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十章 死党

给德叔打过电话之后,庄睿放下了心思,这时才感觉到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兴奋之下,居然连午饭都忘了吃了。

抬头看了看窗外,外面寒风呼啸,雪下的愈加大了,庄睿也没有心思出去吃饭,干脆到到厨房里打开冰箱,找出一包速冻水饺下到锅里,然后剥了几瓣大蒜用蒜臼捣碎,倒上香油醋等调料,等水饺煮好,趁热吃了起来。

“叮铃铃……”。

庄睿刚刚吃完收拾好碗筷,正准备继续去整理爷爷那些书信,想看看是否还能找出好东西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木头吗,你小子不地道啊,回到家里两天了也不知道给哥们说声,一会来我店里,晚上咱们喝点,完了哥哥带你去桑拿,好好蒸蒸,这鬼天气,冻死人了……”。

庄睿刚拿起电话,还没放到耳朵上,就听见话筒里传来的吼声,不用问,肯定是刘川那家伙,每次打电话都是用吼的,去年自己回家,他打电话来被老妈接到了,后来被老妈叫到家里拎着耳朵训了半天。

刘川的妈妈和庄母是同事,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毕业,一直和庄睿是同班同学,两人『性』格一个是冲动好强,另外一个却是沉稳厚重,谁都没想到他们两人会相『处』的如此之好,两家的长辈都不拿对方当外人看,犯了错误照样挨板子,小时候庄睿没少被刘川老爸修理,不过见面还是干妈干爸的叫着,也没少在刘川家里蹭饭。

刘川老爸是在刘川八岁的时候,从部队转业到彭城市公安局工作的,打小在部队大院里长大的刘川,『性』格很像他父亲,遇到什么纠纷,一般都是用拳头来阐述道理的,对学习的兴趣远不如对街边游戏室的兴趣大。

说来也奇怪,从小学到高中刘川和庄睿几乎是形影不离,庄睿用在玩耍上面的时间,一点也不比刘川少,但是学习成绩始终是班上前几名,从来没掉出过前3,而刘川也经常『性』的拿到第三名,只不过是倒着数的,就连高中都是被家里『硬』逼着上完的,从这两人的关系来看,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这句话也不是绝对的。

高中毕业之后,刘川老爸给他找了几个工作,这小子都干不长,不是看不惯领导,就是和同事打架,后来彭城花鸟市场重建,打小就『爱』养狗喂猫的刘川,干脆鼓动家里在那里买了个门面,自己当老板卖起宠物来,猫狗蝈蝈蛐蛐乌『龟』王八的是什么都倒腾,几年下来倒也赚了不少钱,每天人模狗样的拿着手机,开着个二手丰田,任谁也看不出这丫就是一养狗的。

这几年中海浙江等地盛行『赌』斗蛐蛐,刘川跑到山东农村收了不少蛐蛐,前几个月去中海送货的时候,还在中海庄睿那冬凉夏暖的出租屋里挤了几天,按他的话说,哥们不是住不起酒店,到了兄弟家里,哪有住外面的道理。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

挂上了电话,庄睿给老妈留了张字条,戴上了老姐织的『毛』线帽,拿了一条中海烟夹在怀里,锁好门后就出去了,由于大雪天做出租车的人多,庄睿站在路边半天都打不到车,干脆打着伞慢悠悠的向花鸟市场走去,反正不是很远,走路十几分钟也就到了。

临近年关,虽然外面是大雪纷飞,路上行人倒是不少,走走看看,不一会就来到花鸟市场所在的那条街上。

彭城的花鸟市场是和古玩市场连在一起的,分为宠物、鸟类、花卉、古玩、『玉』器、字画、书籍、邮票等几个区,有实力的商家或租或买,都有店铺,而一些『爱』好者就是在商铺两边的过道上摆起散摊来,每天只要上『交』市场管理『处』一点管理费就可以了。

庄睿以前来过这里几次,每次来都是人群涌动,热闹非凡,有的时候都挤的挪不开身子,不过这段时间连着下了好几天的大雪,散户们基本上都没有出摊,只有几个人在关系不错的铺子下面摆了摊,而人都躲到店铺里面取暖了,倒是比以往清静了许多。

走到刘川的宠物店,庄睿发现在他店门口站着个老太太,年龄在五十多岁左右,穿着很朴素但是很干净,手里拎着个花布包裹,脸上似乎带有一丝愁意,庄睿也没在意,直接推开玻璃店门,走了进去。

刘川的宠物店大概有二十多个平方,他买下来的时候才七、八万块钱,现在要是出手的话,三十万都有人抢着要,这也不过就是四五年的时间,可见房价涨的有多厉害。

宠物店里稀稀拉拉摆放着的几个笼子都是空的,快过年了,加上连『日』天降大雪,估计他也没什么心思做生意了,屋里烧了火炉子,温度足有二十七八度,进到店里,庄睿马上就感觉到冻的有些发僵的脸庞暖和了起来。

刘川这小子撅着『屁』股对着电脑不知道在鼓捣什么,听到玻璃门响了一下,头都没抬,喊道:“店里没货了,要什么先说下,过完年再来拿。”

“有大将军没,我要一只……”。

庄睿开玩笑的说道,上次刘川去上海时,在他耳边念叨了好几天,说是在山东收蛐蛐的时候,去晚了几天,有只大将军被别人抢先收走了,当时那模样比老婆被人抢了还要沮丧。

“大将军?我还想要……,靠,是你小子,一边坐着抽烟去,我打完这盘……”。

刘川看到是庄睿,扔过来一包烟,庄睿凑过去一看,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这家伙居然在玩超级玛丽,老古董的游戏了,难得这货还玩的津津有味。

“D,又没通关,我说你小子,回来了也不来我这报道,要不是老娘说起来,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呢,听老娘说你前段时间中『枪』了,没事吧,我看看,我看看……”。刘川扔下手中的游戏把柄,向庄睿走了过来,抢过庄睿手中的那条烟后,非要看他后脑的伤口。

“没那么娇气,伤都好的差不多了,还是你小子舒服,早知道我也不上大学了,和你一起干多好啊,电脑都用上了,没看出来啊,你倒是紧跟『潮』流。”

庄睿点上一根烟,把刘川的手拨开,躺坐在店里的沙发上,他的烟瘾不大,只有心『情』很好或者很郁闷的时候才抽上一根,有时候四五天都抽不完一包烟。

“你要是不上大学,恐怕连我老子都饶不了你,对了,我老娘还说你没良心呢,来了也不去家里看她,你说这人退休了怎么这么唠叨啊,我就是受不了才来店里的。”

刘川先是倒了一通苦水,继而眼睛亮了起来,说道:“你那工作辞掉算了,再干下去,说不定哪天就把小命送了,说真的,兄弟,来和我一块干吧,这几年没在一起,我倒腾什么都感觉不得劲,你脑子比我好使,你要来干这行,保证咱这店开成彭城『独』一份。”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29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