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女商
字体:16+-

第一卷_第五十六章 贺老三的局

奸商,十足的奸商。敢趁火打劫老娘,等你到时候哭都哭不出来。

仔细算来,三千两白银的价钱,无非是多要了酒肆和点心铺子两月的利润。

老娘看好的,就是你这块地,位置极佳,乃是来往中城的必经之地,若在此地开店,生意必定是极好的。

中城,本就是去往上城路上的最后一座城池。从上城到中城,若是乘坐马车,正好是从早晨至午间的时段,商旅们也习惯在中城吃过午膳,在继续赶路。

可能因为白糖的缘故,中城没有一家专做点心的铺子,想来赶脚的商人走到路上,不免会饿,若是带上几块点心,实在是在好不过了。加上中城的富贾和百姓,点心铺子回本,也不过就是年前的事,何况从大老爷那里白得的一箱金子还没用呢,此时不用,还待何时?

“小姐,依小翠看,就买那间小铺面好了。按这样涨下去,等小姐回了中城,怕是贺老三都能要出五千两黄金的高价了。”小翠说着气恼,那模样真是恨不得将贺奸商,揪了过来教训一顿。

百里晴看着小翠的模样,着实觉得有趣,“你且飞鸽传书给幕掌柜,让他跟后街铺子李家好好说说价格。待我明天回中城,在做定夺。”

“是,小姐。”小翠应声后,转身出了书房。

而中城贺家铺子里,贺老三一边翘着腿儿,一边喝着茶,惬意的听着管家报来的好消息。

“少爷,我又派人催促李家交新铺子的余款,李家只好给旧铺子降价二十两银子,待我回来时,就看幕掌柜乐呵呵的从铺子里出来。”管家尽职的说着,一副奴才嘴脸都快贴到少爷身上了。

“,啪啪!”

贺老三高兴的拍了拍管家贴过来的脸,心里得意道:“我这次就是要看她百里晴买下铺子,然后我就封了偏路,这样一来,要绕行半柱香的工夫,你有工夫让小伙计跑腿,客人也没工夫等你的菜,哼!到时候,你还的回过头来,买我家的旧宅子,虽说那宅子,我都不敢让人住,可卖给你,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派人给我盯紧了,本少爷这次要连本带利,一并找回来!”贺老三说罢,一甩袖子,扬长而去。

翌日午时,百里晴也回到中城,幕掌柜兴冲冲地来到府上,来不及抹一把额头上的汗珠。

“东家,若您能立即付钱,李家愿意再让二十两银子。”

百里晴微微颔首,付钱对她来说,不是难事,可她心里中意的,仍然是贺家那幢旧宅子。

“贺老三那边,可又涨价了?”百里晴问道。

幕掌柜听到百里晴问贺家旧宅,便知道她更中意贺家旧宅,心里也跟着有了几分不悦,一撇小嘴,气恼道:“没涨价,他拿稻壳当金子卖呢,还好意思继续涨价呀?按我们生意人的规矩,闲置几年的宅子,都是不来财的,倒贴给我都不要!”

话音未落,幕掌柜气的一挥胳膊,袖子里的官函掉落出来。

“这是什么?”百里晴好奇道。

幕掌柜摇摇头,嘴上不悦道:“摊派官函呗,每年知府老爷都跟中城商户们摊派修葺道路的银子,今年还是老规矩,五十两纹银。”

百里晴看过官函,递给小翠,“从府上出银子,下午派人给何大人送去。”

见幕掌柜脸上瞬间扬起了一抹笑意,百里晴便知道了有人逃了一笔银子,正在高兴呢,逗弄道:“按老规矩,这五十两银子要怎么出呢?”

“这?”幕掌柜挠挠头,讪讪一笑,“东家都放话了,就饶了铺子里的伙计们吧。”

小翠附耳道:“按往年的规矩,东家跟伙计各出一半,柜上的伙计,差不多要扣掉半月的工钱呢。”

“原来如此。”百里晴嘴角一扬,“行了,这个就别按老规矩办了,我出了。”

“如果说我不买宅子了,你们说贺老三是不是该降价了呢?”百里晴眼珠转转,来了主意。

幕掌柜眼睛一亮,言道:“我懂了,东家是让我假装紧跟李家继续谈着铺子的事儿,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东家高明!”

“不用,这么间小铺子,也真懒得折腾,下午我跟你去了,直接买下来好了。”百里晴快意道。

“行,那我先去跟李家说一声。”幕掌柜说着,就要出门。

“等等。”百里晴说着,起了身子,抬手用手帕擦了一下幕掌柜额头上的汗珠,弄的幕掌柜挺不好意思,身子直往后退。“看你这一头汗水的,先喝碗甜糖在去不迟。正好从上城给你带了几样首饰,让小翠给你取来带上。”

“是,云书谢过东家。”幕掌柜欠了欠身子,脸上红的好似秋日的霜果。

丫鬟端上甜汤,小翠拿来首饰,百里晴不解,幕掌柜怎么越喝甜汤越是冒汗,这汤虽然没用冰镇过,可也不热呀?

“这几样首饰,不知幕掌柜可否喜欢?”百里晴嘴角一扬,脸上露出亲切的笑容。

“都好,都好,只怕李家下午没人,云书先去李家好了。”幕掌柜说罢,起身行了谢礼,收起首饰,匆匆离开府上。

回到书房,小翠不解问道:“小姐,若是你决意买旧宅子,那下午还要去买后街的铺子么?”

“当然要买了,你且去备好银票,一会等幕掌柜过来,便要去买铺面了。”百里晴吩咐道。

“买了在开间杂什铺子?”

“恩,也不错。那间铺子,最好是做铁器行,若你寻到父母了,就让你父母用这间铺子开家铁器行,若是寻不到了,这间铺子便是你的嫁妆,以后是用是卖,都随你处置了。”百里晴说罢,只见小翠鼻子一紧,就差要哭出来了。

“这丫头,哭什么?等我真做到富甲天下了,忘不了我家小翠的功劳!”百里晴说着,拿起手帕轻抹了一下小翠的泪珠儿,小翠神色一晃,用手拿住百里晴的手帕,定了定神,“小姐,我先给您换块帕子吧,您这帕子,被我跟

幕掌柜弄的。”

“行了,去吧。”百里晴笑道:“别忘了取银票。”

“知道了,小姐!”小翠答过,匆匆离开了书房。

没一会工夫,幕掌柜回到百里府上,头上已经带了一枚好看的流苏簪子,走起路来,簪子上的一串小珠子,跟着一摇一摇的,给本就漂亮的幕掌柜,更增添了一份柔美的味道。

“呦,幕掌柜越打扮越好看了呢。”百里晴赞许道。

幕掌柜微微一笑,“东家客气,请随云书去趟李家,定了这桩交易。”

来到李家铺子,新漆新梁,窗明几净,看着就舒服,若是在这里开间铁器行,定是不错的。

“恩,不错,还真像你信上所言,房子保养的不错,若是做后厨也是很好。”百里晴一边说着,一边欣喜的用手比划着,“在墙脚那边,可以砌个灶台,用来卤煮鸡鸭鱼肉,一旁,修个案台,还要修个架子。”

小翠配合的说道:“小姐,不行呀,谁家灶台修在墙脚呢?怎么用屋子,我看还是赵掌柜来拿主意,您只管买下铺子就好。”

幕掌柜也跟着善意一笑,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户人家小姐,才会说出灶台修在墙角的笑话。

“哦,这样呀。行,怎么用这间屋子,就让赵掌柜拿主意好了。我先跟李家婶子签了契约才是。”百里晴笑说的自然,自己连自家的厨房在府上哪里都不知道,还能知道灶台怎么修葺么?不过是戏演全套,让贺家老三信了这间事情而已。

签过契约,给了银子,只需按规矩,明日一早去官衙改了房契,这间铺子便是易主了。

不料,才用过晚膳,李家婶子就上了门,与百里晴歉意道:“百里员外,刚才我才听人说帽儿胡同的偏路要被封死之事,若是被封死了,真就做不了百味楼的后厨了。您看着契约也签了,能不能别退铺子,全当婶子借你的银子,那铺子的租金就是利钱,等婶子过个一两年,攒够了银子,在赎回来?”

“封路的事,是从哪里听来的?”

李家婶子欠了下身子,“才从张衙役那里听来的,真的是才知道,不是有心给您生意捣乱呢。”

百里晴思索片刻,有了主意,叹了口气,言道:“都这样了,婶子能让我说什么呢?”

顿了顿声,百里晴继续说道:“算了,姑且开间别的营生罢,明儿一早,婶子跟我去衙门过了房契就是了。这事婶子也别跟别人说了,若说了,旁人会以为婶子是故意的,到时候对婶子家的花纱行不利。”

李家婶子谢了又谢,百里小姐真是好人,没欺负她这小买卖人家。

送走李家婶子后,小翠气恼道:“小姐,你倒好心,我看这李家婶子就是故意的,骗您买下铺子,只怕幕掌柜都是知道的,就您被蒙在鼓里!”

“为何这样说?”百里晴眼中划过一丝质疑,小翠不是乱嚼舌头的丫头,这么说幕掌柜,应该是知道了什么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