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71】失声

六人站上舞台,背景音乐响起,左诗诗和李梦瞳站在最前面,一左一右各自拿着麦克风。今天的比赛歌曲是叮当和阿信合唱的花火,在上个礼拜我已经听他们排练了不知多少次,所以心里已经有了些底,根据之前两只队伍的表现,如果不出意外我们正常发挥的话,一定不会比他们差。

“无所谓短暂无所谓永久无所谓快乐会紧接着伤痛无所谓挥霍无所谓冲动只要能够曾经感动写一句短诗写一部小说只要一秒精彩就能够隽永写一种回忆无论过多久我都能够微笑泪流”

左诗诗跟着旋律唱着一边打着拍子一边向台下挥手,而李梦瞳则超越原唱的发挥,在后面用低沉的男音帮左诗诗和声,两人配合的相当完美。台下先是一片安静,当左诗诗和李梦瞳两人唱完第一段后爆发出如雷的掌声。

左诗诗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眼神扫视台下的观众,算是跟他们打招呼,然后两人一左一右侧过身,开始跟两边的观众互动。左诗诗面对的这侧刚好可以看到我,在和观众一一拍手之后最后把眼神停留在了我的身上。

我看着左诗诗,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点点头。很快左诗诗接受到了我的讯息,不知有意还是无心的把手放在胸前,我朝她手放的位置看去,原来是我暂时借给她的挂件。

左诗诗一个回眸转身,开始跟李梦瞳来了一段情歌对唱,把现场的气氛带向了另一个。

“天空正绽放无数花火短暂美丽的花火没有空去想明天以后如果爱情是一场花火一闪即逝的花火我也要去追求~”

随着左诗诗一个拉长的高音,台下的热情一Lang盖过一Lang,歌曲即将进入尾声,ending是李梦瞳的rap。我紧张的心情慢慢开始缓解,我想所有的人都跟我一样,因为对于李梦瞳的唱功我们是再放心不过了,而且现在又马上结尾了,看样子是不会出现什么纰漏了。

可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天不如人愿,就在我们每个人都信心满满的时候,几个嘶哑的破音把我们每个人都惊出一声冷汗。

“我们还有多少的时间能蹉跎我们还有多少的时间能相拥还能等多久还能爱多久还能够让花火灼热灿烂多久我们还有多少的时间能蹉跎我们还有多少的时间能相拥还能等多久还能爱多久还能够让花火灼热灿烂多久”

两段一样的RAP,配合着左诗诗的海豚音,原本是个很漂亮的结尾。可这就好像是个奇迹,唱功比我还要好的李梦瞳居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在最后一段快要结束的时候,居然整句歌词里都充满了厚重的痰音,好像是有一口痰卡在喉咙里一样。

我们傻了,在场的观众也傻了,李梦瞳彻底的傻了,我想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这也许是他唱歌一来犯的最低级的错误,而恰巧这最低级的错误却犯在了最关键的时刻。

即使大部分观众都很包容,但是台下还是传来了几声刺耳的嘘声。大家站在台上,有点不知所措。

幸好这个时候主持人反应快,走上台圆了圆场,“好!谢谢www。qb5200。Com梦宇思枫为我们带来的精彩演出,请你们到后台稍作休息!”六人这才反应过来,向台下鞠了个躬后回到后台。舞台上交给了主持人。

接下来时短信评比,现场点评,还有嘉宾表演,反正是不能让舞台上空出来,这种节目赚的就是收视率,只不过现在的我们,已经完全失去了看下去的兴趣。

“怎么搞的?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左诗诗一下台就抱怨道。

“诗诗!别说了!”我小声的组织左诗诗说下去,我想我们要做的不是互相责怪,而是体谅。

现在的李梦瞳,像是一个被抽走灵魂的木头人一样站在那里,面无表情,不禁让人担心起来。这个时候露西走到李梦瞳的身边,把手搭在他肩膀上,微笑说道,“梦瞳,你也别太在意了,可能是因为太紧张了,这还是第一场比赛,后面还有两场,我们加油就是了!”

李梦瞳抬眼看着露西,依旧面无表情,片刻后慢慢的摇了摇头,但我们谁也没明白李梦瞳摇头的原因,大家以为李梦瞳还在责怪自己,纷纷上去安慰。

“梦瞳,露西说的对,这只是个意外,我们还有机会的!”天浩也安慰道。

李梦瞳依旧摇头,正当我们露出疑惑的面容时,李梦瞳开口说话了,可就是这么一说,让我们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不是,不是意外!”李梦瞳的声音居然是沙哑的,就像是一个人一口气抽了一麻袋香烟一样,我们所有人都惊出一身的汗。

“梦瞳!你……你怎么了?你的声音……”露西急切的问道,眼里露出让我嫉妒的关心。

“我不知道……”李梦瞳面无表情傻呆呆的说出这三个字,一副即将崩溃的样子。我想李梦瞳比我们更受打击,一副好好的嗓子居然毁成了这样,换成谁能接受呢。

五秒钟后,我反应过来,“先别说这么多!快去医院,也许只是小问题!”众人被我一提醒,也都反映过来,两人一左一右的搀扶着处于痴呆状态的李梦瞳往外走去。

到了外面,等候的粉丝已经不能用人山人海来形容。见我们提前出来,一窝蜂的围过来,把路堵的水泄不通。我急了,冲着人群大声喊道,“让开!都给我让开!”我和天浩在前面开路,露西左诗诗伊尚源在后面扶着李梦瞳,六人好不容易走到停车上,上了伊尚源和左诗诗开来的车。这才摆脱这群疯狂的粉丝。

到了医院,我们五人把李梦瞳簇拥在中间,挂了个急症,把李梦瞳送进了观察室。医生拿着手电筒在李梦瞳的喉咙处照了又照,接着又做了一系列的检查,而李梦瞳依旧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人,任由医生对其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