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四章 出院

庄睿在大学时的专业是金融财会,这种专业一向都是『阴』盛『阳』衰,班里一共有45个学生,不过其中有40个都是『女』生,只有五个雄『性』动物,自然他们五个人也都分在一个宿舍了。

老大名字叫『阳』伟,不知道其祖上和金庸小说中的那个『阳』顶天有没有什么关系,单从名字来看,老大的名字显然要比『阳』顶天来的响亮,通俗易懂,令人记忆深刻,从字义上来理解,也是『阳』那啥很伟大,只是每次老大被别人介绍的时候,都没有详细具『体』的给人解释过其名字的真正涵义,于是伟哥也就成了老大在学校内外圈子里的正式称谓,大小通用,老少皆宜。

伟哥父母原本都是普普通通的工厂工人,但是其母眼光『独』到,胆大心细,在中海证劵成立的初期,他父母所在工厂改制上市,在当时80年代末期的时候,人们对于股票这个新生事物都不怎么理解,也不认可,总是感觉将钱存在银行或者放在家里安心,是以都不愿意花钱购买,都是被强制『硬』逼着才购买了极少的股份。

伟母当时在家中力排众议,又从娘家借了10几万块,按照原始股价从同事工友手中收购了不少所在工厂的股票,上市之后很是赚了一笔,到后来股票市场开始火热起来之后,伟母又拎着几麻袋的身份证,雇人排队购买了不少认购证来炒作,这一系列举动使之完成了资金的原始积累。

其后『阳』伟家里就退出股市,开始办起了公司,专心做起对外贸易来,在前苏联解『体』的时候,曾有过包专列运货前往俄罗斯的大手笔,虽然伟哥父母文化程度都不高,但是在如今的十里洋场,也称的上是一号人物了。

90年代那会虽然没有什么富二代不成器的说法,但是由于伟哥父母早期吃了不少没文化的苦头,痛定思痛,所以用尽心力来培养儿子,把伟哥送进了名牌大学,至于专业为什么是财会,那是因为老两口开始做生意的时候经常算错帐,不是多找人钱就是少要人钱,深受其害啊。

由于比较争气,给父母挣了面子,所以在经济上伟哥也是比较宽松,入学的时候就手拿大哥大了,黑黑的整个一大砖头块,那会还是9字开头的模拟号码呢,移动电话移动打,经常看到老大拎着个黑砖头块满楼梯转悠找信号。

庄睿在兄弟五个里面年龄最小,不过人勤快稳重,又老实仗义,经常帮那哥几个抄笔记,点名答到什么的,是以四年下来,几个人『处』的像亲兄弟似地,庄睿能找到在典当行的工作,还是伟哥母亲托了人『情』才得以进去的。

*******

“嘿嘿,德叔也在啊,我爸前几天买了幅画,正说让您老去给掌掌眼呢,您说我爸这人,上次愣说唐寅和唐伯虎是俩人,为这事我争了几句,还差点拿扫把打我,就这水平现在非要玩古董,整个一拎不清嘛……”。

QuanBen5(cOM)(全。本*网)

『阳』伟和德叔也是熟识的,刚一见面就开始编排起自己老爸来了。

“你这臭小子,有这样说自己老子的吗,不过老『阳』也是的,上次就给他说过,玩这行要多看多听少出手,估计这次又是被别人编的故事给蒙了,得了,我找时间去看看。”

德叔笑着骂了『阳』伟一句,接着对庄睿和他妈妈说道:“小庄,老嫂子,你们走我就不送了,等小庄再回中海,老嫂子就一起过来住吧,住在一起能让小庄尽尽孝心,也有个照应不是。”

庄睿将德叔送出去后,『阳』伟已经在帮他收拾东西了,早几天前庄睿就让他帮忙买火车票了,春运已经开始了,如果不提前订票的话,恐怕这个年就回不去了,车票是下午一点的,到夜里11点左右应该就可以回到彭城了。

“老幺,你伤没好不能吃荤腥,庄婶上次来上海,我就没能招待,中午我带你们去吃点上海特『色』小吃吧,汗,咱们兄弟你还客气什么,医院的帐有你们公司结算,东西也收拾好了,走吧……”。

特护病房的很多东西都是医院免费提供的,庄睿也没多少东西,收拾完也就是一个背包,『阳』伟拎在手上,转身对庄睿说道。

庄睿张张嘴没说出什么,欠老大的人『情』已经够多了,嘴上说说感谢什么的话也是还不清的,记在心里好了,庄睿此刻觉得,四年大学,学到知识只是一方面,能有这么几个真心相『交』的朋友,才是最大的财富。

走出医院,庄睿心里有点遗憾,因为他到临走都没有见到那位十几天来一直照顾他的宋护士,刚才他专门去到医生值班室,想去谢谢宋护士,得到的消息却是宋护士请假了。

其实在庄睿心里,说声感谢是次要的,他还是在想,如果早上自己看到的那一幕是真实的话,那个人一定就是宋护士,不过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中海这么大,以后都不可能有机会见面了,再说了,自己见了也不认识她啊。

“嘿,老大,你又换车了啊,怎么别人车是越换越好,你的是一辆比一辆破啊。”

看到老大把自己的行李扔到一辆破吉普上,庄睿倒是有些稀奇,老大一直说汽车就是他现在的大老婆,以前看他开的,最差也是桑塔纳啊。

“小睿,怎么说话呢,给你『阳』哥道歉。”

庄婶在后面说道,在她看来,庄睿的这个同学对待庄睿真是没的说,在庄睿受伤这半个多月的时间跑前跑后的,每天都送来不少吃的用的,就是自家亲戚都难做到。

『阳』伟那张厚度几乎与长度相符的老脸难得红了起来,挠了挠头皮,笑着说道:“没事,庄婶,我们兄弟开玩笑习惯了,我开车技术一般,不过您放心,不会碰到人的,换车是因为先前那辆车被我自己倒车撞到墙上去了。”

庄睿哈哈笑着给母亲拉开车门,也没有再出言打击老大,他何止是技术一般,开了快三年车了,哪次倒车都是磕磕碰碰的,还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路盲,一条道不跑个几十次,别指望他能记住。

曾经有一次『阳』伟约了个『女』孩晚上6点半在『黄』浦区一起吃饭,谁知道『女』孩等到7点钟了他还没有出现,『女』孩一打电话才知道,他5点半的时候就上了高架桥,不过上去之后不知道从哪个路口下来了,七拐八拐的下错了道,愣是把车开到几十公里外的宝山区,『女』孩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正往回赶呢,不用问,饭没吃成,吃了一路灰,衣兜里专门买的那套套自然也没用上。

果不其然,还是庄睿指的路,足足在路上转悠了半个多小时,这才来找到『黄』浦区『黄』河路上的一家汤包店,这家店生意不是一般的好,才上午10点多,都基本客满了。

不过这里的汤包确实名不虚传,汤包皮薄而不破,筷子一夹隐约看到里面的『肉』馅和汁水在晃荡,小心咬一口,汤水又多又鲜美,『肉』馅紧实弹牙,庄睿在这个城市呆了快6年了,也没吃过这么地道的本地小吃。

吃过中饭后,『阳』伟开车带他们来到火车站,已经是临近一点了,为了迎接春运,火车站广场用雨棚搭起五、六个候车区和进站区,每个区有6个检票岗,每个检票岗配备3名验票人员,并且需提前4小时候车,广场上的乘客排排着一条长龙等待进站。

在售票区更是人头涌动,黑压压的人群将偌大的站前广场挤的是水泄不通,虽然有许多武警在维持秩序,场面依然有些混乱,有许多人都是凌晨就顶着寒风在这里排队了,广场的地面上随『处』可见的都是一些果皮纸屑。

『阳』伟停好车后,也没挪动地方,就在车前打了个电话,过了几分钟,一个穿着铁路工作服的中年男人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小伟,怎么这个点才来,这还十分钟就要发车了,快点,跟我进站。”来人向庄睿母子点了点头,也顾不得和众人客气,转身走在了前面。

『阳』伟吐了吐舌头,低声对庄睿说道:“这是我们家以前的老邻居,现在混的不错,正好管着票务这块,要是换了别人,现在还真不容易搞到票。”

相比火车站外面的混乱,进入到候车大厅之后,就变得井然有序了起来,不过在检票口还是排着长队,中年人并没有走检票口,而是从员工通道将几人带到了站台,这会由于发车时间快到了,从中海去彭城的乘客也基本都上了车,站台上显得有些空荡。

“老幺,回去了好好养伤,等下次来,咱们再去找宋护士。”把庄睿送到卧铺车厢之后,趁着庄母没注意,『阳』伟小声的在庄睿耳边说道。

虽然卧铺车厢内的气温足有二十七八度,庄睿还是打了个寒颤,他没想到这货居然到现在还『色』心不死。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29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