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68】坠子

轮回在如雷般的掌声中走了,但他们永远在他们的粉丝心中。剩下的三个队伍,一只队伍是我们,一只队伍叫做倾城,因为她们是由五个长相倾国倾城的少女组成。还有一只队伍的名字叫做天蝎,这也是我重点怀疑的对象。

天蝎的成员是五男一女,每个人给别人的感觉就是霸气。是玩重金属的。最重要的是在我看来他们的水准并不在轮回之上,甚至可以说是四队里面最粗糙的。这也为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提供了动机。

但这份怀疑很快就被淹没在了晋级的喜悦中,剩下的三支队伍会在下个礼拜开始为期将近一个月的冠军赛。期间每个礼拜天的晚上都会上演不同的表演,然后按短信投票数来进行排名,最终短信投票数最多的队伍就是本届的冠军。

一夜狂欢,大家玩的都很尽兴,就连对我有意见的伊尚源也开始会跟我开玩笑了。到最后结束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喝高了,眼前的东西开始模糊,反应也慢了很多。

我已经忘记是谁送我回家的了,只是回到家的时候屋里的灯市暗的,我在墙上搜寻了一会才找到开关,打开灯关上门,发现沙发上躺着一个女的。我把脸慢慢的贴近,仔细的看了看半响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御姐。

也许是我贴的太近了,身上浓重的酒味把御姐给熏醒了。御姐睁开眼睛,发现我的脸和她只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先是一惊,脸上一红,然后反应过来小心的坐起身,深怕跟我有所接触。

“玩的高兴也不用喝那么多酒啊!”御姐抱怨了一声,站起身想要去给我倒水。

就在御姐的身体经过我身边的一刹那,我不知从何而来的反应,一把拉住御姐的手用力把她拽了过来。朦胧中,御姐的脸比平时更加漂亮诱人,我盯着御姐的脸仔细的看着,脸上堆着笑,御姐的身子紧贴着我,我能感觉到她的呼吸正在加速。

看着看着,御姐的脸在我面前慢慢变了形状,变成了另外一张脸,“露西?”我已经失去了辨别能力,“对,我面前的就是露西!”心里有个声音这么告诉我。我的脸越靠越近,轻声说道,“你知道吗?其实我多想你是我一个人的?露西~”

当我说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御姐的身子已紧,用力的推开我,转过身去不再看我,更贴切点说是不让我看,背对着我说道,“晓枫你喝醉了!”说着径直走进厨房,倒了一杯水出来喂我喝了下去。

一杯水下肚,我的意识有了些许清醒,至少我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是御姐,而不是露西了。我的头痛的要命,也许是因为酒精的关系,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难受的地方。

御姐轻轻的拍着我的背想要让我舒服点,不知不觉,我的头慢慢靠在御姐的肩上,在她的轻抚之下,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御姐熟睡的面容。我的头枕在御姐的腿上,侧躺在沙发上,就跟那次陈殷殷在车里睡在我腿上一样,只不过我的身上多了一根毛毯。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我知道自己昨晚是喝醉了,所以我拼命的回想,想要想起点什么昨晚发生的事。但想到的却只是一些零星的碎片,似乎我见过露西,而且还跟她靠的很近,但后面发生了什么我却忘了。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这些记忆是不是真的,因为我没有理由会跟露西靠的很近,更别说发生什么了。所以我还是把这些记忆当成了醉酒后的假象。

不知什么时候,御姐已经睁开了眼睛,正静静的盯着我看。我慌忙从她的腿上起来,道歉道,“姐!不好意思,昨晚我喝多了!”

御姐微微一笑,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摇摇头,眼神温柔的看着我。这样的眼神配合上御姐脸蛋完美的弧线,简直让我有点陶醉。哎呀!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一个礼拜很快就过去了,决赛的第一场比赛马上就要开始,我怎么能错过如此盛宴,很自然的我从左诗诗那里搞到了三张门票。

决赛就是决赛,号召力大的惊人,场外的人数和上个礼拜比起来翻了一翻,上个礼拜至少还能用走的,这次只能用钻的了。当我钻进场内的时候,却发现场内也并不宽敞,一样比上个礼拜多了好多人,组办方为了多收门票钱,在舞台周围原来就并不宽敞的舞台上多加了两排椅子,最前面的观众基本要抬头九十度才能看到台上的表演。

想到这里我不禁为如此商业的演出叹息,不过这并不影响我看比赛的心情。学着上次一样,我钻过人群走向乐队的休息室。门口依然有一个挂着工作牌的工作人员看守,不过这次换了个女的。有了上次的经验,我面无表情不慌不忙的走了进去,等着被她叫住。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我经过她身边后,身后急传来了女人的叫声,“不好意思,这里是乐队休息室,观众是不能进入的!”

我转过身,不慌不忙对她一笑,“我是梦宇思枫的替补主唱!”

女人听后脸色一变,赶紧说道,“哦~是吗,那太不好意思了,请进!快请进。”女人边说边弯腰,恨不得把我抬进去。

我重新朝里走去,心里不禁觉得好笑,真不知道她站在这里是干嘛的,一句话就能进来,也不看看证件。不过好在是这样,否则我怎么进去呢。

推开休息室的门,这次并没有看到天浩在和谁打闹,而是跟所有人一样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等着比赛的开始。我觉得屋里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使得我都不敢大声说话。看样子大家都对这场比赛很重视。

众人见我进来,只是抬头看我,有的对我微笑有的对我点头,反正是打过招呼了。只有左诗诗特别与众不同,慌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冲到我面前,笑着说道,“你来啦!”

安静的房间里突然出现左诗诗的声音,引的众人都朝我这边看,看见左诗诗站在门口对我嘘寒问暖,投来了几股难以理解的眼神。

我尴尬的对着左诗诗一笑,没有多说什么,主要是怕再次引起众人的围观,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下。

左诗诗搬了把凳子坐到我身旁,慢慢靠了过来,小声的对我说道,“我好紧张啊!”

我侧过头看着她,露出一个略表安慰的微笑,“别紧张,就按平时排练的时候演,凭我们的实力拿下冠军不会有问题的!”这是一句安慰的话,我想左诗诗也能听明白,虽然我们的实力不差,但另外两组的实力也并不弱,轻敌的下场只有出局。

好在左诗诗明白了我的意思,回了我一个微笑后说道,“你要在台下为我加油哦!”

“那是肯定的,我会一直为你们加油的!”

“不是我们,是我!”左诗诗纠正道。

“有区别吗?”

左诗诗用脚轻轻踩了我一下,“当然有区别啦!”左诗诗说着就要发表长篇大论解释起来。

我不愿让左诗诗把时间Lang费在解释这些没用的东西上,最重要的是我也没兴趣听,所以慌忙打断组织到,“好了好了,你说有区别就有区别吧,别说话了,好好静静心,比赛马上开始了!”

左诗诗见我不愿听她解释,嘟着小嘴白眼看我,却又不好多说什么,突然眼睛一转,看到了我脖子上的一根红绳,也不经过我同意就伸手从我脖子上摘了下来。

我怕一挣扎弄疼自己,所以没敢动,等着左诗诗把身子拿下来后才发现是御姐送我的那条情侣项链,一条在我脖子上,一条在御姐脖子上,只是我平时都放在衣服里,所以没人发现罢了。

“你干什么?”

“这个挂件还挺好看的嘛!”左诗诗看了一眼后说道。

“呵呵~你喜欢啊?那我下次买给你!”我对着左诗诗一笑。

“干嘛下次,这个不能送我吗?”

“额~这个……”我犹豫片刻,不知道该怎么跟左诗诗解释,只是说道,“这个不行,这个也是别人送我的,对我有纪念意义,所以不能给你!”

好在左诗诗任性归任性,却还明白点道理,听我这么一说也不再多说什么,笑着答应道,“好吧,你记得下次要给我买一根哦!”然后眼珠又是一转,我心里明白看样子这丫头又有什么鬼主意了,于是先问道,“你想说什么?”

“嘻嘻!不能给我,那借我带一晚上总可以吧?我希望比赛的时候有你的一样东西可以陪着我!”

“呵呵~”我被左诗诗的想法逗的一笑,真是个长不大的女孩,不过也随她吧,反正借一下我也没损失,说不定这样还真能让她排出紧张呢!“好吧!”我笑着回答道,然后从左诗诗手里拿过坠子亲手挂在了她的脖子上。

(PS:书马上结尾咯,希望各位多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