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40】请客请上床!

下台后大龙直接走到主桌,在位置上坐下,一口干掉了桌子上的一杯酒,“妈的,饿死我了!”说完随便夹了一口菜就往嘴里送。

“那能怪谁,谁让你废话那么多!”阿呆笑着调侃了一句。

“妈的,这不都是走过场吗!”大龙回阿呆道。

“呵呵~大龙哥辛苦了,我们可都还要跟您吃饭呢!您可不能先饿死了!快吃块肉!”这个时候还是咪咪机灵,说完忙夹了一块红烧肉到大龙的碗里。

大龙笑的何不拢嘴,夹起肉就往嘴里送,咬都没咬就狂点头说好吃。

“咪咪你这就太偏心了,好歹咱们也是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的!”阿呆故意这么酸溜溜的一说。

咪咪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嘴上一笑,“当然当然,我怎么会忘了我们的呆哥呢!”说着也夹了一块肉放到阿呆碗里,众人在阿呆和咪咪的调侃中乐的合不拢嘴。

好不容易大家放过了咪咪,把话题转移到了别的地方。咪咪慢慢把身体靠到我旁边,轻声对我道,“要不要我帮你夹块肉啊?”

我知道咪咪不单纯的行动就要开始了,我自然是不能给她机会,忙摇头道,“不用不用,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自己能来!”于是慌忙夹了一块肉送进自己的嘴里,断了咪咪的后路。

“好吃吗?”咪咪似乎一点都不心急,悠悠的问我。

“恩”我点了点头,回答道,“好吃!”

“呵~”咪咪轻声一笑,“那~”说着这个字的时候咪咪的手在桌子底下开始不安分起来,两只手指沿着我的大腿慢慢的向上爬去,“你想不想吃点更好吃的?”

被咪咪这么一弄,我僵直了身子一动不敢动。心想咪咪不会这么大胆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就赶勾引我吧?虽然说是在桌子下面,但也不是百分之百不会被人看见啊。

“咪咪!别这样,让人看见了不好!”我皱着眉头轻声说道。

“噗~瞧把你吓的!”咪咪一笑,收回了手。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咪咪只是逗逗我,并不是来真的。要是她再过分一点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没准落荒而逃也说不定。

值得庆幸的是之后咪咪也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只是会偶尔跟我聊上几句而已,看上去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晚上这餐饭也吃的很热闹,吃了很长的时间,具体到几点我是忘记了,只觉得当时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了。

我也是喝蒙了,大龙阿呆再加上个咪咪不停的给我灌酒,好不容易休息下吧顾宁和罗美美还要来敬我一杯。只记得最后的记忆停留在阿呆拿着酒杯往我嘴里灌,然后我一个恶心吐了阿呆一身,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早上有了点意识的时候只是觉得好舒服,我知道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整个人就像是躺在云里一样。羽绒被摩擦着身上的每一寸皮肤,痒痒的让人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向上翘。

我一个转身,右手垫在了枕头下面,想让自己的脖子更加放松。左手随便往旁边一放,但就是这么一放让我觉得有一阵电流从左手手臂开始一直传遍我的全身。

我的手臂碰触到了一片很光滑的区域,当时我的意识还不算清新,但我知道那一定不可能是羽绒被或者是床单,因为那比丝绸更加的光滑。我下意识的用手一摸,感觉也是一个人的手臂,一个女人纤细的手臂。

女人!我心里大吃一惊,急忙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片如雪的肌肤。经验告诉我这是一个女孩子的后背,男人不可能有如此细腻的皮肤。情急之下我一下子从**坐了起来,但发现自己身上是一丝不挂的。

侧过头看了看身旁的女孩,跟我一样,同样是一丝不挂。这样的情景,再加上昨晚琐碎的记忆,我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虽然女孩背对着我,但我也**不离十的猜到了她是谁。

女孩的嘴里发出轻微的哼声,显然是被我的动作吵醒了。我侧过头看着她,女孩转过身来面对着我,当看到是咪咪的那一刹那,我的心里像是被一块石头压的喘不过气来。

咪咪睁开眼睛发现我正看着她,微微一笑,对我道,“早啊!”然后又侧过头看了看窗外,“不对,不对,都已经下午了!呵呵~”

虽然我猜到了这个女孩肯定是咪咪,但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和咪咪同睡在一张**,而且两人还都是光溜溜的。昨天不是在一起喝酒吗?就算我喝挂了大龙和阿呆也该送我回去的啊!

我百思不得其解,只好问道,“你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咪咪当然明白我问的是什么事情,于是回答道,“昨天你喝多了!大龙哥和阿呆也喝多了!这么多人里只有我知道你住在哪,所以就让我送你回来咯!”

我半懂不懂的点了点头,但总觉得哪里不对。仔细一想,果然有问题,这根本不是我家啊!得出这个结论,我立马看向咪咪。

咪咪透过我的眼神好像看懂了我心里在想什么,噗的一笑,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是跟你姐姐一起住的,那么晚了我不想吵到她,所以就把你带回我家咯!”

“呵~还顺便带上了床?”我略带嘲讽的对咪咪说,反正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不想去后悔什么,至于道歉就更不用了,因为这绝对是咪咪设计好的,或者说是她主观愿意的。更何况她本来就是一小姐,不知陪过多少男人睡觉,多我一个又能怎么样?

“咦~别这么说嘛!昨天可是你先对我动手动脚的呢!”咪咪说着从**坐起来,也不避讳,光着上身在我的嘴角上亲了一下。

我心里觉得好笑,什么叫我先对她动手动脚,反正现在是死无对证,随便她怎么说都可以,明白了这个道理后我也懒得去反驳。

“我的衣服呢?”我现在只想快点穿好衣服离开。

“我洗了,还没干呢!”咪咪笑着回答我。

“洗了?”我吃惊的重复着这两个字。

“是啊,你昨天一身的酒气,还吐的到处都是,不洗你还想留在当宝啊!”咪咪理所当然的回答。

“那我穿什么?”

“嘻嘻~”咪咪诡异的一笑,“那你先什么都不用穿啊?等晚上衣服干了再穿!”咪咪说完用手勾住我的脖子,慢慢把嘴靠了过来。

我身子往后一仰,手用力一挥推开了咪咪。咪咪似乎没有想到我会把她推开,略带吃惊的看着我,“怎么了?”

我看着咪咪,认真的说道,“昨天晚上是因为我喝醉了,但现在我是清醒的!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切~装什么正人君子,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这样的!”咪咪偷笑着,一副吃定我的样子。

我被咪咪说的有些不知所措,又不好发火,只好耐下性子劝说道,“咪咪!我承认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我也不是什么龌龊的小人!昨天晚上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是我的本意,请你明白这一点!”

咪咪的脸慢慢的暗了下来,“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就算我们发生了什么,我们的关系也不会有所改变!我……”

“啪~”我的话还没说完,咪咪一个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虽然很轻,也不是很痛,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被扇巴掌是耻辱的,被女人扇巴掌更是耻辱中的耻辱。

咪咪扇了我一巴掌后,一脸气愤的质问我道“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小姐吗?”

我被咪咪这巴掌一扇,满肚子的怒火,却又不好真的扇回去,打女人对我来说可是比被女人扇巴掌更耻辱的事情。一肚子的怒气不知道该往哪发,正巧咪咪又问了这个问题,我冷笑一声,“呵~难道不是吗?”虽然之后简短的几个字,但杀伤力绝对惊人。

果然,咪咪的表情由愤怒便伤心,由伤心又变成绝望,最终眼泪溃堤不停的从眼中滑落。还没等咪咪说话,我就翻下了床,光着身子朝门口走去。

“你去哪?你回来!”咪咪大喊着。

但我没有理会,打开门找到厕所,果然我的衣服就晾在这里。用手一摸,还有点潮,但不是湿,应该能穿在身上。于是我从衣架上拿下衣服,迅速穿回自己身上。这个时候咪咪也从房间里跑了出来,身上裹着一条浴巾站在厕所门口看着我。

“你做什么?你要走?”咪咪用几乎接近绝望的语气问我。

我依旧没有理她,自顾自的穿好最后一件衣服,一个侧身从她身旁钻出了厕所,然后走到大门口,换上自己的鞋子。

“张晓枫!你赶走!你试试!”咪咪开始试着威胁我道,但这样的威胁似乎毫无威力。

我继续穿着我的鞋子,一只,两只。然后打开门,丝毫没有犹豫的走了出去。“咣当~”一声重重的关上了门。刚下了一层楼,只听见门又被重新打开,咪咪站在门口发了疯一样地喊道,“张晓枫!我恨你!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