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七章 老房拆迁

火车拉着长笛,带着震耳的轰鸣声缓缓的驶进了彭城站台,刚刚走出车门,一片冰凉的雪花就飘落在庄睿的脖子上,刺骨的北风让庄睿裹紧了衣服,拎着行李和母亲走出了车站。

彭城火车站在全『国』来说,都是一个比较大的中转站,南下上海,北上京城,西至西安,几乎都要从这里转车,尽管现在已经是半夜11点多了,在宽阔的车站广场上搭建的临时候车厅内,还是有许多人在等候车次的到来,还有十几天的时间就要过年了,虽然是寒风刺骨,但是即将归家见到亲人,使得人们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庄睿家在这个古城里有两『处』房产,一『处』是家里的老宅子,位于风景优美的云龙山脚下,那是家中的祖宅,在那十年动乱中一度被征用,后来才还了回来,不过庄睿只是在那里度过了童年,在十岁左右的时候,就搬到另外一个地方居住了。

另外一个住『处』是母亲以前学校分配的,前几年『国』家实行房产改革,原先分配的房子都要根据工龄折算成现金买下来,这『处』房子在庄母以前学校的旁边,面积不大,两房一厅只有七十二个平方,不过地段和楼层都很好,家中还装有暖气,购物出行都很是方便,庄睿一直在这里住到高中毕业,去年的时候花了三万多块钱将其买断了下来,前几天庄睿听妈妈说起的时候,才知道上个月已经拿到了房产证。

庄睿拦了个出租车,只是起步价就来到家中,上到二楼后,看到家里的灯是亮的,就知道姐姐庄敏今天在这里住,推开房门,屋子里的热气扑面而来,一个两三岁大的小丫头正躲在姐姐的身后,偷偷看着一身雪花的庄睿。

“这丫头,喊了一天要见舅舅,这么晚了也不睡觉,现在舅舅来了又认生,囡囡,快点叫舅舅……”。庄敏笑着说道。

看着桌子上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上面还摊着一个荷包蛋,庄睿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暖流,这就是自己的家啊,在中海生活工作了一年多,生病时缩在出租屋无人问津,天热的时候只能一遍遍的冲着凉水澡降温,想到这些,庄睿的眼泪禁不住的流了下来,在这一刻,他有一种辞去上海工作,回到这里的冲动。

“妈妈,舅舅哭了,囡囡现在都不哭了,舅舅好没羞……”,稚嫩的童声响起,却让屋里的人都笑了起来。

庄睿高高的将囡囡举了起来,吓得小丫头哇哇直叫,刚放下来就躲到外婆的怀里,再也不敢靠近舅舅了,直到吃过饭后庄睿拿出中海特产的大白兔『奶』糖,才使得小丫头和舅舅亲热了起来。

吃过饭以后都已经是夜里12点多了,庄睿洗洗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如同一年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躺在『床』上,看着熟悉的房间,过了许久,庄睿才沉沉睡去。

QuanbEn5.COM全,本网

第二天庄睿带着外甥『女』去公园玩了一天,什么水上飞机,旋转木马统统都坐了一遍,立刻让自己升级成为小外甥『女』心中最亲的人,没有之一。

今天是周五,到了晚上,下班后的姐夫也来到家中,带来不少年货,庄睿这才想起来要置办年货了,不过现在过年购物一般都去超市了,倒也方便。

“姐夫,你们厂现在效益怎么样?”

吃过饭后,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聊天,小囡囡在众人身上爬来爬去,在被庄敏瞪了一眼之后,躲到了庄睿的怀里。

“老样子,改制了也没有什么起『色』,一个月千把块钱工资,饿不死撑不着,就是让你姐跟着我受苦了……”。

庄睿的姐夫赵『国』栋是个厚道人,在铁路一个下属企业工作,虽然有一手过『硬』的修车技术,不过在『国』营企业中,不会溜须拍马,也就只能混个死工资,这年头,有本事有资金或者有关系的都下海经商去了,企业改制后的阵痛,在世纪初期『体』现的尤为突出。

“又瞎说,也不怕让弟弟笑话,”,庄敏打断了自己老公的话,赵『国』栋憨笑了声就住口不说了,看这摸样,庄敏是驭夫有术。

“对了,妈,上次听你说,隔壁谢姨的那套房子,是不是要卖啊?咱们把它买过来吧,留着给姐姐住或者对外出租也不错……”。

庄睿突然想起前几天和母亲闲聊的时候说到的话题,他在中海可是知道,在两年房价猛涨,去年还是3000多一平方的房价,今年已经逼近6000大关了,听说年后还会上涨,彭城虽然地『处』苏北,但是从大趋势上来讲,现在出手买几套房子,绝对是保值的。

庄睿想把这房子买下来给姐姐,姐夫家兄弟比较多,住房很是拥挤,打小姐姐就对庄睿极好,他是想买下来让姐姐一家搬过来住,并且庄母的年龄也大了,姐姐住过来照顾也会方便许多的。

“这个房子买断下来花了3万多,把我的积蓄都折腾光了,哪还有钱去买房子,等你结婚后再说吧,到时候把这个房子卖了,添点钱换个大一点的。”

庄母虽然年龄大了,可是并不保守,退休后和一帮老太太没事就在家旁边的广场上跳舞,信息倒也灵通,上次聊起这个话题的时候,庄睿就提出要把那个房子买下来,她也有些心动,隔壁的房子也是单位以前分配的,由于同事在别的地方还有房产,就想把这一套卖掉,户型和自己家里的是一样的,价钱只是在她购房价上加了一万,买下来倒也合适。

“我这不是有十万嘛,妈,你明天去问问,合适的话咱们就买下来,反正这钱也是白来的,房子买下来就给老姐了,当我送给囡囡的嫁妆,哈哈……”,庄睿在一旁鼓动道。

“舅舅,嫁妆是什么?”,小家伙咬着手指,躺在庄睿怀里不解的问道。

“这么大个人了,说话还是没有个正型,那钱不能动,那是你拿命换来的,留给你取媳妇用……”,庄敏把『女』儿抱过去,一口就回绝了。

“你不要那房子,也要买下来,就当做投资,姐,你不用管了,我和妈商量……”。

庄睿在中海的时候,心中就打定了主意要把那十万块钱留给家里,他自己去年的工资还存下了2万多块钱,就算是年后回上海,重新租个好一点的房子也够用了,毕竟提为典当行的经理之后,工资和福利待遇会比以前高出许多的。

“我是觉得也该买下来,『国』栋对我和亲儿子差不了多少,给你们套房子也没什么,再说了,小敏你出嫁的时候也没陪多少嫁妆,就当是给你补嫁妆了”。

庄母思量了一会之后,拍板定了下来,这些年庄睿在外地上学工作,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这个『女』婿在『操』劳,见到儿子有心,她自然不会反对的。

“行了,不用再说了,对了,『国』栋你明天和小睿一起去趟老宅子,那里快要拆迁了,到时候咱们不又多了一套房子,有些东西要拿回来,我都打好包收拾好了,你们租个车直接拉回来就行了……”。

看到『女』婿似乎要推辞,庄母岔开了话题。

“老宅要拆迁?”。

庄睿还是第一次听母亲说起这事,一时间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齐齐涌上心头。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2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