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六十一章 澡堂子

刘川订的房间是二人的标准间,本来庄睿想在房间浴室里冲个凉就算了,不过被刘川『硬』拖着拉出了酒店,说是要带他见识一下“蓉城”的夜生活。

关于成都一名的来历,根据北宋《太平环宇记》上的记载,是借用西周建都的历史经过,取周王迁岐“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因此得名成都,而到了五代十『国』的时候,后蜀皇帝孟昶偏『爱』芙蓉花,命百姓在城墙上种植芙蓉树,花开时节,成都“四十里为锦绣”,故成都又被称为芙蓉城,简称“蓉城”。

现在是二月下旬,在彭城的时候,人们出门都还要穿着厚厚的棉衣,有时候这气节还会下个桃花雪,但是一到成都,庄睿就感觉到了一种春天的气息,在酒店就已经把夹克里面的线衣『脱』了下来,此时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寒冷,夜风习习,整个人倒是清爽了许多。

刘川并没有开车出来,按他说吃饭的地方距离下榻的酒店不远,庄睿也懒的去问了,这厮走到哪里都像是地头蛇一般,跟在他后面就行了,早就听说过四川出美『女』,庄睿此刻那双眼睛也是在四『处』打量着,他现在可以很好的控制住眼中灵气,再也不用像以前看人那般小心翼翼了。

庄睿以前听到过这样的说法,那就是:到了北京才知道自己的官小,到了广州才知道自己的胃不好,到了深圳才知道自己的钱太少,到了海南才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好,到了成都才知道自己结婚太早。

他现在只是走在成都街头,就对那最后一句话深有『体』会了,因为这时他的两眼就已经是看的目不暇接,眼花缭乱了。

成都『女』孩给庄睿的第一印象,就是那白皙的皮肤犹如羊脂『玉』一般弹指可破,虽然身高相对比北方『女』孩矮小一点,但是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和『精』巧如画的面孔,却是将这一瑕疵掩盖住了。

此时不过刚刚立春,但是大街上的『女』孩穿的最多的,还是裙子,洋溢着一股青春健康的气息,虽然庄睿在中海逛南京路的时候,也见过不少美『女』,但是要论起本地制造,肯定还是要数成都了。

庄睿曾经在一些野史杂谈中经常看到古人有“一扬二益”之说,意思是天下美『女』首推扬州,其次就是益州了,也就是现在的成都,此时亲眼所见,才知道上面的两个说法一点都不夸张。

“怎么着,看花眼了吧,进来啊。”

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一个火锅店的门口,刘川正一脸坏笑的看着庄睿,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在这里把这哥们的『处』给破了,因为他发现庄睿近来对『女』人的兴趣好像比之以前大了许多,以前庄睿可是从来不曾这样打量『女』人的。

其实这也很正常,庄睿不过就是二十多岁的小青年,正是『体』内荷尔蒙『激』素分泌最为旺盛的时候,以前单身在外地打拼,生活压力比较大,再加上他『性』格过于理智内敛,是以在结束了大学一场恋『爱』之后,一直都没有再谈『女』朋友,不过自从眼中产生灵气之后,似乎再也不需要为了生计而困扰了,加上母亲的催促,庄睿也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不过庄睿可是没有去找一夜『情』的想法,『女』人的第一次固然重要,男人也不能随随便便啊,这段时间庄睿偶尔在脑中回忆自己认识的『女』孩的时候,他才会感觉到自己这二十五年过的的确有些失败,除了埋藏在记忆深『处』的大学『女』友之外,出现在他脑海中次数最多的,居然就是一直跟他有些不对路的秦萱冰了。

摇了摇头,把脑海中那不切实际的想法驱除出去之后,庄睿才发现自己已经坐这个火锅店里了。

对于吃火锅庄睿没有什么异议,从小他就『爱』吃辣,早就想品尝一下正宗的四川火锅了,而这家店也没有让他失望,居然在电热火锅盛行的现在,还用的是炭火锅,并且在火锅端上桌子之后,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厨师现场将火锅底料加入浓汤中,庄睿知道,这恐怕就是地沟油、潲水油等事件被曝光之后,众多火锅店为了招揽顾客而进行的自我救赎了。

除了一桌子牛羊『肉』、青菜等配菜之外,刘川还点了一瓶郎酒,开过长途车后喝点酒,也是解乏的好办法。

『精』致的铜制锅子里面炭火烧的很旺,火锅里的汤料很快就烧开了,庄睿和刘川把桌上的配菜放进去稍微涮了一下,就大吃了起来,两人都是20多个小时没正经吃过一顿饭了,满桌子的配菜没过多大会,就被二人连酒带菜消灭的一干二净,虽然嘴里酥麻不堪,可是胃里却是暖烘烘的很舒服。

*****

吃过饭之后,庄睿原本以为刘川会找个桑拿去蒸蒸,却不料这厮居然把他带到一个大澡堂子里,他没有想到,在到『处』都是酒店桑拿的时代,作为四川省会的成都,竟然还有澡堂子流传至今,这让庄睿很是惊喜,因为包括他在内,在很多人的心里,泡澡堂子已经成为一种『情』结了。

到澡堂泡澡,你可以看到白花花的『肉』『体』,全是赤条条的,这是个不设防的世界,澡堂里面可是不分贵贱,不论贫富,洗澡需要『脱』衣服,让自己一丝不挂,这样一来,高低贵贱都没了踪影,『脱』得光溜溜的,『脱』下凡世中的装腔作势。

在澡堂子里大家都成了一个样,他有的,你也有,大家都以诚相待,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你我的社会等级被取消,职业鸿沟被填平,面熟面生彼此相『处』,嘻笑怒骂无拘束,图的就是个心里痛快!

如今,老浴室在彭城已经是所剩无几了,不是因为亏损严重就是因为地区拆迁,这也确实是一种沐浴文化的转型,庄睿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再进过澡堂子了,只是前几年看了一部电影叫做“洗澡”,那会可是勾起了他不少的回忆。

小时候庄睿和刘川,那可是经常在澡堂子里比赛憋气,打个水仗,虽然每次都避免不了被刘川老爸在『屁』股上赏两巴掌,但在庄睿心中,那些记忆依然是美好的,想必刘川也是有这样的想法,才会带自己来这里。

这家澡堂子生意很好,门脸不大,但是进到里面,感觉特别清爽,光线亮堂,地面平坦,大堂里围绕墙壁和木栏旁边就是一排排木板铺,大大的池子,就算是二十多个人同时洗都没有问题,还有人在不时地吆喝叫卖,给一些冲泡好的客人送水递青萝卜,不时地打『毛』巾把子,让庄睿一看之下,就感觉到十分温馨。

大堂池子里是氤氲缭绕,还没有『脱』衣服,庄睿已经是感觉到雾气腾腾了,当下要了把小锁,找了个柜子,三下五除二的将衣服扒光,进入到池中,一股热浪顿时扑面而来,虽然有点闷,但很爽,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听见人们搅动池水的响声和“叭叭叭”的捶背声,还有天花板往下滴的水珠声,仿佛演奏着一首美妙的乐曲。

泡澡堂子之『精』华就在于一个“泡”字,俗话说:“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用淋喷头洗热水澡,虽然可以在短时间内就达到发汗的效果,但这只是皮肤表面温度的暂时提高,仅排出表皮层的汗水而已,只有慢慢地浸泡在热水中,才能促进血液循环,全身发汗,『毛』孔张开,将污垢及油脂推挤到皮肤的表层,并软化角质,这样就可以让汗水带著老旧废物及『毒』素一起排出『体』外。

两人在池子里泡了大半个时辰,接连出了几次汗之后,又叫了个搓澡师傅把身上搓了一遍,这才出了池子,旁边马上就有人递过来两条大『毛』巾,庄睿将身子裹起来,接过伙计扔过来的滚烫的手巾把子,往脸上一敷,顿时一股热气直往『毛』孔里面钻,等到透不过来气的时候,将『毛』巾掀开,那种舒爽的感觉难以言喻,这几天连『日』奔波的困乏也全都不见了。

叫上两杯茶,四片切成条状的青萝卜,惬意的躺在木板通铺上,庄睿似乎又回到十几年前在彭城的老澡堂子里,思绪也不由有些飘忽起来。

“木头,我给你说个事『情』,不过你别跟我急啊……”

一个有些飘忽的声音,传到庄睿耳中,抬眼望去,却是刘川这小子,嘴里一边“嘎嘣、嘎嘣”的嚼着萝卜,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话。

P:小时候有个愿望,一直没实现,就是到『女』澡堂里转悠一圈,米有机会喽,『女』同志别打脸啊,很多人有这想法滴。

这一章打眼写的最满意,应该是70后的朋友看了最有感觉,80后的也有点回忆,90后的可能就觉得没意思了,希望这章能让大家回忆起过往的美好,大家要是满意的话,多投点推荐票票,多打赏几个,让咱也满足下吧,嘿嘿。。。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2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