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四十章 鉴宝(五)

P:周一冲榜啦,是新人榜第一还是万年老二,就看兄弟们的了,收藏推荐有啥来啥,要是愿意看俺这200多斤满地打滚求票,俺也不介意来这么一回。。。

庄睿此刻的注意力也都放在了对眼中灵气的思考上,后面的进程就有些波澜不惊了,宋军和王老板各自出手挑了一个物件鉴定了,看两人的表『情』,对于自己的鉴赏水平还是有一定自信的,而吕掌柜也只是随手挑拣了王老板面前的一个古『玉』扳指点评了几句,不过三人都很默契的避开了庄睿的王士祯手稿。

如此一来,今天的鉴宝活动,也就只剩下庄睿的那部手稿了。

吕掌柜几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宋军先让服务员把方桌上的茶水撤掉,然后对庄睿说道:“小庄,把你那手稿打开吧,我们三个人一起看,要知道,王士祯留下的手迹可是很少的,你这手稿如果是真的话,能填补收藏界的一大空白呢,我们几人都要跟着沾光的。”

宋军话中的意思庄睿也明白,在收藏界里面打滚厮混,也讲究个名气,而名气从哪里来的呢,自然就是曾经捡漏得到过大开门的物件,或者鉴定过一些稀世孤品,像著名收藏家马未都先生,在九二年的时候,就曾经花了五千元RB买了一个清乾隆年间的珐琅鼻烟壶,没隔多久拿到香港去拍卖,以6万元港币成『交』,虽然卖出的价格不是很高,但是马未都先生的这份眼力,使其在当时『国』内的收藏界名声大震。

『国』内的大书法家,收藏界的北斗人物启功先生,则是以其专业的鉴赏水平名扬海内外,经他亲手鉴定的古玩不计其数,而宋军几人的目的也在于此,虽然手稿是庄睿淘来的,但是能经他们手鉴定出来真伪,并且传扬出去,那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也不知道宋军从哪里找了三双白手套,给另外两人分发各自戴到手上,这是为了防止手上的汗迹对书稿造成损坏,看的一旁的庄睿心中大汗,他对待这部手稿虽然也算是小心,不过从来都是直接拿在手上,而刘川那小子,在买这部手稿那天,更是翻来覆去将这部手稿折腾的差点全部散掉了,庄睿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

三人翻动手稿时的动作,如果可以用小心翼翼来形容的话,那他们在鉴定时候的表『情』,就像是如履薄冰一般了,单是写有“香祖笔记”这四个字的封面,就被几人翻来覆去的看了十几分钟,大如镜面,小如指甲般大小的各种款式的放大镜,在桌子上摆了一排,让一旁的几个门外汉大开眼界。

开始时在吕掌柜几人的脸上,显现出来的只是慎重的表『情』,等到书页翻开之后,出现在几人脸上的,却是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庄睿心中猜想的到,显然是那些损毁的地方,刺『激』到这几个人了,而随着几人表『情』的变化,庄睿也估摸出这部手稿应该为王士祯其人的手迹了。

QUAbEn5.COm。全*本*5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了,这中间除了许伟有些面『色』不渝之外,其余几人都在关注着吕掌柜等人的鉴定进程,三位专家对这个手稿鉴定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其真伪似乎已经可以呼之『欲』出了,这时候就连反应迟钝的刘川都意识到,自己这哥们似乎又捡到一个大漏。

在这个过程中,秦萱冰的眼神不时的落到庄睿的身上,她看到庄睿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没有自己意料之中的兴奋,好像吕掌柜等人所鉴定的手稿不是他的一般,他所表露出的那种神定气闲的风度,秦萱冰似乎只有在自己那久历风霜的爷爷身上才看到过。

只是秦萱冰却没有想到,庄睿在谜底揭开之前,已经猜到了答案,自然不会表现的喜形于『色』了。

这个包厢中的温度大概在二十六七度,正是人『体』感觉最为舒服的温度,而吕掌柜几人,脑门上都渗出了汗,却不敢用手去擦拭,生怕将汗迹带到手稿之上。

又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吕老爷子合上了手稿,但是几人的眼神却还是紧紧的盯着放在桌上的手稿,怎么也不肯让那部手稿离开他们的视线。

旁边几人知道,这鉴定工作总算是完成了,至于手稿的真假,似乎也不用多问了,看这几位的表『情』就知道了。

“吕叔,这破书真是王那啥写的?能值多少钱啊?”

刘川看到没有人说话,心中直发『痒』,小心翼翼的打破了房中的沉寂。

“破书?小子,把你整个人卖了,也不值这手稿里面的一页纸,你知不知道,这是『国』宝啊,唉,可惜了,手稿的前半部分保存的太差,很多字迹都无法辨认了,要不然,这手稿的价值还要更高。”

听到刘川的话后,吕掌柜差点暴走,话中对庄睿也无不埋怨,似乎没有保存好这部手稿,全是庄睿的过错一般。

刚才他们几人,通过对这部手稿字『体』风格,书写所用纸张年代,手稿上包浆等各方面的鉴定,基本上可以确认这部手稿为清初王士祯的真迹,而手稿最后那十余页诗作上的印章,上面的铃印也都是王士祯所用过的『私』章,更是证实了这部手稿是王士祯大开门的作品。

本来他们几人是想通过对手稿内容的阅读,来找到王士祯书写这部手稿的初衷的,只是手稿最前面第一页上序文的字迹,曾经被虫蛀过,而且被汗迹水污侵蚀的厉害,完全没有办法辨认了,这让吕掌柜等人是痛心疾首。

“『国』宝那也有个价嘛,不能吃又不能穿的,拿来有什么用。”刘川兀自不服气,还在暗自嘀咕着,这货对『国』宝什么的可是一点儿都不感兴趣,他要是生活在解放前,说不定就是当年东陵大盗中的一员。

“吕老板,这都快一点了,咱们还是把刚才那几个物件的鉴定点评下吧。”

看到此时房中的光环都笼罩在了庄睿身上,许伟心中很是嫉妒,忍不住开口说道,在他想来,庄睿对那尊木雕佛像和鼻烟壶肯定的鉴定,十有八九是错的,借此来打击一下对方也是好的。

宋军似乎看出了许伟的用心,脸上带着一种很古怪的笑意,说道:“这个不急,我还想问问小庄,这部手稿是否愿意转让呢。”

庄睿闻言愣了一下,说实话,这部手稿对他起到的最大作用,就是将其眼中的灵气升级了,至于手稿本身的价值,他当时并未在意,所以在购买这部手稿的时候,他都有抱着亏钱的心思。

不过刚才听到吕掌柜的话后,庄睿心中也多了一丝期待,毕竟他又不是出身于什么大富之家,姐姐家里的生活甚至还有些窘迫,庄睿现在还无法像宋军等人活的那样潇洒,把自己看中的东西就收藏起来,将手稿卖出去,手中的钱多一些,让母亲和姐姐生活的好一些,这才是他目前所追求的目标。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2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