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十章 死党

给德叔打过电话之后,庄睿放下了心思,这时才感觉到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兴奋之下,居然连午饭都忘了吃了。

抬头看了看窗外,外面寒风呼啸,雪下的愈加大了,庄睿也没有心思出去吃饭,干脆到到厨房里打开冰箱,找出一包速冻水饺下到锅里,然后剥了几瓣大蒜用蒜臼捣碎,倒上香油醋等调料,等水饺煮好,趁热吃了起来。

“叮铃铃……”。

庄睿刚刚吃完收拾好碗筷,正准备继续去整理爷爷那些书信,想看看是否还能找出好东西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木头吗,你小子不地道啊,回到家里两天了也不知道给哥们说声,一会来我店里,晚上咱们喝点,完了哥哥带你去桑拿,好好蒸蒸,这鬼天气,冻死人了……”。

庄睿刚拿起电话,还没放到耳朵上,就听见话筒里传来的吼声,不用问,肯定是刘川那家伙,每次打电话都是用吼的,去年自己回家,他打电话来被老妈接到了,后来被老妈叫到家里拎着耳朵训了半天。

刘川的妈妈和庄母是同事,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毕业,一直和庄睿是同班同学,两人『性』格一个是冲动好强,另外一个却是沉稳厚重,谁都没想到他们两人会相『处』的如此之好,两家的长辈都不拿对方当外人看,犯了错误照样挨板子,小时候庄睿没少被刘川老爸修理,不过见面还是干妈干爸的叫着,也没少在刘川家里蹭饭。

刘川老爸是在刘川八岁的时候,从部队转业到彭城市公安局工作的,打小在部队大院里长大的刘川,『性』格很像他父亲,遇到什么纠纷,一般都是用拳头来阐述道理的,对学习的兴趣远不如对街边游戏室的兴趣大。

说来也奇怪,从小学到高中刘川和庄睿几乎是形影不离,庄睿用在玩耍上面的时间,一点也不比刘川少,但是学习成绩始终是班上前几名,从来没掉出过前3,而刘川也经常『性』的拿到第三名,只不过是倒着数的,就连高中都是被家里『硬』逼着上完的,从这两人的关系来看,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这句话也不是绝对的。

高中毕业之后,刘川老爸给他找了几个工作,这小子都干不长,不是看不惯领导,就是和同事打架,后来彭城花鸟市场重建,打小就『爱』养狗喂猫的刘川,干脆鼓动家里在那里买了个门面,自己当老板卖起宠物来,猫狗蝈蝈蛐蛐乌『龟』王八的是什么都倒腾,几年下来倒也赚了不少钱,每天人模狗样的拿着手机,开着个二手丰田,任谁也看不出这丫就是一养狗的。

这几年中海浙江等地盛行『赌』斗蛐蛐,刘川跑到山东农村收了不少蛐蛐,前几个月去中海送货的时候,还在中海庄睿那冬凉夏暖的出租屋里挤了几天,按他的话说,哥们不是住不起酒店,到了兄弟家里,哪有住外面的道理。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29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