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女商
字体:16+-

第一卷_第一百四十三章 同意小杨柳

待到俩人回到老三的宅院,也没想出什么主意来。

管家见少爷回来,启禀一声,“今天中午,厨子正好在世面上买到了新出栏的小猪肉,做了肉饼,少爷要不要吃些?”

“快快来几个,吃完好想主意。”贺老三一撸袖子,一副要好好吃一顿的架势。

小杨柳气的嘟起小嘴,埋怨一句,“刚才在百味楼,你还没吃饱?这会不帮人家想主意,净想着吃!”

贺老三呵呵一笑,“柳啊,你不知道,这小肉饼可是宫里的方子,要当年出栏的小嫩猪肉做出来才好吃,一会你尝尝,吃了好吃的,更容易想好主意!”

“哼,借口!”

“借什么口呀?”贺老三伸手一捏小杨柳的细腰,“这可是你百里姐姐当着花娘娘的面儿说过的,吃了好吃的东西,脑子才能想出好点子!”

“有了!”小杨柳忽然想到了主意,“我便说听花娘娘提过,在被你一说,就想出了这法子。如何?”

“柳儿就是聪明!”贺老三抱着小杨柳就是一口亲,真好家仆端来了肉饼,小杨柳拿了一个小肉饼塞道贺老三的嘴里,贺老三毫不客气的咬了一嘴热乎乎的肉饼。

尝过肉饼,还真是好吃的很,小杨柳吃着肉饼,动了心思,“老三,你说百里姐姐的铺子要卖这么好吃的肉饼,那该生意多好啊!”

“难不成你想把这肉饼的方子卖给她?”贺老三挑挑眉眼,逗弄道。

“卖!”小杨柳急了,将手里的肉饼往地上一摔,怒道:“你用人家几千两纹银,人家可多收你一个子的利钱?你若要好意思卖,先把利钱给姐姐补齐了,这方子你愿卖百两千贯的,我也绝不多说一个字!”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贺老三一脸贱相的哄着小杨柳,“我错了,错了,成不?现在我就让厨子写方子,不行我让府上厨子去百味楼,亲自教会她家铺子做肉饼,可好?”

“哼,这还差不多!”小杨柳转身,捏捏贺老三那胖嘟嘟的脸蛋,脸上才算消了怒意。

日头偏西,百里晴就接到一张详细的配方,在府上试着做了肉饼,果然好吃的不行。

两日后,贺老三跟小杨柳回到中城,那小杨柳的头上,全都带满了百玉楼的花钗。

“百里姐姐。”小杨柳叫的亲切,笑眯眯的走上前,挽住百里晴的胳膊,“姐姐教我的法子真好使,大哥和他爹爹都同意老三娶我进门呢!”

“额?照你这话,他二哥不同意?”百里晴笑着问道。

小杨柳撇了撇小嘴,气恼一句:“一个死脑筋账房先生,他不同意,也挨不着姑奶奶进他贺家的大门。”

百里晴心里暗笑,想来这贺家还真有意思,小杨柳帮忙借到了银子,又给他家出了这般好使的主意,贺老爷跟老大自然是同意弟弟娶进门了,反正生意人又不讲究这个,再说让那贤王爷亲笔题字的活神仙算了八字,说小杨柳能旺夫旺家的,便就这样,答应了个爽快。

至于那贺家老二,真如小杨柳所说,一个死脑筋账房

先生,都过了弱冠之年,还没娶上一房媳妇,不是东家的姑娘嫌他木讷,便是西家的姑娘不如他的意,索性就耽搁到现在,成了上城商界有名的大龄钻石王老五。

忽然间,百里晴被小杨柳头上的红色琉璃簪子给晃了眼,在看着姑娘,真是插满了一头的花簪,若是别人带了,只怕看着繁杂,可这小杨柳戴在头上,偏偏就好看的不行,没有一丝庸脂俗粉的味道。

“如此便好。”百里晴微微一笑,“与那死脑筋账房多带些礼物,以后他看着这些礼物,也会少挑你的不是。”

“好呢!”小杨柳点点头,“花娘娘也说,礼要多送,话要少说,能嫁了贺老三,是我的福气呢。”

送走来买点心的小杨柳,百里晴看着斜下的夕阳,感慨无限,真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落得早,半年多的光景,经历的事情太多,贺老三从仇敌变成了朋友,自家的铺子越做越大……

“东家!”赵掌柜一声招呼声,打断了百里晴的思绪。

“新肉饼后厨已经做好,伙计们中午吃了,都说不错,您看是不是要做个什么活动,推广一下百云阁新上的肉饼?”赵掌柜请示一句后,跟着东家看看窗外,除了冷冷清清的街道,真是看不到别的什么好景色。

百里晴想了一会,吩咐一句,“你去将百云阁的账本拿来,我且看看账目在说。”

赵掌柜出了门,百里晴一脸苦笑,这赵掌柜,做菜调味的,真是把好手,让他学着分析账本,教了几次都学不会,若是幕掌柜在,这会工夫,早说出几中做活动的办法,自己定夺就是了。至于这个老掌柜,想想都是个累。

在雅间翻过近一个时辰的账本,百里晴定下活动方案,在下月初一,只要客人在铺子里用快餐达到一百五十大钱,也就是一个吃到七成饱的水平,便可免费吃新做的肉饼,吃到饱为止。

看着是要上灯的时辰,赵掌柜带着伙计,端着几道小菜来到楼上雅间。

“行了,且先收了账本吃饭。”百里晴闻着饭香,痛快一声。

吃饱了肚子,安排完事情,直到月上树梢,百里晴才回到自己府上。

掰着手指算算,离活动还有三天,时间正好合适。

翌日,百云阁前贴出招贴,说明下月初一,铺子上新品的消息,并将活动内容写在上面,让想尝鲜的百姓们都来铺子尝尝新鲜。

万万没想到,就有那多嘴的人,给传到了上城大老爷那里。

“送肉饼?”大老爷眼里闪过一抹惊喜的神色,这死丫头可算让他抓住了小辫子!

大老爷捋了捋胡子,得意道:“来人,传这个消息去军营,正好那天是白将军班师回朝的好日子,不到半上午的光景,一大队官兵就要经过中城,只待官兵们到了,就要这个丫头的好看!”

跟班的小厮出了书房,大老爷眼角划过一抹寒意,这次,便让白将军治了你的罪,关你去大牢里,给我慧儿快快还了铺子!

第二天下午,赵掌柜正在跟百里晴汇报着肉饼准备的事儿,突然百味

楼的小伙计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东家,不知是谁将此信放在柜上,只写着让您亲启。”

百里晴拿过信来,打开信封,里面写的简单,只有两行草书,落款为百变书生。

“东家这是?”赵掌柜看百里晴的脸色不佳,赶紧上前问道。

“大老爷怕咱百云阁在上城不出名,让白将军和手下在初一晌午,来铺子吃肉饼呢!”百里晴没好气的说罢,只见赵掌柜直抽冷气,这白将军可是领着大军班师回朝,少说也有千儿八百的官兵,漫说将百味楼的灶台腾出来做饼,便是将三间酒肆的灶台都用来做饼,也供不上这千儿八百的官兵。

“东家,要不咱把门口的宣传布告先摘了吧?这……”

“来,你去我府里一趟,让白玉箫和小翠别整理竹牌子,先过来。还有林知琴,也一起过来。”百里晴吩咐完,脑子里快速想着事儿,先要确定来的人到底有多少,一张饼若需要一炷香的工夫,那需要多少灶台呢?

小伙计快快跑去府上,传话说有人过两天要来找铺子的麻烦,东家让三人先过去,一起商量对策。

“谁吃了雄心豹子胆?赶来找百里小姐的麻烦?”白玉箫一声恼怒,心里不爽快的很。

他和师兄回到府上,百里晴便给小翠和他安排了做做竹牌子的活儿,不过是给他俩找了个一起干的事儿,聊着天,顺手将这竹牌子给做了。

现在居然有人敢来找百里晴的麻烦,也不看看她府上,可是住着毒医门主呢,难道不怕被毒哑毒瞎么?

坐着马车,来到百味楼,白玉箫气冲冲的进了雅间,直接一句,“百里小姐,你说是谁要来找铺子的麻烦,我这就去下了毒,让他涨记性一辈子!”

“额,这个毒你还真不好下。”百里晴无奈的笑笑,“因为这次是白将军班师回朝,经过中城……”

百里晴说过事情经过后,挑了挑眉,问了句:“林知琴,帮我打听一下白将军这次领了多少人班师回朝,若是在一千人一下,我还有办法应付,若是超过太多,我在想别的法子。”

“遵命,夫人。”林知琴笑着,就出了雅间,去了毒医馆。

“那我帮你做什么?”白玉箫又问了句,“难道你要我做出千人的毒药?让这上千人跑肚拉稀?”

“嗙”

白玉箫的脑袋被小翠重重的敲打了一下,“毒害官兵可是重罪,你被发配了不说,小姐也要跟着关了铺子!”

“行了,你们俩先别闹了。”百里晴眼里划过一抹精明,“白玉箫,那种行军扎营时零时搭建的灶台,你会不会做?不用太结实,就在后天,能对付过去所有官兵就好。”

“这个必须会!”白玉箫听着来了精神,“我现在就去给你在院里搭建一个,小翠,来帮忙!”

看着白玉箫麻利的起身,小翠跟在后边,快步追了上去。

这个白玉箫,搭建个灶台还要给小翠显摆一下,真是有意思。

百里晴嘴角划过一抹笑意,她已经想到了快速做饼的方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