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二十章 过年

以前庄睿家过年的时候是三个人,后来庄敏出嫁了,就只有庄睿和母亲了两人过年了,虽然每年刘川的父母都会邀请他们母子去家里一起过年,不过庄母的『性』格不太喜欢麻烦别人,总是婉拒了,这么多年下来,庄睿也习惯了。

从年三十的早上,庄睿就开始忙活了起来,先是把家里的卫生打扫了一下,然后就在门上贴“福”倒了,还有春联、窗花、年画等等,虽然只有他和母亲过年,也是把家里布置的年味十足,家中的音响里面还放着粤语版的“恭喜发财”,充满了喜庆的气氛。

到了年三十晚上六点多的时候,庄睿先是给过世的爷爷『奶』『奶』和父亲烧香祭拜了一下,然后就和庄母早早的吃过了饭,坐在电视机旁边,一边等着春晚的播放,一边包起了饺子,按照风俗,第二天一早的时候,就要把饺子下锅的,母子二人一个压饺子皮,一个人包,动作都很娴熟。

要说起包饺子,庄睿从小可是没有少吃庄母的排头,小时候贪玩,拿了饺子皮放了馅就开始乱捏起来,包出来的都是四不像,下到锅里马上就散开了,庄母却也不说他,只是让他每次把自己包的饺子吃掉,一来二去庄睿的饺子也包的像模像样了,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话一点也不假,庄睿就经常看到刘川那货把饺子包的像个馒头似地。

“小睿,你看刘川都找到『女』朋友了,蕾蕾的『性』格还那么好,你和刘川一年生的,也二十五了,什么时候给妈带个媳妇来啊。”

庄母手里的擀面杖没有停顿,看似无心的随口向儿子问道,其实她心里早都着急了,虽然自己由于一些无法向孩子说明的原因,并不想过多的干涉孩子的婚姻问题,在家里很开明也很民主,只是终归年龄大了,对儿子的终身大事自然也就上心多了点。

不过庄母并没有提起秦萱冰,她看的出来那个『女』孩肯定是出身于环境比较好的家庭,用以前的老话说,就是名媛了,虽然很有礼貌,但是总给人一种距离感,那样的『女』人不适合自己的儿子。

“妈,我还年轻呢,不着急,慢慢找,我一定找个孝顺您的儿媳妇,天天给您做饭捶背,不听话咱就休了她再换一个……”。

庄睿和老妈开着玩笑,虽然在上海典当行内工作,经常会接触到一些『女』人,只是那些『女』的都是非富即贵,对于庄睿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一个没钱没势的普通小白领,想在上海找到满意的『女』朋友,倒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庄睿也是个正常的男人,恩,应该说是个正常的小『处』男,否则的话在医院看到的那一幕也不会让他如此震惊了。

“天天给我捶背做饭,你以为是找丫鬟啊,妈老了,能看着你安安稳稳的结婚就满足了,到时候还能给你带几年的小孩,你再拖下去,妈以后可是没力气帮你带小孩了……”。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庄母似乎想起了什么,说话的声音渐渐的低沉了下去,眼睛里似乎有泪花在闪烁,并且站起身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妈,您哪点儿老了啊,您看您脸上连皱纹都没有,好了,春晚开始了,您出来看电视吧,这会包的饺子够吃了。”庄睿看到母亲有些伤感,连忙把话题岔开,起身将电视机的音量放大。

其实庄睿和姐姐这么多年来心中一直都有些疑问,母亲在他们小的时候,说的是一口的普通话,慢慢的才变成现在的彭城话的,还有就是母亲从来都没有提起过自己娘家的事『情』,小的时候庄睿看到别人都有舅舅阿姨外公外婆的时候,也曾经和姐姐一起向母亲问过一次这个问题,结果就是从来没有动过两个孩子一指头的庄母,那次狠狠的打了两个孩子一顿。

从那以后,懂事的庄睿和庄敏就再也没用提过这件事『情』,不过每到过逢年过节的时候,姐弟两人都会发现母亲的『情』绪很低落,会去到自己的房间里一个人呆一会,而庄睿也总是想着法子让母亲高兴。

庄睿经常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觉得母亲一定是大家出身,然后和老爸上演一出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私』奔后花园的故事,因为母亲不单懂得英语,而且对俄语也十分『精』通,庄睿对母亲的身世着实有些好奇,他不知道什么样的家庭可以培养出母亲这样即『独』立坚强,而又『处』世委婉『性』格气质,庄睿在上海见到的那些富太官太们,在气质上与庄母比起来,那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过了好一会春晚已经开始了的时候,庄母才眼睛红红的从房间里出来,不过『情』绪比刚才要好多了,坐到电视前和庄睿说着闲话,看起了春节联欢晚会。

现在看春晚,只是过年时的一个习惯而已,已经找不到当年的感觉了,庄母年龄大了,到了10点左右就回房间去睡觉了,庄睿一个人看的挺没意思的,也是直犯困,可是又不敢去睡,因为到了12点的时候,拜年的电话肯定会把他吵醒的。

熬到快12点,庄睿连忙把客厅的电话线扯到了自己房间,果然没一会,刘川,大学同宿舍的四兄弟,还有昨天刚留了电话的一帮子初中同学,纷纷打了电话过来,接完电话之后,庄睿本想给德叔打个电话的,一看时间已经快一点了,也就没打,准备等到早上再给德叔拜年。

一大早上起来下了水饺吃过之后,庄睿给刘川父母、德叔还有中海的一些朋友打了电话拜年,然后又躺会『床』上补觉去了。

********

初一初二都没什么事『情』,庄睿除了去干妈和姐姐家里拜年之外,都闷在家里看书了,他一次『性』从新华书店买了好几百元的鉴赏收藏类的书籍,现在也不过就看了几本而已,对于古玩这个行当,庄睿心里还是有点似是而非,不过比以前一看到此类书籍就打瞌睡要好多了,最起码能看进去了。

不知道是因为对眼睛的依仗还是这几天恶补了一些知识,庄睿心中居然有些蠢蠢『欲』动,要不是花鸟市场初五才开业,恐怕他都要去试试手了。

到了初三『女』儿回门,姐姐姐夫带着囡囡来到家中,自然又热闹了一天,而囡囡对自己这个虽然不常见面,但是允许自己吃大白兔『奶』糖的舅舅可是亲热的很,到了晚上居然不愿意跟父母回家了,庄敏也就把『女』儿留下住几天,反正以前母亲也经常帮她带孩子的。

这样一来,庄睿却也没时间看书了,干脆带着外甥『女』满彭城的玩了几天,也把自己想去花鸟市场的事『情』给忘了,直到年初六刘川打电话来,让他去店里玩,才带着囡囡优哉游哉的转悠了过去。

这次庄睿在花鸟市场走的可没有那么顺当了,大雪早就停了,此刻花鸟古玩市场那几条街道两旁,全部都是摆散摊的,从旧书报纸到钱币『玉』石青铜器,再配合古玩市场那些仿古的建筑,如果不看人们穿的衣服,还以为回到了古代了呢。

让囡囡坐在自己的脖子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庄睿才挤到刘川的店里,进去一看,好家伙,这才只是过了几天,原本空荡荡的店铺里面,就已经摆满了各种宠物,也不知道年前刘川把这些动物都放在什么地方了,门口两个一大一小的鱼缸里,放的是一些观赏鱼和宠物『龟』,而原先的那些笼子里面,则是大大小小的宠物狗,从个头小巧的北京犬、西施犬,到呲牙裂嘴凶猛异常的德『国』黑背等牧羊犬,应有尽有。

店里也多了两个店员,平时刘川经常全『国』各『处』跑着进货,倒是很少呆在店里,都是这两人在打理,庄睿以前来过几次,和他们还算熟识,上次庄睿来的时候,刘川给那两个店员放假了。

和年前那会的清闲相比,店里现在简直是忙的不可开『交』了,三个人都忙的脚不沾地的,难得刘川这货收钱找款居然还不会出错。

“吆喝,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也知道正经干活了啊。”看到刘川大冷的天都忙的一头汗,庄睿打趣道。

“那是,咱以后不能和你这个光棍再混在一起了,哎呦,我们的也小公主来了,来给舅舅磕个头,我好给压岁钱。”

刘川看到小囡囡,顿时高兴起来,从小到大他都是只有给别人磕头的份,去年的时候囡囡还小,今年他可是从年前,就一直念叨着要囡囡给他磕头拜年了。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29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