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71】失声

六人站上舞台,背景音乐响起,左诗诗和李梦瞳站在最前面,一左一右各自拿着麦克风。今天的比赛歌曲是叮当和阿信合唱的花火,在上个礼拜我已经听他们排练了不知多少次,所以心里已经有了些底,根据之前两只队伍的表现,如果不出意外我们正常发挥的话,一定不会比他们差。

“无所谓短暂无所谓永久无所谓快乐会紧接着伤痛无所谓挥霍无所谓冲动只要能够曾经感动写一句短诗写一部小说只要一秒精彩就能够隽永写一种回忆无论过多久我都能够微笑泪流”

左诗诗跟着旋律唱着一边打着拍子一边向台下挥手,而李梦瞳则超越原唱的发挥,在后面用低沉的男音帮左诗诗和声,两人配合的相当完美。台下先是一片安静,当左诗诗和李梦瞳两人唱完第一段后爆发出如雷的掌声。

左诗诗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眼神扫视台下的观众,算是跟他们打招呼,然后两人一左一右侧过身,开始跟两边的观众互动。左诗诗面对的这侧刚好可以看到我,在和观众一一拍手之后最后把眼神停留在了我的身上。

我看着左诗诗,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点点头。很快左诗诗接受到了我的讯息,不知有意还是无心的把手放在胸前,我朝她手放的位置看去,原来是我暂时借给她的挂件。

左诗诗一个回眸转身,开始跟李梦瞳来了一段情歌对唱,把现场的气氛带向了另一个。

“天空正绽放无数花火短暂美丽的花火没有空去想明天以后如果爱情是一场花火一闪即逝的花火我也要去追求~”

随着左诗诗一个拉长的高音,台下的热情一Lang盖过一Lang,歌曲即将进入尾声,ending是李梦瞳的rap。我紧张的心情慢慢开始缓解,我想所有的人都跟我一样,因为对于李梦瞳的唱功我们是再放心不过了,而且现在又马上结尾了,看样子是不会出现什么纰漏了。

可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天不如人愿,就在我们每个人都信心满满的时候,几个嘶哑的破音把我们每个人都惊出一声冷汗。

“我们还有多少的时间能蹉跎我们还有多少的时间能相拥还能等多久还能爱多久还能够让花火灼热灿烂多久我们还有多少的时间能蹉跎我们还有多少的时间能相拥还能等多久还能爱多久还能够让花火灼热灿烂多久”

两段一样的RAP,配合着左诗诗的海豚音,原本是个很漂亮的结尾。可这就好像是个奇迹,唱功比我还要好的李梦瞳居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在最后一段快要结束的时候,居然整句歌词里都充满了厚重的痰音,好像是有一口痰卡在喉咙里一样。

我们傻了,在场的观众也傻了,李梦瞳彻底的傻了,我想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这也许是他唱歌一来犯的最低级的错误,而恰巧这最低级的错误却犯在了最关键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