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二十一章 古玩市场

庄睿将囡囡从肩膀上放了下来,囡囡倒是很乖巧,先是费劲的爬到椅子上之后,才带着稚气的说道:“流氓舅舅过年好,囡囡给你拜年了。”倒真的是给磕头了,就是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刘川可不在乎囡囡嘴里喊的是流氓舅舅,当下大喜过望,一只手将囡囡抱在怀里,另外一只手从抽屉里抓出一把数额一百的钞票来,也没数,直接塞到囡囡衣服上的小挎包里,嘴里还嚷嚷着:“嘿,宝贝闺『女』,我这店里的东西你随便挑,选好了舅舅给你送家里去,不过囡囡,你怎么爬到椅子上给舅舅拜年啊?”

囡囡这会看着店里的小动物,眼睛都不够用了,答非所问的说道:“舅舅说囡囡给流氓舅舅磕头有钱拿的,囡囡有钱就能去买大白兔了『奶』糖,妈妈老是不给囡囡吃,囡囡穿的是新衣服啊,在地上弄脏了会被妈妈骂的。”

“算了吧,你这店里除了王八就是畜生,我外甥『女』才不要呢……”。

庄睿在一旁调侃着,不过刘川这会生意真是好,这进来还没五分钟,就有几对像是恋『爱』中的男『女』买了几只乌『龟』和仓鼠,让庄睿微微感到吃惊的是,就这几个不起眼小玩意,居然卖了上千块钱,而那一对金『黄』『色』的老鼠,竟然卖了600块钱,庄睿不由在心里大喊『奸』商。

“你眼睛到『处』看什么呢,告诉你,雷蕾和秦萱冰可是一会要过来帮忙的,嘿,那『女』人虽然冷了点,可是那相貌真是倾『国』倾城啊,你小子真没动心?”刘川把囡囡放在地上,一边招呼着客人,一边嘴里也不闲着。

“得了吧,一看就是大小姐,哥们享用不起,她们不是说初五就离开彭城了吗,对了,流氓,你带囡囡玩会,我出去转转……”。

庄睿随口说道,看到缠了自己好几天的外甥『女』终于把心思放到别『处』去了,庄睿就准备去古玩市场那边转悠下,至于秦萱冰,庄睿知道她对自己没什么好感,也懒得去热脸迎个冷『屁』股。

“不知道,雷蕾打电话来,说是过几天再走,你去市场吧,不过早点回来,我有点事『情』和你商量。”刘川挥了挥手,示意庄睿早去早回。

*****

彭城自古就为天下九州之一,是个具有较深历史文化沉淀的地方,特别是汉文化在这个城市打上了深深的烙印,汉代甚至更早期的文物收藏品在徐州经常可以遇到,这也是彭城人引以为豪的地方。或许也正因为此,收藏成为了不少彭城人生活中的乐趣,快乐和失落在其间此起彼伏。

庄睿所在的这个地方,是彭城市收藏品种类最为集中、也是最热闹的地方,几乎是这个古城所有收藏『爱』好者淘宝闲逛的好去『处』,是一『处』机会和陷阱同在、快乐和失落并存的所在。

最初时的收藏市场,规模没有现在这么大,当时大多数的店铺是在旁边的一个小公园里面经营,后来外面市场的人气慢慢好了起来,而现在只有小部分摊位和店主是在相邻的公园里面经营了,并且看上去『情』况也不是太好,所以里面大多店铺都改为经营鱼虫花鸟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市场上的收藏品种类非常多,可以说,几乎能想到的收藏品,这里都有可能找到,收藏『爱』好者只要留心,基本上都不会空手而归。『玉』器、铜器、钱币、木器、瓷器、银器、杂件、书画、小人书……种类实在是太多,不过,最具彭城特『色』的收藏品或许还是汉代的器物了,像汉镜、汉罐、汉画像石拓片等等,非常受彭城本地和外来朋友的喜欢。

市场内的店铺也有很多,但专门经营古玩的却不是很多,还有一些店铺做的是茶馆、咖啡屋等生意。

和『国』内很多收藏品市场一样,平时到这里的游客不算太多,大都是一些外地的游客,但是一到周末或是节假『日』,那一定是另一番熙熙攘攘的场面了,大多时候都会像现在这般非常拥挤,一方面是周末节假『日』很多人有时间出来碰碰运气,看看能否淘到满意的藏品,另一方面,很多周边地区的小商贩也来慕名迩来,一张报纸或是一块绒布也成了柜台,把四下里张罗来的五花八门的老旧玩意儿往上一摆,后面再弄个小凳子一坐,这生意就算开张了。

虽然是还天寒地冻,不过庄睿在拥挤的人群中所看到的,都是一张张洋溢着节『日』喜庆的笑脸,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来往的人中最多的还是青年男『女』,只是他们都是走马观花,在一个摊位前很少能呆上几分钟,购买的大多都是工艺品,价格也都是十块八块的,比较便宜,远称不上是有价值的收藏品,而那些在或站或蹲在摊位边上驻足不前的,往往都是一些中老年人,有些手里还拿着只有钱币大小的放大镜,在仔细的甄别,有些人在和摊主讲着价钱,这些人才应该是收藏市场的消费主力。

热闹归热闹,庄睿心里可是知道的,要出手时还是小心为好,『阳』伟他老爸之所以出名,倒不是因为其有钱,而是因为他收了一屋子的赝品假货,经常是圈内的人一忽悠,说几个手上物件的来历故事,『阳』父就被蒙住了,这些年少说也『交』了几百万的学费,还是没有找到门径,这在他们那个圈子里也是个笑谈了。

在这个世界上,淹死的人大多都是会游泳的,而对于古玩这行当来说,宰的就是那些对古玩似懂非懂、半生不熟的人,这些人往往买十个物件里面,能有一个是老东西,那就算是运气不错了。

收藏行当的潜规则就是真假都有,全凭购买者的一双慧眼,拨沙淘金弄到老东西不是不可能,一不留神买到新货那更是经常有的事,所以说,究竟是捡漏淘到宝还是打眼掏腰包,全在收藏者的一念之间了,对于一般人而言,收藏,玩的就是眼力、机会,玩的就是心跳,不过庄睿感觉自己似乎不在这个行列之内。

庄睿顺着人流,慢悠悠的在街两边的地摊上逛游着,他可不想进那些店铺,不单单是因为年前进到一家店铺被人当凯子,而且庄睿以前在和德叔聊天时,也听他提起来过,在古玩收藏界这行当里,能开的起店铺的,一般都是吃老客,并且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店里明面架子上所摆的东西,大多都是现代工艺品,所以说眼前的这些店铺,先不说真货不会摆在架子上,就光是那些伙计拿个痰盂就说是乾隆皇帝用过的那嘴皮子,也是让人吃不消的,庄睿也懒的去讨没趣。

庄睿对那些卖书画的摊子比较干兴趣,往往一蹲就是半天,每样都拿起来细细查看,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个内行呢,看的那么仔细,殊不知他要一件件的去分辨,当然耗费时间了,只是逛了两个多小时之后,也看了十几个摊位,庄睿愣是没找出一个有价值的东西来,心中微微有些失望。

“这位大哥,我这有些个老东西,您要不要看看?”

眼看马上中午了,庄睿摇了摇头,有些失望的转过身,准备回去时候,冷不丁的被人拉住了衣袖。

P:写好就传了,求收藏,求推荐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29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