

“别!”我连忙组织道,心想护士来和你来不都一样嘛!反正都是女的,都是一样的尴尬。这个时候我的脑中灵光一闪,平时见电视剧里演的病房里都有给那些行动不便的病人准备的尿壶的。于是我慌忙对左诗诗说道,“你看下床底下是不是有个尿壶!”

左诗诗听后,眼中露出难色,低头在床底下看了看,然后弯下腰,“真的有诶!”

左诗诗抬起身子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铜质尿壶,形状跟茶壶差不多,只是口子大了好多,茶壶是出水的,这个是进水的。左诗诗拿着这个尿壶,观察了半天,突然扑哧的一笑。

“笑什么?快给我!”我催促道,要是再拖下去我真的怕自己会尿崩。

左诗诗也不说话,忍着笑意把尿壶递给了我,然后傻傻的看着我。

我和左诗诗相视两秒钟,见她毫无离开的意思,“你坐在这里我怎么用这个啊!出去!”最后出去两个字我说的特别强硬。

左诗诗一听,突然明白了什么,又是噗的一笑,然后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出去了。

左诗诗出去10秒钟,我都没有动作,因为她刚才的笑容让我很不安,我怕这个鬼灵精会趁着我突然尿到一半的时候跑进来然后看我笑话。但好在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一直过了十几秒房门外都很安静。我这才敢把尿壶拿进被子里开始放水。

结束后我又不好把尿壶放回地上,于是只好叫左诗诗进来帮忙。我只叫了一声她的名字,门就推开了,左诗诗忍着笑走了进来,看到我手里拿着的尿壶,犹豫了一会,捂着鼻子接过,然后放回到床下,又跑去厕所洗了个手,这才回到我床边。

“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看了看时间,催促左诗诗回去。

“我走了你要再想……那啥……怎么办?”左诗诗欲言又止的说着。

“……”我想了半天,还真有点担心,但这不能成为让左诗诗留下来的理由。大不了真的没办法就叫护士呗!

“不会的,你走了我就睡了,睡着了就不会有感觉了!”

“噗嗤~那你可别尿床啊!否则我还要给你洗床单!”左诗诗取笑道。

“放心,就算尿床了也轮不到你洗!快走吧!”

左诗诗看了看时间,可能也觉得有点晚了。只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对我道,“明天我再来看你!”

“恩!”我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做出准备睡觉的样子。随后听见房门关上的声音。

第二天我果然是被一股尿意憋醒的,让我自己都觉得无语的是我居然下意识的摸了摸裤子,确定没湿后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八点了,但房间里还是只有我一个人。想要找护士来帮我拿夜壶,但每当手伸到呼叫按钮上的时候又给缩了回来,犹豫了半天我还是没按下去。从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厚颜无耻的人,现在我才发现原来我脸皮那么薄的。

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腰好像没昨天那么疼了。虽然可能有点风险,但我还是决定尝试着自己爬起来去厕所。总不能老用夜壶吧,小号还好,但万一想上大号那可怎么办。于是在羞耻心的驱使下,我小心的用手撑起身子。

身子一点一点的向上抬起,腰上开始隐隐的作痛。但令人庆幸的是当到达昨天的那个角度时,并没有有一根快要断掉的筋的感觉。我松了一口气,继续把身子往上抬,终于坐了起来。随后慢慢的把脚移到床边,下床踩到地上的时候觉得腰上承受着一股压力,虽然压的有点疼,但还没到坚持不了的地步。

看来年轻才是王道,昨天还不能动睡了一觉就能下床了。我心里一阵窃喜,高兴一过头迈了个大步,“嘶~”的一声疼的我倒吸一口冷气,身子僵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这个姿势我一直保持了三十秒,等痛劲过去后我才敢继续往前走,但是动作很小,比乌龟快不了多少。幸好厕所就在房间里,所以用龟速也走不了多久。很快我就进了厕所,用力的挺直身子开始方便。

一阵舒爽过后,我菜心满意足的走出厕所,我再次得出一个结论,原来憋尿憋到一定程度再放出来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刚走到床边,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开门的声音,随后是左诗诗紧张的叫声,“啊!你怎么下床了!”

有了刚才的教训我没敢马上回头,小心的在**坐下来,确保安全后才对左诗诗道,“没事了,今天好多了!”

左诗诗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医生说你要养半个多月的,这才一天你就下床了?”

“医生那都是瞎说的,他们巴不得我一辈子住医院里呢!”我开玩笑道。

“不行!快躺回去!快躺回去!”左诗诗说着便要把我扶回去。

我慌忙做了一个阻挡的手势,“别动!我自己来!我自己来!”说完我小心的躺了回去。

左诗诗把一个保温桶放在了床边的柜子上,我奇怪的看了一眼,心里产生一种不妙的预感,忍不住闻道,“这里面是什么?”

“汤啊!”

“汤?什么汤?”

“昨天我听玉姐说吃哪补哪,又看她给你炖的骨头汤,所以我今天也准备咯!”

“你……别告诉我这个是你炖的!”

“当然啦!我早上六点起来,然后亲自去菜市场买的骨头,又亲自下厨帮你煮的呢!我家佣人要帮忙我都没让!”左诗诗一副骄傲的样子,像是完成了什么杰作一样。

“呵呵~没看出来你一个大小姐还会煲汤!”我笑了笑,慢慢坐直身子,准备接受汤的洗礼。

左诗诗被我表扬,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然后打开保温桶的盖子,准备喂我喝汤。

“我自己来就好了!”

左诗诗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会,才把汤小心的放到我手里。我接过汤一看,不知不觉的皱起了眉头,这乌七八黑的是什么啊?活那么大还是第一次见长这么黑的汤。但当下我又不好说什么,也许这是人家的祖传秘方也说不定。

带着一丝丝的不安和一丝丝的怀疑,我把汤靠近嘴边喝了一口。一时间只觉得满嘴的苦涩,从舌尖到舌根没有一个味蕾存活。但让我佩服自己的是我硬把这口汤给咽了下去。

“怎么样?好喝吗?”左诗诗急切的想知道答案。

看着左诗诗一脸兴奋的样子,我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真相。这么个大小姐哪会煲汤啊,估计连个番茄炒鸡蛋都不会。不用说我手上的汤肯定是她的处女作,而且还是个长的跟恐龙似的处女。

我勉强的挤出个笑容,“你……要不要自己尝尝?”

左诗诗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汤。半响才从我手中接过,然后自己喝了一口。

“扑~”汤刚一入口,就被左诗诗给喷了出来,“这是什么啊,比毒药还难喝!”左诗诗一脸痛苦的说。但一秒钟后她似乎反映过来这个毒药似乎出自她手,于是慌忙改口道,“肯定是我家的佣人趁我不注意乱加调料了!”

我看到左诗诗喷汤的样子就想笑,听到她的借口后就更想笑了。这是什么烂借口啊,估计连她自己都不相信。不过我也知道左诗诗的脸皮薄,虽然这汤是很难喝,但毕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一个大小姐亲自下厨煲汤容易嘛!所以我也不好取笑人家。

于是只好张口应和道,“对,肯定是你家佣人!”

我这么一说,左诗诗自欺欺人的态度就更坚决了,“哼!我明天重新煮过,这次我要好好盯着,谁也不能靠近!”

我一听左诗诗明天还要煮,一下子慌了神,“还是……别了吧!”

“怎么?你不相信我的实力?”左诗诗一副威胁的样子。

“呵呵~不是,不敢!我这不是怕你受累吗?”我妥协道。

“这个不用你担心,你只要乖乖等着喝就好!”

看来左诗诗是心意已决,我要再说什么只能是自寻死路。

左诗诗一天都呆在医院里伺候我,又是端茶又是送水的。下午无聊还学着削苹果给我吃,不过还别说左诗诗这次削出来的水果已经有模有样了,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在家里偷偷的练过。

傍晚的时候阿呆和大龙来看了看我,闲聊了一会后就回去了。晚饭还是御姐带来的汤,我一样的全部解决了,因为比起左诗诗早上带来的那东西,御姐的简直就是极品。

左诗诗和御姐认识两天后聊的更热乎了,坐在我床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我也没心思去听。可能是吃的太饱了的缘故,在**躺了一会我就有了睡意,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很安静,御姐已经走了,房门也是关着的。原本我以为左诗诗也应该走了,但侧头一看才发现左诗诗趴在床边睡着了。一时间我都有点不忍心叫醒她,今天她可能真的是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