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35】找上门

原本以为左诗诗真的会马上回来的,但是一直到了晚上,阿呆来了大龙来了御姐也来了左诗诗还是没有出现。我奇怪的发现,我的心情居然有些失落,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大小姐已经开始牵扯到了我的心。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直到第三天左诗诗依旧没有出现。我的失落慢慢演变成了担心,左诗诗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了?但转念一想,她一个大小姐身边跟着那么多保镖能出什么意外啊。也许只是懒得再来照顾我了吧,毕竟照顾了我那么多天她也累了,心中的愧疚也早该烟消云散了吧!没准她现在正跟她男朋友再哪里开心呢!想到这里心里的担心又转换成了一丝失落。

到第八天的时候,我也渐渐的淡忘了左诗诗这件事情,也许她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这件事只是我生活中的一支小插曲罢了。

腰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虽然还会有点疼,但对生活基本上没什么影响。看来一声说的休息十天半个月果然是有水分的,有点危言耸听了。而且在医院呆着也实在是无聊,每天除了阿呆大龙和御姐以外就接触不到别的人了,所以我决定明天出院。

晚上我把出院的想法跟御姐一说,御姐在劝服无效后最终妥协,答应第二天来帮我办出院手续顺便接我出院。

第二天按照计划,我终于回到了和御姐共同居住的家,躺在了我温暖的小**,虽然动作一大腰上还是会隐隐作痛,但比起回到家的亲切感这点痛根本算不上什么。

这一天我没有去上班,御姐不让,说是伤还没好让我在家多休息几天。御姐自己也请了假在家陪着我,就像在照顾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植物人一样,深怕我突然死在家里。

“姐!你不用那么夸张!我自己能走!”当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去倒杯水喝的时候御姐也慌忙跟着站起来,做出想要扶我的样子。

御姐将信将疑的上下打量了我,不放心的道,“你自己能行吗?”

我呵呵一笑,“我都跟你说好多次了,我已经好了!你看!”说者我原地跳了一跳。结果在落地的一瞬间,腰上传来一阵针扎似的疼痛。但我还是咬牙忍住了,硬是没让御姐发现一点异样。

“你看没事吧!”我忍着疼,强做笑容的对御姐道。说完马上转过身背对御姐,装作去倒水的样子,其实是为了不让御姐看到我痛到扭曲的表情。

御姐见我这么一跳还跟个没事人一样,还真以为我没事了。所以也不再多说什么,把我的级别从生活不能自理的植物人提高到了有点生活障碍的残疾人。

第二天我自己要求去上班,在我的强烈的驱使下,我不顾御姐的反对踏上了去娱乐城的公车。因为家里实在是太无聊了,而且我的工作也不是什么体力活,对腰上的负担不会很大,实在不行我不是还能在休息室里偷懒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