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女商
字体:16+-

第一卷_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来挑拨人

逍遥楼内,一位相貌秀丽的锦衣公子跟在洛公子身后,由鸨儿带着,去了那紫苑幽香的后楼。

“小红柳!”花娘娘一声斥骂,“你个死丫头,做下这等丢人事儿!且自己跟洛公子说仔细了,怎么罚你,全凭晴儿一句话!”

“洛公子……”小红柳细了声量一声娇音,晶莹的泪珠在眼里打着转儿,轻轻一伸娇嫩似藕白如雪的手臂,便是一副柔弱可人的小样儿。

因为百里晴在身边,四老爷可不好有什么动作,微微轻咳一声,百里晴转转眼珠,装作没看见的模样。

真是个红颜祸水呀!花娘娘真是**姑娘的好手,这等尤物,来往的香客看到这等娇容,哪里还有能站住腿儿的?百里晴心里暗自思量道。

“给我跪好了!”花娘娘一瞪眼睛,小红柳赶紧收敛了风月场上的娇容,怯生生的看看百里晴,规矩的回起话来。

“妈妈将孔雀金钗给了清雅姐姐,小红柳看着眼馋的很,听姐姐说这是百里家今年的新品,想来百宝楼的掌柜好久没来喝我的香茶,便使小厮送去荷包,谁知那掌柜使诈,骗我说能做个一模一样的金钗送我,小红柳这才借了清雅姐姐的金钗,惹了这等祸事。晴儿公子,您可,可轻点发落小红柳啊!”

看着小红柳那如惊弓之鸟的小样儿,花娘娘气的一摆手,“晴儿,这死丫头为了支钗坏了你的大生意,要打要罚任由你。”

“怎么罚都行么?”百里晴冷静的一声疑问,引来四老爷一个侧目。花娘娘则有心看看百里晴要如何惩罚小红柳,便应了句:“嗯,全由你。”

百里晴起身走到小红柳面前,“那便发你帮我将坏掉的生意补回来。”

“啊!”小红柳一声惊呼,“晴儿公子饶命呀!您那银楼,日进百贯,月进千两的,便是将小红柳再卖十回,也赔不上您损失的银钱呀。”

“那是了。”百里晴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所以你要帮我收集了彩旗行姑娘喜欢的花样,还要帮着黎叔选出好花样,这两条能做到吗?”

“能!”小红柳伸手一抹小泪,保证道:“小红柳保证给晴儿公子盯准了彩旗行的风吹草动,旁的不敢说,彩旗行的珠宝首饰,小红柳最上心了,一有消息,一定就给晴儿公子送去。”

真有晴儿的,花儿香赞许的投去一个眼神后,正了正身子,吩咐了句:“晴儿大量,不与你计较过往,若在做不好这差事,我花儿香自不饶你!”

“是,花娘娘。”小红柳甜甜答过一声,欢喜的起了身子,谢过百里晴后,出门前还不忘给四老爷抛个媚眼,看着花儿香无奈一摇头,讪讪一笑,“晴儿,这死丫头就这幅皮样,你别往心里去。”

“花娘娘客气。”百里晴微微一笑,乖巧的座回位置上。

“小红柳就爱打扮,你让她选首饰花样可是找对人了。”花娘娘想想,又嘱咐了句:“若她敢有怠慢你的大事,尽管说与我,看我不扒了她的皮!”

回府的路上,百里晴才从四老爷嘴里知道,原来花娘娘手下的姑娘,若犯了这等错事,轻则打肿了皮肉,重则送交官府,同时,还要狠

狠罚笔银子。若是花娘娘知道百里晴这等轻饶,定不将处罚的权利交给百里晴,直接打肿的皮肉,让这丫头好生涨涨记性。

而此时,百里府上,百里溪正气呼呼地从马车上下来,听丫鬟说大姐百里慧还在府上,立即让丫头带她去寻百里慧。

“呦,小妹放学真是够早的呀?”百里慧和善这眉眼,笑着走到百里溪面前。

“哼!”百里溪将孔雀琉璃钗重重拍在桌上,生气的大喊一声:“你送我的钗,快让我被笑死了!”

百里慧一挑细眉,眼中闪过一抹报仇的快意,“妹妹这话是如何说?”

“同学笑我,家里还开着首饰铺子,什么首饰不好带,带着跟青楼头牌的首饰一样!”百里溪说着委屈,抬手便要将孔雀琉璃钗摆个粉碎。

“妹妹这是作甚?!”百里慧赶紧从百里溪手里夺过金钗,叹过一口气,“这便是你那天天嘴上挂念的二姐……不说也罢,姐姐这就放铺子里给你换了零花钱,来人,给小妹三两银元宝。”

三两足色银元宝放在百里溪面前,百里慧使个眼色,丫鬟接过金钗退了出去后,百里慧才拿着手帕,给百里溪拭过泪珠,好言道:“你那二姐毕竟跟咱姐俩不是一个父亲,能真心待你好么?以后做事留上三分心,小心和今天一样,被同学笑去。”

“知道了。”百里溪答着心里不解,中午时候,看着孔雀钗分明是在大姐头上,看着好看,说了几句好听的,大姐就大方的将钗送给自己,还亲自插在自己发髻上……这,怎么就跟二姐过不去了?

晚些时候,听丫鬟禀报二小姐回府,百里溪只身来到百里晴院里。

“溪儿见过姐姐。”

见妹妹来了,百里晴笑着招呼溪儿坐下,吩咐小翠拿出好吃的点心招待溪儿。

百里溪无心的吃了几口点心后,淡淡问了句:“姐姐可知那孔雀琉璃钗的花样是青楼头牌所带?”

一听这孔雀琉璃钗,百里晴就气不打一处来,还是压着火气,说了句:“知道,第一支孔雀钗便是被逍遥楼的花娘娘买去的!”

“呜!”百里溪咧着嘴,直接哭了出来,扔了手上的点心,便要夺门而出。

“小翠,给我拉着她!”百里晴一句果断,看溪儿被小翠按回椅子上,嘴里还喊着:“你让小翠放开我,有本事害我带着丢人的首饰,就别拦着我去找母上。”

“等等,你给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百里晴被妹妹这句责怪弄的没了头绪。

百里溪哽咽着声音,将中午时分,她是如何得到金钗又如何被同学耻笑的事儿说过后,百里晴便知道了分晓,百里慧这个贱人,竟然用自己忘在花厅的孔雀琉璃钗设下如此诡计,挑拨百里溪和自己的感情,真是太可恶了!

“这枚孔雀钗,是我忘在大姐那里的。至于她为何将我的东西送给你……许是她不知道这种花样第一枚钗是被逍遥楼的花娘娘订走的罢。”百里晴眼里划过一抹纠结,思量片刻,还是跟了句:“溪儿,以你的年岁,应该有自己的判断了,至于那笑你的同学,下次在这么笑你,你便回他……”

回他什么?”百里溪止住哽咽,平日里,这可恶的同学没少欺负自己,眼巴巴地等着姐姐给支招呢。

“你就问他,你见过?在哪里见过?”百里晴坏坏一笑,却惹来百里溪一脸快意,“姐姐这办法好,他若说不上,我便继续问他,你是不是小小年纪,就去那些地方?”

额,老娘是不是把这丫头教坏了?百里晴心里闪过一丝心疼,想来溪儿的同学说的没错,堂堂一个百里家小姐,父亲不管,母上顾不上,长姐送只钗,还带着坏心眼。

“待姐姐的首饰铺子修好了,让黎叔给你好好做些适合你带的钗,我们隔三差五换一样,气死你那长舌同学!”百里晴许过这句后,换来百里溪慧眼一笑,擦过眼泪后,回了自己院里。

回到院中,百里溪让贴身丫鬟玉珠关了门,细细吩咐了些事儿……

她心里清楚的很,长姐那只糖公鸡,才不会突然这么大方,这里面肯定有名堂,便是让玉珠去打探消息。

以自己的年纪,应该有自己的判断了。

翌日一早,百里晴被家主叫去房中,待她出了家主房间,已经得来一道令,以后百里晴和百里慧的珠宝首饰铺子,对外是都是百里家的铺子,但铺子独立运作,一切按行规办事,不会在出这等抢生意的恶事。

待百里晴来到百玉楼,钱掌柜已经早早待在铺里,身后,还跟着三个伙计。

孔雀钗的事儿,昨儿已经跟钱掌柜说过,但被东家发现了铺子的花钗样式被盗,他自己也不免有失职之责,说来都是对不起东家的事。

“见过东家!”钱掌柜带着三个伙计行上一礼。

“昨儿我思量了许久,二楼划为细贵首饰区和订制首饰区;一楼格局大类统分不变,增加特色柜台和新品柜台。”百里晴说的开门见山,钱掌柜和三个伙计听着诧异。

“东家这是要干什么?”

“订制首饰是怎么回事?”

小伙计们窃窃私语,他们真是弄不清楚,这个东家脑子里在想什么。

“像我大婚,全套首饰就是铺子上顶尖的师傅订制的,我看上城里,有钱人家的小姐不在少数,若是私人订制,那可是独一份的,会舍不得花钱买么?”百里晴眼里划过一抹精明,全然没有昨晚熬夜思量的疲惫。

“那是!”大伙计大着嗓门一声高兴,“东家太聪明了!以后我们铺子要订制了!”

“你喊什么!”钱掌柜一声呵斥,眼睛扫了扫四周,看没引起工匠们的注意,才低声恼了句:“若被大小姐铺子抄去,我可保不住你!”

大伙计赶紧捂住自己的嘴,百里晴微微笑笑,“行了,大家以后注意便行了。我们先去二楼看看,好让师傅们改动。”

上到二楼,大伙计确定了楼上没有工匠后,钱掌柜才带着大家说起首饰区域的事来……

说了许久后,钱掌柜打发了伙计下去后,不忍问了百里晴一句:“东家,以后我们便做新娘子的生意了?”

“这个?”百里晴撇嘴一笑,“我还真没想好,一会安排完师傅,你且跟我去百茗楼,我们好好合计合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