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63】真心话大冒险!

“约你你说不来来了你又不high大家开开心心出来玩你却埋头吃饭如果你的孤单只是你的习惯你就把你自己锁起来实在是太不应该”

随着一声声熟悉的旋律,我的思绪被带回了从前。这首歌是以前我们最喜欢的一首歌,经常用这首歌来热场,我想这也是他们现在选这首歌的原因。真是怀念以前那个时候啊,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和他们站在同一个舞台上,随着架子鼓的节奏,随着电吉他的伴奏,唱出这首属于我们的歌。

不难想象,现场的气氛因为这首歌被带动到了顶点。比赛一开始就呈现出如此火爆的场面,肯定是很吸引人的。我想主办方也一定是相当的满意吧。

“everythinggonnabealrighttomorrowwillbefine太阳依然灿烂地球继续转有我的陪伴你再也不孤单”

随着一个鼓点重重的落下,完成了整首歌的表演。全场的观众起立鼓掌尖叫,舞台上蹦出烟花,连我在家里都能感到现场气氛的热烈。六人在一阵鞠躬后退场,而我的眼睛还盯着屏幕看。

“这个就是你以前呆过的乐队?”御姐推了推我的肩膀问道。

我回过神来,“恩!怎么样?”我笑着问。

“挺不赖的嘛!哪个女孩子是你以前的女朋友?是那个弹贝斯的?”御姐的话锋一转,突然问起了这个。

“不是!是那个弹琴的!”

“哦~”御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是挺可爱的!”

“呵呵~”我笑笑,并不做回答。

沉默两秒钟后,御姐突然问出了一个犀利的问题,“你现在还喜欢她吗?”

我的心稍稍震了一下,在御姐面前似乎没有说谎的理由,于是只好一点头,轻轻的“恩”了一声。

可谁知御姐的脸突然就阴了下来,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幽怨的看着我,而且还不说话。

“姐你怎么了?”

“现在她到这里来参加比赛了,你是不是想追她回来?”御姐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脚问道。

我脑子一开窍,似乎明白了御姐为什么不高兴的原因。就跟那时候黄楚夏出现一样,我担心御姐会因为跟他在一起而离开我。现在的御姐一定跟我有着一样的心情吧。想到这里我心中暗自窃喜一番。

但不忘安慰御姐说道,“好了姐!我不会去追她的,她现在都有男朋友了,就是那个男的主唱!”

御姐慌忙抬起了头,张着期盼的双眼问我道,“真的?”

“恩!”我很用力的点了点头,认真回答道,“真的!”

御姐腼腆的一笑,为自己刚才的反应解释道,“姐就是舍不得你走!”

“姐!我知道!”我看着御姐的眼睛,我想用我的眼神告诉她,我是不会离开她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第二支队伍已经上场了。演唱的是一首英文歌。但跟我想的一样,虽然这只乐团的名字叫BT,但实力显然不够BT。已我这个不够专业的评审来评定,他们的实力远没有露西他们强。就算从现场的反应来看也不如刚才露西他们表演的好。

BT平平的结束了他们的表演,就连他们自己都好像明白了双方实力的悬殊,鞠了个躬后低着头摇了摇走到台下。接下来时评委打分时间,毫无悬念的,BT被淘汰了,梦宇思枫成功晋级。

电视里传来了6人的欢呼声,还有互相之间的拥抱。下台后没一分钟,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我知道肯定是左诗诗这丫头来我这邀功了。我接起电话,首先开口说道。

“恭喜啊!晋级了!”

“你真的在看啊!我还怕你没看到呢!”左诗诗难掩心中的兴奋,声音都响了好多。

“呵呵~怎么会呢!你让我看我怎么敢不看嘛!”

“你真的那么听我的话?”左诗诗突然问道。

我想了想,似乎没有逃避这个问题的必要,“当然!你可是大小姐,我哪得罪的起啊!”

“咯咯咯~”电话里传来左诗诗开心的笑声,“看在你那么乖的份上,一会我们有庆功宴,你也一起来吧!”

“啊?你们的庆功宴我来?不好吧?”

“我叫你来就来,我看谁敢说不好!”左诗诗大声说道,好像是故意说给她身边的人听的一样。我心里一阵高兴,其实本来我就想去,去那就可以看到露西,虽然很有可能连一句话都说不上,但只要能看到我就很满足了。不过我也担心被人误会,特别是李梦瞳,要是被认为还在纠缠露西那岂不是糟糕透了。没想到左诗诗阴差阳错的帮我解决了这个问题,这样一来我就可以以去看左诗诗的名义去看露西了。

我慌忙答应道,“那好吧,一会比赛结束你给我电话!”

“恩!那我先挂了哦!”

“拜拜!”

“拜!”

“怎么?一会要出去?”我刚挂电话御姐就问我。

“噗~”我忍不住一笑,“姐你怎么越来越像管家婆了啊!”

“你说什么!谁是管家婆!”御姐说着站起来用沙发上的抱枕打我。

我一边求饶一边说道,“我错了我错了,左诗诗他们不是比赛赢了吗?一会有庆功宴,让我一起去!”

“哼!你是想去见你的旧情人吧!”御姐一语道破天机。

不过天机之所以说是天机,是因为就算被道破了你也不能承认,所以我否认道,“哪啊!左诗诗硬拉我去的!”为了加强可信度,我铤而走险倒,“你要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推掉!说我要在家里陪你!”说着我装模作样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好了好了!”在我还没按下号码之前,御姐就拦住了我,“我相信你了!去吧!记得早去早回!”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不经觉得有些后怕,好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要是御姐跟我死缠到底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看完比赛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接到左诗诗电话后就出门奔赴约定好的地点。左诗诗告诉我的地点是横穿本市的一条江边上的露天餐厅。在这里可以边品美食边看江景,伴随清凉的江风吹过发髻,远处传来一阵轮船的鸣笛声,让人十分惬意。

我到的时候乐团的六个人已经到了,远远的我就看到他们六个坐在离江最近的位置上。

“HI!”我边打招呼边朝他们跑去。

在做的六人都发现了我,其中天浩和左诗诗看见我是一脸的喜悦和兴奋,李梦瞳和周梦蝶则是面无表情,露西虽然强忍着镇定,但还是在不经意间露出一丝渴望,一丝只有我能读懂的渴望,只有那个伊尚源,是一脸厌恶的看着我。

“你来这里做什么?”等我跑近后伊尚源首先冲我说道,语气十分的强硬,态度也不是很好,似乎对于他来说我更像是个不速之客。

伊尚源并不友好的开场白让我陷入一阵尴尬,正不知道该如何圆场时左诗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是我叫他来的!怎样?你有意见?”

伊尚源看了左诗诗一眼,又转头看向我,目露凶意,但只有我一个人看到。不过他并没有再说什么,用眼神偷偷的给了我一个警告后转回去低头喝他的咖啡。

“晓枫!过来坐这!”左诗诗不知从哪里搬来一把椅子放到了她自己的身边。

我朝桌子四周扫了一眼,发现露西身边并没有空位,于是只好朝左诗诗走去,在她身边坐下。只是我刚一坐下,一道杀人的目光就向我射来,没错,这道目光的发源地就是伊尚源。

其实我明白伊尚源为什么这么仇视我,还不是因为我身旁刁蛮的左诗诗。伊尚源对左诗诗有意思是谁都看的出来的,从理论上来讲他们两个才叫门当户对,可是这个理论在实践中似乎站不住脚,左诗诗并不买伊尚源的账。

其实有一点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左诗诗对我会比对伊尚源显得更热情,似乎已经不能用热情这个词语来形容。只是我的心中隐约感到一些不安,不安的源头在于最近左诗诗跟我说话的语气,还有看我的眼神。

为了缓解尴尬,我在自己的杯子里倒了一杯酒,“来!这杯酒算我祝贺你们今晚旗开得胜!干杯!”

“干杯!”我刚一说完左诗诗就兴奋的配合着我举起杯子。

第二个举起杯子的是天浩,第三个是李梦瞳,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原本我以为李梦瞳会跟伊尚源一样憎恨我,但是从他们到这个城市以来李梦瞳对我似乎并没有露出一丝的敌意。

紧接着周梦蝶和露西也举起了杯子,最后一个举起杯子的不用说也知道是伊尚源,他还是在左诗诗的威逼之下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杯子。众人一声干杯之后,一仰头,干掉了杯中的酒和饮料。

今晚的江风很醉人,有种就不醉人人自醉的味道,几杯酒下肚后大家喝的更开心了。一开始的拘束已荡然无存,就连和李梦瞳也时不时的会说上几句话。

“不行不行!就这么喝酒太无趣了!咱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这个酒瓶子转到谁谁就指定一个人提问。”天浩说道这里举起一个酒瓶说道,“被提问的人一定要说真话,要是说谎那么就保佑他最爱的人倒霉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