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七十八章 牧民

“因哥,多起是什么意思啊?”

刘川跟着在周瑞身后,向他问道,阿妈拉想必就是母亲了,妈妈的全世界对于母亲的统称,不过多起这两个字,众人就听不懂了。

“在藏语里面,多起就是藏民对藏粪的称呼,意思是家里拴起来的大狗,不过这只奏王可是栓不住的。”

周瑞随口解说着,这时小『女』孩的声音,也把帐篷里面的大人喊出来了,一个头上戴羊羔皮帽子,身『体』着『精』壮的藏族汉子,向众人迎了过来。

金『毛』藏奏看到那藏族汉子后。立巍就扑了上去,亲昵的用舌头『舔』了『舔』汉子的脸,那人看到藏奖前肢上包裹的纱布,心里立刻就明白了,是这些客人给自己的多起治的伤,当下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起来,对于藏民而言,一只纯种藏奖在他们的家里,不亚于家中重要成员的地位,这些外来客人帮助了藏奏,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尊重。

藏族汉子走到距离众人还有五六米远的地方,就停下了脚步,伸出右手把头上的帽摘了下来,上身向前弯下腰去,拿在手里的帽子几乎垂到了地面,那人行了礼之后,才开口说道:“欢迎远方来的客人,大草原上的仁青措姆,对你们的到来表示最诚挚的欢迎。”

众人听到这个,藏族汉子,说的居然是汉语,都有些惊奇,虽然讲的有些磕磕巴巴,但是都听懂了他的意思,只是对于这个汉子所表达出来的礼仪,庄睿和刘川等人,却是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礼。

周瑞知道刚才那个,汉子行的礼节,是藏民们对于最为尊贵的客人,或者是面对长辈才行的礼,当下不敢怠慢,上前一步,鞠躬还了一礼,说道:“打扰草原上的勇士了。”

这时候旁边好几个帐篷里的人,都出来了,仁青措姆出来的那个帐篷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手里拿着几条雪白的哈达,走了出来,看样子应该是仁青措姆的妻子。

在某些已经汉化比较严重的藏区,几乎来了客人都会敬献哈达,但是对这些草原上的牧民来说,敬献哈达,可是将对方作为最尊重的客人了,夫妻两人一一给众人带上哈达之后,这才把一行人让进了帐篷里。

从外面看帐篷,似乎显得不是很大,但是众人进去之后,才发现帐篷内的空间很大,里面甚至隔成了两个小的房间,帐篷中间还点了一个,炉灶,使得帐篷里充满了暖意,招待客人的地方很宽大,十几个人围坐在里面,一点都不显得拥挤。

由于仁青措姆会汉语,众人『交』流起来倒也不困难,他的妻子叫白玛,是莲花的意思,而那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叫做达瓦,却是月亮的意思,这是一个三口之家。

小达瓦头上扎着几条小辫子,红扑扑的脸蛋有些明显的高原红,歪着头看着庄睿怀里的小狗崽,眼里满是好气的神『色』。

(QuanBeN5)com全本、网

仁青措接此时也知道了庄睿等人救助金『毛』藏奖的经历,听到刘川讲述周瑞一个人就把藏奏压住给其疗伤的事『情』后,连忙站了起来,对身边的一今年轻汉子说道:“丹巴,告诉窝子里的人,今天我要举办盛大的宴会,招待我最尊贵的客人,让玛钦次旦去准备牛羊,要让我们的客人,感受到大草原上的热『情』。”

从另外一个帐篷里跟随进来的汉子,答应了一声,向庄睿等人点头微笑了一下,转身走出了帐篷,随后就听见他的吆喝声,整个帐篷区马上变得热闹了起来,而帐篷里面。『女』主人白玛也准备了酥油茶,拿出几个镶着银边的小木碗,一一摆在众人面前,等炉灶上的水开了之后,马上给众人斟上了茶。

在这一路上,大家都听周瑞讲了藏民们的风俗,知道这茶是必须要喝的,而且还必须要喝三碗以上,除了周瑞以为,众人对这酥油茶都不是很习惯,勉强喝了三小碗,而刘川那厮一个人足足喝了五碗,一边喝还一边赞叹着这茶好,仁青措姆看向他时的目光,自然是最为欣赏。

只有庄睿知道,刘川这厮肯定是把寻找藏奖的心思,落在这个藏民区了。

秦董冰几个『女』孩喝完茶后,就陪着白玛在一旁聊天,她们对这帐篷里的装饰很感兴趣,不时夸赞着白玛头上的银饰品漂亮,听的白玛咯咯直笑,帐篷里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庄睿此时也把怀里的小狗崽放到了地上,只是这小家伙似乎对庄睿过于依恋,只是围着庄睿打转,对小达瓦手里的『肉』干却是不屑一顾,看的众人都是啧啧称奇。

“这可能是我们家的多起,和别人家的杂『交』生下的吧。”

仁青措姆在看了小家伙之后,不敢确定的说道,藏奖的发『情』期只有冬季一次,他家的多起是这一带的奖王,配偶众多,每年都会生出很多小狗崽,这窝子里的人,只留下最好的狗崽,其他的都被遗弃掉了。

庄睿听到之后也不失望,他越来越喜欢这只通人『性』的小家伙了,再说城市里面也不允许养大型犬,自己回到中海后,有这小东西陪着,倒也不寂宾了。

“仁青措姆大哥,都准备好了,请客人们过去吧。”

帐篷厚厚的布帘被掀开了,刚才那位藏族汉子走了进来。

众人出去之后,来到了这个窝子的中心,发现在那里的空地上,搭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足有一百多个平方,许多人正忙忙碌碌的进进出出,旁边还传来宰杀牛羊的吆喝声,一群藏狗围在旁边,捡食着扔出来的牛羊肝脏。

进到帐篷里面,已经摆好了一长排的桌椅,把庄睿等人让到座位上,由白玛陪着,而仁青措姆则站在帐篷门口迎接客人,不一会,窝子里的人都聚集了过来。

有些懂得汉语的牧民们,都围在庄睿等人身边,听着刘”那厮大吹牛皮,忽悠的这些质朴的汉子们一愣一愣的,期间更是把武松打虎的段子,改成了庄睿小品,福得时不时有此年轻藏民。跑到庄睿面前,肾起大拍拍庄睿的肩膀。

过了一会,仁青措姆请的陪客都来齐了,他站起来说了祝酒词,然后向庄睿等人敬酒,就连秦鳖冰几位『女』士也未幸免,只是她们面前的杯子比较小而已,几人都跟着周瑞的动作,双手接过酒杯,然后一手拿杯,另一手的中指伸进杯子,轻蘸一下,以拇指和中指朝天一弹,意思是敬天神,接下来,再来第二下、第三下,分别敬地、敬佛。

喝酒的时候也很有讲究,要先喝一小口,仁青措姆马上到酒,将杯子斟满,再喝第二口,再斟满,接着喝第三口,然后再斟满,往后,就得把满杯酒一口喝干了。

看到这些外来的客人,如此尊重他们的习俗,藏族汉子们纷纷唱起了歌,而一些年轻的藏族『女』子,则是走到场地中间跳起舞来,一时间载歌载舞,热闹非凡。

随后而上的原滋原味的烤全羊,更是让众人吃的大呼过瘾,整整过了二三个小时,宴席才算结束,略带几分醉意的刘川,双手捧着那几张狼皮,当场献给了主人仁青措姆,这让所有的客人都用羡慕的眼光看向仁青措姆,要知道,这样的礼物,在大草原上是很难得到的,也说明了客人对于主人家的敬重。

作为主人,仁青措姆也喝了不少,站起身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摇摇晃晃了,不过脸上却是非常高兴,低头向白玛说了句什么之后,就双手接过了刘川送上的礼物,对于藏民来说,客人的礼物是对朋友的心意,是不能拒绝的。

这时,那只金『毛』藏奖突然跑了进来,先走到庄睿身边,用大头蹭了蹭庄睿,才趴到了仁青措姆的脚下,这一幕让帐篷里的人啧啧称奇,谁都知道仁青措姆家的多起,是最高贵的,除了仁青措姆一家人之外,谁都不搭理,而且这些客人们,也都是这头多起带来的,现在居然对庄睿示好,也让众人对庄睿的态度,愈加敬重了起来。

“刘川兄弟,多起是我们的朋友,希望你以后能善待它们,雪山『女』神会保佑你的。”

小达瓦紧跟着金『毛』藏奏进入到帐篷里,她的怀里还抱了两只黑乎乎的小狗崽,刘川眼睛一亮,果不其然,仁青措姆接过狗崽之后,将其作为礼物回赠给了刘川,这让刘”的酒意顿时醒了大半,恨不得马上就把这两只还没有睁开眼睛的小藏奏,送回到悍马车上他准备好的恒温箱里去。

这两只小藏奏,都是那只金『毛』奏王的后代,即使『交』配的母龚品种不是那么纯正,这两只小奖也是价值连城了,是以刘”才有那般的表现。

“仁青措姆大哥,能否让我们见识一下草原勇士的骑术啊。”

等到刘川和仁青措姆『交』换完礼物,庄睿开口对主人说道。

“没问题!”仁青措接很干脆的答应了下来,并且马上让人去安排了。

藏民们的冬窝子,也是建在一个三面环山的地方,这样既可以避风,又能有效的防止狼群的袭击,不过出了山坳之后,就是一马平川的大草原,没有一棵树但是牛羊成群 草地上一群群绵羊,马匹像滚动的云彩点缀在远山近水之间,蓝天上的白云与之辉映,几乎分不清了,比惚如在梦中。

刘川走到村口,就把两只小藏奏放到了悍马车上,到是庄睿一直抱着那小东西,他手臂有伤,也没有办法骑马,刚才那番话,却是帮秦莹冰说的,这几天下来,他也知道秦莹冰酷『爱』骑马。

这时小达瓦坐在一匹马上,后面还跟着几匹高头夫马,来到了众人身有

“刘川兄弟,咱们来赛马如何啊。”

仁青措姆翻身骑上一匹马后。对着刘”说道。

刘川长这么大,也就是在公园的时候,骑在那些牙都掉了的老马上面拍过照片,哪里敢接这个话,倒是秦董冰在一旁说道:“我来比。”

“好,你是『女』人中的巴姆,不过你可以和达瓦比试一下。”

巴姆在藏语中,是巾烟英雄的意思,不过仁青措姆虽然这样说,却是不肯和秦莹冰比试,反而把自己的『女』儿推出来了,这也是藏族汉子的骄傲。

秦董冰有些犹豫,让自己和一个八九岁的孩子相比,就算赢了也是没有面子的事『情』,她却不知道。藏族牧民家里的孩子,都是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其技术比那些专业赛马的马师,也是差不了多少的。

达瓦的妈妈白玛背了几个马鞍走了过来,给一匹『毛』『色』纯白的白马挂上马鞍之后,牵给了秦董冰,看着这高大英挺的白马,和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秦莹冰也顾不上是和小达瓦比试了,翻身骑了上去。

小达瓦骑的是一匹枣红马,放开速度之后,就像是一道红『色』闪电穿行在绿草地上,而秦莹冰的技术还真的是不错,居然紧跟在达瓦的身后,并没有被甩开,一红一白两道影子,在草原上相互追逐着。

此刻除了庄睿之外,其余几人也都骑在了马上,仁青措姆打了一声呼哨,率先冲了出去,紧跟其后的是周瑞,再往后就是拍梦安了,他的马术居然也很不错,中规中矩的动作,始终没有被落下,只有刘川和雷蕾有些狼狈,身『体』在马背上东到西歪的,看的庄睿在下面哈哈大笑。

金『毛』藏粪听到仁青措姆的呼哨声,也窜了出来,一时间马嘶狗吠,和众人爽朗的笑声,响彻在草原之上。

等到离开这个让众人充满了美好回忆的冬窝子之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不过这里距离那曲只有四个多小时的路程,他们完全可以赶到那曲过夜,并且刘川此次进藏的目的也达到了,悍马车里一片欢声笑语。

几位『女』士高兴的是,在临走之前,白玛每人送给她们一个『精』美的银首饰,虽然价钱可能不是很贵,但在外面绝对是买不到的,这足以让她们感觉到此行不虚了。

拍梦安也坐到了悍马车上,他的『情』绪却不是很高,相比正在给两只小狗崽做『奶』爸的刘”和逗弄小家伙的庄睿,似乎拍梦安的西藏之行,并不是那么美好。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3003.html