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八章 老宅

庄睿对老宅的感『情』很复杂,在他模糊的记忆中,父亲的形象和老宅是联系在一起的,五岁以前的记忆是美好的,偎依在父亲的怀里,吃着从老宅院子里枣树上打下来的枣子,听父亲讲安徒生童话,无疑那时候的庄睿是最幸福的。

可是在父亲过世后,一切都改变了,偌大的老宅变的没有生气,在十岁的时候母亲分到住房以后,他们就搬离了那里,来到现在这个居所,这些年来,庄睿都很少去老宅,主要是心中不想去面对已经去世多年的父亲,儿时丧父,对许多人来说,都是不可承受之痛。

老宅位于彭城著名的风景区云龙山脚下,在其前方数百米『处』就是彭城博物馆,里面展览的银缕『玉』衣,每天都吸引着众多『国』内外游客前来参观。

而在老宅后面不远『处』的户部山岗上,就是盖世英雄项羽灭秦后自立为西楚霸王,定都彭城,构筑丛台,以观戏马、演武和阅兵的著名景观戏马台,历史上它与苏州园林、南京六朝石刻并列为江苏三宝,只是毁于战火之中,并没有能像上面那两『处』景观完好的保存下来。

历史上各个朝代在戏马台场地上营建了不少建筑物,诸如台头、三义庙、名宦词、聚奎书院、耸翠山房和碑亭等。随着岁月的流逝,时移世变,昔『日』的建筑物已湮没殆尽,经过整修,戏马台以巍巍壮观,重光溢彩的面貌重现于世,儿时的庄睿,经常和一些小伙伴们偷偷溜到里面去玩耍嬉闹。

*****

第二天一大早,庄睿就和姐夫赶往老宅,可是租来的车子只能停在小巷的路口,庄睿和姐夫下了车,踩着厚厚的积雪向老宅走去。

庄睿家的老宅有三间平房和一个宽敞的院子,院子中间有颗高大的枣树,枣树下面有一张石桌和几个石凳,记儿时得每到夏天的时候,一家人就是坐在院中石凳上面吃饭纳凉,现在石凳久没人坐,上面已经长满了青苔。

本来庄母每个月都要来这里打扫一次,现在由于快要拆迁了,收拾好东西之后也就没有再过来,宽敞的院子里布满了杂草,外面的围墙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拆”字,由于年后这里就要动工了,旁边的住户都早已经搬走了,在各『处』充斥着过年喜庆气氛的时候,这里显得有些荒凉和寂寥。

中间那个屋子,是庄睿爷爷以前居住的,爷爷去世之后,那个屋子也就空了出来,平时放置一些杂物,小时候的庄睿老是感觉里面『阴』森森的,从来不敢进去,长大后老宅来的少了,也就没有兴趣进去了。

对于这个从未见过面的爷爷,庄睿只是从母亲口中得知爷爷是个地质学家,曾经在解放后去云南缅甸地区工作过,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那纷乱的十年中被诬蔑为通敌,遭到了迫害,也连累了庄睿的『奶』『奶』,使得两位老人早早的就离开了人世。

QUAbEn5.COm全本、网

“小睿,里面灰大,你别进来了,我把东西搬出来,你在外面搭把手就行了……”。

姐夫打开中屋的房门,迎面而来的是满天的灰尘,呛得庄睿连连后退,咳嗽不已。

『阳』光照射在雪地上的反光映射到屋里,依稀可见在房间的角落里摆放了两个足有一米左右大小的长方形木箱,两人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把这两个木箱搬回家去,其余一些小物件都已经被庄母带了回去。

“没事,我都很少进爷爷的房间,马上这房子都没了,进去看看吧,这箱子够大,嘿,真够沉的,咱们两个抬出去……”。

庄睿重新走进屋子,搬起箱子一角试了试,入手感觉到沉淀淀的。

现在很少有人拿笨重的木箱存放东西了,这两个箱子应该都是以前留下来的老物件,箱子外皮上的烘漆已经有些『脱』落了,箱子表面,还雕刻了一些花草纹饰,在做工『精』致的锁鼻上,挂了两把铁锁。

本来庄睿今天还想着去戏马台转转的,不过看到这两个大箱子,彻底绝了游玩的心思了。

箱子里面不知道装了些什么,实在够沉,两人将箱子搬上了车拉回家中之后,都出了一身的臭汗,不过回到家就得知了一个好消息,隔壁的那个房子基本已经没问题了,母亲的同事答应过完年就去办理过户手续,并且价钱定在了三万八,比开始说的价格还要低上几千,这让庄睿和赵『国』栋都很高兴。

赵『国』栋帮忙搬完箱子,就告辞离去了,毕竟马上要过年,他自己父母家那边还有大一摊子事『情』,姐夫离开之后,母亲要去以前的老同事家走访一下,家中只剩下庄睿一个人了。

看着摆放在自己房间的两个大箱子,庄睿有种要打开看看的冲动,毕竟以前的记忆都要随着那个房子的拆迁而逝去,这些长辈遗留下来的东西,在后辈眼中就变得弥足珍贵了。

庄睿到母亲房间抽屉里面找到几把钥匙,试着开了一下,果然能打开这两个箱子,庄睿大喜,连忙掀开其中一个箱子,发现里面全部都是一些书籍,书的封面都有些发『黄』了,可见这些书都是有些年代的。

从箱子里小心的拿起一本书,庄睿看了下出版『日』期,发现居然是李四光原著、53年版的《中『国』地质学》,翻开之后,看到里面有大量生物化石图片和地图,粗略的看了一下,庄睿小心的将手中的书放了回去,相信53这种版本的书,现在只能在一些比较大的图书馆才能找到了。

往下翻了翻,里面都是一些地质学科的书籍,庄睿就没有了兴趣,打开了另外一个箱子,里面却是一扎扎的信件,还有一摞摞的笔记本,在箱子的一个角落里,居然摆放了四五个黑乎乎,拳头大小的石头。

“怪不得箱子这么沉,母亲把几个石头放在里面干嘛。”庄睿心中愕然,无不抱怨的想道。

随手拿起一封信打开,看了一眼,庄睿顿时愣住了,因为整封信都是由『毛』笔写的,而这封信最后的签名,居然是“李泗光”三个字,庄睿连忙仔细的读了起来,信的内容并不长,应该是这位令人尊敬的科学家给自己爷爷的回信,在信中详细介绍了云贵缅甸等地的地质地貌,用词很专业,庄睿有很多词句都看不懂,但是已经可以肯定,这是李泗光的亲笔信无疑。

没有想到爷爷居然认识这位自己从小就很崇拜的大科学家,这使得庄睿兴趣大增,于是开始整理起爷爷的信件来,那几个黑乎乎的石头由于碍事,被他拿出来直接扔到『床』下面去了,要不是怕麻烦,庄睿就给丢到楼下垃圾堆去了。

大概的翻阅了一下这些书信,大多都是爷爷用于和一些同学老师『交』流专业的通信,才看了一小半,箱子里还有厚厚的一层,庄睿就有些不耐烦了,因为里面的一些术语他读起来实在有些困难。

放下手里正在看着的一封信,庄睿心中一动,自己如果使用灵气的话,似乎不需要打开信封也可以阅读的啊,想到这里,庄睿凝神向箱底看去,青光闪过,眼中灵气也随之逸出。

“咦!”。

庄睿忽然惊喜的喊出了声,因为就在他的眼睛透过一叠书信,看到箱底的时候,两个卷轴映入眼帘,让他感到诧异的是,那道灵气穿透卷轴之后,轴卷之内似乎有一股气息融入到了眼中灵气里面,随后那道灵气就自行返回到了眼中,而庄睿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原本稀薄的只剩下一层的灵气,变得浑厚了许多。

庄睿感觉自己此刻的眼睛,像是刚滴过眼『药』水一般,清凉之中带有一丝酸涩,庄睿微微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整个房间似乎都变得明亮了许多。

F:很长时间没码字了,手有点生,速度提不起来,现在一天最多写4000多字,熟悉下就好了,尽量保证一天两更,希望大家能在新书期间多支持下大眼,给点收藏推荐票,看书的朋友随手点下投推荐,另外谢谢书鱼2大大的打赏,你的打赏也让我眼前一片光明,谢谢!!!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29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