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51】哥~

我傻在了那里,要只是御姐这么一说我可能还不会相信,这个大小姐怎么会为我这个毫不相干的人哭鼻子呢?但看左诗诗这样的反应,我反而开始有些相信了。

“对不起,诗诗!谢谢你!”我认真的说道。

“呵~有什么好谢的!你这人还真是倒霉,上次才进医院,这才多久啊?又进来了!”

我知道左诗诗是在故意转移话题,所以也没放在心上,只是脸上笑着,不做回答。左诗诗见我不说话,把手上的袋子往桌上一放,“把这个喝了!”

我心里一颤,问道,“这是什么?不会又是你煮的什么汤吧?”

左诗诗白了我一眼,回答道,“这是我家佣人昨天煮的人参汤,煮的太多了,倒掉Lang费,所以带来便宜你了!”左诗诗没好气的说道。

“呵呵~”我不禁笑出了声,明明是专门为我准备的人参汤,偏要说是佣人煮多的。明明是关心我的,偏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话说回来,左诗诗对我的态度为什么会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以前明明是想要捉弄我的,可现在……

一个早上我喝了两桶的汤,一桶是御姐的鸡汤,一桶是左诗诗的人参汤,我觉得我可以写一本书,就叫《汤桶是怎样炼成的》!

“来!张嘴!”左诗诗强行将最后一口汤塞进我嘴里,也不管我会不会噎死。

我一边咽下嘴里的东西一边看着左诗诗,突然有一件事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诗诗!我有事情跟你说!”

“恩?”左诗诗先是一愣,露出吃惊的表情,稍稍思考片刻后突然小脸一红低下了头,嗲声回答道,“什么事?”

天啊!她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啊!我心里一阵懊悔,怪自己没把话说说明白,慌忙解释道,“你别误会!我是想跟你说说我从威威那里听到的一些事情!”

左诗诗一听,面露尴尬之色,结结巴巴道,“谁误会了!我不是正听你说呢嘛!快说!什么事!”

我知道左诗诗是个薄脸皮,所以也不去深究,继续说道,“我从威威那里听说,强哥想要造反!”

“造反?阿强?”从左诗诗嘴里说出这四个字。

我稍稍的迟疑了片刻,才把我嘴里的强哥和左诗诗口中的阿强画上了等号。然后坚定地点了点头,“是的,是威威亲口跟我说的!他想要夺权!”

左诗诗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然后对我说,“这件事情太严重,我要先去告诉我哥哥!”

虽然我没有见过左诗诗的哥哥,而且还是第一次从她口中得知原来她还有个哥哥,但马上答应道,“好!你最好现在就去,我怕夜长梦多!”

“恩!你等我的消息!”左诗诗说完小跑着离开了病房。

左诗诗离开没多久,我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不过说来也巧,我正想到这件事情,大龙和阿呆就来看我了。我忙招呼他们过来,把顾宁出卖娱乐城的事情跟他们一说,起先他们还不太相信,后来经过我的一分析,还有上次尾随威威未遂的事件,他们才开始相信这是真的。

“他妈的,老子一开始就看那小子不爽!看他的那么样子就靠不住!”阿呆一拍桌子,气愤的骂道。

“好了!你就别马后炮了!”我笑着对阿呆说。然后转向大龙问道,“你打算把他怎么办?”

大龙想了想,“事情都这样了,撕破脸皮对大家都不好,而且顾宁的老爸还是我们的股东!我们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

“操!难道就这么算了?万一这小子再从背后捅我们一刀怎么办?”

“你先别急!”大龙让阿呆坐下,继续说道,“我打算找个借口让他离开娱乐城,我想经过晓枫这次的事情顾宁也应该感觉得到我们察觉到了什么,他也是个聪明人,肯定能明白我的用意,我想他不会留在这里自讨没趣的!”

“恩!”我点了点头,表示对大龙说法的赞同。

“好了!咱就别打扰晓枫休息了!晚上回去就把顾宁的事给处理了!”大龙拍了拍阿呆的肩膀,站起身准备离开。随后阿呆也跟着站了起来,说了几句道别的话后他们就走了,病房里又留下我和御姐两个人。

我闭上眼睛想要睡会,却发现根本没有一点睡意,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御姐正盯着我看,我笑了一声问道,“姐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啊?”

御姐却没有被我的笑容所影响,冷着一个脸对我道,“我差一点就再也看不到这张脸了!”

我的心略微的颤抖了一下,我知道御姐这是在关心我,她怕失去我,看来我在她心里占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我努力保持着微笑,想缓解下御姐的心情,“好了!姐!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

“不行!”御姐把脸一板,坚持道,“我要你离开娱乐城!你不能再在那里干下去了!这样我每天都会活在担惊受怕中!你知不知道前几天得知你进医院的消息我吓的差点晕过去!”

看着御姐因这几天照顾我而略显憔悴的面容,我的心不停的颤抖着。有无数的感动挂在心头,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千言万语汇成一个字,说出口时却只是一声,“姐!”

我想御姐从我这声“姐”中听出了很多我想要表达的意思,因为我看到她的眼眶正在泛红,眨了两下眼睛后一滴晶莹的眼泪滑过清秀的脸庞落了下来。

我慌忙用手去帮她擦,就在我接触到御姐眼泪的一刹那,眼泪的温热穿过我的指尖变成一股电流直冲我的心房!

“好了姐!别哭了!”我一边帮御姐擦着眼泪一边安慰道,可我发现我越是安慰御姐哭的越厉害,最后索性不再说话,看着御姐哭,默默的为她拭着眼泪。

一直到御姐哭完也没再提让我离开娱乐城的事情,也许是因为她太了解我,她知道我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弃娱乐城,更不可能这么离开阿呆和大龙。但御姐的话一直在我心里记着,只要有机会,我会给她一个满意的交代。

第二天左诗诗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一个高高的男生。当男生一进门我看见男生的脸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不就是第一次见左诗诗时在一旁陪坐的男生吗?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左诗诗的男朋友,没想到他就是左诗诗口中的哥哥。

左诗诗走到我病床边,对我道,“我把我哥哥带来了!”

男生伸出一只手,“你好!你叫张晓枫是吧?我听我妹妹提过你!”

我一边伸出手和他对握,一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左诗诗,“你提我做什么?”

左诗诗心虚的把脸一转,“不提你怎么把你告诉我的事情告诉我哥啊!”

男生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继续对我说道,“我叫左洋!是左诗诗的哥哥!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吧!”

我对左洋一笑,“久仰大名!”

“哦?你听说过我?”左洋比我更加惊奇的问道。

我脑门一凉,心想这下恭维恭的有些大发了,光想着说台面上的话了,却忘了我哪见过什么左洋啊,太平洋倒是见过,而且还是在地图上。只好尴尬的一笑,“这不也是听你妹妹说的吗?”

说完左洋看了一眼左诗诗,又看了一眼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哈哈的大笑起来。

一阵闲聊过后,左洋开始变得认真起来,问我道,“你说阿强想要造反?是不是真的?这事可大可小,毕竟阿强为我们效力了那么多年,我真的很难相信他会背叛我们!”

我也变得严肃起来,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我敢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那个时候威威把我绑在椅子上,打算杀我。我想他没有必要对一个快要死的人说谎吧?”

“那你现在?”左洋的话只说到一半,但我明白他要说的是那我现在怎么还活着,于是我笑了笑解释道,“可能是我命不该绝吧,就在威威要下手的时候他的手下提议拿我当诱饵骗我的两个朋友过来!”

“哦~”左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始沉思。

我见左洋还在犹豫,补充说,“威威现在就在这家医院里,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问他!我想你应该有办法从他嘴里知道很多你感兴趣的事情!”

左洋听了我的建议,把目光移到我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又不知为什么笑了起来,站起身说道,“好!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的!如果真的有这种事情那我还要谢谢你!”说完左洋转身准备出门,左诗诗跟了上去。

但到门口的时候,左洋却回头把左诗诗挡在了门里,用一种只有左诗诗才能看懂的笑容说道,“你留下来陪他吧!”

左诗诗对着左洋一白眼,抱怨的说了一声,“哥~”然后打了左洋一下。

我被左诗诗的这声哥弄的魂飞梦牵,很久很久以前似乎每天都能听到这个声音,我突然发现我是多么渴望再次听到露西再叫我一声哥,哪怕真的只是单纯的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