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35】找上门

原本以为左诗诗真的会马上回来的,但是一直到了晚上,阿呆来了大龙来了御姐也来了左诗诗还是没有出现。我奇怪的发现,我的心情居然有些失落,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大小姐已经开始牵扯到了我的心。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直到第三天左诗诗依旧没有出现。我的失落慢慢演变成了担心,左诗诗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了?但转念一想,她一个大小姐身边跟着那么多保镖能出什么意外啊。也许只是懒得再来照顾我了吧,毕竟照顾了我那么多天她也累了,心中的愧疚也早该烟消云散了吧!没准她现在正跟她男朋友再哪里开心呢!想到这里心里的担心又转换成了一丝失落。

到第八天的时候,我也渐渐的淡忘了左诗诗这件事情,也许她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这件事只是我生活中的一支小插曲罢了。

腰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虽然还会有点疼,但对生活基本上没什么影响。看来一声说的休息十天半个月果然是有水分的,有点危言耸听了。而且在医院呆着也实在是无聊,每天除了阿呆大龙和御姐以外就接触不到别的人了,所以我决定明天出院。

晚上我把出院的想法跟御姐一说,御姐在劝服无效后最终妥协,答应第二天来帮我办出院手续顺便接我出院。

第二天按照计划,我终于回到了和御姐共同居住的家,躺在了我温暖的小**,虽然动作一大腰上还是会隐隐作痛,但比起回到家的亲切感这点痛根本算不上什么。

这一天我没有去上班,御姐不让,说是伤还没好让我在家多休息几天。御姐自己也请了假在家陪着我,就像在照顾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植物人一样,深怕我突然死在家里。

“姐!你不用那么夸张!我自己能走!”当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去倒杯水喝的时候御姐也慌忙跟着站起来,做出想要扶我的样子。

御姐将信将疑的上下打量了我,不放心的道,“你自己能行吗?”

我呵呵一笑,“我都跟你说好多次了,我已经好了!你看!”说者我原地跳了一跳。结果在落地的一瞬间,腰上传来一阵针扎似的疼痛。但我还是咬牙忍住了,硬是没让御姐发现一点异样。

“你看没事吧!”我忍着疼,强做笑容的对御姐道。说完马上转过身背对御姐,装作去倒水的样子,其实是为了不让御姐看到我痛到扭曲的表情。

御姐见我这么一跳还跟个没事人一样,还真以为我没事了。所以也不再多说什么,把我的级别从生活不能自理的植物人提高到了有点生活障碍的残疾人。

第二天我自己要求去上班,在我的强烈的驱使下,我不顾御姐的反对踏上了去娱乐城的公车。因为家里实在是太无聊了,而且我的工作也不是什么体力活,对腰上的负担不会很大,实在不行我不是还能在休息室里偷懒的吗!

“晓枫哥!你来上班啦!”几天没看到我的门童对我道,我微笑的回了一声,“是啊,在家里把我憋坏了,还是来找点事情做的好!”说完继续朝里走。

一路上,不停的有人跟我打招呼,不明真相的问我这几天上哪了怎么没来上班,知道内幕的顺便关心一下我的身体。

直到我走到我的休息室门口,我碰见了咪咪。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自从上次在病房里咪咪被左诗诗气走之后一直到现在都没联系过我,我不知道她心里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但现在既然碰上了,免不了要打声招呼!

“HI!”我尴尬的笑了笑。

咪咪听见我在对她打招呼,侧着脸白了我一眼,“怎么!伤好的那么快!现在就可以来上班了?看样子你女朋友照顾的不错啊!我还以为你还要在医院里躺个一年半载的呢!”咪咪的话里带着嫉妒带着讽刺还带着诅咒!

“噗~”的一声,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认识咪咪这么久,从来只见过她魅惑男人的功力,还没发现原来她也有牙尖嘴利的一面!

“你笑什么!”咪咪没好气的问。

“没!没什么!”我慌忙捂住嘴,忍住笑意。

“喂!腰还疼吗!”咪咪故意用一种很不在乎的语气问道。

但我不是傻子,我明白咪咪的意思,虽然咪咪极力的想掩饰自己对我的关心,但她越是这么掩饰越让人觉得她的心虚。

“明明是想关心我,干嘛装作很不在意的样子?”我一语道破天机!

果然,咪咪一副被人猜中了心事的样子,慌张的左顾右盼,但就是不敢看着我,“谁关心你了,我就是想知道你的腰是不是坏了,腰可是对男人很重要的!要是坏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咪咪话里的其中一句引起了我的兴趣,我抓住这个机会开玩笑道,“什么叫腰对男人很重要啊!我听不明白啊!”

咪咪突然看了我一眼,但很快又把视线移开。我清楚的看见咪咪的脸上开始泛红,这么一个饱经风月的女子居然会脸红,我实在有些吃惊!看着咪咪脸上的红晕,我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开的这个玩笑,赶紧补救道,“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马上开始营业了!我进去准备一下!你也去忙吧!”说完我推开休息室的门走了进去,门关上后,我靠在门上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我为什么会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好像消失在咪咪的视线里后就会觉得轻松不少。这种轻松又来源于什么?如果说是因为紧张的话我为什么会在咪咪面前紧张?没有理由啊!我越想越不明白!

索性就不再去想这种理不顺的关系,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把腿翘到桌面,背靠着椅背闭上眼睛,享受这个姿势给身体带来的轻松感。这个时候休息室的门不知被谁敲了几下。

“进来!”

门慢慢的被推开,航航探着头往里看了看。看到我坐在椅子上后脸上露出了热情的笑容,这才摆脱了之前的束缚,推开门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晓枫哥,我听他们说你今天来上班了,所以来看看你!”航航搬了把凳子在我面前坐下。

“现在才来看我,我住院那会怎么没见你来啊!”我略带责怪的说着。

航航当然知道我是在开玩笑,嬉皮笑脸的摸了摸头,“我不是忙嘛!”

“少来!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工作量吗!”

“呵呵~被你发现了!”航航不好意思的笑着。

“这段时间我不在,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我随口这么一问。

航航摸着头装模作样得想了想,想了半天才说道,“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吧!”

“我靠!没什么事情你想那么半天!”

“哦!对了!”航航被我这么一说,突然想到些什么一样的喊了一句,“就是王老板来了好几次,找你你不在!我说你有点事情请假了!”

我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道,“下次王老板来你马上通知我,这棵摇钱树可不能怠慢!”

“恩!”航航明白的答应道,“那晓枫哥我先出去忙了,你伤还没好就坐这休息吧,要有什么事我叫你!”航航说着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行!去忙吧!”我答应道,目送航航出门。

航航出去还没一分钟,我连坐着的姿势都还没变一个,航航就又跑回来了!

“怎么?一分钟不见就想我啦!”我开玩笑的说着。

“不是!外面有客人找你!”

“找我?是王老板吗?”我问。

“不是,是个老头子!”航航回答。

我心里一阵奇怪,除了王老板意外似乎没有什么客人会特地找我的。虽然我接待的熟客是挺多,但他们都没有找我的习惯。而且航航说是个老头子,我的客人离压根就没老头子啊!再说了,就算是老头子来也是该找小姐吧,找我做什么!

不过现在想那么多也是白想,过去看看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于是我对航航道,“带我过去!”

跟着航航来到一间包间前。包厢的门是关着的,门口站着两个穿着黑衣带着黑墨镜的男人,身材也是很高大。这样的装束好像不久前才见过,对,就是在医院把左诗诗带走的那两个黑衣人。难不成是左诗诗来了?不对啊,航航说是个老头,不过这老头肯定跟左诗诗有着某种关系。

我刚想推门进去,一左一右的两个黑衣人各伸出一只手将我栏住。这架势,好像是闲杂人等不得入内的意思,看样子里面的人物架子还不小呢!

“怎么?不是你们老板要找我的吗?又不让我进去了?”我对着两个看也不看我的黑衣人道。

两个黑衣人一听,就不再阻拦,机械的把手放下,让出一条路来让我进去。动作之齐,肯定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我开始意识到一点,里面这个大人物,肯定是我有屎(注意!没打错!)以来见过最大的大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