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53】露西回来了!

“老先生!我真的不是你女儿的男朋友!你就饶了我吧!”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房间里多了三个笑声,左诗诗的,左洋的,连左老爷子都笑了。

“哈哈哈~年轻人!你不要害怕!这件事诗诗已经跟我说清楚了,我不会再为难你,而且这次来我是专程来谢谢你的!”

“谢我?”左老爷子的话说的我一头雾水。

这个时候左洋从后面走了过来,对我说道,“你忘啦?一个月前你跟我说阿强想要出卖我们,后来我回去跟我爸爸一说,我爸爸就暗地里开始调查阿强,经过一个月的调查,我们发现阿强果然在用我们家的钱已个人的名义对外在放高利贷!而且经过很多眼线反应,阿强的确有想要独大的意向。多亏了你及早的发现了这个问题,才能让我们在他还没有成气候的时候把事情解决掉,否则亏钱是小,时间一长恐怕后患无穷啊!”

我听后立刻明白了一切,笑着说道,“呵呵!我也只是举手之劳罢了!”说完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所以随口一问,“对了!既然现在你们已经查清楚了事情的真相,那你们想把他怎么样?送警察局吗?”

“哈哈哈哈~“左老爷子突然又笑了起来,“警察现在可能都找不到阿强了!”

左老爷子这话让我心里一阵,什么叫警察都找不到阿强了?难不成……但还没等我把问题想明白,左洋马上说道,“这个不重要,这次是我爸爸要来谢谢你!还有把这个给你!”说着左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东西。

上次见左老爷子的时候我也见过这张东西,所以对它是再熟悉不过了。不过这次支票的面额并没有上次那么庞大,只有五十万,也许是左老爷子怕写大了我不敢接,但他还是太看得起我了,就是这五十万我也没打算拿。

“呵呵~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不过这钱我是万万不能要的!”

“怎么?嫌少?”左老爷子看着我说。

“不是不是!只是无功不受禄,我也没帮多少忙,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你就拿着吧!这些比起阿强贪污的钱简直不堪一提!”左洋把支票塞到我手里。

我十分为难,正要开口继续推脱,左诗诗一把冲了上来,“好了好了,你就别推辞了!看的我都烦了!这钱我做主帮你收了!”说着左诗诗一把抢过支票强行塞进了我的口袋里。

我汗,什么叫你做主帮我收了,你做的了哪门子主啊?我在心里抱怨道,但姓左的这一家人丝毫没有给我开口的机会,你一言我一语的直接就把这件事给带过了,我再想提起又似乎有点太不敬人意了。

四个人坐在一起嘻嘻哈哈的闲聊了半个多小时,左老爷子就起身告辞了,左老爷子一说走,左洋和左诗诗自然不好意思继续呆在这里,也就跟着走了。他们这一走,我的心里落下了一块大石头,但手里却多了一个汤山芋!口袋里的这张五十万支票该怎么办呢?想来想去还是要找个时候让左诗诗帮我还回去。

但是一个礼拜过去了,我连左诗诗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就在我快要把这五十万的事情遗忘掉的时候,却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但这个陌生的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JB!你在哪呢?”这个声音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一听也只有天浩才有这种天赋异禀的才能。

我心想哥明明就是大的,啥时候成小的了,于是十分挑衅的回了一句,“没JB,你又在哪呢!”

“操!你牛!哥说不过你!”

“哈哈哈~那是,从来你都是我小弟!”

“好了好了,我跟你说正经的!”天浩的语气开始认真起来,“我现在就在你在的城市,你出来咱们见个面吧!”

“什么?什么?”我连问了两遍,因为我不太相信天浩说的话,没准这小子正拿我开涮呢!

“什么什么?你是没听清还是在装傻,我说我现在跟你在同一个城市,咱出来好好聚聚!”

“你不会和雨俊他们打牌输了打电话耍我呢吧?”我不相信的说道。

“我操,谁耍你呢!你没发现我现发现我连号码都换了吗?”

我一想,这个号码的确是新的,但这也不能说明天浩就在这个市里啊,只好半信半疑问道,“好吧,你说在哪见?”

“恩~”天浩想了会,“我们住的酒店外面有家新彩虹咖啡厅,要不我们就在那见吧!

我慢慢的开始相信天浩的话了,因为天浩说道咖啡厅我知道,而且离我这也不远。于是答应道,“好!我马上来!”

收了电话,我迫不及待的收拾了下衣服准备去和昔日的战友会面,心里那个激动啊!隔了那么长时间总算可以见到老战友了!不知道天浩这小子为什么会来这里?难不成是来旅游的?我越想越好奇,就像是想见清人一样的迫不及待想见到天浩。

十分钟后我下了楼,打车前往新彩虹,十五分钟后我到了新彩虹门口,付了车费小跑着来到门外,推开门进去,远远的就看见靠门左边不远处坐着四个人,两男两女,其中一个男的面对着我,我一眼就认出了他。就是我日思夜想的天浩。

天浩看见我,激动的朝我这本挥手,我一路带着笑容小跑着过去,但离他们的位置越来越近,我脸上的表情也就越来越凝固,最终僵在了那里。

因为在座的四个人中除了天浩,其他的三个我都认识,以前乐团的贝斯手周梦蝶,还有现在乐团的男主唱李梦瞳,最让我意外的是李梦瞳的旁边坐着他的女朋友,露西!

我一把把天浩拉到一旁,小声在他耳边说,“你怎么不告诉我他们也在?”

“嘿嘿~这不是想要给你个惊喜吗?”天浩奸笑道。

“惊喜你个头!喜倒是没有,惊倒是一大把!”

“喂!你们两个在那说什么呢?”周梦蝶催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事到如今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既然来了宗不能跑吧?只好硬着头皮回头笑说道,“你们是来旅游的?”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本能,我的眼睛向露西看去,而且这个时候露西也正在用她的双眸看我,两人视线相触的一刹那,我只觉得浑身像是进了一股电流一般。

就在我还在被电的时候天浩为我做起了解释,“还记得几个月前那个大学生音乐节吗?你还说看见我们了?”

“恩!记得!好像三四个月前吧!”我点点头。

“对!就是在上次的音乐节上,这里的一家音乐学院很看好我们!所以就跟我们联系,让我们转到他们学校,重点培养我们!”

“真的啊!”我听了大喜,因为这就意味着以后只要我想见就能随时见到他……们。

但马上一个疑问又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不对啊!那阿宇和思思姐呢?他们怎么没来?”

众人沉默一阵,好像谁都不愿说起,最后还是天浩带头说,“阿宇因为要毕业了,他家里的产业需要他去打理,所以……”天浩说道这里我已经明白了一丝,所以没有继续听下去的必要,“思思姐是学生会会长,而且马上就升大三了,学校的很多事情需要她处理,不过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思思姐的家里好像不希望思思姐走这条路,他们想让思思姐出国留学!”

我叹了一口气,似乎觉得少了什么。但很快又重新振作起来,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不管怎么说乐队里六个人来了四个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对了!你们来多久了?”

“快一个星期了吧!”天浩回答道。

“那怎么不早通知我啊?也好让我尽到地主之谊!”

“得了吧,这一个礼拜把我们忙的,一边要办理转学手续一边还要跟学校给我们乐团新加的两个成员磨合!没看我们到现在还住酒店啊!”

“好了好了!但我没问!”我实相的闭嘴。

和四人在咖啡厅坐了一个小时,和天浩聊了一个小时。对!在这一个小时里我只跟天浩一个人说过话,周梦蝶是玩贝斯的,本来性格就阴沉,跟她没话好说是自然的。至于李梦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我的情敌,虽然要加个过去式,所以更是没话说。

不过奇怪的是从头到尾露西也没跟我说一句话,只是会偶尔的偷看我,但当我把视线移向她那时她又会慌忙看向别处。露西不跟我说话,我似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理由主动跟她搭讪,毕竟人家男朋友就在旁边,就算我没什么非分之想也怕人家不这么认为。

和天浩约好再联系后我们就草草散伙了,我实在受不了三个人看两个人聊天的戏码,我都不知道他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难不成真的是怀念故人?

突然之间我有了一种莫名的孤单,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成了一个孤家寡人,在这种孤独感的作祟下,我居然想起了左诗诗。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这个人,但是我就是想起了,没有任何征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