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女商
字体:16+-

第一卷_第一百一十六章 云糕不吓人

怎么回事?铺子里的鼠蚁虫儿的,早都被离歌清了个干净,难不成云糕里还能混进去一只蝎子虎不成?

“说仔细了!”百里晴一声追问。

大伙计不敢耽搁,“张家小孙儿吃了云糕上边一层果冻,张家奶奶非要说不能吃,带着孙儿去看了大夫,大夫说不出个子丑寅卯,张奶奶便来铺上要个说法。”

真是少见多怪,蛋糕上加上一层果冻,就是为了好看好吃不是,弄的这般大惊小怪的,百里晴摇摇头,跟着大伙计,去见张家奶奶。

“百里员外呀,我家三代单传,就这一个孙儿,你快些给大夫说说,这层透亮的皮子用什么做的。”张家奶奶说的着急,拄着拐棍的手,都跟着颤抖。

“张家奶奶莫急,这层透亮的皮子是能吃的,不信我吃给您看?”百里晴说罢,就让活计拿了几块糕点来,直接揭掉上面一层果冻,吃进嘴里。

不料,张家奶奶根本不信,嘴里骂着:“你这黑心的商户,为了几个小钱,就用这等伎俩,要是我孙儿出个好歹,我,我老婆子非要你陪我家孙儿性命!”

一旁的百姓看不下去了,站出来说了句:“百里员外,这层皮子能不能吃你自己清楚,真别为了这几个小钱,害了张家小儿的性命。”

老娘做个果冻,怎么就弄成害人偿命了?百里晴想着生气,只见张家奶奶气恼的往凳子上一座,委屈一声:“众位街坊,我张家三代单传,就这一个孙儿呀!”

“张家奶奶,我家的果冻皮子真能吃,您要怎么才相信呢?”幕掌柜一句恼音,今天早上才收拾完一群泼皮,这会张家奶奶跟着捣什么乱?

街坊们看着,也跟着议论起来,百里晴压着火气,起了身,问了大家伙一句:“今天买我家红豆羹、芸豆卷、凉糕、山楂糕这几样点心的街坊,可有人吃坏了肚子?”

“没有,我吃了好着呢!”

“就是,这几样点心跟那透亮皮子有什么关系?”

看着街坊们表示没有吃坏肚子的,百里晴眼中闪过一丝精明之色,“不瞒大家伙说,这些点心里,就有做透亮皮子的原料,既然大家伙没吃坏肚子,证明我家做的点心能吃!”

百里晴说罢,给幕掌柜递了个眼色,幕掌柜会意道:“各位街坊,百味楼的酱肘子卖了有十年了吧?这可是我家酒肆的招牌菜,可里头的调料,就不好给大家说了,若是大家伙都知道了,那我家的酱肘子可就卖不出去了。”

“对,是这个道理,这也是人家店里的方子呢。”

“也是,百里员外既然说能吃,那我也买一块。”

见街坊们不闹事了,百里晴吩咐了句:“大伙计,多切几块云糕,给街坊们尝尝。算是铺子请客,不收大家的银子。”

街坊们听到这等好事,全都高兴地跟着伙计,去尝云糕了。

最后,那张家奶奶也没了招数,可怜巴

巴的看看街坊们,郁闷的撇着嘴儿。

“张家奶奶,您别生气了。”幕掌柜笑眯眯的递上一块山楂糕,“张家奶奶尝尝,这山楂糕最是开胃,酸甜的,可好吃了。”

张家奶奶咬了一口,咂咂嘴,夸奖了一声,“好吃,幕掌柜,你刚说什么来着,这糕开胃?快,给奶奶包上一斤,你不知道,我那小孙子,一天吃饭可难了,奶奶给你跟东家赔不是了。”

“奶奶这可使不得。”幕掌柜一声客气,赶紧给百里晴递了个眼色。

“张家奶奶客气了,您也是担心孙儿不是?我们这些做小辈的,怎么能跟您计较呢?”百里晴小声甜甜,听的张家奶奶都甜到心里,痛快的付了银钱,提着点心,被幕掌柜送出铺子去。

“幕掌柜,走,去百味楼吃饭,快饿死了。”百里晴一声吩咐,幕掌柜脸上为难,看看伙计们,刚才掌柜不在,小伙计们可都饿着肚子呢。

百里晴转转眼珠,来了主意。与幕掌柜附耳一句后,幕掌柜笑的满心,点了点头,走到大伙计跟前,交代几句话后,大伙计也是跟着会心一笑。

没一会工夫,百里晴和幕掌柜去了百味楼,大伙计一撸袖子,摆出一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架势,吆喝了一嗓子,“大家伙还觉得哪种糕点有顾虑?”

街坊一看,这可是免费吃的好事啊,各自说着想吃的点心,大伙计一声吩咐,将街坊们有顾虑的点心满满拿出一盘,让铺子里伙计们站成一排后,各自拿一块,当着大家的面儿,吃了个香甜。

消灭完一盘点心,大伙计又问了句:“街坊们还觉得哪种点心不放心?我带着伙计们,当着大家的面儿吃!”

“啊,不是让我们吃啊?”

“那算了,我还买了点心,快些回去呢。”

看到街坊一个个失望的模样,大伙计开心一声:“各位街坊,刚才百里东家说了,原来铺子里,买一斤点心送两块,现在改成送四块,刚才柜上的伙计已经准备好了几样点心,大家赶紧买嘞!”

百姓就是图个实惠,一听有这等好事,自是高兴的挑选点心去了。

大伙计在一旁捂嘴偷笑,东家这法子太好了,让伙计们垫了肚子,有让百姓们无话可说,想想自己都乐呵。

“这一包红豆羹和一包桂花糕各样半斤,这一小包是铺上送您的四种点心,一共三百大钱,您吃的好了,下次在来。”柜上的伙计麻利的收了银钱,客客气气的将点心递到随从的手里。

主仆两人出了百云阁的院子,那个身着蓝色暗纹缎袍的瘦高男子走在前面,一声冷笑,“这丫头,太鬼了,难怪贺老三斗不过她!”

“少爷也太高看她了!”手提点心的小跟班不屑道:“连贺家都不是彦家的对手,她一个才成家立户的丫头,能有多大能耐。”

彦少爷没有答话,冷峻的目光里,透着精锐,好似一个伏击的猎手,

随时在等待着猎物……

草草吃过午饭,百里晴在百味楼的雅间里,看着小翠登记的花篮礼品名册,看到花篮的名单里,有一个叫彦安的名字,想着不是中城的人,便随口问了句:“这个彦安是谁?可是几位父亲的朋友?”

“不是。”小翠仔细想了想,“他家便是上城大户之一的彦家,他在家中排行老二,人阴的很,很少在生意场上走动,这次来中城,也是来开杂货铺子的,您可仔细了咱家的铺子,别被这厮给欺负了去!”

百里晴听着不爽利,恼了小翠一句:“这丫头,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你家小姐怕过谁?”

“不是,小姐,您不知道。”小翠轻轻推开门,看走道里也没有伙计,关好门后,附耳低声道:“他家就是在今年官采生意上夺魁的彦家,只怕来者不善。”

“哦。”百里晴饶有意味的答应一声,“没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老娘不怕他。走,在去铺子里看看,顺便把明天备货的事儿给幕掌柜说说。”

一直忙活到晚上闭店时分,百里晴都呆在铺子里,关了院门,大家伙都累的不行,开业第一天,生意实在是太好了,本来百里晴还在寻思如何宣传铺子,没想到这捣乱的贺老三还给铺子帮了忙,这下,不出几天的工夫,赶脚的商户们便能知道了百云阁的快餐有多么快捷实惠。

点心卖的也不错,铺子开业前三天,都会赠送不重样的点心,铺子里还有意挑选贵的点心送,百姓看在眼里,自然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一个个高兴的掏着银子,有些才买回去,家里人一说好吃,又来铺上买点心。

“东家,云书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您要先听哪一个?”幕掌柜一声逗弄,百里晴眨巴一下眼睛,“先说坏的,说完了老娘好处理。”

“铺子里的礼盒卖空了,所以还要借您府上丫鬟来装些礼盒才好。”幕掌柜说的理直气壮,好似百里晴府上的丫头们,就该给他装礼盒似的。

“不可能,昨晚为了图吉利,礼盒一共装了六十六个,今天一天都卖空了?”百里晴说着不相信,昨晚,看铺子上伙计笨手笨脚的,就让府上的丫头们来帮忙装的礼盒,这还真奇了怪,礼盒就这么卖空了?

幕掌柜露出一抹好看的微笑,拿着账本念读道,“王员外订走十五盒,李员外上午买走一盒,下午定走两盒,说是送人,贺员外下午派人来订走十盒……”

“行了,小翠,回府叫丫头们过来。”百里晴长叹一口气,今天幕掌柜之所以理直气壮的要用府上的丫头,都是当时自己非改小了竹篮礼盒的缘故。

“多谢东家了。”幕掌柜笑的眉眼弯弯,那表情,好似得到了糖果的孩童。

造孽,好在礼盒只定了二百个,用完了,老娘立马改大尺寸,让你在白用我家的丫头们。百里晴想着心里来气,撇了幕掌柜一眼,“坏消息给你解决了,好消息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