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44】停业整顿

(为了码这章,昨天跟老妈吵架了!她还是故事里的老妈,一点都不了解我!呵呵!)大家都走了,但我们三人依旧留在原地,“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把事情查清楚!”阿呆先开口道。

“查是一定要查的!我明天就叫郑叔帮忙查查那个嗑药的小子!看他到底是哪路货色!”

“他妈的,刚才就应该把那小子拉过来打一顿!”

大龙一笑,“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就当是集体放假休息几天吧!”大龙说完伸了个懒腰,“好了,你们两个也回去休息吧,明天等我消息!”

“那你呢?”我问。

大龙看了看十几米开外停着的警车,说道,“我还要跟他们去露下口供!”

“要不要我们跟你一起去?”阿呆接话道。

大龙一笑,“你以为警察局是茶馆啊!放心吧,好歹我和郑叔也有点矫情,没事的!”

阿呆想了想,也觉得不会有什么大问题,随而答应道,“好,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回到家里打开门,御姐正坐在**看电视,听见有人进来回过头看向门口,发现是我后奇怪的问,“你不是去上班了吗?”停顿两秒后补充道,“怎么了?垂头丧气的?”

我叹了口气,先关上门,然后走到御姐旁边坐下,靠着沙发道,“娱乐城被人陷害了,停业整顿!”

“不会吧?”御姐吃惊道,“知道是谁干的吗?”

我摇了摇头,并不说话。御姐看了我两秒,知道现在多说无益,于是跟大龙一样安慰道,“别想太多了,大不了就当是放假嘛!事情总会弄清楚的!”

我看着御姐,苦笑一声,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回房了。躺在**睡意全无,而且心里比刚才更加的烦躁。一个个问题出现在我的心中,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凑到这几天发生,而且每件事情之间似乎都有着一些联系,最让我担心的是在这些看似明白的事情背后好像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就在不知不觉中,天已经蒙蒙亮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睡着,只是一直处于半睡半醒之间。起来去厕所洗了把脸,看看时间还早,御姐还在睡觉。趁着有空帮御姐准备了下早餐,自从娱乐城开业以来,我已经很久没帮御姐准备过早餐了。

到了七点的时候,我敲响了御姐的房门。房门很快打开了,御姐站在门里对我笑道,“好久没有被你叫醒了,这种感觉真好!”是啊,一切都像是回到了半年前,那个时候我刚住进御姐家没多久,天天叫御姐起床,天天帮她准备早餐,还能天天跟她斗嘴。可是这半年我真的太忙了,忙的几乎忽略了这些生活的乐趣,要不是这次停业整顿,也许我再也找不回这种感觉了呢!

“呵~好怀念过去啊!”我随口说道。

御姐突然低下了头,想了想,片刻后抬起头很认真的对我说,“晓枫!我有事情想跟你商量!”

“姐有什么事你说好了,那么认真做什么!”我笑着回答道。

御姐点了点头,然后慢慢说道,“我想这次的事情过后,你能不能不要去娱乐城上班了?”

御姐的问题是我没有想到的,所以我略微显得有些吃惊,“为什么?”

“第一,这半年来你也看到你有多忙了!忙的我们一天都没什么碰面的机会!你自己都说很怀念以前的生活了!第二,现在娱乐城也算步入正轨了,树大招风,接下来出现的麻烦事会越来越多,就像这次的事件,很有可能只是个开始。我不想让你卷入其中,更不想让你面对那么多的危险!”

御姐的话让我有些犹豫,显然御姐说的这两点都很正确,而且也都很有说服力。但我仔细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能离开娱乐城,至少现在不行。

“姐,我认同你的说法。但是我不去那上班我又能去做什么?难道让我回我妈那去?这不是你想的吧?还有,现则娱乐城正面临非常时期,正如你所说的树大招风,有多少人正在背地里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这种时候我怎么能丢下大龙和阿呆自己置身事外?如果我这么做了,不光是我,我想连你也会开不起我的吧?”

御姐看着我的眼镜,不再说话,我说的这些话显然已经回答了她的两个问题。片刻御姐只好妥协道,“答应我,你自己小心点!”

“呵~干嘛说的那么危险!现在我不是好好的吗!”我笑了笑,想缓和下气氛。

但御姐显然没有被我带动起来,依旧皱着眉头说,“我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呸呸呸!乌鸦嘴!”我笑着敲了下御姐的脑袋,“好了,不说这些了,洗洗脸准备吃早饭,上班要迟到咯!”说着我指了指墙上挂着的时钟。

御姐吃好早饭出了门,我呆在家里没了事情做。突然想到大龙昨晚说今天等他消息的,于是拿出手机打了过去。

电话通了,我急忙问道,“喂!大龙,事情怎么样了?”

“你打过来的正好,我刚跟阿呆把事情说完想要给你打电话呢!”

“好!你说!”

“我今天一早就跑去找了郑叔,然后和他一起去了公安局,原本想要找昨天陷害我们的那个小子把事情弄清楚,但谁知那小子昨晚就被人保释走来!”

“走了!”我大吃一惊,忍不住叫出了声。

“是啊,都怪我太大意了,人家摆明了是来弄我们的,怎么会让我们找到那小子,当然第一时间把人弄出去了!”

“那现在怎么办?”

“我和郑叔商量了半天,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那小子。否则事情不明不白,虽说出不了什么大问题,但娱乐城只能一直这么停着。”

“那要停到什么时候啊?”

“按照政策,这种情况属于死无对证的,四五个月后如果依旧没有办法查清真相,那么娱乐城才能重新开张!”

“四五个月?到时候客人找就流失光了!那跟重新开一家有什么区别!”

“哎~”大龙重重的叹了口气,“眼下只能寄希望于找到那个小子了,我已经让光头带着兄弟们去找了,还好这个小子在公安局留下了照片和资料,叫王涛!希望能尽快把人找出来吧!”

“好!我明白了,你也别急,我就不信那人还能人间蒸发了不成!只要他还活着我们就一定能找到他!”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也很没底,这么说只是想安慰下大龙罢了,还能起到一点自欺欺人的作用。

“呵~”大龙只是笑了一声,好像是在谢谢我的安慰,然后挂了电话。

正当想破头也想不出办法该怎么找到那个小混混的时候,房间的门铃响了,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御姐忘记拿东西了,于是从沙发上跳起来去开门。但是门一开我傻眼了,站在门外的人居然是已经被我列入为生命中的过客,消失两个月的左诗诗。

左诗诗见我一脸惊讶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见了我跟见了鬼一样!我吓到你啦?”

“恩!”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马上反应过来慌忙摇了摇头,“不是不是!”

左诗诗见我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更是笑的合不拢嘴。还没等我招呼就一个侧身从我身旁钻进了房里。

两秒钟后我才慢慢的反应过来,关上门转过身看着正在客厅里转悠的左诗诗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的?”

左诗诗把头翘的老高,一副得意的样子,“哼!我是谁!”

我知道左诗诗的背景,凭她们家的势力想要找个人还不容易吗?知道我住哪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等下!想到这里我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对了,左诗诗既然能轻而易举的找到我,那么找个小混混应该也是易如反掌。

如果左诗诗愿意帮我的话,那么找到那家伙的机会肯定能提高不只一半以上。想到这里我心中大喜。但喜过后马上又面临着一个问题,我怎么样才能让左诗诗帮我呢?我和左诗诗本来就连朋友都算不上,而且现在又两个月没见了,一见面我就求人帮忙似乎也说不太过去。

但即使只有一丝希望,我还是要试试!而且左诗诗既然来找我,那么就说明她并没有把我当成一个过客,如果我能拍好她的马屁,说不定她愿意帮我也没准。

“对了!你怎么突然想到来找我了?这两个月你去哪了?”我先从不着边际的话题开始聊起,想要找机会假装不经意的提起这件事,这样才不会引起她的反感。

“别提了!”左诗诗说者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由于是接近跳上去的,所以还上下弹了两下,“上次帮你求情,我老爸派人跟了我两个月!都不准我来找你!”

我心中一亮,原来左诗诗并不是像我想的那样把我给忘了,而是迫于无奈才没办法来找我的啊。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不知为什么会有一种幸福感。

“那今天你怎么跑来我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