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十七章 灵气妙用

庄母在接到刘川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快11点钟了,加上刘川也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整天对自己“干妈干妈”的喊着,庄母早把他当儿子看了,听说一会要带『女』朋友来家里吃饭,自然是非常重视,连忙喊了庄敏去厨房做饭,好在马上要过年了,家里准备了许多不常买的菜,随便也能做出十来样,倒是不会让客人觉得失礼。

俗话说忙中出乱,庄母洗菜的时候有些着急,把一些水溅到了地上,又一不小心踩了上去,脚一滑就摔倒在了地上,庄母也是年近60的人了,身子骨不比年轻人,当时站起身来后,就感觉得腰部疼痛难忍,身『体』都不能挺直了,就连喊庄敏的时候,声音稍微大一点,都会感到腰部的疼痛在加剧。

庄母退休前一直都是中学老师,年轻的时候由于备课和批改作业的关系,需要长时间伏案工作,腰肌和颈椎一直就有些大大小小的『毛』病,也曾经去医院检查过,经医生的诊断是轻微慢『性』腰肌劳损和颈椎疾病,还有因为写黑板需要抬高手臂而造成的颈背部筋膜炎及肩部旋转肌肌腱炎,每到下雨『阴』天的时候就会感觉到腰背酸痛,只是庄母素来『性』子要强,从来也没给儿『女』们说过这些,可是今天这一摔,本身的老『毛』病也复发了,顿时痛的连路都不能走了。

“雷蕾,秦小姐,你们先坐会,姐你招呼下客人,雷蕾是大川的『女』朋友,我去看看我妈去。”

庄睿听姐姐这么一说,着急了,也顾不上招呼客人了,把囡囡往老姐怀里一塞,扭头就往庄母的房间走,刘川自然也是跟过去了,俩人心里盘算着,庄母要是还不愿意去医院,那就把人架去。

“大川,本来想给你们做顿好吃的,干妈年龄大了,唉,身子骨不争气了,你『女』朋友呢,快出去招呼着,别让人家感觉咱们没礼貌……”。

庄母躺在『床』上,只是说了短短的几句话,额头上就出现豆大的汗珠,想必是在强忍着腰间的疼痛,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急『性』腰肌扭伤,就连咳嗽或者说话都会使得疼痛加剧的。

刘川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出来了,要知道从小到大,一旦犯了错老爸要揍他的时候,他可都是在庄母这里避风头的,待他和亲儿子没什么两样,刘川一步抢到『床』头,比庄睿这当儿子的还急。

“干妈,别说了,咱们先去医院。”,刘川说着就抓住庄母的手臂,要往身上背。

“哎呦……疼……”

“大川,别动,让我妈躺下……”。

就在刘川抓着庄母的手臂往上提的时候,一股剧烈的疼痛从腰间传出,庄母的脸都痛的有些变形了,庄睿在一旁看的清楚,连忙制止了刘川的鲁莽行为。

这下连庄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一动就疼,根本没法把庄母背上车,庄睿知道妈妈一向都是个很要强的人,从小带着姐弟俩吃了那么多苦,从来都没有说出口过,现在疼的全身发颤,额头上全都是冷汗,庄睿的眼泪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QUAbEn5.COm(全。本*网)

“木头,你看着咱妈,我去请个医生去。”

刘川也不擦眼泪,扭头就往外走,听到他好像和雷蕾说了句什么话,过了一会就听到楼下汽车发动的声音。

“儿子,别急,没事,给大川打个电话叫他回来,大过年的去哪找医生啊,妈这是老『毛』病了,桌子上有瓶红花油,你拿过来帮妈擦一下就好了。”看着儿子站在『床』头流眼泪,庄母小声说道,声音里透着一股虚弱。

“外婆,给你小龙人糖吃,吃完了就不疼了……”。

小囡囡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了屋子,手里拿了一把糖块,带着哭腔说道,舅舅和外婆的样子把她吓坏了。

“红花油,止痛……”,庄睿脑子里好像想到了什么。

“对了,我在火车上用眼睛看自己的手臂的时候,好像被压的酸麻感觉一下就消失了,不知道能不能帮妈妈减缓下疼痛啊。”

庄睿顿时感觉到眼前一亮,连忙对庄母说道:“妈,我差点都忘了,从中海回来的时候,德叔给我带了点特制的跌打损伤『药』,说是个老中医熬制的,对跌打损伤有奇效,你等等啊,我这去拿。”

庄睿匆匆走回自己的房间,转悠了一圈后又回到母亲房间,他刚才之所以那样说,是怕万一灵气有效用,母亲问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不成说自己有特异功能?

“妈,您翻个身子趴在『床』上……”。

庄睿帮母亲翻过身子,把衣服推了上去,将腰部露了出来,『肉』眼都可以看到,在腰部脊椎『处』有一块红肿高高的鼓起,庄睿把桌子上的红花油拿到手里,倒了一点在手心里后,双掌猛搓,感觉到有股热劲了,连忙按在庄母的腰上,一股热力透过肌肤传入到庄母的身『体』当中。

同时,庄睿把眼中的灵气也全部都调动了起来,一片橘『黄』『色』的光芒在庄睿眼中闪过之后,灵气随着他的眼神接触到了庄母背后红肿的腰部,此时庄睿可是顾不上什么灵气消耗了,就是眼中灵气完全消失,那也比不上母亲的健康重要,当灵气接触到庄母后腰的皮肤之后,就像是一盆水泼在了贫瘠的土地上,灵气迅速的渗透的进去。

“小睿,好热,咦?怎么又变凉了……”。

庄母只感觉到先是一股热气接触到腰部,但是马上又感觉到一股冰凉的气息进入到了皮肤当中,而腰间的疼痛随着这股凉气的游动,正在逐渐的缓解着,短短几十秒钟过后,庄母就感觉到疼痛似乎全部都消失了。

进入到身『体』内的这股凉气在腰间停留了一下之后,顺着脊椎继续向上游走,所到之『处』,好像血液的流通都加快了许多,庄母没有看过武侠小说,否则的话,她就会感觉到现在身『体』的『情』形,和武侠小说中打通身『体』关节『穴』道有些相像了。

灵气游走到了头部,庄母猛的打了个寒颤,只觉得头发像触电似地根根竖起,又像是吃了长生不老人参果,浑身十万八千个『毛』孔全部张开,头脑清明,腰间的疼痛早已不翼而飞,一种无法言喻的舒适感觉在庄母心头涌起。

反观庄睿,此刻却是泪流满面,不是因为难受,而是他眼中的灵气几乎消耗掉了三分之二,早已没有感受过那种鼻子上像是挨了一拳的感觉,此刻又回来了,眼中刺痛无比,不过还好,可能是由于灵气升级为『黄』『色』的原因,即使眼中现在只剩下了三分之一的灵气,比之还是青『色』灵气的时候,在数量上还是要高出一些,质量上更是远远超出。

“咦,完全不痛了,小睿,你德叔给你的什么『药』啊,效果这么好,妈以前上班时留下的病根好像都好了,对了,大川他妈的腰也不好,你找个时间去送点『药』去吧,咦,你这孩子,妈都好了,你还哭什么……”

庄母回过头来,只见庄睿正泪流满面的坐在『床』边。

“送『药』?再来这么一次的话,恐怕自己就要送命了……”,庄睿这次却不是因为眼睛的疼痛而流泪了。

P:中午来了个老朋友,一起出去吃饭了,上传晚了点,下一章在晚上八点左右,继续求推荐票。。。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2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