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七十四章 狼獒之战(上)

“哒哒……哒哒哒……”

清脆的『枪』声将沉睡中的庄睿惊醒了过来。待到他坐起身『体』,却发现车窗外的天『色』,已经是曙光再现了。

刘川驾驶的悍马车正在行进当中,四『处』追逐着狼群,一夜没有合眼的周瑞,眼里满是血丝,半边身子探出车外,用手中的『枪』,『精』确的点杀着四『处』逃窜的狼群。

其实在现代,人类的脚步逐渐在压缩着草原狼的生存空间,像解放前那般动辄就有数百只的大狼群,在今天已经完全消失了,庄睿他们碰到的这个拥有百余只草原狼的狼群,已经是那曲大草原里最为强大的一支狼群了,只是它们的运气不太好,遇到了装备『精』良,弹『药』充足的庄睿等人。

草原狼从古至今,就和草原上的一切生物都结下了不解之仇,尤其是草原上的人狼战争,更是残忍之极,人和狼都在用残酷进犯残酷。用残忍报复残忍,用狡猾抗击狡猾,如果不是庄睿他们乘坐的是悍马车,如果不是他们手里有『枪』,恐怕这一车人现在也都成了森森白骨了。

“刘川,回头!”

周瑞射杀了视线中的最后一只草原狼后,将身『体』缩回到车内,一股呛人的火『药』味顿时充斥在悍马车之中,看到庄睿已经醒来,脸『色』和往常差不多,只是因为失血过多有些苍白,周瑞也松了一口长气,看这模样,庄睿并没有被狼牙中的细菌感染。

“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小心起见,周瑞还是问了一句,一般人被狼咬过之后,与被狗咬不同,狗牙里所蕴藏的狂犬病『毒』,有可能在人『体』内潜伏数年甚至十几年才复发,但是被狼咬过的人,只要一天之内没有发烧发热、『体』温上升之类的病症,基本上就不会再有问题了。

“没事了,就是左臂还使不上力气。”

庄睿活动了一下左手,对周瑞说道。

“那就好,等到了那曲,再到医院打上一针。”周瑞完全放下心来。

刚才刘川开车追杀狼群,跑出了足有几公里。现在返回到开始的营地时,却发现,夜里被射杀的狼尸,都已经消失不见了,想必是被那些活着的狼当做了食物,这种动物不仅对敌人残忍,对同类也是毫无同『情』心,死亡或者受伤了的狼,往往很快就会变成狼群的食物,尤其是在寒冷的冬季。

*****

清晨的大草原非常美丽,太『阳』羞涩的从远『处』的山边探出了一角,像是还没有完全睡醒,露珠还挂在醒得早的乔冠花、苦豆花和野菊花鲜嫩的花瓣上,草原在暗与亮之间,变幻着虚与实。

远『处』的薄雾,给人一种『迷』蒙感,初春青苍的草甸,随着曲线圆润隆起的山包,袒开着鲜嫩的『胸』脯,在初升的太『阳』的慰抚下,丰腴而『迷』人,如果不是刺鼻的狼血味道,这就是一幅美丽的诗中画卷。

草原清晨的气温大概在三四度左右。倒不是很冷,几人在空调车里憋了一夜,也都纷纷下车来透口气,只是这地方浓郁的血腥味道,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宿营了,刘川把那箱还剩了七八瓶的泸州老窖搬上了车,而周瑞已经拿着工具,在给越野车换轮胎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被狼牙咬爆的那两个轮胎已经完全毁掉了,车胎里夹带的铁丝都被咬断了,连补都没法补,幸好周瑞出发前带了两只备用轮胎,要不然的话,就只能先把车遗弃在这里,等去到城市买到车胎才能将车开走了。

“周哥,你说那狼群会不会还回来?我听说狼的报复心是很强的……”

庄睿右手拎着把老五六冲锋『枪』,守在周瑞身旁,他是怕狼群再杀个回马『枪』,要是众人没有防备的话,肯定会吃大亏。

“没事,早上那会我把狼王射杀了,要不然狼群不会散,以后这个狼群就不会存在了,只能分成几个小狼群了。”

周瑞手上忙活着,嘴里淡淡的回答道,他以前服役的部队也带个狼字,对于狼的习『性』知之甚深。

“小庄,你很不错,有血『性』,又知道审时度势。要是在部队里锻炼几年,肯定也是把好手。”

周瑞把换下来的废轮胎,随手扔回到越野车的后背箱里,拍了拍手,看着单手持『枪』的庄睿,难得的夸奖了他一句。

“庄大哥好厉害的,昨天那是英雄救美啊,嘻嘻。”

柏梦瑶也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身后跟着宿醉方醒的柏梦安,这时的柏梦安再也无法保持住他那绅士风度了,看着这一地狼籍的营地,还有满地深褐『色』的狼血,吃惊的张着大嘴,听着柏梦瑶身旁的叽叽喳喳的讲述着昨天所发生的事『情』。

“唉,我怎么就喝醉了啊,这样的机会就是在欧洲也很少见的,纯粹的野外狩猎啊。”

柏梦安气恼的责怪着自己,对于昨天没有能赶上那大场面,懊悔不已,听的一旁的庄睿直翻白眼,场面是不小,不过你『独』自面对三条饿的发慌的草原狼试试。

“庄睿,你过来一下。”

悍马车旁传来雷蕾的声音。庄睿循声看去,雷蕾正向着他摆手。

“什么事啊,雷大小姐有事,尽管吩咐。”

庄睿把『枪』背在了右肩上,走了过去,自从昨天那夜之后,庄睿的『性』格比以前更加开朗了,生死瞬间,很多事『情』都比较容易看开的。

“你过来点啊。”看到庄睿距离他还有三四米远,雷蕾跺了跺脚,自己走上前来。

“萱萱有点内急。要小解,你帮着到周围去看下,她怕还有狼。”雷蕾把嘴凑到庄睿耳边,小声的说道。

“我?!”

庄睿吃惊的喊了起来,这下他的嘴巴,张的比柏梦安还要大了。

庄睿现在左臂不能用力,算是半个残废了,这里除了他之外,别人胳膊腿都是好好的,庄睿想不通秦萱冰为什么让他去放风。

“木头,你喊什么呢,我媳妇和你说啥了?”

刘川把那箱酒拿上车后,顺手开了一瓶拎在了手里,左手还拿了一包刚撕开包装的德州扒『鸡』,正啃的带劲呢,反正在大草原上,只要不开车玩漂移,就没有翻车的危险。

“没事,没事,雷蕾说你昨天英雄无敌,等到了那曲要对你以身相谢呢。”

“快去吧你,你们哥俩都不是好东西。”

庄睿嘴里一边胡说八道,一边向等在车头『处』的秦萱冰走去,身后传来雷蕾的笑骂声。

“萱冰,这……那什么……”

庄睿走到秦萱冰身前,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经过昨天的并肩战斗之后,他感觉和秦萱冰之间的隔阂已经消失了,但是这里面似乎又掺杂了别的东西,让他在面对秦萱冰的时候,没有以前那种挥洒自如的感觉,却是有点不自在。

“扑哧……”

看着庄睿的傻样,秦萱冰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本心里还有些羞涩感的,现在反而变得自然了起来。

“你在旁边看着啊,别让人靠近了。”

秦萱冰拉了庄睿一把,向悍马车后面的草丛里走去。

“嗯。你放下心来吧,我会看着你的。”

庄睿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蹦出来这么一句话。

“不是让你看我,是让你注意旁边有没有狼和人。”

秦萱冰即使再大方,听到庄睿的话后,也不由得俏脸绯红,气的顿了下脚,走进了半腰高的草丛里。

“看哥们这张臭嘴……”庄睿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用右手轻轻的在脸上打了一下,连忙追了上去。

“萱冰,你先别进去,我转一圈看下。”

庄睿拉住了秦萱冰的手,看到上面淤青的指印,知道是自己昨天的杰作,脸上顿时有些发热。

没等秦萱冰回话,庄睿就松开了手,把这片草从趟了一遍,又用脚将一『处』一米左右见方的草给踩实在了,这才招呼秦萱冰过去。

“咱是君子,咱不是小人,嗯,不能干偷窥那种事『情』,不过看一眼似乎也没什么吧。”

庄睿站在距离秦萱冰三四米远的地方,耳中传来细细流水的声音,心里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等到偷窥的『欲』望占了上风的时候,却发现秦萱冰已经站起了身『体』,心里那个悔啊,恨不得用眼中灵气在秦萱冰身上游走一圈,找补回来。

秦萱冰此时也是心中犹如小鹿乱撞,心跳不已,满脸通红的从庄睿身边跑过,回到了悍马车上。

“木头,走了,你站那里放羊啊。”

刘川的声音从悍马车上传了出来,却是周瑞已经将越野车发动起来了,也辨清了道路,正准备离开这里呢。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向草原深『处』驶去,由于庄睿受伤,柏梦安自然又回到了越野车上,而悍马车是由刘川和雷蕾『交』换驾驶,其实要说起来,包括秦萱冰和柏梦瑶在内,谁的驾驶技术都要好过庄睿的。

“嗷……呜,汪、呕……”

汽车开出大概有五十多公里的时候,突然,在车前方几百米『处』,响起一声凄惨的狼嚎声,似乎里面还夹杂着狗的低吼声,正坐在车里吃八宝粥的庄睿,顿时紧张起来,拿起手边的『枪』,矮着身子走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2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