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三十九章 鉴宝(四)

听到吕掌柜的话后,庄睿心中大定,那观音木雕十有八九是个假货,他来参加这个鉴宝活动,虽然首要目的是想找到能够补充灵气的物品,但是他也不想在众人面前丢人现眼,更不愿意自掏腰包请这一群人去名都大酒店腐败。

只是从那几张椅子里吸收到一点灵气,庄睿并不满足,吕掌柜让他继续往下看,正合了他的心意,当下也不推辞,继续拿起了面前的第二个物件。

桌上摆的第二个物件是一个鼻烟壶,很是小巧『精』致,只有七八厘米高,要是藏在手心里,不注意看都很难发觉,庄睿前几天所恶补到的古玩知识里,恰巧在杂项类里面见到过介绍鼻烟壶的文章,他知道这东西和蝈蝈葫芦倒是有些相似,在开始时都是有其特殊的作用,但是到了后期就变成一些人把玩的物件了。

说到鼻烟壶,那就要先说鼻烟,鼻烟是用优质烟草经晾晒、发酵、过滤等工序『精』制而成,并着有止痛、消除疲劳的功效,所以在14世纪的时候就风靡整个欧洲各『国』皇室、贵族阶层了,后来到了16世纪末,西方传教士将其传入中『国』。

清朝从康熙帝开始,历代皇帝几乎无不嗜好鼻烟,不过康熙、雍正和乾隆三朝皇帝对鼻烟壶的『爱』好,要更甚于鼻烟,所以御制鼻烟壶也就一直无间断,直至清朝灭亡,在这数百年中,鼻烟壶的制造工艺得到了很大的发展,『精』品层出不穷。

鼻烟壶在后世影响最大的要数内画壶,这里面还有个小故事,据说以前有个外省小官吏赴京办事,寄宿在一庙内,因为没有钱续买鼻烟,就用烟签去掏取粘在壶内壁上的残剩鼻烟,结果在壶的内壁上画了好些痕迹,这『情』景被庙里一个有心的和尚看见了,便用一根竹签弯钩蘸墨后,伸入透明的料器壶内,在内壁上作画,于是就有了内画壶。

民间传说给内画壶蒙上了一层传奇『色』彩,而『精』美的内画也让许多人对鼻烟壶『爱』不释手,其实内画壶是匠师们用铁砂、金刚砂在烟壶内来回晃荡、磨擦,使的其内壁呈『乳』白『色』的磨砂状,细腻而不滑,质地甚至和宣纸接近了,于是就可以随意作画了,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神秘。

在清光绪以后内画壶达到鼎盛时期,涌现出了像周乐元、马少宣、叶仲之这样的内画名家。

本是舶来品的鼻烟,传入中『国』后没想到带来鼻烟壶工艺的大发展,而且中『国』鼻烟壶在18、19世纪风靡欧洲,成为皇室和贵族们相互间馈赠和收藏的高贵工艺品。

在庄睿手中的这个鼻烟壶,是一个缩小的花瓶状,椭圆形,顶口和底只有小指头大,而壶身却有半个手心宽,这个鼻烟壶是一件珐琅器,上面画着两个头戴礼帽,手持文明仗的西洋人物,整个画面『色』彩艳丽,造型逼真,没有一丝岁月留痕,如果庄睿是在工艺品商店看到这物件,肯定会以为它是某个流水线制造出来的,不过经过刚才的那个木雕,庄睿对自己的判断,实在是没有多少信心了。

QUAbEn5.COm。全本小说网

得,自己也别矫『情』了,直接用灵气看吧,庄睿脸上的茶『色』眼镜很好的起到了阻隔别人视线的作用,当下凝神看去,眼中灵气瞬间来到了鼻烟壶之上。

有戏,当那道灵气穿透了玻璃吹制的鼻烟壶之后,庄睿顿时感觉到一丝清凉的气息融入到眼中灵气之中,虽然那丝气息很微弱,只是比先前椅子中的灵气稍强一分,不过庄睿还是很满意,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将鼻烟壶放到桌子上,庄睿正要开口说话时,突然想起昨天从三河刘的葫芦里吸收到的灵气,和在这个鼻烟壶中吸收的灵气相比,在数量相差无几,而自己第一次在对联中吸收到的灵气,要远远的高出这两次,更不用说在那手稿中所吸收的灵气了,与其相比,那简直就是不可同『日』而语。

“难道是书籍中蕴含的灵气,要比其他物件里面的灵气多?”

从眼中出现灵气以来,算上这次,庄睿一共从外物中得到四次补充,显然从对联和手稿中吸取的灵气要远远大于后两次,这中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庄睿低下头思考了起来,一时间倒是忘了自身所『处』的场合,别人还在等着他说出对这个鼻烟壶的看法呢。

“木头,木头,你小子睡着啦,发什么呆啊……”。

刘川的声音在庄睿耳边响起,将他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抬起头来,却发现坐在身旁的那个许伟正拿着自己刚才所看的鼻烟壶侃侃而谈呢。

“如果这是几百年的物件,『色』彩上绝对不会如此艳丽,所以我觉得,这东西应该是一个现代工艺品,不过这也就是我个人所见,大家还是听听庄先生的意见吧,看庄先生刚才若有所思的样子,肯定对这个鼻烟壶有不同的见解。”

这是庄睿清醒过来之后听到许伟所说的话,抬起头来之后,看到的也是许伟那洋洋得意的摸样,心中没来由的有些烦躁,恨不得在那张小白脸上,狠狠的打上一拳,自己又没招惹他,干吗总是拿自己说事,厌恶之心一起,庄睿说话也就不好听了。

“许先生真是博学多才啊,不但在珠宝首饰上深有研究,居然连木雕,鼻烟壶这等杂项也是造诣颇深,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个鼻烟壶是真的,年代应该是在康熙至乾隆之间,呵呵,您不用急,到底是我在胡说八道,还是许先生您信口开河,等一会就见分晓了。”

庄睿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看到许伟又想打断自己的话,这次却没有给他机会,一口气将话说完之后,指着最后一块『玉』佩对吕掌柜说道:“这个物价我看不出来,就不献丑了,下面还是宋哥王哥来吧。”

这倒不是庄睿谦虚,而是眼中灵气现在还没有办法分解透视『玉』石类的物品,单凭眼力的话,他连这『玉』佩是所用的『玉』石是哪里出产的都分辨不出来,更枉论鉴定其真假来历了。

吕掌柜看着庄睿笑了起来,笑的有些意味深长,他现在对这个年轻人越来越感兴趣了,别人不知道,他自己的物件可是清清楚楚的,两个物件都被庄睿说中了,这可不是运气好就能做到的。

P:谢谢寂寞小财大大今天的打赏,下一更晚上12点发,顺便加『精』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2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