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女商
字体:16+-

第一卷_第一百五十一章 一场花魁赛

从百里溪院里出来,百里晴算是长长舒过一口气。

溪儿这孩子,真是要比想象中坚强,懂得是大老爷自己做下了见不得人的事儿,才被赶出门去的道理,便是哭了会工夫,心也跟着平复了。

花魁大赛的剧目,百里晴也编出来了,一出是狐仙与书生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一出是模仿古希腊神话剧。

看到这般好看的剧目,花娘娘满心欢喜,跟四老爷夸奖道:“看看,晴儿这未来状元出手,就是不一样,有了这么好的本子,不信那花魁的名号还能落去别家!”

花娘娘入了半数份子的星月楼,妖媚的姑娘们多些,自是选走了狐狸精的本子,那逍遥楼,就只能练古希腊话剧了。

定过本子,下一步就是挑选姑娘们,头牌清雅姑娘,自是要演正神的,侍女什么的,到也不算为难,便是那胖乎乎的喜欢牡丹花钗的姑娘,都混了一个站在一旁端盘子的角色。

可选到配角,百里晴可算为难了,当初写本子时,满脑子都是小杨柳,现在能挑得出彩的,就剩小红柳了。

这两个姑娘,差别可算大了去,小杨柳自有一份清新高贵的气质,在看看小红柳,真是演个狐狸精都不用教的,骨子里都带着一股子媚劲。

“先演着试试,不行在换人。”花娘娘一句话,小红柳硬着头皮,做上了女神侍从的打扮。

果然不出百里晴所料,小红柳就真不是演仙女的材料,一会儿手放到不该放的地方,一会儿走个道,小腰扭动的如风中飘动的杨柳。

“红柳,你,你走路能不扭腰么?扭的跟春风拂柳似的!”百里晴气恼一句,小红柳不但不气,反而嬉笑起来,“我的状元姐姐,您可算才对了,小红柳这名儿,就是因为腰妞的跟春风抚柳一样。”

百里晴瞬间一脸黑线,想来这也不是办法,索性带着小红柳,回了自家白玉楼。

“让黎叔过来,给小红柳另做一件首饰。”百里晴一声吩咐,小红柳可乐坏了,黎叔可是首饰工匠的管事,真不知道姐姐这偏爱的,要做什么好首饰呢。

黎叔一边抖着身上的粉尘,一边走过来,“东家,您找我?”

“对,按这柳叶头饰,直接做成白银的,叶子还涂成绿色。”百里晴想着,嘴角浮起一抹坏笑,“红柳,你头上最重,带过多重的首饰?”

“算下来约莫半斤,都是实打实的金钗呢。”

“那就打成一斤半的,定在头上,省的你乱晃身子!”百里晴说罢,小红柳那表情,简直比死了爹妈还痛苦,这么重的东西顶在头上,那简直是要自己的小命啊。

百里晴看看小红柳,逗弄一句:“据说宫里的妃子在典礼时,头上的凤冠重达二斤,要不咱也试试?”

小红柳的脑袋,瞬间摇成了拨浪鼓,打死她,她也顶不来那么重的首饰。

翌日,逍遥阁内,一群姑娘们正在排练。

“来,在走一遍,不错!”花娘娘赞叹,“晴儿这法子就是好,看我们小红柳,身子站的多正啊!”

“娘娘,要不您来试试,晴儿姐姐让师傅做的这冠,都快把我脖子压短了。”小红柳撇撇小嘴儿,一脸委屈。

花娘娘噗笑一声,“那谁让你爱乱动弹呢?晚上给你们加个乌鸡汤,现在都给我好好练着!”

“是,花娘娘!”

一周后,殿试还没举行,花魁大赛就先开了。

众位教坊主们,依次上台抽了号码牌儿,逍遥楼是五号,星月楼是四号,而这次大家伙的眼中钉醉红楼,偏偏就是三号。

“一共就这么几家教坊夺魁,还能抽到一块,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花娘娘挥舞着手帕,厉声说罢,醉红楼的鸨儿也不是吃素的,立马反驳道:“离着这么近,若是准备的不周,还是快快退了吧,省的丢人!”

“到时候,还不知道是谁呢!”花娘娘撂下一句话儿,独自回了楼上。

还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那一号和二号的节目,实在是让人看不下去,不知是道具被人做了手脚,还是自己就该坏,一面打鼓打了三下,鼓就这般破了,台下一群看戏的公子哥儿,立马欢腾起来。

“破鼓万人捶嘞!”

“别演了,下去,看下一个!”

轮到醉红楼上场,看着架势,也是煞费一番苦心,一个个女子,真化妆成了另类的妖精,衣裳穿的少之又少,一个个露胳膊露腿的,让台下的公子哥儿连连发出口哨声。

一个姑娘在台上弹琴,一群姑娘跳舞,好一派老妖,小妖起欢乐的场面,忽然,一个白兔打败的小妖进来禀报,好似是有敌人来犯,一群妖精出来迎战,姑娘们被吊起在空中,飞舞的煞是一个漂亮。

不出所料的得到了高分,下边便是星月楼的狐狸精上场了。

出人意料的事,第一个上场的,竟然是一只全身纯白的雪貂,在台上转悠了一圈后,主角狐狸精才慢悠悠的出来,雪貂欢喜的跳到狐狸精的身上,狐狸精长叹一口气儿,带着雪貂做在一旁,缓缓述说着自己的心事……

没一会工夫,离歌的演出任务已经结束,跟着林知琴,回到了二楼的房间里。

“花儿香可谢过林公子了,刚才,台下的这一群公子哥儿,看的那眼睛都直了。还有那台上的大人们,一个个还以为哪个公子哥的宠物貂跑上来,都惊奇的不得了。这般下来,非给星月楼加上几分不可!”花娘娘说的欢喜,真是打心里佩服了百里晴的奇思妙想。

说来,这离歌也算跟演狐狸精的女子投缘,喂了几个鸟蛋,就乖乖的按照剧本上的内容跑路了,没过两天,就能听着哨声,演的灵巧自如,好似真的是那九尾狐狸的宠物一样。

“快看,好看的要出来了。”

那舞台上被人遮上了屏风,狐狸精在屏风后面,跳出好看的舞影,而素白的屏风上,随着她的舞动,墨舞成辉,一副水墨山水的巨作,被画在屏风上,浓墨淡彩总相宜,引得台下一片叫好声。

最终,书生高中,狐狸精一边弹琴,一边唱出,“你一无所有时,有我陪你寒窗苦读,待我离开你时,你已金榜题名,洞房花烛……”

小曲声声悲诉,引得不少在场的女子落泪。

坐在百里晴身旁的林知琴,抚摸着离歌的脑袋,在百里晴耳旁轻语一声,“原来晴儿上次唱给我听的曲儿,是用在这儿。

“是呢,这也多亏相公帮忙谱曲儿,才能演的这般精彩。”百里晴说罢,刚要奖励一个香吻,那林知琴,瞬间将身子躲了好远,好似晴儿要下毒害他似的。

看着百里晴翘起了小嘴,林知琴附耳一句,“看来你真是跟贺老三那厮学坏了。”

“才没呢!”百里晴分辨道:“你去问问花娘娘,那厮去了逍遥楼,是不是抓着哪个姑娘都来上一口?”

花娘娘笑而不语,只是点头。

林知琴呵呵一笑,伸手搂着百里晴的小腰,毫不客气的来了一口,全然不顾坐在不远的四老爷。

他这举动,自是引得楼上的姑娘们一阵起哄。

“行了,快下去准备,一个个不知轻重的!”花娘娘笑叱一句后,自己也跟着下了楼。

一群穿着宽松白衣的女子上台,清雅端庄的神态,俨然有一副仙女的威严,而一旁的侍女,更是稳重中带着一份活泼,让台下的公子哥儿赞叹不已。

“那不是小红柳么?”

“不可能吧?就那小妖精,何时能演的这般端庄了?”

“奇迹!简直是奇迹,我要将最精彩演出的票儿投给她!”

公子哥们说着,纷纷拿着手里的票子,走到写着小红柳名字的箱子前,投下自己宝贵的一票。

这次花魁大赛,主办的官家不知是谁想出了这等抽钱的好主意。

凡事花了十两银子来观看比赛的公子哥儿,每人送票五张,设置了最会穿戴奖,最精彩演出奖,最佳配角奖,最好听声音奖,最美舞蹈奖这五个专门为配角设计的奖项,说白了,若想得到这些奖励,最简单的法子,要么跟这群公子哥儿关系铁,要么教坊自己花钱买票。

教坊主们,早都看透了主办官家的意图,才懒得花上大笔银钱,去给配角弄个什么奖赏,索性谁家都没出钱,任由公子们打赏去。

舞台上,好戏刚刚开始,侍女们搬出了一架谁都没见过的琴,清雅坐稳了身子,抬起手臂,轻轻拨动琴弦,那架硕大的琴,瞬间发出了美妙的声音,好似从未听过的天籁之音。

“此区只能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四老爷在楼上拍着手儿赞叹一句,一群听的如痴如醉的公子们,立刻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等到清雅结束了演出,回到二楼时,已经有公子派人送来金瓜子,来换取听清雅姑娘弹琴的荷包。

“真是多亏了林公子,帮清雅做出了这么美妙的琴,清雅给您行了。”清雅行上一礼。

一群楼下的公子,看着眼馋的不行,这可是上城有名的姑娘,怎么对一个坠夫公子行礼?难道这坠夫会高超的琴艺不成?

楼下的公子哥儿们,纷纷议论着,不知是谁说了句:“你们若想肝肠寸断,不妨让楼上林公子来一曲,保证让你们死的无比痛楚。”

听到这一声,立即没人在出一点声音,原来百里家的坠夫,可是如此厉害的主儿,一曲下来,肝肠寸断,大家伙可没多余的性命,去听你的绝命奏。

待到十几家教坊的姑娘们演过之后,台上一群大人,忙碌的计算着各位姑娘得到的票数,不觉间,已快到午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