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二十三章 双簧(下)

雄哥的摊位和旁边的那些地摊都一样,一张两米见方的红布在地上一铺,上面摆着一些钱币青铜器之类的物件,从外表上看,一个个都是锈迹斑斑,像是有些年头的摸样,不过对于这些东西,庄睿眼中的灵气无法看透,是以刚才也没停留,直接就把这摊位给忽略了。

“猴子,我不是早就给你说过了嘛,那幅画有人订下了,没看到我都不摆出来了,你怎么又带人看货了。”摊主雄哥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嘴上是对着那瘦弱青年说话,但是庄睿注意到,雄哥的眼睛似乎正瞄向自己。

以前在典当行和德叔聊天的时候,德叔曾经提起过,在没解放那会,江湖中专门有人倒腾真假古董,经营古玩字画,后来一些摸金盗墓的人也加入了进去,更是偷『鸡』摸狗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并且还追宗溯源,认了贼祖宗时迁为祖师爷,自封为江湖册门,其行径倒是和面前这两人有些相符。

“有人要了就算了,我也买不起郑板桥的真迹,得了,那我走了啊。”

在这市场之中,刘川也是能称得上字号的,所以庄睿虽然不怕事,但是也懒的去招惹这些地头蛇,当下返身就要离去,马上中午了,要带囡囡去吃饭了。

“别,别介,大哥,这好东西可是难得一见的,看看再走也不迟啊,雄哥,没见过你这样往外赶客人的啊。”瘦弱青年连忙拉住庄睿,一边不住的向那个雄哥打着眼『色』,这要是再拿劲的话,人可就真走了。

“看看是没事,可是这位兄弟看中的话,我不好办啊,都答应了别人了,得,先看看再说……”。雄哥看到庄睿要走,脸上也露出一丝慌乱的神『色』,语气马上软了下来。

其实庄睿也是高看了这两位,江湖册门在七、八十年前或许真的存在过,不过解放后又经历了那十年,这些牛鬼蛇神早就被清理干净了,眼前这两位充其量也就是唱个双簧,糊弄着不懂行或者刚入行的新手,赚点小钱,他们的专业水平比起德叔所说的那些老江湖们,那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了,最起码两人之间玩弄的那些个小把戏,就连庄睿都能一眼看穿。

庄睿闻言停住了脚步,反正看看也无妨,在这市场之内有刘川照应着,也不怕这两人强买强卖,他心中也存有一丝侥幸,从农村老大娘手里都能收到王士祯的《香祖笔记》手稿,说不定这人手上还真有什么好货『色』,如果是真的话,就算自己买不起,吸收了其中的灵气,那也是稳占便宜不会吃亏的买卖。

雄哥看到这个小伙子回转身来,也是心中暗喜,刚才他和猴子观察了半天,见他在每个出售旧书画的摊子边都是驻足不前,可又只是看,没有出手购买,这样的人一般来说,对字画应该是懂点行『情』,但是看他的年龄估计也是入行的时间不长,属于一瓶子醋不满,半瓶子晃荡的那种,用自己手中的高仿作品最是好糊弄的那一类人群。

QUaNbEn5.com(全。本*网)

雄哥站起身来,庄睿才看见,原来他做的不是板凳,而是个藤条编织的箱子,打开箱子以后,雄哥小心翼翼的用双手捧出一个用『黄』布包裹着的卷轴,揭开包裹卷轴的『黄』布,单看外表,卷轴两头的木制轴杆都磨损的有些破旧了,打眼看去,倒是像个老物件。

雄哥就在藤条箱子上把卷轴展开,庄睿发现,这是个立轴,长宽大约在50*110厘米左右,纸质微微有些泛『黄』,上面画的是一幅生长在山石之中的竹子,,并且赋诗一首:“画竹『插』天盖地来,翻风覆雨笔头载;我今不肯从人法,写出龙须凤尾来。”字迹大小不一,歪斜不整,在诗的下方题有郑燮二字,并且印有数个印章。

“郑燮是谁?”。

庄睿『脱』口问出,不过话刚出口就后悔了,自己这下也闹了笑话,郑燮字板桥,只是郑板桥这个名字太过有名,一时之间庄睿没有反应过来,这和『阳』伟他爸说唐伯虎和唐寅是俩人那笑话也差不多了。

雄哥和猴子互相看了看,眼中满是狐疑的神『色』,这人连郑板桥的原名都不知道,能看的出真假吗,要是个『性』格冲动的人还好办,看着像真的就会出手买下来,不过这人看面相挺沉稳的,今儿这事倒是不太好糊弄。

庄睿低下头,借着额前发缕遮掩住别人的视线的时候,凝神向那副所谓郑板桥的字画看去,眼中一片『黄』『色』光芒闪过,灵气已然在画中绕了一圈,待得灵气返回到眼中,却是没有丝毫异象,不用问了,庄睿在心里已经给这幅字画判了死刑。

自从可以由对联和那手稿中吸取灵气以来,庄睿在许多书籍上做过实验,却没有一个蕴含灵气的,琢磨了许久并且结合那两次吸收灵气的经过之后,庄睿下了个结论,能含有灵气的物件,一定是年代久远的东西,从时间上来说,最少也应该是解放以前的,这根据却是由那副联圣的对联做出的判断。

庄睿甚至怀疑过,那对联和手稿中的灵气,会不会是作者当时在创作中全神贯注之下,使得作品产生的灵气,不过这想法过于荒谬,庄睿也只是无意中想到而已,只是庄睿此刻已经认定,眼前这东西肯定是个赝品。

“二位,这东西我有点看不准,您还是先收起来吧。”庄睿抬起头来,对着面前那两位带着一脸期盼神『色』的雄哥和猴子说道。

德叔曾经给庄睿说过,古玩这行里面没有真假之说,只有新旧,并且要做人留一线,就算东西是新的,一般人也只会说看不准,说不好,而不会直接指出来的,而卖家自然心领神会,也不会纠缠不清。

庄睿此话一出,雄哥和猴子面面相觑,没想到这连郑板桥本名都不知道的人,居然连价钱都不问,就说出句行话来,这倒是自己二人走眼了,他们哪里知道,要是庄睿没有那双眼睛,哪里能分辨的出真假,你就是给他个现代印刷品,说不定他看着印的逼真,都会以为是真的呢。

猴子和雄哥碰到庄睿算是他们晦气,这幅郑板桥的高仿字画做旧的手法,算得上是比较高明的,字画的纸质的确是清朝的,字『体』画工也都是高手所为,与郑板桥的原作相比,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并且立轴的“轴杆”也经过了做旧的『处』理,一般懂点字画而又不是对郑板桥极有研究的人,绝对会认为这幅字画是郑板桥手迹,奈何他们遇到的庄睿是个不走寻常路的家伙,一番苦心却是打了水漂。

雄哥倒也光棍,听到庄睿的话后,也没多少什么,麻利的把字画收好放回箱子里,这可是他们吃饭的家什,反正现在社会上想占便宜的人多了去了,没蒙住庄睿,自然还是会有其他人上当的。

庄睿也是兴趣索然,眼中的灵气因为给母亲治病少了大半,他也是急着想补充一下,谁知道逛了一上午,一件有价值的东西都没遇到,看来即使有这双眼睛在,传说中的捡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二位,以后真有什么老物件,就去前面的『爱』宠之家给那里的老板打个招呼,你们先忙着……”。

庄睿客套了几句,他再过个把月就要回中海市去上班了,又不可能整天呆在这地,倒是面前这些人见天的在这里厮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碰到些好东西呢。

“嘬嘬嘬嘬……急急急急……”。

庄睿打了招呼之后,正想离开,耳中忽然传来一阵很熟悉悦耳的鸣叫声。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29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